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彼留之子,贻我佩玖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1日

《彼留之子,贻我佩玖》精彩章节目录_清酒叔小说免费阅读

彼留之子,贻我佩玖

作者:清酒叔分类:古言小说类型:宠文

闹市街的流氓女一枚,大字不识几个,坑蒙拐骗,却有一颗见义勇为的心。有朝一日却突然做了三皇子的未婚妻??当朝三皇子,无数富家小姐的梦,却非街头流氓女不娶?是有病还是有病?流氓女爱太子还是爱‘元朗’?叫你骗她?骗妻一时爽,哄妻火葬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元朗?”小女孩微微一笑,偏了偏头看向他:“是个好名字。”眉目中的落寞却显而易见。

小女孩有一双极好看的眼睛,经管脸上脏兮兮的,可眼睛散发着犹如满天星辰的光。

元朗不知不觉看呆了,小女孩全然只顾着将鱼翻面。

元朗这时才发现小女孩的五官轮廓十分的好看:“你识字吗?”元朗不知不觉的问出这句话。

小女孩似乎太过于专注自己的鱼,并没有听到。

元朗觉得尴尬,也不说话了,目光向上望,看着没能堵严的窗户缝隙,能看到外面已经成了一片白色,神情是与年龄不相符的严肃与狠戾。

“好了。”小女孩突然将鱼递到元朗面前,元朗吓了一大跳,一转身眉宇之间的杀气让小女孩愣了一下。

她不知道什么叫杀气,但是他的眼神与自己偷了东西时,追着她打的人很相似。

元朗意识到自己吓到了面前的小女孩,淡淡的说了一句:“抱歉。”

小女孩将手上烤得有些焦的鱼在往前递了一下:“你需要吃点东西。”

鱼散发着焦香,若在平时,元朗看都不会看这种鱼一眼,此刻却觉得鱼香格外诱人。

“谢……。”元朗还不善于道歉,只说了一个小声的谢字便脸红得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小女孩无所谓的笑了一下,将鱼递给他,转身取下另一条鱼,小心翼翼的将鱼刺剔开,一点点的喂给小泥巴。

小泥巴开心得手舞足蹈,肉很少才能吃一次,这对小泥巴来说就跟过年一样。

鱼肉没放盐,鱼腥味有些重,可元朗吃得格外的香,若不是怕鱼刺卡着喉咙,他一定吃得更快。

待半条鱼下肚,元朗才稍微想起来自己的身份,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

元朗一边吃一边看着面前这个瘦瘦小小,裸露在外手脚冻得通红的七岁小女孩:“你怎么把他养这么大的?”

小泥巴看起来十分白白胖胖的,实在很难想象,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能将一个婴孩养成这样。

小女孩一边回答他,手上喂食的动作却没停:“陈婆婆还在的时候会每天端着米粥过来,后来陈婆婆去世了……”

“去世了?”元朗打断了她:“怎么去世的?”

小女孩手上一顿,眼眶红了起来,却强忍着眼泪没有掉下来:“饿的,陈婆婆两天没有过来,我就去找她,在她的家里找到了她,陈婆婆倒在地上,看到我的时候,手还指着桌子上两个干掉的馒头……”小女孩的声音染上了哭腔:“后来我刨了个坑将陈婆婆埋葬了,拿着两个馒头泡了水给小泥巴吃。”女孩哽咽了,但只是抬手将眼泪擦在了眼眶外。

“后来,我就出去捡集市上的烂叶梆子,可是小泥巴不能光吃这个,我就去偷,包子,偷肉,摸鱼才将小泥巴养到了这么大。”小女孩从未对谁讲过这么多,她永远都是一个人,小泥巴不懂,她太需要一个人来讲讲她受的苦了。

元朗愣住了,他虽然知道人有三六九等,可他从来不知道还有人过得这样的苦,尚书房从未讲过这些。

“那你这鱼?”元朗拿着鱼有些纠结,宫里从小的教导就是不可偷盗。

“偷的!”小女孩说这话时竟然有些自豪:“多亏今日下雪,李叔家的鱼塘没人看守,我就下去摸了两条。”

“你自己抓的?”元朗惊讶的叫出声来,她终于知道小女孩为何回来时双脚双手通红,这么冷的天,湖水更冷,更别说她还穿得如此单薄。

“嗯。”女孩不明白他为何如此激动,困惑的看着他。

元朗拿着鱼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不吃吧,他又着实饿得厉害,吃吧,确是如鲠在喉,无法下咽。

元朗无奈的摇摇头,从腰间摸出一块玉佩:“你把这个给李叔,这鱼算是我买的,你以后万万不可去偷。”

小女孩虽然不识货,却也能感觉到这物价的价值不菲,她连忙摇摇头:“不行!这东西如此金贵,我不能要!”

元朗无奈的摇摇头:“你救了我一命,这样,你将这玉佩拿去当铺,定能换些银两,我还需要用药,如此你便不用在去偷抢了。”

小女孩犹豫了,陈婆婆教导过她不可偷抢,可是为了生活,为了小泥巴,她不得不这样。

元朗又向她递了一下:“你快去,给我抓些药材回来,在给你买两件衣裳,你若冻坏了,小泥巴怎么办,我可不会照顾人。”元朗的语气竟带着一丝他都不曾察觉的哄骗与温柔。

小女孩接过玉佩握在心口,坚定的点点头,将小泥巴抱到他身旁:“别让他乱跑,鱼的刺要剔了才能给他吃。”

得。元朗心里一笑,自己刚才说了不会照顾人,她就将人抱过来了,还要剔了鱼刺才能给他吃,明明以前都是宫人剔了刺给他吃的!

看着小女孩将门板封好,他看了看坐在自己旁边看着自己的大胖小子。

元朗与小泥巴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小泥巴突然笑了:“姐~姐姐~。”声音软糯得如同年糕。

原来小泥巴平时没见着其他人,一直跟她姐姐在一起也只会叫人姐姐。

元朗心软了一下,无奈的笑了笑:“我是哥哥。”

“锅~锅……。”小泥巴的发音不清晰,却十分努力的学着。

“哥~哥哥。”元朗耐心的教了起来。

“锅~锅锅~”小泥巴觉得十分好笑,笑着笑着竟然往元朗的怀里扑,可是小泥巴突然停下了,看了看元朗心口的血迹,竟然哭了起来。

元朗吓懵了,拿着鱼不知所措:“怎么了?怎么了?”

小泥巴泪眼朦胧,小胖手指了指血迹:“痛~姐姐痛痛。”说完又大哭了起来。

元朗不得不将鱼放到一边,轻轻的圈住他:“不痛,哥哥不痛。”

“姐姐~痛~呜呜呜呜。”小泥巴哭得止不住。

元朗突然明白了,小泥巴有这种反应大抵是他姐姐身上经常有伤。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