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始祖花语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1日

《始祖花语》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神世丨夜月小说

始祖花语

作者:神世丨夜月分类:魔幻小说类型:百合

她原认为自己普普通通,这理应是个不断冲破常规的世界。但是,一份卷轴,一个晚上改变了她的一生,这是月所认为的。但这所谓原本的一生轨迹被改写是命运的崩塌还是命运的开始?花海里不仅仅是淡淡的幽香,那更多是被保护着的回忆,高唱的魔法是流淌在身体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它们来了吗?在树林中奔跑的月来不及思考,她该思考些什么?是逃离还是回过头去看一眼?那怕是一眼也好啊……

回过头去,除了雨就还是雨,朦胧了视野,那是令人疲倦的暴雨声。

她听到了什么声音,在雨中呆呆的转过身看着外面。

那如同地狱,整个一条路都腐朽烂掉,四面八方的水珠将这些腐朽的植物打碎,不知道有多少的黑影开始缓缓走来。

仿佛死神在环绕,每一个黑影都是死神的镰刀,受死神的意志驱使。

金色的眼睛仿佛一对萤火虫在雨中飞舞,月呆愣了,暴雨中怎么可能还有萤火虫能够安然无恙的飞行?

她回过了神,那群僵尸腐烂着身体将她围住。她害怕极了,脸上一直滚动的水珠不知道是雨水还是眼泪。

“月,你停下来了哦。”

父亲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他背对着身子,那佝偻的背影却拥有着异常的力量。

“别说话,往后退。”金压低了声音。

月听他的,立刻往后退,她恨不得多退几步。直到发现自己和父亲的距离又远离了,中间隔着的像生死线,或许再远离以后都见不到了。

月没有喊叫,不是不喊叫,而是她叫不出来了。爆雷响彻云霄,土堆里爬出了一堆又一堆的骨头,它们平凑在一起成为了“人”,还有一些平凑成了爬行怪物。

它们朝着金嘶吼,却不敢向前。

金色的眼睛是父亲的瞳子,远处耀眼的红色眼睛在雨幕中显露出来,那是全身堆满骨架的高大怪物,那些骨架就是它的盔甲。

大脑剧痛了起来,仿佛……仿佛里面有什么东西在乱窜,月快要晕厥,她强撑着让自己不倒下,并且往后面挪动脚步。

“喂!”金朝着鬼大喊,向它嘲讽:“我就在这里!你倒是快来啊!”

鬼只是挥了挥手,亡灵生物饥渴难耐的冲了过来,它们身体被暴雨浸湿的不能再湿,金握着铁剑奋力一砍,一脚踩在一只僵尸的头上借力一跃,跳向了鬼。

金从始至终就没有看着这些亡灵生物,他始终是直视着鬼,直视着前方。

前方是地狱,是深渊,是没有生命的死地。

金裸露的手腕忽然爆起一根长长的青筋,如同怒蛇一般。他握紧长剑,巨大的蛮力将旁边冲来的僵尸砍成两半。

雨水低落在长剑上,洗刷掉了一切的痕迹。

“很久没用刀了。”金看着鬼歉意的说:“但没有关系,不管怎么样能够杀死你就足够了。”

月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老男人,很难相信他居然还有这样的力量。

这个世界怎么了?她的父亲,这群忽然袭来的亡灵生物,这场暴雨。

她父亲不是力量小的连水桶都很难挑动吗?为什么他居然这样的熟练?长剑一次又一次的将僵尸和骷髅劈开,可他的目光始终在鬼的身上。

金砍死了最后一只僵尸,他站在了鬼的面前。

“老……老爹,你可以杀死它的,对吗?”月鼓起勇气,因为周围的僵尸都死掉了。

老爹站在鬼的面前,体型的差距让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很没有底气,可她忽然觉得父亲是可以的,因为他都将那些僵尸轻松的砍死了!

忽然她猛的想起了之前父亲说的话,还想起下午他受的伤。

他不是被僵尸给咬伤的,是被鬼给打伤的!

“雨还没有停啊……”金很颓废,他的声音很小很小。

即便再小,月也能够听清。

“月,听我的,跑,永远不要回头。”金身体颤抖了一下,他缓缓的扭头。

扭头的瞬间,那是一个侧脸,侧脸上有着一只闪烁着金色光亮的眼瞳,华丽的金色让人震撼,可瞳子里流露着悲伤的眼神。

“如果你不走,我就会死哦。”金笑了笑。

会死?走不走都会死的吧?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走。”金再次说。

月透过父亲看着鬼,她心中狠狠的将鬼的样子记住了,最后哽咽的退了一步。

“跑!”金大吼:“混蛋啊!”

月最终呆滞的转身逃离,仿佛身体已经不是她的了。

“真是懂事的孩子啊,16年前我就认为她肯定很懂事。”金看向了鬼,鬼也和他注视。

“如果被她看到我这个样子,会很害怕吧?”金的另一只眼瞳,是猩红色的,远远比鬼的眼睛更加令人害怕。

“16年才找到这里,你是多么的不堪?”金嘲讽的看着鬼:“我知道你有意识,我从来只和有意识的东西说话,但我女儿就不一样了,她喜欢和花花草草说话,因为闲的无聊。”

“你什么也不懂。”鬼说话了,它嘶哑着喉咙。

“什么也不懂?你又知道了?”

金发出高昂的爆音,那是最种嘶吼。他手中的长剑在暴雨下显露出了真面目,血丝布满剑身,如同噬魂者,来自深渊的死神。

“我可以活下来吗!”金最后的问一遍。

“这取决于你干了些什么,这也是我为什么追杀你的原因。”鬼淡淡的看着他:“你将魔法始祖花给杀死了,身为守护者的我没有了存在的意义,现在我唯一能够做的便是将你杀死谢罪。”

“这样吗……”金忽然破口大笑:“哈哈哈哈,棒极了,不是吗?那朵花从这一刻起就死了。”

鬼愣了一下,看着举剑的金,它伸出了那腐朽的手臂。

鬼跳了起来,它浮空在天上,黑色的气流将金卷入,黑色气流腐蚀着男人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那是撕心裂肺的疼痛。

金在空中翻身,他挥着剑旋转,最后重重的摔在地面。

如同身体遍满了虫子,那是无法想象的剧痛。

月的脑海里空荡荡的,只不过是一个晚上,让一切脱离了正轨。

她低头看了眼湿透了的卷轴,里面是璀璨般的绿色,她感受不到疼痛,感受不到冷。暴雨抽打她的脸,可她一直在胡思乱想。

“魔法……”这是她细小的声音。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