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少年的咸鱼日常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1日

《穿越少年的咸鱼日常》精彩章节目录_王北洛心态超好小说在线阅读

穿越少年的咸鱼日常

作者:王北洛心态超好分类:古风小说类型:异世界

更新时间随机不定,人物描写全靠想象,大纲设定从来不记,故事发展肆意妄为,吃书更是习以为常。我只是个兴趣使然的小说写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圣上,这是最新的探报,现在王都里明暗总共十七股势力都对楚家三少爷的生辰宴有所想法。”奢华内敛的御书房里老太监向皇上呈递上封着皇家信印的密件。

剑眉星目的中年男人缓缓打开书信:“魔族的杂碎也混进了王都吗?也罢,留给楚家自己去应对就行了,看紧他们,放他们进来可不是让他们在我大周王都乱转的。”

男人看到一行文字,微微皱眉:“这次为什么连太学府也表态想收楚觉为学生?太学府不是一向保持中立的吗?”

“回禀圣上,应该是因为铃公主的原因。公主对这个楚家三少爷非常上心,不仅亲自接过隐剑吏接头的任务,还动用关系想把楚觉安排进太学府,太学府那几个老学究哪架得住郡主的脾气。”

“难怪最近隐剑吏的信报都不上递到我这里了,铃儿可真是越来越能耐了。”男人轻笑了一声。

“要不要对她稍微加些限制。”

“不用,她凭本事收拢的隐剑吏,我这个当父亲的横加干扰算什么样子,把朱雀放出去稍微盯她一下就行了。”男人继续读下去,“龙虎道伙同星极剑宗想刺杀楚觉?怎么想的,出家的脑子里怎么都是打打杀杀,就算是想拍朝廷马屁也太生硬了吧。”

“奴才这就安排去阻拦。”

“让空蝉他们去做,劝服不了就不要让他们再留在王都了。”皇帝开口,“这几年楚忠和楚家长子楚明闻被我远调边境,次子楚明哲在去年也赴南国交游,难得这个三子心智未成,就算幼年饱受长辈疼爱,这几年怕是忘的差不多了吧,最佳的策略就是趁他将近叛逆期,把他干脆变成我们秦家的人,来一出兄弟阋墙,父慈子孝的大戏。”

“圣上英明,若是这个楚觉怨恨楚家甚至能与亲人反目,才是当下最佳的破局之法。”

“铃儿知我啊,能把这个楚觉收入太学府用王道加以训化也正和我意。”男人满意地捋着自己下巴上约莫四寸长的山羊胡,眼睛里满是笑意。

“下去安排吧,明日便是楚觉的生辰大宴,朕,很期待。”

“混账!谁让你这么干的!”楚忠刚回到家就察觉到了楚觉身上的不对劲,整个楚府上下都在他一人的气势涨落间飘摇不定,“你自以为很聪明是不是,是不是还想着现在妥协,未来逆袭?你可知道你身上的这个囚龙锁是一点解法都没有的!你这辈子就这么废了!”

楚忠身边面容清俊却浑身浸染着军队杀伐之气的青年一言不发,紧握着拳头浑身颤抖。

“老爸,老哥,别这么激动嘛。我当然是知道的,要是这个囚龙锁有解法我还不屑于戴呢”,楚觉挥手示意两人稍安勿躁,“我是真的不想修行,太学府的孔老前辈不是说过嘛,就算不修行依旧有无数的方法去体味人间的无数精彩。”

“你就是被这样的邪说害了!”门外一身青衣的出尘公子踏入房门,正是南国远游归来的楚家二公子楚明哲,他正欲开口接着训斥,却被铺面而来的怒气一滞,“咳咳,老爹你把气势收一收,我有点受不了。”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楚忠也尴尬地咳嗽了两声,气息一敛,复归成了一位温润如玉的中年文士。

“得,咱家男人也算是齐了,合着就是要开批斗大会呗。”楚觉也是光棍,“就趁着老妈不在你们想治我呗,你们要骂,可以,但是有两件事情你们要记记清楚,第一,等老妈来了我是要告状的,今天可是我的生辰宴,你们怎么算账也该过了今天再说,第二,我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了谁,现在外面人都等着,话不能说深了,就言尽于此。”

楚忠扬起手,在空中颤抖着始终没有落到楚觉脸上:“这种事情轮不到你的知道吗!就算楚家真的出事了,也得是我死了!然后你还有大哥,再不济还有你二哥,你小子他娘的挡我们前面究竟算什么事情!”

楚觉微笑着握住了老男人的手,轻轻放在了自己的脸颊上:“就知道老爹这么直,呐,毕竟我是你的儿子,儿子怎么样都不想父亲出事的吧。”

“好了,今天是我成人宴,一个个都开心一点,大哥二哥,别一副娘们唧唧的样子,楚府开门宴客了!”

“苦蝉寺,贫僧空明,在此恭贺贵公子生辰。”

“流云观,贫道长铭,在此恭贺……”

“星极剑宗……”

“沉岳门……”

平日里门可罗雀的楚府此刻各方贵人齐聚,因为采用了多种修行界的装饰品的缘故,宴厅里表现出不属于近古时期的金碧辉煌,南海鱼烛在百日的厅堂里营造出属于深海的静谧感,房室顶放置在缠凤苁里的星云珠,投射出斑斓多彩的光线,引得无数人啧啧称奇。

“你不出去迎一下客人吗?今天你可是寿星呢,躲在花园里像什么样子。”秦铃儿忽然出现在楚觉身边,但是自然得就好像她本来就该存在在那一般。

楚觉微微侧头看了她一眼:“哦哈哟,重生公主。”旋即恢复了死鱼眼呆呆地看着水塘里游曵的池鱼。

“哈哈,真怀念呢,好久没有听你说过你们那界用来调情的特殊语言了。”,秦铃儿拍了拍楚觉的肩膀。

楚觉脸染上一丝绯红,调情的话吗,上一世她第一次究竟听自己说的什么日语,上辈子的自己又究竟是有多骚包能把这日语解释成调情的话……

楚觉又偷偷瞥了秦铃儿一眼。

很巧,看见她的余光也看向自己。

两人的心脏默契地漏跳一拍。

“咳咳。”楚觉干咳了两声,“你不是问我为什么在这嘛,主要是因为外面那些嚷嚷着要当我老师的人都是些父亲的手下败将教出来的败犬,我实在是不想应付。让大哥二哥招呼一下已经是给足他们面子了,别看我只是个普通人,我啊,牌面可大了,应该算是天下最大的二世祖吧,你信不信,就算是太子其实都要让着我。”

“毕竟太子之位多人觊觎,皇族争储之斗里,不到最后,太子之名都不过是虚名。”少女嫣然一笑,“别说让着你了,太子估计还得想方设法讨好你,如果得到你的支持可就等于稳住了武柱。”

“虽然我是很厉害的二世祖,但是我也有要烦恼的事情。我在想究竟怎么措辞向天下宣告我自废天赋的事情,哎呀,总感觉外面这些人应该都对我有各种各样的期待,但我一成废人他们很多算盘就落空了吧。”楚觉手撑着脑袋,“他们算盘落空我很开心,但是我得想想怎么说能让他们好接受一点呢。喂,你是重生者应该知道我上辈子说了什么吧。”

“上辈子的事情吗,你就这么想知道?”秦铃儿的眼角都溢满了阴谋的微笑,“不告诉你哦。”

楚觉忽然双手捧住少女的脸庞,满目深情:“铃儿,其实我也穿越了时空的。”

“想…想…诈我?”,少女脸色染上绯红,“楚觉!你少来这一套!”

“切。”楚觉不屑地撇过嘴,“嘴上到是牢靠,不过表情还是诚实的很嘛。”

“三弟!客人都到齐了,父亲到处找你呢。”楚觉刚刚反应过阿里,从小径跑出来的楚明哲已经绕过少女一把揪住了楚觉的耳朵就把他往外拽,“才多大就学别人撩妹啊,也不看看你发育完全没有。”

“哥,哥留点面子,留点面子。”楚觉大呼小叫着却还是抵挡不住楚明哲一身青衣下隐藏的怪力被拖去了主宴,留下秦铃儿一个人在原地暗笑。

“快看快看,那个白衣的少年就是楚家三少爷吧,好帅气呢。”

“哇真的诶,他身边的就是二少明哲吧,据说年仅十六就在南国斩了蛟龙,不愧是楚家儿郎呢!”

“还有那个最高的冷面青年就是楚家的大少吧,年纪轻轻就凭军功连升好几级官位,好想嫁给他啊!”

一众女眷叽叽喳喳地议论着,近乎把楚家这一代所有的亲事都做主安排完毕了。

此时兄弟三人全部都乖乖地站在楚忠的背后。微笑着,楚忠拍了拍手,强大的气场扩散开去,四周宾客顿时一静。

“感谢各位光临寒舍为犬子庆祝成年之礼。古人云,成人入世以求道,犬子年满十四岁,正到了该入道求师之时,这也本是在下邀请各位名师的初衷,但奈何犬子心性不佳,恐难再入他门学艺,现只能……”

楚忠看了眼楚觉,暗示他该说话了,楚觉也不忸怩,落落大方上前行了一礼:“见过各位师长,实不相瞒,在下自幼就对文章词赋之类颇有兴趣,此生的追求便是游历山川,吟游天下。但奈何我们楚家是修炼世家,修行的天赋反而分散了我求学的道心,我深感道心不坚终将一事无成,于是索性自锁道基,此生不再踏入修仙之门,来稳固自己的文心。”说着楚觉转过身,脱去衣服,露出脊背,如眼赫然便是一条暗金色正欲腾飞的蛟龙紧紧缠绕在他的脊梁上。

“这难道是囚龙锁!?”

“传说中能强行锁命,甚至驻留青春,但终生修为再不能寸进的囚龙锁!”

“这是何等坚毅的心性!?楚家此子!何等毅力啊!”

看着人群中无数人议论纷纷,更有无数人陷入震惊的样子,楚忠一时也不由得叹服起自己这十岁儿子的手腕,无数涌动在暗处的算计直接因此夭折。他眯了眯眼睛,敏锐地察觉到角落残留的些许魔气。伪装的很像样的魔族?已经退走了吗?

此时的楚觉正处在自得之中,他灵机一动想到的借口简直堪称完美,不仅解释了自己和王族的交易,假称是楚家的手笔完成了囚龙锁,更避免了求师的尴尬,自证道心,省得多处宗派把狗脑子打出来抢他这个废人做质子。

“楚家三少爷着实心性过人,我太学府愿破格录取为书斋学员!”一位手捧书卷的儒士缓缓开口,声音却如清露滴落瓷碗,字字清晰可闻。

楚觉一愣,在场喧闹也全部一滞。为什么要收一个已经变成废物的他入太学府的最高学府?书斋,无数修行者都梦寐以求的“因材施教”之地,斋主孔一仙更是天下公认的文词第一,是当今天子的老师,若是楚觉真心想学文自是极好,但问题是……他只是一时胡扯,他前世拥有无数金融社会学的知识,但面对文辞之门却实在无力。关键成为孔老的弟子,这个面子也太大了,大到楚觉这个天下第一二世祖都没有想到。

人呢!意识到不对劲,少年匆忙在人群中扫视寻找,果然发现了躲在一边在偷笑的少女。

可恶,你算计我!少年狠狠地握紧了拳头,她肯定知道自己会这么说所以早做了安排等自己钻!而这个安排甚至可能三四年前就已经开始准备了,太学府,太学府里绝对有她的人!

重生这个属性也太强了吧!?楚觉已经慢慢感觉到自己和秦铃儿的关系可能十分暧昧,但本能地作为一个尽力挣脱权力旋涡恨不得归隐山林做条咸鱼的人,他此时对她的安排又抗拒到了极点。

“如此甚好,楚某在此谢过孔师。”楚忠运起神通,声音平稳却直透云霄,显然是在问候书斋里的那位。

片刻,远处传来仙音,化作金字符文,龙飞凤舞,绕梁不消,既是一种肯定,又仿佛一位圣人对弟子的拍板评语。

“凤凰安能与群鸡”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