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只若初见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3日

《只若初见》精彩章节目录_若生缘小说在线阅读

只若初见

作者:若生缘分类:都市小说类型:恋爱

那一天,失去了部分记忆的我,在绝望中遇到了我的哥哥。他一把搂住了我,温柔地向我承诺:“一定会守护你。”可是之后,我似乎陷入了禁忌的情感之中……这份喜欢你的心情,该何去何从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回来了?”柳安静静地看着我,既没有生气的表情,也没有愤怒的语言,虽然看起来像一只温顺的兔子,但是我却隐隐产生了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呜,才不是兔子,这就是所谓的不怒自威吗……

  “安安姐……”面对着这个样子的柳安,我踌躇了一下,还是不知道如何应对。嗨呀,早知道就赶紧回来了……再不济把行飖也一起拉进来坐坐也行啊。让我一个人独自面对这个恶魔,我是真的只能抱头蹲防的呀。气不过,她不是说晚上才能回来的吗?明明现在才五点钟嘛,时间根本就不对,就连医院的晚餐也是六点送到的。我的计划明明没错,都怪这个狡猾的柳妖精,搞什么突然袭击……

  纵使心里有再多抱怨,眼下我也只能在柳安面前瑟瑟发抖。

  “那么,秋怜。告诉我你跑到哪里去了?”柳安依旧一副淡漠如水的样子。

  完了完了,她都不叫我怜妹妹了啊!

  “那个……”我犹豫了一下,“只是在楼下的小公园里啦……”

  “轻咬下嘴唇,眨眼频繁,说话力度不足。秋怜,再怎么说,我也照顾了你四五个月,你的小动作我还是有所了解的……你还是说实话吧。”这种平淡却又咄咄逼人的语气,也太像妈妈了吧。不过,在我沉睡的四五个月里,你是怎么观察出我的小动作的啊,嗯,应该只是偷偷学过一点心理学?

  也正如那个样子。孩子在母亲面前,从来就藏不住什么东西。

  当然,只是个比喻哦?我和她不是母女关系的啊!

  “好吧,我去了‘小城记忆’……”我别过脸去,不敢看着柳安。毕竟住在医院里,护士就可以算是一家之主了。

  “小城记忆?那是什么东西?”柳安略微皱起了眉头。

  “是一家小奶茶店,我去那里躲了躲雨……”我老老实实地回答。

  “躲雨?都躲到了医院外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再说,你现在身无分文,店老板真的不会把你轰出去?”柳安用怀疑的眼光打量着我。

  “请相信这个世界还是有温暖的!谁忍心把一个女孩子丢在雨里啊。”看到这怀疑的目光,我不由得反驳道。

  “哦?首先,那家店里一定没什么客人吧。”柳安竖起了一根手指。

  “那不是当然的吗,电视上手机上都有天气预报的。能不出来的人都窝在家里,就算是必须要出门的人也带了伞,为了办事的他们也没闲心来奶茶店。”

  “那么,你觉得那儿的奶茶味道怎么样?”柳安的手指变成了个“V”字。

  “那杯椰果奶茶甜过头了!”我脱口而出。

  “最后,当时坐镇那家店的是个男的?”柳安缓缓地举起了第三根手指。

  “是个大叔!”我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柳安突然又开始用手扶着额头了。奇了怪了,明明刚刚她还是一副强气的样子,怎么突然就变得生无可恋了?

  “那么,请告诉我,你有没有把手机号告诉他,我的怜妹妹?”柳安的声音有些有气无力的。

  “这怎么可能啦……嗯?安安姐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这时候我注意到她看向我的目光有些不同了,像是在看一个……懵懂无知的妹妹?“喂!我可不是一个人去的。有高中同学陪我,快收起你那种糟心的目光啦。”

  “高中同学……那是怎么回事?”柳安的语气又变得强势起来了,有的时候,觉得她还真是像我姐姐一样呢,操劳太多吧……对于没有姐姐的我,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我记得你在这里的消息应该只有你哥知道吧,他是绝对不可能这么早就说出去的……”

  “偶遇的啦,她是来探亲的。就是隔壁一个叫林思音的小萝莉,你知道吗?”

  “林思音吗?也是个麻烦的病患……”柳安喃喃自语道。

  “她哪里麻烦了?”我好奇地问道。那些在思音面前不能问行飖的问题,现在应该能够得到解决吧?令我疑惑的是,对于思音来说,麻烦这个形容词应该是有些过分了吧。我听过她的发言,对于孩子来说,语言组织是完全没有问题的,除了冷淡了点,可以说是很正常的。

  “那个孩子的自闭症十分严重。从住院起到现在,她一句话都没有说过。这种现象是在她的父亲死后就这样了,我们的专家构造过各种场景--包括关于她的父亲的,也无法令这个孩子开口。这个孩子未免也太顽固了。”柳安叹了一口气。

  “能具体说说吗?”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思音对医生从未开口……可在当时,她叫我楚姐姐,那个隐藏着悲伤与愤怒的瞳孔,绝不会是我看错了。

  “抱歉,不行。病人是有隐私的。我不能透露更多。”柳安拒绝了我,作为一个护士。

  “那好吧,但是关于我的病情呢?”虽然柳安做的是正确的,可我还是有点不高兴,“我的病情你也不至于闭口不提吧?”

  “你不一样……”柳安似乎有点为难的样子。

  “没有什么不一样的,病人同样拥有知情权。安安姐,我也不想一直被蒙在鼓里。”这时的我倒是意外的不害怕了,或许这就是我对于自己状况的渴求吧。

  柳安意外地沉默了一阵。我则耐心地等候着她的答复。

  “其实有些事情我也该和你说清楚。”柳安慢慢开口,“首先,你应该知道你是失忆了吧。你一直被要求留在医院就是因为这个。在住院部的七层,是用于观测一些精神方面出现问题的病患。当然,能被留在第七层的症状都是比较轻的,有暴力倾向的已经被送到树樱精神病院去了。所以你大可放心,你是完全可以回到你全新的生活中去的。”

  “喔。”此刻的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就继续听着。

  “你可能也听到了,是‘全新的生活’。我们不建议你在去与从前的朋友们会面,或许你会有疑问,为了恢复记忆,不是越接近过去越好吗?”

  我点了点头。

  “但事实不是这样的。经我们这些个月来的观察,我们所做的都是徒劳的。你能恢复记忆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林思音的家人也好,别的什么同学也罢,不去管就好了。更何况他们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生活,理不理你还尚未可知。不论怎么说,毕竟回忆也是一种毒药吧,就算是我,有些时候想逃避了就会躲进回忆里去。没有这种后顾之忧的你,未来一定会更加果断坚强吧。所以说你要做的,就是向前看,和爱你的家人一起,开开心心地度过余生就好了。”

  “安安姐,你说完了吗?”待柳安语音落下,我发问道。

  柳安似乎是猜不透我要做什么,怔在了一旁。

  “首先,我是不会放弃找到自己的记忆的。虽然不知道你们运用了什么技术,或许在我昏迷的这段时间里,你们是对我的大脑进行了什么解析?但是,那毕竟是模拟的。我的命运不会由你们通过什么不靠谱的机器来决定。要我把现在作为人生的起点,对不起,我做不到。正如电视里上演的,只要通过不断的刺激来寻找过去,我不信自己会一直这么糊糊涂涂下去。”

  看着眼前惊讶的柳安,我换了一口气。

  “回忆或许会让人变得懦弱,但更多的会给予人冲破禁锢的力量。想起了那青春自由的岁月,就绝不会在现实面前甘拜下风。那些记忆不是我的软弱无能,而是----”

  “亲情。”

  父母牵着小小的我的那个场景。

  “友情。”

  同学们在毕业典礼歌后,高呼着我的名字。

  “还有……爱情。”

  头脑突然一痛,突然出现了一个模糊男人的身影,我正挽着他,向前走去。

  “是吗,你居然说出了这种话。”柳安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落寞,“那就这样吧。以你目前的状态,其实离开医院是完全没问题的。我希望,你不要日后再后悔。”

  “我也希望如此啊。”我走到了床边,仰着摔到了床上。

  柳安带上了她的笔与笔记本,向门口走去。

  “对了,怜妹妹,床头柜第一层有我为你带的甜甜圈哦。真是的,原本考虑着你偷偷我跑了,我要吃了它们呢。”

  柳安回过头,冲我微微一笑。

  门轻轻关上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