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综漫]辉夜纲吉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4日

[综漫]辉夜纲吉全文免费阅读_北城薄荷小说

[综漫]辉夜纲吉

作者:北城薄荷分类:其他小说类型:综漫

简洁版:穿越者的恶意,带走了幼小的纲吉,夺走了他的生命执念,回家的执念,想要再一次见到妈妈的执念,借助神明的力量,他再度重生,不再以人类的身份。虽然活过来了,但是,眼前的一切让纲吉陷入了沉思。矮小的个子,女孩子的装饰......坐在竹筒上,沢田·辉夜·纲吉忍不住思考人生。情报版:纲吉,辉夜之神,沉睡在竹筒中,胆小又温柔的少年,无法行走,只能依靠竹筒的飞行移动。有着能够治愈所有人的笑容,但是,笑容背后,却有着令人心疼的过去。妖怪版:万年竹:不懂音律的小家伙。姑获鸟:需要多加照顾的小家伙。妖狐:不是可爱的小姐姐,差评。金鱼姬:小纲可是我罩着的哦!欺负小纲的,我揍趴你们!萤草:纲君可是很可爱,很温柔的哦,谁要欺负纲君,先问问看我的蒲公英!山兔:速度太慢了,山蛙先生,带着阿纲一起飞!荒川之主:很特别的小丫头荒:太温柔,想法有点幼稚,但这也是他最大的优点。一目连:温柔的孩子,值得这世界温柔以待。人类版:晴明:最好的辅助,最温暖的孩子。神乐:小纲,很软的,抱起来,很舒服。六道骸:他是世界上最好的老师,我最重要的存在。Giotto:感觉和自己很像,还有这种熟悉感,有点在意啊。团宠路线,全员宠宠宠纲吉。私设如山,有些人物的性格还有经历会有改变发生,一切都是为了剧情发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不想忘记自己人类的名字......我想......再一次的见到妈妈......”

坐在竹子上,低着头的纲吉忍耐着,不然自己哭出声,只是,眼泪,不受控制的滑落到地上。

耳边传来纲吉那带着哭腔的声音,眼前是低下头,身体微微颤抖的孩子,这个孩子的年龄也就十岁的样子,却经历了如此惨痛的事情,这一切,都让姑获鸟无比的心疼这个孩子,她伸出羽翼,轻轻抚摸纲吉的发丝,轻声说道:“好,以后就叫你纲酱了。”

喜欢小孩子的姑获鸟越看越喜欢这个孩子,她轻轻地将纲吉抱到怀里,柔声说:“我是姑获鸟,纲酱可以称呼我为姑姑。”

好温暖,和妈妈的感觉,好像。趴在姑获鸟的怀抱里,纲吉的脸微微发红,耳边传来姑获鸟的话语后,纲吉的脸色爆红,额头上似乎还有一些烟气冒出来,他结结巴巴地说道:“那......姑姑,我......我是......男孩子,不......不是女生......”

“......”姑获鸟和金鱼姬沉默了,一时之间,竹屋里面的气氛很诡异。

“唉——”金鱼姬率先尖叫出来,她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纲......纲吉你是男孩子!!!这怎么可能!你这么可爱居然是男孩子!!”

“我,我也不清楚,妖怪化后会穿着女生的衣服......”纲吉的脸上布满了红晕,将头埋进姑姑的怀里,一副不想和你说话的样子。

姑获鸟默默地站在墙角里思考了几分钟的人生后,便将纲吉放在了床上。

因为纲吉身上的伤口还没有养好,所以不适合穿着繁重且华丽的十二单衣,在姑获鸟的帮助下,纲吉脱下了着一身沉重的衣服,换上了之前的那一件浴衣。

“医师等一下就过来,纲君先躺在这里好好休息。”姑获鸟将被子掖好,揉揉纲吉的头发后,出去看看医师的药物准备的如何了。

金鱼姬“呲溜——”爬到纲吉的床上,坐在他的身边,双腿在空中一晃一晃的,她拿出小扇子,开始和纲吉说起了自己伟大的征服世界的梦想。

“那个受伤的人没事吧?”一个穿着白底短打振袖和服的墨蓝色长发的小女生站在竹屋外面,抱着自己的伴生蒲公英小声地询问身边的万年竹。

“情况还算比较好,虽说伤口都比较严重,但因为纲君是死亡后化身为妖怪的,那些伤痕所形成的炎症并没有引发其他的症状。”甚至伤口发言会对身体带来怎样的后果的姑获鸟松了一口气,她大概这一生都忘不了这一天了,估计旁边那个万年竹也一样。

他们带着昏迷的纲吉来到竹屋后,便动手处理纲吉身上的伤口,纲吉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衣服上面沾满了鲜血,姑获鸟是强忍着一股怒气用剪刀将纲吉那一件破破烂烂的衬衣给剪开,在将衬衣剪开剥离后,姑获鸟和万年竹都愣住了,一股怒气凝聚在心中,无法散去。

纲吉的身上布满了伤痕,鲜血淋漓,上面沾满了泥土和沙粒,有一些地方还紧紧地贴着几块儿衣服的碎片。

万年竹让姑获鸟抱好纲吉,他干脆利落的将那几片碎布迅速从纲吉的身上撕下来。

“唔——”

碎布与纲吉的血肉粘在一起,撕下来的瞬间对纲吉来说,如同一层皮被人硬生生的从身上扒下来一样,让因为失血过多而陷入昏睡的纲吉倒吸一口冷气,惨叫一声。

姑获鸟拿出一块儿手帕,擦拭着纲吉额头上的汗水,小声哼歌,让因为剧痛而有清醒意向的纲吉再度进入睡眠之中。

将破布清理掉后,便让金鱼姬帮忙送来一盆清水,金鱼姬帮忙抱着纲吉,姑获鸟和万年竹用水将纲吉身上的血污清理干净,不过,在清理的时候,姑获鸟从纲吉的身上闻到了一股充满刺激性的味道。

姑获鸟立刻将纲吉的手臂抬到眼前,仔细的闻一闻,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伤口中被人倒了辣椒水,究竟是怎样狠心的人,居然这么对一个十岁的小孩子!

听到纲吉的伤口中有辣椒水的痕迹后,万年竹立刻出去打了一桶清水,从衣服里拿出好几个药瓶,将药瓶里面的粉末洒在清水中,清水混合了药粉后,变成了浅绿色后,示意姑获鸟将纲吉放进这个水桶中。

姑获鸟小心的将纲吉放入水桶中,眨眼间,那盆水变成了红褐色。

将纲吉从水中抱出来,姑获鸟直接动用妖力将纲吉身上的水珠全都蒸发,从万年竹的手中接过药粉,小心的给伤口上药包扎。

大部分的伤口都有发炎化脓的状况出现,幸好这个孩子已经变成了妖怪,不用他的身体很有可能会撑不住。

在上药的时候,姑获鸟又在纲吉的手上发现了好几个细长的针,这些针深深的埋在纲吉的手指中,而在指甲所处的位置中,埋藏着扁平的竹签。

将这些东西全都去除掉的时候,纲吉的身体颤抖了好几次,每一次,姑获鸟都拍拍纲吉,生怕纲吉清醒过来,沉睡的时候都这么的痛,清醒过来那会更加的遭罪。

对于纲吉脚踝处的铁链,他们不太敢处理,纲吉的身体太虚弱了,恐怕承受不住铁链离开脚踝处的痛苦,只能等纲吉的身体恢复一段时间后才能够动手进行去除。

将这一切处理好后,万年竹对着姑获鸟说道:“这里有我,小家伙需要一个奶妈治疗,脚踝上的伤口,不能等太久。”

姑获鸟点点头,拍拍翅膀,立刻外出寻找合适的奶妈。

萤草一族,性格十分的胆小,看起来十分的柔弱,但是在一些大妖怪的眼中,这种弱小的妖怪,其实是很恐怖的,大江山的大妖怪的茨木童子可是体验过那种恐怖,被那个喊着“不要——”的小萤草一个蒲公英下去吸走了大部分的妖力后又被蒲公英砸到地面里的黑历史至今还没有从大妖怪最想要删掉的几个画面的排行榜首位撤下去呢,这一战之后,再也没有大妖敢去随意挑衅萤草这种小妖怪了。

虽说萤草有着与外表完全不符合的战斗力,但是她们的本职可是奶妈,一个既能输出又能奶的存在,所以,在姑获鸟看到一只萤草后,立刻落到她的身边,将纲吉的情况进行说明后,萤草立刻抓起自己的蒲公英跟着姑获鸟来到了竹屋。

不过,姑获鸟总觉得这一只萤草,似乎有点不对劲,和她所知的那一群萤草有点不太一样。

对纲吉的伤势有了大致了解后的萤草立刻冲进了纲吉所在的竹屋之中,这个时候的房间里,金鱼姬站在床上,对着纲吉规划着自己征服世界的宏伟蓝图,顺便想要拉纲吉入伙,一起加入征服世界的道路之中。

“啪——”

大门被人重重推开,金鱼姬被吓了一跳,脚没有踩好,滑了一下,身体不受控制地摔到了床下面,纲吉立刻从被子里面钻出来,爬在床边,询问道:“金鱼姬,没事吧?”

“还......还好。”金鱼姬揉揉摔疼的臀部,伸出手抓住床沿,慢慢的从地面上起身,转过头看到是萤草后,碎碎念道,“是......是萤草唉——小纲,是萤草唉——”

纲吉抬起头,萤草正好走到纲吉的身边,两个人的头一不小心,撞到了一起。

“哎呀——”

纲吉双手颤抖着捂着出现十字绷带的额头,眼中饱含泪水,趴在床上:“好......好痛......”

“对——对不起!”知晓自己的力气很大的萤草立刻土下座,对着纲吉行了一个大礼,“我不是有意的,对不起——”

被萤草的反应吓到了的纲吉爬到床边,脸上带着一抹慌张:“没,没事的,别,别这样......”

金鱼姬将萤草扶起来后,萤草将蒲公英放到身后,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是萤草,职业是奶妈,我能看看你的伤口吗?”

知晓对方是来治疗自己伤口后,纲吉点点头,在金鱼姬的帮助下从床上坐起来,小心的褪下身上所穿的浴衣,露出衣服里面那缠满绷带,伤痕累累的躯体。

萤草小心的将绷带解开,仔细地观察那些伤痕,炎症在药物的作用下已经消失不见了,因为妖力觉醒的缘故,一些伤口已经出线愈合的趋势,只不过速度依旧比较慢。

“枯木开花——”

萤草抱着自己的伴生蒲公英,原地转了一圈,碧绿色的光芒带着晶莹剔透的叶子从萤草的脚下扩散出来,这些叶子朝着纲吉飞去,化作点点星光融入到纲吉的伤口之中,纲吉身上那交错的伤痕,随着绿色的光芒的融入,在快速的愈合。

眨眼间,纲吉身上所有的伤疤全都消失不见,如同神迹一样。

“那个,金鱼姬,可以把其他人叫过来吗,纲君脚踝处的锁链,不能拖了。”萤草坐在床上,将纲吉那双瘦弱的双脚放到腿上,仔细的检查一遍后,决定立刻将这些锁链取下来。

“唉——好的——”金鱼姬立刻冲出房门,将姑获鸟和万年竹呼唤了过来。

姑获鸟抱着纲吉,一只手捂住他的眼睛,不忍心让他看到这样残忍的事情,纲吉趴在姑获鸟的怀抱里,身体微微颤抖。

双腿被那个女生彻底的弄坏了,但是不知是不是那个女生的恶趣味,无法站立的双腿却保留着神经,这也导致腿上所经历的一切,他都有感觉。

脚踝上的锁链在上面存在的时间太久太久,久到它已经完全与血肉生长在一起,如果想要取下来,必须将它们与血肉生生撕扯开。

万年竹从竹笛中取出一把剑,握住纲吉的左脚,细声说道:“稍微忍一下,可能会有点痛。”

双手死死抓住姑获鸟衣服的纲吉点点头,紧接着,一股剧痛从脚踝处传来。

“唔——”纲吉的脸色因为这股剧痛变得惨白起来,他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他怕自己发出的声音打扰到他们的治疗。纲吉的双手用力抓着姑获鸟的衣服,紧攥着衣服的双手,微微颤抖。

将铁链与血肉分开后,万年竹一手抓住铁链的一角,一手握住纲吉的左脚,猛地一用力。

“刺啦——”

混合着血肉的铁链被硬生生的从那处贯穿伤扯了出来,鲜血,不受控制的从伤口涌出来,很快染红了地面。

“呜哇——”

纲吉的身体因为抽搐起来,忍不住尖叫起来,剧痛让纲吉眼前发黑,泪水止不住的从眼睛中涌出,他张着嘴,发出破碎的惨叫声,呜咽着。

“没事了,没事了,不怕,不怕,没有事情了。”感受到纲吉的恐惧,姑获鸟恨不得去代替纲吉承受这一切,可是,现如今的她,除了抱着安慰纲吉,缓解他的恐惧外,没有其他的方法了。

“现在需要把周围的那些溃烂的地方全都切除掉,这些沾染了那些锁链,如果继续留着,对纲君的身体不好。”

萤草拿着一把小刀,快速的将纲吉脚踝处那些与铁链所接触的血肉全都剃掉,挥舞手中的蒲公英进行治疗。

眨眼间,那处恐怖的伤口便迅速的愈合,恢复原样。

金鱼姬咬着牙,眼中满是泪水,她的一只手臂在纲吉的嘴里,就在刚刚萤草剃肉的时候,纲吉张嘴想要尖叫的时候金鱼姬将自己的手臂递过去,让纲吉咬住了。

手臂传来的剧痛让金鱼姬差点叫出来,她望着因为剧痛而哭的一塌糊涂的纲吉,转过头,没有抽回自己的手臂。

咬的狠一点就狠一点吧,这样子,自己就和他一起痛了。

小纲的牙,还真利。

快速处理完一只脚后,万年竹和萤草二人如法炮制,将纲吉的右脚上的锁链清除干净,上药,治疗,痊愈。

金鱼姬感觉自己胳膊上的那一块儿肉快要被咬掉了,痛得她龇牙咧嘴,她转过头,望着地上那沾着血肉的铁链,纲吉那不断颤抖的身体,她忍不住心疼这个少年以及对那个造成这种伤害的罪魁祸首的愤怒。

不可原谅,居然对这么可爱的小纲做出这种事情,小纲可是我罩的,如果让我抓住这个人,我一定要让她好好体会一下小纲所受的伤害!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