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综合体synthesis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04日

《综合体synthesis》精彩章节目录_秋弦月小说

综合体synthesis

作者:秋弦月分类:悬疑小说类型:恋爱

因为特殊体质而在小时候被囚禁过的少年,成长之后的他会遇上怎样的荆棘(本书含大量逆推和病娇,请选择食用。书又名《病娇综合体》)一群:512308205三群:725020408欢迎大家来哟~进群答案请自行在文章里寻找~...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身体上受到了很严重的创伤,因为过度的药物和侵犯,而且他还太小了,这种创伤是永久性的,对他的成长有很大的影响……”

一名医生站在病床边对上杉弘一摇了摇头,看着床上的红霜榆上杉弘一叹了叹

“唉,真是麻烦…..”

这时门口出现了一点躁动,似乎是一位女孩在争吵着什么

“让我进去!为什么我不可以进去!我是他姐姐!快点让开!”

“小妹妹…现在病人需要休息…还不可以进行探望…..”门口的护士不停用勉强的语气和女孩说

“我怎么会打扰我弟弟!我只要看他一眼而已!快点让开!”

门口的护士无奈的看向医生和上杉弘一不停阻挠着女孩的进入,上杉弘一再次叹了叹一口气

“让她进来吧”

护士听到后连忙停止阻止眼前的麻烦匆匆地离开房间,女孩跑进了房间,看到床上的红霜榆眼泪马上在眼眶里转动,一步跑过去打算抱住床上的红霜榆

一双粗犷的双手阻止了她,上杉弘一把抓住红樰衣领把红樰提了起来

“放开我!你干什么!变态萝莉控大叔”红樰在空中不停挣扎

什么时候我成了变态萝莉控,上杉弘一无语想到

“他现在身体很虚弱你还想去抱他,你作为姐姐好好为他想一下啊”满脸无奈的上杉弘一看着红樰

听到上杉弘一的话红樰也不挣扎了,只是看着床上的红霜榆不停小声哭着,上杉弘一再次叹了叹气把红樰放回地上,站在床旁边的红樰也静静看着红霜榆哭,肩膀不停抖动,哭一会后转向上杉弘一

“我弟弟….他….没有事….吧”哭着鼻子的红樰看着上杉弘一

“如你所见,你弟弟现在没有生命危险,但是身体非常虚弱,作为姐姐你应该知道要好好照顾他吧”

“不用说…我也知道…”狠狠的瞪了上杉一眼后红樰又默默的看着床上的红霜榆

“病人现在需要极度安静的环境修养,所以现在大家都离开房间吧”一旁的医生对着上杉说同时也是对着红樰说

“走吧”上杉推了推红樰,红樰还是回头狠狠瞪了上杉一眼把眼泪擦干净重重看了床上红霜榆一眼就自己离去

喂喂好歹是我救了你弟弟啊,满脸无奈的大叔看着离去的小身影如是想到

#

过了一个星期,红霜榆依然没有醒来,按医生来说应该足以恢复至清醒过来,而如今依然昏迷不醒医生也只能判断为身体伤害过重,又或者是病人潜意识的不愿意醒来,上杉弘一看着床上的红霜榆依旧的叹了一口气,因为这件事他已经连续工作两个月了,麻烦的不是找人,而是找到人后处理的事情更加麻烦,因为卡莉背景的原因事情变的很麻烦

上杉弘一摸摸了口袋拿出一包烟打算冷静一下,路过的护士看到后马上阻止了

“先生,不好意思这里是禁烟的,吸烟请到吸烟区处”

正打算点火的上杉愣了一下,再次重重的叹了口气

“抱歉”

说完便用嘴叼着烟离开,在都是白色的医院里走着,上杉一直在烦恼着红霜榆的事情,因为这件事情已经可以构成犯罪,但是以卡莉的背景很难有什么进展,而警方那边的上头似乎不想错过这次机会而在不停的对卡莉进行控告,可惜的是卡莉的背景也不是吃素的,所以如今僵持的场面真的另上杉很没办法,直到这件事的结束,上杉都必须经常看着红霜榆

来到医院的中心的庭院处,这里是医院的吸烟区,似乎迫不及待想让自己好好冷静一下,上杉点燃了口里的香烟,重重的吸了一口,狠狠的吐出

“呼……….真是麻烦死了….”靠在人工湖边的上杉按着太阳穴不断揉搓

那小子还没醒啊,怎么还不醒,作为最重要的人证没有他事情麻烦死了啊

不断揉搓自己头的上杉只感觉自己头好像更疼了,拿起手中的香烟打算再冷静一下

这时在二楼处一位身穿西装的男人正和另一位人在交谈什么,仅仅几秒后的交谈两人便离开了,看着有些眼熟的西装男,上杉想了想

那是卡莉的律师

为什么他会在这,那么另一个应该是卡莉大小姐吧?

上杉知道此时不是休息的时候了,看了看手中的烟,上杉气狠狠的吸了一口后便扔进烟灰缸里急忙跑过去红霜榆的房间,以上杉的想法,他想不到他们来的目的是什么,所以去红霜榆的房间就肯定就能知道,因为那位大小姐肯定会去看他吧

来到红霜榆房间前发现卡莉和那位律师并不在,难道不是,上杉疑惑想到,不过很快就验证了他之前的想法是正确的,因为卡莉和那位律师正在靠近

卡莉和以前一样也是穿着连衣裙,似乎这位少女的身材天生就是为穿连衣裙而生的,卡莉穿着是纯白的带有蕾丝边的连衣裙,律师先生跟在卡莉大小姐的身后带着一副金丝眼镜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一看就是成功人士的样子

似乎也注意到上杉的存在,律师恭敬的点了一下的头,上杉警官的大名他还是知道的。但是卡莉却并不想理上杉打算直接经过上杉进入房间

如今的卡莉脸上毫无表情只是一如既往非常冷的样子,脸色也是非常的苍白

“卡莉大小姐来这里有事吗?”上杉身体一转挡住了卡莉的步伐

被上杉的阻挡,卡莉脸上直接出现了愤怒

“让开”卡莉冷冷说

“这可不行,卡莉大小姐,你知道你现在的身份吗?你没有任何权利和理由进去看他”上杉无所谓的看着卡莉

“再说一遍,给我让开”卡莉已经是咬着牙齿说出这句话眼睛同样冷冷的看着上杉

“不行啊,卡莉大小姐,万一你再次做了什么事,我怎么负责啊,要知道你现在是犯罪嫌疑人啊,你还想看望被害人,这怎么可能呢?”上杉忽然变得一脸欠揍的样子不依不饶的说着,他想看看卡莉的反应

卡莉无法反驳他的话,咬着牙齿狠狠盯着上杉,上杉同样毫不客气盯回卡莉,两人对视几秒,感觉有点不妙的律师打算上去说句话

“上杉警…..”还没说完话的律师被卡莉阻止了

此时卡莉低着头轻轻颤抖着

“让我看看他吧….”卡莉低着头说出这句话

“这可不……”

“算我求你了!”打算继续拒绝卡莉的上杉被卡莉突然的一句吓了一下,看着此时的卡莉,上杉心里的报复感也没有了,本来上杉就打算稍稍为难一下卡莉以此报复因为她自己这几天的不断弄着麻烦的事情

看着卡莉低头的模样,上杉摸了摸头,叹了一下

“但是要带手铐,这你没有拒绝的权利”上杉说

听到这卡莉身后的律师又打算说些什么但是还是被卡莉阻止了

“可以”说完后卡莉伸出双手

拿出手铐把双手拷起后便打开门让卡莉进去

打开门后的卡莉表情再次出现明显的变动

兴奋、期待、痴迷、愧疚、种种的心情都表现在卡莉的脸上

虽然说不能靠近,但是卡莉的身体已经不由自主的慢慢靠近床上的红霜榆,被拷住的双手慢慢举起想伸出去

一只手臂举在她的眼前

是上杉的手

看着被眼前的手阻挡着,卡莉呆呆的看了上杉一眼,又看回床上的红霜榆,精致的脸上早已布满泪水

双手握拳、牙齿紧咬,卡莉全身轻轻颤抖着,随后深吸一口气转过头走出房间

看到如此律师也跟着上去

“等等”

上杉叫到律师,把手中的钥匙扔了给他

“等一下还我”

看了看手中钥匙律师也离开了,离开的时候还不忘记礼貌的回一句

“打扰了”

看着离去的两人,上杉抓了抓头发,重重叹一口气摇了摇头

#

三天后,红霜榆终于醒了,趴在床边一旁睡着的红樰被身边的动静弄醒了,看到眼前的红霜榆终于醒了,红樰忍不住的哭着抱上去

“小榆…..我的小榆…..你终于醒了….”一边泣不成声的一边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弟弟,红樰此时甚至想永远都不放手

知道情况的医生和护士以及上杉都赶了过来,一进门就看到了紧紧抱住自己弟弟的小女孩

看到醒了之后的红霜榆,上杉恨不得马上和他谈一谈,毕竟他是这次事件的被害人,卡莉的结果会怎样还要取决于红霜榆的证词

医生与护士把红樰拉开后对红霜榆的身体进行了检查,得出结论还是需要大量的修养,因为身体没有表面上的受伤,所以虚弱的身体需要的长久的修养

但是在检查过程中红霜榆对医生以及护士的询问一概没有回答,像一个木头一样任由医生检查,对此医生只能认定为心灵创伤,毕竟还太幼小发生了这种事情

看着眼前双眼无神的红霜榆,上杉感觉有点不妙,怀着不妙的心情上杉尝试开始与红霜榆交谈

“红….小弟弟….现在感觉怎样…..”

还是要有大人的气势才行,上杉有点僵硬摆出笑脸

“……..”

坐在床上红霜榆一动不动毫无动静

“小弟弟….你还记得发生过什么事吗”

红霜榆依旧一动不动对上杉的问题似乎听不到的样子

喂喂,别吓我,这样下去难搞了啊,算了,直接开门见山看看有没有动静

“小弟弟…你还记得卡莉·艾利丝这个名字吗”

果然不出上杉所料,听到卡莉的名字坐在床上的红霜榆全身颤抖了起来,抬起头

一双充满恐惧、不断晃动的眼神看着上杉,随后瞬间无神,红霜榆停止了颤抖…..晕了过去

看到这种情况….上杉整个人都呆滞了….随后再次抓了抓头,重重的叹了口气

这怎么搞啊……

#

再次醒来之后的红霜榆和第一次醒后的状态对比有所好转,对于医生的提问和红樰都已经有反应,但也只有点头和摇头的程度,而对卡莉的名字还是有着剧烈的反应,轻则颤抖不止重则晕过去

对此医生也强烈要求不允许提及病人的心理阴影并建议心理治疗,所谓的心理治疗也就是进行专业的催眠让患者遗忘心理的阴影来弥补创伤,更重要的是恢复其心理机能

这对于上杉弘一来说简直要他命的事情了,事情的重点就在红霜榆受害人身上,不能提及有关嫌疑人的信息,这样事情完全得不到解决

事情要拖到什么地步,最起码要等到提及卡莉的名字时候红霜榆会有回答的力气?开玩笑?

上杉弘一呆滞的点了一根烟

饶了我吧,我想回家睡觉

“啊!啊!啊!可恶!这什么破案子!”

上杉弘一在吸烟区独自的发狂

“先生,医院内请保持安静”路过的护士看到上杉弘一抓狂的样子有点嫌弃的说

“抱歉....”

竟然被鄙视了

#

经过将近三个月的治疗,红霜榆终于有行动的基本恢复,但是对于卡莉的事情还是一概抵触,对此上杉抓狂到想拿枪威胁红霜榆了

你给我说啊!你快给我说啊!你特么说不说!不说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

上杉此时一脸呆滞在看着正在做康复训练的红霜榆还一边幻想的是不是真的要这么做

呵呵,要是真的这么做老子也不用干了吧,可恶!老子要放假,这都几个月了!还经常要处理一些有的没得事件,啊啊啊啊!!!

表面一脸呆滞内心在不断抓狂的上杉只能默默的看着红霜榆

由于过度的侵犯,红霜榆身体状况从正常变为不正常,力气变得非常小,走一会便要休息,更不用说跑了,在发育上也是有严重的影响

此时的红霜榆正靠着护士的辅助慢慢练习行走,而红樰则在一旁紧张的看着红霜榆并不断给他加油

上杉看着他们,想了很久,拿出了一根烟,才发现这里禁烟,把烟狠狠放回口袋站了起来,狠狠盯着红霜榆走了过去

事情应该有个结果了

#

将近一年的多的治疗与康复,红霜榆总算是出院了,而对于事情的结果,最后是卡莉无罪,因为在心理治疗前得到红霜榆的证词并且不再追究,以及卡莉的背景,无罪是必然的

“你确定卡莉·艾利丝对你没有做过任何侵犯或者危害到你的生命的行为”上杉对着眼前抱着双腿的红霜榆问到,由于是程序所以问的是专业的台词

红霜榆茫然的看着上杉似乎不太懂他说什么

“也就是说,卡莉她有没有做过让你讨厌的事情”上杉无奈抓了抓头

听到上杉的问题,红霜榆呆滞了一会摇了摇头

“你确定的吗?你的回答将会影响卡莉的结果,你真的...”

还没说完,红霜榆便不断点头又摇了摇头

这是什么意思啊?上杉无奈看着红霜榆

“请作出口头回答,也就是说话,还有要说出来你是否追究卡莉·艾利丝的行为,追究就说追究,不追究就说不追究,如果追究卡莉·艾利丝就要进监狱也就是坐牢,不追究卡莉·艾利丝就没有任何事情,你们两个也不会有再见面,懂吗?”上杉似乎怕红霜榆不懂慢慢的解释给他听

沉默了五分钟后,上杉头上已经想爆青筋了

“我说小子...”

“不追究...”

正当想发飙的上杉终于听到红霜榆无力的回答

“你确定?”

对于这个回答上杉觉得很意外但又觉得不意外,这是为什么

“确定...”红霜榆再次无力回答

得到明确的证词上杉一刻都不想留在医院了,这件事也可以说真正的结束了,上杉马上离开了红霜榆的房间

这是当时的场景

事情结束后红霜榆接受了一年多的治疗得到康复,出院后红樰拿着所谓的“治疗费与赔偿费”当然是私底下给的,拿着这笔较为巨大的钱财,红樰带着红霜榆离开了这个地方

这个地方,也许是红霜榆今后的一辈子都不会再来的地方

#

#

#

橘色的感觉刺激着眼睛,缓缓睁开双眼,金黄色的阳光从窗台晒在脸上,红霜榆慢慢地将身体撑起来

拉开窗帘阳光顿时涌进房间,身体一如既往的疲惫,力气也是一如既往的有气无力

今天是个好天气呢

戴上眼镜看了看闹钟

7:01

竟然是难得早起,拿起墙上的宽松的制服不紧不慢的穿上去,走出房间来到樰姐的房间

房间已经没人了,饭桌上的早餐已经准备好了,一张纸条放在桌子上

要把早餐吃完哟!以及一个大大的心形在一边

为什么会有个心形....算了....樰姐也很辛苦呢

来到镜子面前,苍白病态的脸、在班上处于倒数连女生都不如的身高,毫无疑问“正太”这个标签死死订在红霜榆身上,矮小的身体连最小制服都穿起来松松垮垮,学校也称这是男生制服最小码,如要穿更小的也只能去定制了,为了不麻烦樰姐也是没有提出什么要求

嘛...反正能穿就行了

洗漱一遍后不紧不慢的解决姐姐做的早餐,分量虽然是平常做的分量但对于红霜榆那极小的胃口来说也是有些勉强

一段时间的努力终于把早餐吃完,拿起樰姐准备好的便当就该上学了

因为体弱的问题,樰姐在里学校最近的地方租了这种价值不菲的公寓,尝试去问樰姐为什么有这么高的支付能力,樰姐也一直说是“赔偿费”的原因

在这栋公寓下,走去学校不过区区十几分钟的时间,对红霜榆来说慢慢走到学校时间也是卓卓有余

早上的阳光格外的耀眼,现在是春进夏的季节,整齐规划在路旁的树上也长出了点点的翠绿,难得一见的晴天竟然还伴有微风

轻柔打在脸上的风让红霜榆困意大发,本是疲惫无力的身体瞬间就想躺在地上睡个回笼觉

路上也有着同样去学校的学生,不过却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人

大概还有一段时间才会有同学跑着回校吧

来到校门口,风纪委员已经在门口做早晨的检查

还真是一天都不会放松呢...也是辛苦了...

红霜榆默默在心里给风纪委员感谢一下便走进校门

“同学请等一下”

突然地叫声让红霜榆看向站在门口的风纪委员

棕色的齐肩短发,脸上带有严肃感觉的女孩推了推和红霜榆同样的黑框眼镜走了过来

诶....是叫我吗....

红霜榆四周看了下,发现竟然只有他一个人

“同学,你的衣服为什么这么松松垮垮,这样不符合学校的仪容仪表要求”少女双手抱臂严肃看着红霜榆

看着女孩手臂上大大的风纪委员以及微风将女孩身上好闻的气味吹过来的气息,红霜榆开始紧张了

“诶....诶....可是....可是这是最小的制服了...我的身材只...只能...穿这样”

紧张的感觉瞬间让说出口的话变成结巴

看着眼前比自己还矮的男孩千冬由乃感到一阵错愕

为什么他好像很怕我的样子?

“既然这样也把衣服稍微弄好点吧,都是初中生了连这点都不会?”

被莫名的害怕以及讨厌这种弱弱的连自己的事情都做不好的男生千冬由乃开始说教起来

“抱...抱歉”

听到千冬由乃的说教红霜榆慌乱的整理衣服起来,但是矮小的身体和宽松的制服想合适起来并不简单

眼前手忙脚乱的红霜榆让千冬由乃又渐渐的不爽起来

“我来帮你吧”千冬由乃这时说到

作为风纪委员还是要作为大姐姐帮助一下后辈

还没反应过来的红霜榆被突然靠近的千冬由乃吓了一跳,淡淡的洗发水香味散发出来,精致的小脸近看发现是个天然的美人

但是对于红霜榆来说却不是享受的感觉了,全身开始绷紧,心跳加速,苍白的脸庞开始溢出汗水,难以说出的恐惧感开始徘徊在全身,身体也在慢慢开始抖了起来

正在半蹲着认真帮红霜榆整理衣服的千冬由乃并没有发现异状,整理一会发现的确很难整理,却开始发现眼前身体在轻轻抖了起来,察觉到异样后千冬抬起头

苍白的而清秀的脸带有汗水,在颤抖的眼睛眼角泛着泪水

“你怎么....”

“对不起!”

忍受不了眼前的刺激红霜榆大叫一声转头跑向学校里面

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千冬由乃一脸疑惑的看着跑远的红霜榆

我有这么可怕么....不过刚刚的脸....真可爱呢....等等...我在想什么!

真是的...我很可怕么...

恢复原状的千冬抱着双臂想着,却不知道严肃精致脸上带有一点点红晕

#

身体的颤抖还依然存在,此时红霜榆已经跑进了学校的教学楼,停下脚步喘着大口大口的气

对于刚刚的速度就是红霜榆的极限了,虽然连女生都不如,而且极其差的身体让红霜榆可以喘个半天的气,眼睛还有泪水残留

真是丢脸啊....不过好恐怖啊....女生!

把眼角的泪水擦去平息下呼吸,拍拍自己的脸让缺氧的大脑稍稍清醒一下,把室内鞋换好

自从那件事后女性恐惧症自然而然的存在了,不过是接受了治疗才没有开始的严重,对于那时的红霜榆就连雌性的生物都会怕更别说女生了,就连护士都是经过了很久才适应了一位比较熟的护士

心存余悸走向自己的教室

神谷中学

在这个地区颇有名气的一间中学,完美的设施规划,以及各种精英教师让这间学校成为名副其实的贵族学校,所以想进入这间学校并不是简单的事

对于自己如何进入这间学校红霜榆也是很疑惑,就算是有很高的“赔偿费”也不可能如此简单就进入这间,而樰姐也是含含糊糊的蒙过去

有着女性恐惧症的红霜榆在学校的首要宗旨就是以最大的力度、用尽一切办法的低调起来,不去惹事,更别说和女性接触之类的事情了,但是如此显眼的矮小的身材让红霜榆在许多时候没办法低调起来

总是在某些时候引起了一些女生感觉作为“大姐姐”保护“弟弟”的保护感,为此红霜榆总是只能落荒而逃,要是一个不小心又晕了麻烦可就少不了

慢慢地在走廊走向教室红霜榆一如既往的小心翼翼,从不引起别人的注意,还要在别人打招呼时候以不引人注目的方法回答别人,从小学一直如此的红霜榆只有以习惯就好这种心理安慰自己

自己也是很不容易啊

红霜榆感叹到,对于自己的体质红霜榆也是很清楚的,一个不好又会发生难以挽回的事情

#

早上的课让红霜榆昏昏欲睡,而红霜榆也没有所谓的“主角位”这种好运,作为坐在最前排的红霜榆只能老师的目光下强行让自己不睡着,当初班主任安排座位的以不可抗拒的强制性的语气让红霜榆首先坐在前面,原因是

红霜榆是全班最矮的人,就连全班女生最矮的学生红霜榆都稍微的矮一点

毫无颜面的红霜榆为了避免麻烦只能乖乖服从

“榆君上课又打瞌睡了,昨晚没睡好吗”

坐在红霜榆右边的女同学就是班上最矮中但是比红霜榆还高一点点的铃木流子

“嗯...没有...相反还睡的不错呢...”

“诶?那还是身体原因吧,要注意身体哦”

铃木轻轻说,可爱的蘑菇头随着说话摆动着,娇小可爱的铃木在班级作为吉祥物一般的存在

“嗯...谢谢........”

“我要去吃午饭了,榆君一起吗?”

“诶?...唔....抱歉....我带了便当....下次吧”

拿出便当的红霜榆不好意思说

“这样啊..可惜,那下次吧,拜拜”说完铃木和其他女生一起离开教室

还好还好....和这么多女生一起吃饭就太糟糕了....(hehe)

因为习惯的原因以及三年的同桌,红霜榆和铃木还算可以正常对话,但前提是双方都在自己位置上

,而教室每个座位左右相隔将近有一米的距离,红霜榆与女生的正常对话距离是一米,一旦接近身体就开始莫名的紧张,不良反应也会开始慢慢产生

“多谢款待....”

把樰姐的精心便当吃完后慵懒的感觉又开始上身了,眼皮也不知不觉闭上,打个呵欠后还是败在了困意上,稍稍调好坐姿又打算好好睡个午觉

“现在播送一则全体通知,下午班会课请全体同学到礼堂集合”迷迷糊糊开始睡着红霜榆隐隐约约听到了忽然的广播便睡着了

........

“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学院祭,现在决定把放学后的一切社团活动停止,每个社团都需要把所有精力放在学院祭的准备上,各个部门准备相应的工作”

带有着不可抗拒的威严,学生会长站在主席台上宣布着决定的事项

顿时,一片学生骚动起来

“怎么这样?离学院祭还有两个星期啊,以前不是在学院祭一个星期前才开始准备吗?”

“就是啊,我社团还有很多东西没做呢”

“我还想继续练习呢,啊啊,看来这两个星期都要做回家党了”

“学生会总是做些莫名其妙的决定呢,稍微考虑下我们啊”

“嘛嘛,学生会,笑”

看着眼前的骚动,学生会长没有一点表情波动

“这次的学院祭对于学校来说意义重大,所以一切以学校优先,以上”

说完学生会长留下不满的学生们离开了礼堂

七条珠华

学生会长,从中学一年级时候就当上了学生会长,标准的学校完美学生,犹如精美的人偶一般的完美外貌,无论是学习、运动都是标准的完美,以及庞大的背景让人觉得很虚幻

但是在处理事情上却是有偏向完美的执着,所以在许多学校方面的事情处理并不让学生满意,因此这次的学院祭又再次让学生对学生会长的不满提升了

完美的身份还是让学生会长有着极高的人气,男生居多,理所当然的也是有许多学生向会长告白的存在,不过结果可想而知

红霜榆在学生中最为安静的一个,因为此时红霜榆正忍受着女性包围的恐惧,按着身高排列的座位红霜榆坐在班级最前,而旁边都是班级上其他相对矮的同学,女同学

一句话都没听进去的红霜榆一直在默默祈祷会议快点结束,过度紧张的麻木大腿此时想起来感觉有点困难,红霜榆此时又在祈祷着旁边的女生们快点离开

终于等到旁边的女生都离开,红霜榆才开始平息了心情站了起来

礼堂已经没有人了

看来是最后一个人

离开礼堂走向教室,红霜榆也加快了不能算快的脚步,放学时间早就到了,因为樰姐的强制性要求

不能超过放学半小时的时间必须要回到家,所以红霜榆也是一直做着回家党,毕竟樰姐生气了可就麻烦了

正当红霜榆就要回到教室,班主任拿着一堆的文件走了过来

“哦,正好,红霜榆,你现在没事做吧,没事帮我把这些文件送去学生会长那里吧”

“诶..”

“不用担心,并没有多少,我还有一些事情做,不经过会长室,所以就拜托你了,没问题吧”说完在文件上抽出一小叠的文件

还好不多,反正不赶时间

“嗯,是交给会长吧”

“没错,拜托了”

“交给我吧”

会长室...会长室

啊...到了

手正要敲门的时候

“会长,这次的安排很不妥吧,以往都是在学院祭一周前才开始做准备,现在突然地说要用两周时间来准备,学生都很不满啊”

“是啊,会长,学生也有自己的安排,还有三年级的前辈也需要进行学习不能为了学院祭浪费太多时间”

“会长,请再次考虑吧”

“会长...”

“够了”

安静下来了

“我已经决定了,不会改变计划,一切以学校优先为主,以上,解散”

.....

片刻后,几位学生从会长室走出来,都是女学生

似乎没有发现红霜榆的存在几位女学生在出来都时候都带着同样的表情

不满与戏谑

“啊啊,我真是受够了她,她以为她是谁啊,一副了不起的样子”

“真的是大小姐呢,有撑腰就是好呢,谁让我们没有这么厉害的家庭呢”

“最不爽是那些男生的,一个个都冲着她才进入学生会,有张漂亮的脸真是好用”

“....”

看来还真的很多学生都不满会长...啊...快进去交文件

轻轻敲了敲门

“请进”清冷的声音传出来

推开门

标准的办公室房间,不过风格却有种西欧中世纪的感觉,应该是房间装饰的效果,毕竟学校也是有许多建筑是以西欧中世纪的设计,大概是统一风格的原因

“有什么事吗”

人偶般的精致容貌,柔顺的金发垂直而下,小小的马尾在后脑勺

此时七条珠华正盯着红霜榆

突然地被盯着红霜榆开始感到浑身的不自在

“那个...那个...我是来送文件的....”红霜榆把脸微微转向右侧

呜啊....不敢直视..感觉她在盯着我

“辛苦你了,放在那边...不,拿过来吧”

“啊...是”

把文件放到会长的桌面上后红霜榆轻轻看了会长一眼

眼神对视了

红霜榆马上把视线转移

...吓我一跳

“那个...那么我先告辞了”

小心翼翼的说完后红霜榆打算离开会长室

“请等一下”

噫....

“怎...怎么了?”

机械般的转过头但又不敢看向会长

“你很怕我,同学?”

“诶...没...没有啊..我为什么要怕会长...”

“你的手在抖,同学”

诶!?

红霜榆看向自己的手,果然在轻轻地抖着

“这是...因为文件有点重啦...手有点累...哈哈”

红霜榆不好意思的说

“这里只有二十张纸就连幼儿园的孩子都拿的起来”

“诶...诶...抱歉...我有点紧张...”

只能不要脸的说出缘由

“刚刚的对话你都听到了吧”

“...那个...听到了...不过请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并不是那个意思...说不说出去也是一样,并没有什么影响”

“...”

七条珠华这时候闭上眼睛靠着椅子

“只不过...想问一下你...对这件事的看法...或者对我的看法..是怎样”

似乎用出全力七条珠华缓缓地说出这句对她来说意义重大的话

.......怎...怎么回事!?...为什么问我这样的问题啊...我只是来送文件的啊...啊啊...好麻烦...就说实话吧

“那个...我...我认为会长...这次做的没错...但是方式有些...冲动?”

“不要说漂亮的话,把你的实话说..”

“那个...我说的是实话...”

红霜榆直接把七条珠华打算说的话打断

“因为...这次的学院祭也是学校成立的五十周年吧...所以很多其他学校甚至是外国的学校都会来学校参加学院祭吧...”

“......”一直闭着眼睛的七条这时睁开了眼睛看着红霜榆

犹如水晶般精致的眼睛此时再次盯着红霜榆

“为什么你会知道...我是故意在开会的时候不说出来...”

被七条珠华盯着红霜榆感觉浑身的不自在

“那个...是因为在图书馆看学校的历史记载记住学校的成立时间而已....”

“可是这么多学生只有你记得”

“诶...可能不止我吧..肯定还有其他的学生知道...吧?”

“就连学生会都没有一个学生能知道这件事...你认为还有多少人能知道...?”

“...”

红霜榆眼睛到处神游,完全的不敢看向会长,身体也是紧张的绷紧起来

一直盯着红霜榆的会长这时候突然站了起来

“同学...”

“如果你有解决这次事情的办法请一定要告诉我,为此我会给出你相应的报酬,请务必帮助我”

七条会长双手交叉,标准的九十度鞠躬对着红霜榆

“诶!诶!诶!诶!会长!!!请把头抬起来!!”

被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红霜榆连忙说道

“请务必帮助我”会长还是保持着鞠躬的姿势

“我会帮..帮会长的啦...虽然只是建议...总之...先把头抬起...好吗..?”

七条珠华抬起头用着没有平时严肃冰冷的而是一种求助的眼神看着红霜榆

红霜榆再次被会长的眼神盯得浑身不自在

“嗯...首先...还是要告诉大家这次学院祭同时也是五十周年校庆这件事....总有目的大家才会接受吧..”

“的确...但是这并不能完全解决事情...大家的积极性也提高不了多少”

“嗯.....................................那就采用奖..励?奖励的方式?”

“奖励?”会长疑惑想了想

“嗯...例如在学院祭获得第一名的社团或者班级就可以得到什么样的奖励?...团费...或者其他特殊的奖励?”

“....................”

陷入沉思的会长这时候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的确....这是个好办法....不仅能提高学生的积极性而且还可以让学院祭做的更好,学生的不满也会少了很多”

“还有....三年级的学生在时间上安排要调整一下,或许采取自愿原则更好...虽然还是有些学生不肯参与但是大多数学生都会因为五十周年这件事情上不好意思不参与学院祭的准备....”

七条想了想

“这个有待考虑...不过也是个好办法...”

看着一直想着办法的会长,红霜榆脑袋想着快点离开这个男女独处一室的房间

一直在想着事情的七条注意到红霜榆一直站在这里,七条不好意思低了低头

“很抱歉打扰你这么多时间,不过今天的事情非常感谢你的帮助,相应的报酬我会...”

“啊....不用不用...只是些建议而已...我没有帮助会长做什么事..所以不要在意...”

红霜榆连忙摆了摆手

“不,不能这么说...你这次的帮助对这次的学院祭影响重大...请让我作出相应的感谢...”

“啊啊啊!!时间不多了!会长...我也该走了...总之我只是提出小小的建议而已...不要太在意”

红霜榆只能用出最后的杀手锏...直接中断对话

说完红霜榆快速鞠了一躬走向门口

“请等一等,同学”

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会长连忙打算追上红霜榆

“对了...”

已经打开了门的红霜榆这时候回头

“我呢...对于会长...是很支持的哟”

“因为会长一直都在为学校作努力吧...无论是学院祭还是其他的活动...体育祭、学校的制度、扶住贫困生这些事....还有就连每一次的开会都有很认真的准备吧....对了...上次的社团资金运作问题也是会长解决的吧...总之...会长已经很努力了...请不要在意其他的学生的话...总有一天他们也会理解会长的吧...我呢...会一直支持会长...所以加油...那...再见了会长”

匆匆忙忙说完一段话后红霜榆不管会长的反应直接离开了会长室

......................

......................

.......................

我....原来....一直被注视着吗.....一直....有人支持我吗......

一直....

一直...

有人看着我啊.....

忘记...忘记问他的名字了...

我记住你了

如丝绸般光滑的脸上...那一副长时间保持严肃的表情...此刻...拥有着动摇、希望、释怀、以及少女才有的羞涩和两行泪水轻轻滑下

走在回家的路上红霜榆感觉终于松了口气

每天都不容易啊...真是....不过刚刚好像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算了...赶快回家不然樰姐又要“问话”了....

结果还是让樰姐做了一个晚上的“问话”

第二天,会长再次召开了全校开会,

“在这次学院祭中会进行排名活动,最终获得第一名以及前三名的社团将会获得由学生会提供的奖励”

“....奖励就是...”

“能与自己喜欢的人或者暗恋的人无论谁都可以的马尔代夫七日游以及社团的一年经费补贴!”

以气势磅礴的语气说出这次学院祭的改动后,得到的是全场的一片寂静

紧接着是全校学生的现场巨大轰动,学生一片鬼叫

学院祭的问题在学生会长的操作下圆满的成功了,自此仍然不知自己的所作所为带来什么结果红霜榆依旧每天艰难的在学校生活

好不容易撑到了放学,身体的羸弱在学习的效率也是问题

红霜榆把书本整理好叹了口气再伸了伸懒腰

回家吧

“现在播放一则通知,请三年B班的红霜榆同学到学生会室,重复一遍...”

欸?

“榆君怎么了,为什么要去学生会,是干了什么吗?”

坐在旁边的铃木问道

“唔...不知道...先去看看吧”

到底怎么回事...

带着疑惑红霜榆来到学生会室

敲了敲门

“请进”

一进门只见庞大的学生会室只有一个人坐在桌子最中间的位置

是学生会长七条珠华

“那个...是找我有事吗”红霜榆看了四周整个房间就只有学生会长不由的紧张了起来

“红霜榆同..不...应该是红霜榆前辈吗?”

“怎...怎么了吗”

“不...低年级称呼高年级应该叫前辈吗...虽然怎么看也不像是前辈呢...”

七条轻轻笑道

莫名其妙的被嘲笑让红霜榆顿时不舒服

“如果没事的话..那我先告辞了”红霜榆轻轻鞠了一躬

看到红霜榆轻轻皱着眉头不开心的样子,七条顿时不知所措站起来

“啊!请等一下!真的抱歉!我并没有嘲笑你的意思!真的非常抱歉”

此时七条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是在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失态

被七条会长的动作吓了一跳的红霜榆连忙摆了摆手

“不...没关系...虽然习惯...总之会长先把头抬起...吧”

“真的非常抱歉!”

“那个...把头抬起来吧..还有...找我有什么事吗?”

“在没做出感谢前就做出失礼的行为,请务必让我做出补偿作为道歉”

“...那个...不要太在意了....总之找我有什么事吗?”

在红霜榆的劝导下七条会长总算抬起头

“其实...前辈还记得上次的事情吗..”

“上次的事情?还是叫我同学吧...感觉怪怪...”

“怎么可以!前辈还是要叫前辈,你忘记了吗学院祭的事情”

嘛...前辈就前辈....好别扭啊

“具体是...?”

“忘记了吗....”

七条有点失望微微低下头

“在学院祭的时候,学生不是在安排上不满我的提议吗,多亏了前辈的意见才让学院祭圆满成功”

这么说还想起来...

“我想起来...不过我只是提了一个意见而已...”

“不,请不要这样说,没有前辈的提议学生是没有如此大得积极性,也不会举办如此成功,所以今天主要请前辈来是给前辈相应的报酬”

“不不不...我仅仅提了一个意见不用这么大费周章的....”

“请务必接受我的报酬,这是必须有的礼仪,以及刚刚对前辈做出的失礼的补偿”

“不不不...还是不用了...”

“请务必接受”

七条用不容拒绝的眼神看着红霜榆

“那..报酬和补偿是什么...呢”

呜哇...不敢看向她的眼睛...感觉好可怕

说完七条忽然再次鞠了一躬

“真的非常抱歉...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好的报酬...所以特地想向本人征求或者前辈可以直接提出想要的报酬也可以”

“唔...那么先欠着可以吗...和补偿一起...因为现在实在想不出....”

嘛...久了以后就会忘记...吧

“真的非常抱歉...那么请前辈想到后务必来提出”

“哈...那就这样吧...没有什么事我就告辞了...”

“请等一等...其实还有一件事”

七条阻止了想离开的红霜榆

“还有什么事吗?”

“是的...我想问一下的是...前辈可以加入学生会吗?”

“......”

学校的图书馆位于学校的中心,是以西方哥特式风格建成,修长的立柱、大面积镶着彩色玻璃的长窗、纯原木书架,原木的味道以及书本的味道让整个图书馆散发一种独特的气息,许多学生都喜欢在空闲时间到图书馆

红霜榆在学校的自由活动仅限两个地方而已

教室还有图书馆

并非是不能去,而是懒得去,虚弱的身体在如此面积大学校是毫无办法,而红霜榆平时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图书馆

雄厚的知识储备量,安静舒适的环境,以及距离短的路程,红霜榆的教学楼是最靠近图书馆的一座

,仅仅只需下到一楼后五分钟的慢行便可可以到达

今天图书馆人不多呢

来到图书馆的红霜榆随便找了个人少的位置坐下,拿上上次还没有读完的书开始进入阅读

不过读了几分钟后红霜榆便感觉身体疲惫,用了伸了伸懒腰

每次在图书馆红霜榆总是莫名困,可能是过于安静和舒适加上身体原本的虚弱让红霜榆总是会在图书馆进行午觉以及平时的偷懒

要睡一会吗...不感觉怎么困呢..还是继续读书吧...还有很多时间

学校在中午休息的时间安排的较长,在这种学校学生的学习也是大多靠自己,所以学校的上课时间并不多

手上的书本翻到最后一页

嗯...看完了呢...换一本吧

红霜榆来到书架面前以最快的眼力将整个书架扫描一遍

...嗯...似乎没有想看的书呢..到里面去看一看吧

图书馆很大,但大多数学生都是在图书馆大门进入后的座位坐,而在深入图书馆后还有少许的座位,因为图书的分类不同图书馆里面的书学生大多数都不适合看或者根本看不懂的书籍

来到图书馆的里面,书本分类也明显不同,许多连书名都看不懂的书,不过红霜榆不在乎这些,对于他来说,似乎什么都可以看

环顾四周,似乎都是一些没人看的书,红霜榆抬头看了一下

《小逻辑》

逻辑学吗....似乎有点意思...就这本吧

这个时候...

红霜榆发现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他不够高

作为全班最矮的学生,在两米高的书架就连最高层的下一层书架的书都拿不了

可恶

不信邪的红霜榆垫着脚用尽全力伸手试图去拿,但这自欺欺人的做法改变不了身高的痛

啊啊啊...

看着伸手也拿不到的书,红霜榆做着毫无意义的挣扎来试图无视身高的事实

这时,一只如玉般洁白的手伸了出来将书抽了出来

淡淡的轻轻的声音带着一点点的香气在身后出现

“是要拿这本书吗?”

听到声音的红霜榆身体似乎比头脑还作出更快的反应

下意识的绷紧,因为这是女生的声音

紧张的回过头,一位长发如夜色般漆黑的少女站在与红霜榆仅仅距离一个拳头的位置

回头后的红霜榆一瞬间脸上被少女身上的体香扑满

近距离的靠近让红霜榆大脑无法思考,一时间只能呆呆看着眼前的少女

白皙的脸庞与漆黑的头发形成一种极致的美,但少女毫无表情的脸如冰山一样仿佛永远到化解不了

“是要拿这本书吗?”

少女再次问了一句

此时的红霜榆终于反应了过来,但过于紧张的身体让红霜榆的回答变得过于紧张

“是...是的...”

“给你”

少女将手上的书递给红霜榆

“谢...谢谢”

红霜榆只能靠着本能说话了

“你看的懂吗这种书”

被少女的问题红霜榆一时反应不来

“应...该看...看...的懂吧...”

看到眼前的少年似乎见到自己后变得莫名的紧张

“你怕我吗?”

少女又发出莫名的问题

“欸..!没...没有...怎么会呢”

“你知道我是谁吗?”

“欸...不好意思...你是”

看着眼前紧张的少年,少女感觉莫名有意思

竟然连同班同学都不记得

“我是你同班的川奈真乃”少女轻轻地说

红霜榆一瞬间就呆住了

看到红霜榆有趣的表情真乃及其罕见的出现想“调戏”的心情

“真...真的...很抱歉..我...记性不太好...真的抱歉”

“真过分...呢..竟然连同班同学都不记得”

“欸!...对不起...真的很抱歉...”

不知为什么真乃突然想和眼前的少年聊天,这是平时基本不可能有的事情,对于平时的她来说

“既然这样...那就作出道歉吧...跟我来”

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的红霜榆只能跟在少女的身后

“那个...真的很抱歉...请不要生气好吗...”

红霜榆弱弱的问

“我看起来有生气吗?”

的确,少女那弱不禁风的声音让人感觉听到浑身一软的感觉也听不出在生气的样子

“班上也没有多少同学你记得的吧”

...为什么她知道

“为什么...”

“猜的”

“...”

感觉被骗了

走到图书馆的尽头,在一块大彩色玻璃的长窗下有着一间房间,门的旁边都是书架

川奈真乃打开门

“进来吧”

因为过度紧张以及带有不好意思的想法,此时红霜榆忘记樰姐一条重要的话

不能随便和女孩子进同一间房间

看起来似乎很合理的事情但对于红霜榆来说却是意义不同

房间同样是哥特式风格与图书馆一样,房间也有一扇彩色的玻璃,阳光从玻璃射进来形成彩色的光线让整个房间带有独特的感觉

但是房间看起来更像办公室

一台红色原木的办公桌以及电脑,在房间中心摆放着与图书馆一样的桌子和椅子,不过是只有四个人的座位,玻璃下还有一张长柜子上面摆放文件以及一台咖啡机

“这里是...”

“图书管理办公室...我是图书管理员...这里是我管的地方”

川奈走进房间将一些文件和书本整理一下

哇...真不错呢...在这种地方不过图书管理员为什么是学生做

“可以向学校申请...以前也有学生这样做”

为什么知道在我想什么...

“这样啊...那...带我来这里是要干...做什么补偿...”

终于意识到自己和女生独处一室的问题严重性,红霜榆开始真正的慌了起来

“在这里看书吧...这里环境比外面好”

“欸...不是要...补偿...川奈同学...”

“还记得开学的时候吗.......”

正在整理书本的川奈小声说了一句

“开学的时候?”

红霜榆疑惑问道

不记得了吗...算了

“没什么...作为补偿以后你就在这里读书吧...房间反正很大也没人...我也不是经常在这里...而且你经常找不到座位吧在图书馆满人的时候”

“欸...为什么...但是我还没作出补偿啊...”

“不要在意...反正班上的人你也不记得几个”

铃木同学我还是记得的啊

“但是...真的很抱歉...”

“那...真的作为补偿...以后叫我真乃吧...”

“欸!...这样...可以吗”

“不愿意补偿吗?”

这时候川奈毫无表情的脸看着红霜榆

被盯着又是一阵紧张的红霜榆只能

“真...真乃同学”

长年无表情的脸,这时候露出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微微的笑容

只有一秒都不到的笑容红霜榆并没有看到,川奈拿起手中的咖啡豆

“嗯...要喝咖啡吗?”

下午的放学时间也终于到了,但值日的安排似乎不管红霜榆的身体有多弱,所以红霜榆也只能担当倒垃圾的重任,将两袋垃圾扔掉后,红霜榆来到操场,这个时间点学生大多数都放学了,操场也没有人,因为路经操场红霜榆必须经过操场

橘红色和蓝色混合的天空,橙色的太阳已经在悠悠坠落

而操场上有一个人

一位少女

在跑步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