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沙城年少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03日

《沙城年少》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_梦笔行空小说

沙城年少

作者:梦笔行空分类:青春小说类型:青春校园

年少时光总是令人怀念,纯真无知而又快乐的年代总是让人回味。成长了,那些童真,那些欢乐也远离了。我所要讲述的是在一所乡镇中学历发生的故事,小镇少年的故事。90年代出生的我们,没有出生在城市里,而是在乡村出生,或许幸运亦或不幸,但是这并没有影响我们童年的精彩。一直以来的文学大都是都市文学,讲述的是都市里的读书、恋爱时光,鲜少读到关于农村学子奋斗、恋爱的故事。其实,中国的农村真的有很多很好的题材,很多故事值得书写,值得发掘。我的这篇小说就是想反映一下中国90年代出生的农村学子的生活、恋爱故事,不同年代人的思想总是在不断变化的。我想把很多人所不知道的农村学生的初中时光表现出来,谨以此致我们逝去的年少时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知不觉间,两个学期就过去了。

初二的暑假似乎和初一没什么区别。但是,一些同学和家长早已经规划好了在新学期里要做怎样的计划,又有怎样的安排。初三的成绩绝对着考到什么样的高中,而好的高中又决定着以后会考到什么样的大学,找到什么样的工作,拥有什么样的生活。中国的教育就是这样的紧凑,一环接一环。我是家里的独生子,父母对这方面格外重视,或许是我承载着他们的未来吧。我父亲是初中毕业,然后就参军了,母亲是小学毕业。在他们那个年代,读到初中毕业已经很不错了,能读完中专就能像我舅舅一样由国家分配工作,去做公务员,或者教师了。现在的竞争那么激烈,他们希望我能考个好的学校,有个好前程,也是情有可原的。当然我也挺争气,学习成绩也是数一数二的。

04年的夏天,依然如往常一样干燥,闷热。海风很少能吹到我们这样的中部地区,但是降雨明显比去年少一些,虽然我们这里没有像新闻里说的东北局部、内蒙局部遭遇50年的大旱,可是相比较往年,还是显得,闷热、干旱些。一个暑假过去,我和刘风兄弟刘强兄弟都晒黑了一些,因为我们家里都还是有些田地的。暑假正是玉米大豆生长的时候,农田里的除草、施肥、浇灌这些事情我们也要一起去做的。有空闲的时间,我们就一起捉鱼摸虾、捉蝉打鸟,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在下午四五点多的时候,去附近的小河里洗澡嬉戏,那时候的水温正好,上热下凉,泡起来很舒服。农忙的时候总是盼望早点开学,闲暇嬉戏的时候就希望开学的日子晚一点。可是不管怎样开学的日子还是临近了。

9月份,按节气划分的话,应该是秋季了,可是一点也感觉不到秋季的凉爽。成语有云,七月流火,天气转凉。可是实际上最热的天气基本上都是在8月份出现的,9月份开始天气才开始慢慢转凉,10月的时候才能真正感觉到秋的气息。9月初的气温依然是30多度,感觉还是奇热无比,但是慢慢的气温就维持到20度-30度之间了,我把这样的天气称为九月流火。

9月1日,开学的日子,一大早老妈就准备好了早饭,放了一个暑假的书包也帮我洗好了,今天拿出来了。而我依然睡着懒觉,没把今天当成什么特殊的日子。在老妈大喇叭一样的炮弹几次轰炸下我还是爬起来了,洗漱完毕发现今天的早餐,比以往稍微好一点,早餐加了一个鸡蛋,俩鸡蛋一杯牛奶还有笼包。果不其然,吃饭的时候又开始苦口婆心的教导我了,耳朵都长茧子了。

正吃着饭,就听到门口有人喊我的名字,一听声音就知道是我叔叔家的那两个兄弟。他们直接进屋里站着了,我妈嚷嚷着让他们坐下等会。

刘风跑到我面前,拍了下我肩膀说:“大波,你怎么还没吃好啊,今天开学了,还不早点收拾下。”我们一起玩大的,平常他们不喊我哥,直接喊我大波,这一点我也习以为常了。

“急什么啊,第一天开学肯定不会上课啊,肯定是先报到,点名,然后发书,大扫除,每年不都这回事啊”

“也是啊,我也不想这么早过去,我们离学校这么近,几分钟就到了,我妈一直催着我赶快上学去。周围离的远的村庄,肯定有不少人要到下午才来学校。”

“对了,小壮和小宇怎么没来啊,他们不是也上初中了啊?”

“他们还要过几天,他们和我们开学时间又不一样。”

“你吃好了,我们就赶快去学校吧,在家呆着也没事。”刘强催着说,他是一个爱学习的好孩子,可是就是成绩不太好。

“我这就好了,对了,你们没忘了带学费吧。”

“当然带了。”他们俩异口同声。

“好,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我跟我妈打了声招呼,她已经在我们的店面里出衣服了,今天正好出市。我们这里的集市并不是每天都开的,而是隔一天开一次,开市的时间,民间的说法叫做赶集。她又叮嘱我拿好书包,学费放书包里了,在学校要如何如何的。

在我妈的千叮咛万嘱咐下,我终于出发了。虽然是早上,还是感觉头上的太阳仿佛要把我们身上的水分抽干了一样。

“我大娘可真够絮叨的,我一直觉得我妈絮叨,但是跟我大娘比起来还是差一点。”刘风说道,大娘是我们这里对伯母的称呼,称呼伯父为大爷。

“是啊,我也是这么觉得。”刘强附和道。

“哎,我命苦啊,耳朵老是这样受摧残,还好我爸是那种话很少的人,要是我爸也这样,那我们家就热闹了。”

我们就这样一路上,边走边聊,几分钟就到了学校。中学还是那个中学,我们在暑假里经常跑到这边的篮球场打篮球,在乒乓球室打乒乓球。

站在中学门口,我常常会有一种感叹,这如果是一个私人财产的话,一定是属于地主土豪级别的吧。学校有200亩地左右,如果加上宿舍区的话可能就有260多亩地吧。以前我老爸开玩笑的时候,会说起学校,他会说‘学校那些地啊,如果全部用来产粮食的话,一年肯定能有好几万的收成。当然,学校的土地,也没有人会真正想着去把学校变成良田。对农村人来说,学校就是农村孩子从乌鸦变成凤凰涅槃的地方,就是乡旮旯走向大城市,并‘占领’大城市的地方,大家从心底里还是对学校充满崇敬的。

果然不出我所料,学校里并没有太多的学生,大多都是住的比较近的。我们的教室在二楼,我和刘风在二七班,不对,准确的说是三七班了。可以这么说,我们七班是学校里初三年级里最好的一个班级,因为我们班级里百分之七十都是教师的子女,或者教师的亲戚邻居的孩子。我是不知道自己原先应该被分配在哪个班,但是,因为舅舅大关系,我刚上初中的时候就被订好了,要在这个班级里挂个号的。刘风就是凑巧被分进去的了,而刘强就不是和我们一班了,他是在三三班。

学校的教学楼只有一栋,楼梯是基本上在中间的位置。一边有三个班级,一边有四个班级。按照顺序来,刘强的班级就在楼梯旁边,而我们的班级在最外面,靠近停放自行车的车栏。学校里很多人不像我们住的那么近,很多离得远的,都是骑着自行车来上学。到了二楼以后,刘强就进了自己的教室。而我们也去了我们的教室。

教室里只有几个人,刘璐璐和孙琳两个小丫头已经在学校了。他们都是学校里老师的孩子,我和她们也不算太熟,而且中学的时候大家都比较本分,三八线还是会横在男生和女生的桌上,于是就随意点了下头就到自己原来的座位了,刘风也回到他的座位。两个多月没有上课,没有人打扫教室,教室里的灰尘显得很多。我把方凳从桌上放到地上,掸了掸桌上和地上的灰尘,感觉在教室实在没事情做,我就走出了教室。

刘风看我出来了,他也跟着出来了。在过道里看到珍珍和依依在她们教室门口聊天,也跟着凑了上去。刘珍珍和刘依依是一对好闺蜜,整天黏在一起,虽然她们俩不在一个班级,不过一个在一班,一个在二班,也算是离的很近。我们刚上初中的时候,还经常一起上学来着,不过后来就三三两两的不一起来学校了,经常是她们俩一起,我和我的两位兄弟,小风和小强(他们俩的小名)一起上学。虽然都还年少,但是我觉得她们俩一定会出落成不错的女孩。那时候对美女不美女的还没什么感觉,对于这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女孩,感觉就是不丑,但也绝对不是很美。

我小手一挥,刘风就跟我一起去她们聊天的扶栏走去。我给他使了眼色,我们俩悄悄的走到了她们身后。我和小风很有默契的我拍了一下珍珍的肩膀,小风拍了下依依的肩膀。她们俩条件反射的往后看,我们俩就同时蹲下来,当然很快就被她们发现。

“大波,小风,怎么又是你们俩。”珍珍一脸恼怒的瞪着我们。

“什么叫又啊,珍珍,我们这不就是打个招呼吗?又没做什么坏事,而且总共也没几次吧”我说。

“就是啊,你们俩也太大惊小怪了。”小风附和着说。

“珍珍,算了,不要跟他们俩个捣蛋鬼闹别扭了,对了,在学校里,请叫我们的大名。”依依说。

“还是依依知书达理,不像珍珍,小气鬼(做鬼脸),而且这就是大名啊。你真想让我喊你们小时候的奶名啊。”我们农村很多女孩出生后的小名都叫毛妮或者妮子,男孩就叫毛蛋。当然年纪大了就,慢慢的不叫了。

“还是小名有意思,毛妮,妮子,妮子,毛妮,嘻嘻......”小风说。

“你们俩小毛蛋还真无聊啊,信不信我去告诉大爷大娘,我就说你又在学校里调皮捣蛋了。”珍珍吓唬说,大爷大娘是一种敬称,对村子里的人,街坊邻居间,根据年龄辈分,对长辈都会有一种称谓。

“好了好了,不逗你们俩了,你们俩又在这嘀咕什么呢。学校里又没人,就一起聊会天呗。”我说。

“聊天可以,但是不要再给我胡扯,再胡扯我就啪啪,替你妈妈教训你。”珍珍边做着扇耳光的手势边说,农村里有些小丫头可疯可凶了,我还真的曾经看到过她妈让她领她家那个一岁多的弟弟的时候,她不耐烦的扇了她弟弟耳光。不过那都是小时候了,现在她那个调皮的弟弟她还真打不过。

“行行行,女侠,你们俩究竟在聊什么呢。”我说。

“也没啥,就聊聊这鬼天气,9月份了还这么热。”依依说。

“是啊,感觉今年的夏天好像比去年热。”小风说。

“是挺热的,你看一个暑假过去,大家都黑了许多,暑假里你们都干嘛了啊?”我说。

“当然是干农活咯,哪像你家,家里现在在街上做生意,地都给别人种了,你是黑的最不明显的。”珍珍老是喜欢跟我呛。

“我们家也有接近一亩的自留地的好不,不过我爸把土地转让给别人种,真的是个英明的决定。我以后一定要考出去,我再也不想在农村了。”

“大波,我也是不想在农村了,可是我的成绩那么差,不知道能不能走的出去这小乡村呢。”小风说。小风的成绩并不好,在我们那个相当于重点班的班级,他家又没什么关系,而且论智力的话我绝对有信心比那几个兄弟都高。而且我的伙食条件是最好的,毕竟是独生子,我是兄弟中唯一一个从小就喝着高钙牛奶长大的,在我们那个年代,农村家庭的孩子整天喝牛奶的真不多。

“大波,你的成绩那么好,考到一中、二中那样的重点中学肯定没问题。从小学的时候,你的成绩就是数一数二的,现在初中那么多人,你成绩依那么好,你的大脑袋咋那么聪明啊。”依依说。

我们小学都是在一个班的,小学基本上每一两个村庄都会有一所小学,但是中学一个乡镇就只有一所。小学的时候我们两个班级总共才80多人,但是中学的时候,我们七个班级已经有接近800人了。实际上,我们初一的时候是有接近900人的,到了初二人数就开始减少了,很多学生上到初二,由于家庭的原因或者自己的原因就辍学了,到初三还会在有一部分辍学的,这种现象都很正常。对于能在接近800人的学生里做到出类拔萃我还是蛮自豪的,小学的时候,大家曾经给我取过大脑袋的外号,我为此还挺伤心,但是老师也说了脑袋大的人很可能确实比较聪明点,所以我也就释然了,嘿嘿。

“那都是侥幸而已,初三的课程听说会更难,以后会怎么样还不知道呢,努力一下,大家都能考的不错的”我‘谦虚’的说。

“切,不过初三是要努力了,我妈在暑假的时候就一直唠叨我,初三一定要把握好,还让我提前去结初三的课本学习。俺家里人说了,只要我能考上好一点的高中就让我上学,考的不好就不让上。”连大大咧咧的珍珍都开始明显感觉到焦虑了。

“我家里也这么说,这天气那么热,压根没心情看书,就不是适合学习的天气啊。天气预报说,后面几天还是高温,要等到秋分前后才会降温,这天天那么多人一个教室就跟火炉一样。”依依说,二年级的时候确实平均每个班级都有接近一百人,我们班级属于人数比较少的,也有90人。

“天气总归会变的凉快的,毕竟已经是秋天了啊,古语云七月流火,就是说天气要转凉了,三伏天已经过去了,我们还是专心应付以后的学习吧。”我装模作样的总结说。

“呦,大才子就别在这卖弄了,还七月流火,有这个成语吗,我看是九月流火才对,最热的就是七八月份了。”

我竟一时语塞,这个9月注定要和我上初中的前两个9月不同啊,或者用我们学习的政治课来说,没有一个时刻是一样的,这个学期究竟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后面还真是发生了一系列始料不及的事情......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