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重回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5日

《重重回》精彩章节目录_小菜记小说免费阅读

重重回

作者:小菜记分类:武侠小说类型:重生

重回此身,能改变与他的邂逅吗?抑或是步入前世后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沈涣怡接过水,马上咕噜咕噜地喝起来。

“慢点,慢点。”青孜不禁失笑。这丫头,一脸温柔相,声音也是软糯至极,没想到性子竟如此急冲......不过她才刚刚醒来,渴了数天,自然是要急些,对她也不能要求太高。

“谢谢师......咳,哥哥。”沈涣怡连忙改口,同时偷偷观察青孜神色,见他并未察觉,暗暗松了口气。

“不客气,”青孜接过盛水瓷碗,温声道:“还需要吗?”

沈涣怡摇摇头,陷入沉思。

如今是景王朝五十八年,景王国与数十个附庸国家占领白景大陆。景氏治国有方,百姓爱戴,如日中天,而且有红莲宫协助,愈是国富民强。说起红莲宫,不得不提的便是清愿上人。清愿上人乃红莲宫宫主最得意的大弟子,与红莲宫宫主相差八岁,而红莲宫宫主今年也仅仅二十八岁。真真年少有为。传闻清愿上人与红莲宫宫主是道侣,因某些事产生了嫌隙,清愿上人才只身离开红莲宫,前去游猎。

师傅与红莲宫宫主的关系,是沈涣怡一直在意的。前世她没能深入了解清愿,清愿便离她而去了。不,准确来说,是她离清愿而去。

前尘往事呢,呵,不提也罢。

沈涣怡若有所思地望着青孜,青孜墨色瞳孔中,倒映出她的模样。眸中人不过七八岁,其貌不扬的小脸上竟有成人都少见的深沉,其脸上血迹已洗净,留下的,仅仅只有几道狰狞伤疤。

那个无忧无虑的沈涣怡,终究是离开了呢......

“你饿了吧,我刚猎了些野物,烧给你吃吧。”青孜边说边转身出洞,走向溪边临时搭的烧烤架,罪恶的双手伸向旁边被五花大绑的野山鸡......

沈涣怡露出苦笑,这大概是跟随她师傅的六年里唯一的一次吃肉了,要好好珍惜啊......

红莲宫有令,宫中人不得啖肉。作为大弟子,青孜更是要做好榜样。他二十年来,第一次杀除妖兽之外的生灵,竟是为了一个小女娃。这传出去,必定引起不少轰动。大家都知道,清愿上人极讨厌杀“生”。妖兽虽具有生命特征,但本质上还是妖魔化了,算不上是“生”。所以,杀妖兽,不能算杀生。而且妖兽作恶多端,祸害人间,人们对于能除掉妖兽的人只有感激与崇拜。你杀得越多,人们越是敬重你。而红莲宫便是因为所杀妖兽数目极多,才逐渐被人们捧上神坛。

“饭好了。”沈涣怡心绪被唤了回来。青孜捧着一碟切得整整齐齐,大小刚好的烤鸡进来。

微风轻拂,扬起青孜白衣翩翩衣角,又捎上烤鸡的酥香,萦绕在洞内。

馋......馋死了......

要是她师傅去做烧烤贩,保证方圆百里无竞争对手。

烤鸡外焦里嫩,外皮松脆却不难嚼,内里更是香气四溢,吞入口中如含上好宝玉舌头,细腻光滑,挑逗着舌头触感及味蕾。

好一个色香味俱全!真看不出是一个烧烤新手的杰作,她师傅果然天资聪慧,无师自通!

嘿嘿,沈涣怡越想越得意,自己竟能拜上这样一个师傅,实乃三生有幸。但一想到以后就没机会吃了,沈涣怡情绪又低落下来。

看着眼前小家伙的表情由渴望到惊喜,到得意再到失望,青孜实在想敲开她脑袋看看里面在想什么,表情能如此丰富。

青孜盘腿坐在一旁的石块上,双手搭在大腿上。看够了沈涣怡后便闭上双眼,开始打坐。

山洞里就只剩下吧唧吧唧鸡肉被嚼碎的声音。

......

“什么?!”诺大宫殿传来一声怒吼。

“太......太子殿下,息怒啊!”殿下一位大臣战战兢兢。素闻太子殿下喜怒无常,心狠手辣。但由于太子殿下是皇后所产嫡子,而皇帝向来极宠皇后,所以这太子也受尽万千宠爱。所犯之错,若无伤大雅,皇帝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倘若真情节严重,皇帝也只是做做样子,随便惩罚一下。这更让太子殿下变得嚣张跋扈,目中无人。尽管如此,介于皇帝对他的宠爱,更由于他的身份,朝廷中人拥护者并不少。而且,他本身也是个有野心的主,虽是脾气暴躁了些,但政绩还算不错,百姓中拥戴者也不少。

“给你三日,三日之内把宣姬带回来!”太子大吼。

宣姬————太子宫内伶人之一。太子喜乐,遇见哪位称心歌妓便想方设法带回宫中,令其日夜在身旁歌唱,无水无食无休。直至歌妓声带撕裂暗哑,或饿晕渴死,才命令侍从将歌妓拖至原来谋生之处,将歌妓和一百两黄金一并丢回给原来的老板。老板通常都乐呵呵地接住黄金,并跪谢代表太子的侍从,在侍从面前大大地赞美太子殿下。

一百两黄金啊,是歌妓在青楼里唱一生都得不来的。而且太子在带走歌妓之前,便已经付了歌妓卖身契的钱。就算被丢回来的歌妓声音沙哑,但也能贱卖出去,毕竟太子殿下没有兴趣碰她们的身子。

嗓子毁了而已,但清白仍在。

转个行,又是好汉一条。

老板们算盘打得啪啪响。

正因如此,皇宫附近歌坊青楼如“雨后春笋”不断增多,也让越来越多嗓音条件好的女子被带到京城......

......

于此同时,正在逃亡的宣姬闯进皇城郊外一间破庙。

“阿花,在此处歇脚吧。”一位身材适中,高约六尺的黑衣男子对身旁身着紫莎裙的女子说道。

“嗯。”紫衣女子答,说完便席地而坐,调整急促的呼吸。

此紫衣女子便是宣姬,而带她逃出太子殿的,是那位黑衣男子————李朗。李朗面对宣姬而坐,从怀里掏出一个已然发硬的馒头,递给宣姬:“凑合吃吧。”

莹白色月光照在微微发黄的馒头上,如风烛残年的老人,让人提不起欲望。

“朗哥,你吃吧!阿花不饿。”宣姬腼腆一笑,把馒头推回给李朗。

李朗微微一怔,并未多言,便把馒头重新揣回怀里。

二人相视良久,双双无言。

......

“徒儿拜见师傅!”

“乖徒儿。”青孜面带微笑,从沈涣怡手中接过拜师茶,仰头一饮而尽。

动作清爽不拖沓,尽显仙风道骨。

看青孜喝完茶后,沈涣怡笑嘻嘻地接回粗胚茶杯:“谢师傅!请受徒儿一拜!”说完正欲附身磕头,却被一双如玉大手托起,“免了免了。”青孜忙道。

沈涣怡摸摸鼻子,其实她也并不是真正要拜,只是做做样子。她知道师傅从来不拘小节,也不会被这些俗套礼仪所缚;认为众生平等的师傅,怎会让她跪拜呢?不过要是师傅喜欢,她也愿意磕上几头。沈涣怡想到。

青孜本欲待沈涣怡伤好后,便送她回家。奈何沈涣怡这无良小贼却装作失去记忆,愣是不把自己是谁,家住何地告诉青孜,让青孜好一阵头疼。而青孜又耐不住沈涣怡的百般撒娇、软磨硬泡,唯有顺了她的意,收了沈涣怡这个徒弟。

沈涣怡怎能不知道自己姓甚名甚,前世的她真是失忆了,但今世她却是带着上世记忆而来。上世她已在某人帮助下,得知了自己身世。

呵,朝廷重臣之女又如何?

她永远都只是清愿的徒弟,都只能是他的徒弟。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