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猎灵人GhostHunter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2日

《猎灵人GhostHunter》精彩章节目录_上官溟雪小说

猎灵人GhostHunter

作者:上官溟雪分类:悬疑小说类型:恋爱

你相信世间有鬼吗?废屋的幽灵,古堡的巫女,杀人的游戏,传说的恶魔……被冠以猎灵人之名的少年少女们,行走于世人所看不见的阴暗角落。面对人世间暗藏的风云,以己之力,探寻层层迷雾下的残酷真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祸事不断

“爸爸,爸爸……”

“对不起,小婉,爸爸没有时间。”

“爸爸,爸爸……”

“对不起,小婉,爸爸这周有个讲座,需要准备。”

透明的液体从眼角滑落,落在了娇嫩的脸颊上。

爸爸,你明明答应我的,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有空呀。

“方毅,我该怎么办?”

出事之后,许昕昕第一个求助的人,就是方毅。

他是自己的爱慕者,也是和她一起经历了废屋事件的人。自那之后,他们之间的联系反倒微妙地多了起来。

此时,公园的长椅上,许昕昕正小声地抽泣着。

白色的长裙,映衬着许昕昕因哭泣而略带绯红的小脸,显得格外惹人怜爱。

方毅迟疑了一瞬,伸手将倾慕已久的女孩儿搂入自己怀中。

“没事的,昕昕,我会保护你的。”

看着怀中女孩儿微微颤抖的身体,方毅的脸上除了担忧外,更多了一点不该有的情绪,

喜悦,

以及,

憎恶。

微风轻抚过街角,暮色渐深,行人们渐渐步上了回家的路。

“昕昕,我送你吧。”

似乎是对短短一天的独处时光不太满意,对于许昕昕的回家请求,方毅的脸上露出了微微的不满。但拒绝一个柔弱女孩的请求,总是不太绅士的做法。

“不用了,我坐车回去就好。而且,方毅你总是在看表,是有什么其他的要紧事吧?不用勉强陪我的。”

“怎么会呢?你愿意约我出来我真是太高兴了。关于你噩梦的事,我很遗憾没有能力为你做什么。但最起码,今天让我送你到车站吧。不然,我实在是放心不下,你一个女孩子太危险了。”

方毅站在许昕昕的左侧,陪她走过马路。

这时,

一辆货车突然从右侧冲来。

“昕昕”

方毅脚步一滞。

许昕昕惊讶地转头,看着迎面而来的货车,身体却不知为何在这时失去了平衡。

她最后记得的,只是越来越近的晃眼车灯,以及,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人影。

叶暄扶着已经昏迷倒地的许昕昕,回头冲方毅喊道。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叫救护车!”

看着方毅呆愣的模样,叶暄简直恨铁不成钢。

她赶到的时候还是晚了一步。虽然带着许昕昕堪堪避过要害,但是许昕昕现在大量出血,情况依旧危急。

可恶,许昕昕现在需要立刻止血,但是,

叶暄看了看自己流着血的右手。

救许昕昕的时候自己也伤到了,现在根本做不了什么。

“我是医生,可以先帮你的这位朋友做一些应急处理。”

一个温润的声音传来。

那是一个儒雅清俊的男子,穿着整齐的黑色条纹西装,脸上挂着温暖的笑容。

“那就拜托了。”

叶暄此时也想不出其他更好的办法。

恰好救护车也及时地赶到了,许昕昕被抬上了担架。

方毅这时候才终于反应过来,正欲跟着走上救护车,却被之前自称医生的清俊男子拦下。

“这个女生的受伤情况我比较清楚,我跟着上去也方便进行救治。”

说着,就将方毅关出了车外。

还没等方毅抱怨什么,赶到的警察又将他带去了解情况。

看着他望向救护车远去的怨念眼神,叶暄不知为何心里有点暗爽。

估摸着许昕昕暂时没什么大碍了,向来图省事的叶暄准备趁乱溜走。

没想到,她刚一起身,就被人拉住。

身后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

“不去医院你是想往哪儿走呢?你这手是不要了是吧。”

叶暄不满地回头。

映入眼帘的是一双不带任何感情的冰蓝色眸子。

好漂亮。

配着他如雕塑般精致的面孔,叶暄难以想象一个男人居然会长的如此好看。

双眉如剑,眼若寒星,冰蓝色的瞳孔在空气中散发着熠熠生辉的光芒,鼻梁高挺,嘴唇微薄,浑身上下萦绕着难掩的锐利之气。

就在叶暄愣神间,自己就被半拖半拽地拉上了另一辆救护车。

叶暄手上的伤虽然看上去恐怖,但实际上不算太严重,只是手臂上的伤口有点大,包扎的时候费了点时间。

今天错过了下午茶时间,怪不得头有点疼,得赶紧补上。

只是,

叶暄往身后瞟了一眼,

得先把这个大麻烦解决了。

“你该不会就是那个事务所的老板,白先生的上司?”

“不需要什么‘该不会是’,我就是白宇洛的上司,陆决。”

明明是你有事找我,态度还这么差。

叶暄心中很是不满。

白长了一张这么漂亮的脸。

当然,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好的。

“哦,那么陆先生,谢谢你送我来医院。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再见。”

还没等叶暄开溜,就又被挡住了去路。

“有—事—吗?”

没有咖啡的叶暄自然是不会给对方什么好脸色。

陆决扫了叶暄一眼。

“你似乎很不情愿。”

“不是说了吗?我有急事。”

本以为对方还会继续强硬阻拦,却不想陆决微微侧身让开了道路。

叶暄有些疑惑,但对方既然让了路,自己岂有不过去的道理。

只是在经过陆决身边的时候,他弯下腰在她耳边轻轻说道:

“你不跟我走的话,可就逃不过警察问话了。”

叶暄恶狠狠地回瞪了陆决一眼,停下脚步,

识时务者为俊杰,

她可不喜欢警局的茶水。

何况,以她的行事风格,有个正当职务的人来善后也没什么不好的。

陆决本想把叶暄带去事务所,可他不明白为什么叶暄一定要执着于咖啡厅。

咖啡这东西,味道真是苦得要命。

有了咖啡的叶暄感觉自己终于又重新活过来了。

“所以,陆先生,找我有什么事吗?”

叶暄相信,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比之前和颜悦色了不少。

“纸条上的讯息不错。”

陆决指的是之前叶暄在白宇洛口袋里塞的纸条。

“陆先生既然明白我的意思,现在更应该花时间去调查方毅,而不是在这儿问我话吧?”

“我自然会派人去调查方毅。只是,”

冰蓝色的瞳孔里依旧不含任何情感。

“你又有什么理由,让我不怀疑你?叶小姐,在我的逻辑里,你现在依旧是嫌疑人之一。”

“那我还真是好心办坏事呀。”

对方对自己的怀疑也不算在叶暄的预料之外。

“那么,为了消除自己的嫌疑,我希望叶小姐能够再配合我做一次调查。”

叶暄颌首,示意陆决开始。

“请问叶小姐,5月24日凌晨在哪里?”

“我一开始在图书馆自习,后来接到陈璐的电话,就去学校后门接她。”

“为什么要让你去接?”

“学校有门禁,晚归虽然不会处分,但可能会被批评教育。我和门卫的关系还不错,求求情的话比较容易放行。”

类似的问题警察都已经问过,叶暄差不多算是对答如流。

“然后呢?”

“他们之前约了要探险,我就陪陈璐一起去。废屋在树林的后面,我们费了点时间才到那里。废屋的门本来是锁着的,方毅用工具撬了锁。只是进去之后的事情,我就记不太清了。”

依旧和做笔录时一样的回答。

“从哪里开始记不太清了?”

只是陆决似乎还对此不太满意。

“进屋之后的记忆,就有些模糊了。我也不清楚为什么……”

“是吗?”

回应叶暄的是一句反问,带着一丝嘲弄的语气。

叶暄抬头,试图从那双冰蓝色的漂亮眸子里看出些什么。

可惜,一无所获。

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但是,这个时候,万万不可自己乱了阵脚。

陆决从手机上点开一张图,递给叶暄。

“这是你的东西吗?”

那是叶暄在鬼屋借给徐飞的手电筒。

“是的。”

不带多余的字眼,接下去的所有问题,都要谨慎回答。

“为什么会在废屋?”

“可能从废屋逃出来的时候,一时慌张掉的吧。”

“是你掉的吗?”

“不是,我把手电筒借给徐飞了,估计是他掉的。”

只要先根据事实陈述,再稍加修饰,就没什么难的。

“什么时候给的?”

“刚进屋没多久,徐飞的手机没电了,我就把手电筒借给他了。”

“你们到什么时候为止还和徐飞在一起?”

“我不太记得了。”

“一点都没有印象?”

“是的,我只记得最后自己拼命往屋外跑。”

应该回答的没有问题。

叶暄在心里仔细斟酌着自己的回答。

“最后一个问题,”

陆决眯了眯眼睛,随意地靠在了椅背上,似乎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叶小姐相信鬼吗?”

看着对方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叶暄稍作思考,也摆出一副轻松的模样。

“这都不过是些学园奇谈罢了,难不成陆先生相信?”

令叶暄意外的是,眼前那位至始至终面无表情的男子,在听完自己的回答后,居然露出了笑容。

那是一个,满是寒意的,冰冷又带着嘲讽的笑容。

“叶小姐,你,撒谎了。”

“在我看来,你不仅仅是相信鬼,而且还很了解他们。”

“陆先生这是开什么玩笑呢?我怎么会很了解……”

“抱歉,是我表达不当。”

“叶小姐的确了解鬼,但依然有漏洞。真正的撞鬼的确会带来一定程度的记忆模糊,但并不会发生完全没有印象的事情。你声称自己不记得进入废屋的一切,却记得自己将手电筒借给了徐飞。”

不好,失误了。

“这也只是些模糊的记忆而已。”

陆决并不打算理会叶暄的声辩。

“不仅如此,从我对你朋友们的调查来看,他们对于废屋的记忆明显比叶小姐你多了不少。不仅是将手电筒借人,将其他人成功带出废屋的人也是你。叶小姐,其实你根本没有产生什么记忆模糊吧?相反,你是对整件事情了解的最清楚的人。是你,第一个意识到了废屋的问题,才能冷静地带着其他人逃生。你撒谎说自己什么也不记得了,只是为了掩盖。你不清楚其他人的记忆都**扰到了什么程度,因此,选择了彻底的装失忆。你的这套说辞骗骗不明情况的警察可以,但是在我这里,漏洞百出。”

叶暄笑了笑。

只是这种程度的话,根本说明不了什么。

“陆先生的故事讲得真好,不去写小说真是可惜了。”

“很遗憾,这本就不是什么故事。而且,我说的是不是真的,叶小姐你比我清楚。”

“如果叶小姐觉得这个理由不够的话,我可以再给叶小姐增加一些嫌疑。首先,根据你的说法,你是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跟着去了鬼屋,为什么会带上手电筒?”

“晚上出门带上手电筒有什么问题吗?”

叶暄希望能找个理由搪塞过去。

“我去你们学校看过,即使是晚上,路灯也足够亮了,根本不需要手电筒。而且我询问过你的同学,你平时根本就没有随身携带手电筒的习惯。除非,你事先知道他们四人会去废屋探险。”

“其次,根据我的调查,你根本不是个会对幽灵这类怪谈感兴趣的人,平时的各种校园鬼怪传闻你从未显露半点兴趣。为什么只有那天你跟去了?”

“最后,”

陆决重新坐正,缓缓靠近叶暄。

“你今天,为什么会及时地出现在这里,救下许小姐?”

糟了,这次真的是失策了,碰上了一个难缠的对手,本想着利用他一下,谁料到会被反将一军。

陆决凑到叶暄耳边,仿佛恋人般亲昵地耳语,吐出的却是冰冷的字眼。

“叶小姐,你还准备,装到什么时候?”

手机铃声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陆决看向手机,皱了皱眉,重新靠向椅背,刚一接起电话,

紧接着,

脚下被人狠狠一踩。

眼前的女子眼中露出狡诈的光芒,

“陆先生的说辞确实有意思,不过下次还是请你有了切实的证据,再来找我吧!”

趁他一时没回过神,叶暄迅速离开。

叶暄走之前还不忘提醒服务员,去找和她同坐的先生买单,这才潇洒地开溜。

先坑你一杯咖啡算了。

之后的事情,陆决,我们走着瞧。

“今天真是累死了。”

被那个冰山脸陆决耗费了太多的精力,现在叶暄只想好好睡一觉。

大学的周末是不查寝的,但是家在外地的叶暄即使是周末也会回到寝室。

叶暄原本的室友在大二就基本搬出去住了,所以她现在相当于一个人住一间。

“这是什么?”

叶暄注意到了放在自己书桌上的购物袋。

里面是自己的大衣,以及陈璐留下的字条。

“谢谢你的衣服。”

“这个笨蛋。”

在逃离废屋之后,叶暄把自己的大衣借给了瑟瑟发抖的陈璐,并且叮嘱她,尤其是晚上出门,不要让这件衣服离身。

看样子她把自己的话当成是普通的安慰了。

相比男子,女子身上的阴气更重,遇鬼之后更容易被缠上。

废屋里那些灵的等级本就不低,而且怨气极重。许昕昕已经出事了,陈璐这家伙居然还不好好听话。

叶暄叹了口气。

不过这种事情也不好解释,说出去还以为她是个江湖骗子呢。

只是一晚上,不会有事的吧?

叶暄将一张黄色的纸符从大衣的内层里拿出,重新放回衣柜里一个随身携带的小包里。

明天就去找她,她明天上午还有课,一定会回学校的。

叶暄的睡眠质量向来很好,一般是沾枕就睡的类型,而且很难叫醒。

今晚也是如此。

迷迷糊糊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想了许久叶暄才记起 这似乎是自己的手机铃声。

能叫醒自己,估计对方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吧。

虽然很是不满,但如果对方真有急事,她也不会怠慢。

眯着眼睛摸向床头,叶暄接起了电话。

“喂”

“暄暄?谢天谢地,你终于接电话了。暄暄求你了,来接我好不好?这里好恐怖……”

陈璐的声音突然中断,电话里出现了奇怪的杂音。

“陈璐,你在哪儿?你怎样了?喂,陈璐,你说话呀?”

“救……救……救我……救救我们……”

电话里不再是陈璐的声音,而是混入了其他奇怪的音色。

紧接着,

电话就被挂断了。

“陈璐——”

鬼物缠身,祸事不断。

唯有除鬼,方能消灾。

“陈璐,等着,我马上就来救你。”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