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盗墓笔记之女主在此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5日

盗墓笔记之女主在此全文免费阅读_左以小说

盗墓笔记之女主在此

作者:左以分类:其他小说类型:恐怖

谢谢小可爱送的封面,虽然……我已经完结了2333文案:“若有朝一日,这人间再容不得婠婠……喧嚣也好,寂寞也好,都再与她无关……没有人再记得她,也不会有人知道,这个世上,她曾来过……该怎么办呢?”他望着少女的眼睛,似乎能够望见那漆黑眼底的一丝脆弱,低声说:“我记得。”此后余生,不复相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吴邪目光所到之处,赫然是一张惨白的人脸,上面的皮肤不知道在海里泡了多少年了,都胀成了透明的颜色,更为惊悚的是,它的双眼竟没有眼白,黑色的眼珠占据了整个眼眶,乍一看就像是一具被剜去双目的狰狞腐尸。

这情景未免太过突然,尤其是跟他脑补的画面反差实在太大,吴邪生生被吓了一跳,他歇斯底里大叫一声,一把把它推开,拼命地往前爬去,只想着离这怪物远一点。可惜那盗洞实在不够宽敞,无法容纳两个人同时通过,他愚蠢的行为导致自己和闷油瓶小哥卡在了一起,动弹不得。这下他也终于稍稍冷静了下来,一把抓住小哥的手臂大叫:“鬼!有水鬼!”小哥一把捂住他的嘴巴,双眸未生半点波澜,轻声说道,“别叫,水鬼在哪里?”

吴邪憋着一口气,转过身子狂指后头:“就在后面,就……”还没说完他就给懵了,后面除了巨大的胖子以外哪里还有其他什么人,而胖子正莫名其妙地看着他,那目光,离看一个精神病患者也就差了一线,“怎么回事,你别急,慢慢说。”

吴邪的思绪还没整理好,说起话来前言不搭后语,还带结巴:“刚才我看到很多头发,裸体女人,还有水鬼!还想亲我!”

他说得实在含糊,胖子听了半天也没有听出重点,有点不耐烦了,说道:“小吴,你该不会是做梦了吧,要真有水鬼,那也得先从我身上爬过去啊。”他拍了拍他的肩膀,又说道:“不过你二十好几了,梦见个裸体女人正常,你胖爷年轻那会儿,也梦见过不少,没事。”最后,他语重心长地总结,“这古墓里除了那海猴子之外,哪里还有什么鬼?你该不是想念你那婠婠妹子才看花眼了吧。小吴啊,做人要厚道,那姑娘虽然漂亮,但看起来还没成年呢。”

他这本来是插科打诨,奈何却戳中了吴邪的一点隐秘的小心思,他虽然没龌龊到真想对婠婠做什么,可当时那情况,他确实有那么一刻以为那女鬼是婠婠,却还受了诱惑。吴邪心里发虚得很,叫道:“你当我是什么人了!我刚才肯定不是在做梦!”

这下不说胖子,连闷油瓶小哥也瞥了他一眼。吴邪本来就心虚,小哥的那一眼在他眼里怎么看怎么像是不信任,他恼羞成怒,伸出脖子就给他们看:“你看我脖子还湿着呢,就是给它蹭的!”闷油瓶小哥和胖子用手摸了一下,湿哒哒一片,如果是汗水,未免也太多了一点。胖子抬头看了看盗洞的砖顶,还以为是上面水漏了下来,滴到了这倒霉鬼身上。吴邪反驳说这是不可能的,砖头的缝隙里抹了白膏土,水密性非常好。胖子就奇怪了,“这里就一条道,按道理要是有什么东西爬到你身上,我不可能不知道啊。“

吴邪说道:“该不会是你睡着了吧?被人从你身上爬过去都不知道。”

胖子没好气地说道:“去你的,胖爷我就算睡着了,别人从我身上踩过去还能不知道?何况这地方你能睡得着吗?要是不信,看看我背上又没有脚印!”说着他就一转身,展示出他宽厚的后背。他后背上趴着的那只恐怖的怪物就这样被送到了吴邪面前,脸对着脸,不过一个拳头的距离,吴邪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

小哥认出这怪物是禁婆,禁婆和粽子一样,都是怕火的。好在吴邪还随身携带了打火机,火力虽小,但对长期生活在阴冷潮湿不见天日的海底古墓里的怪物来说,也是够呛。一时之间也总算摆脱了禁婆,三人不敢怠慢,继续向前爬去。又爬了约莫一支烟的功夫,闷油瓶小哥不动了,吴邪推了他一把,他回头,轻声说:“没路了。”

吴邪一愣,挤过去一看,果然到了尽头,只见那里被几块很大的青岗岩板挡住了,同手推了一下,这些石板非常重,得用很大力气才能推开。他和闷油瓶小哥两个人试着推了一下,推开了一条缝,外面大概是个墓室,里面有光从那缝隙里漏下来,吴邪正纳闷,手上一松,头顶上的那块石板突然就消失了。吴邪稍微错愕了一下,马上意识到头顶上的石板肯定是被什么人抬了上去,他一抬头,却看见一只魁梧的长满鳞片瞎了左眼的海猴子,弓着背,居高临下地俯视他。如果那表情能放在人身上的话,分明就是小人得志的嘴脸。吴邪一看它这伤口就哀叹了一声,不用说了,可不就是一开始追自己的那一只,这还真是冤家路窄,没想到竟然又给碰上了……实在是太悲剧了。海猴子报复心极强,如今狭路相逢,不用说他都知道它是来做什么的。他现在身上没有任何武器,只有一个打火机,只好僵着不敢动,海猴子竟然也神奇的没有主动攻击,两人深情对视了好几秒,时间真的不长,不过看在吴邪眼中,却几乎是天荒地老。就在吴邪觉得自己脑门上冷汗滚滚而下的时候,一张娇嫩美丽的脸从海猴子背后探了出来,面上带着小小的欣喜,“吴邪,果真是你啊。”

吴邪顿时就懵了,根本反应不过来。直到少女从海猴子背后走出来,将雪白冰凉的手递给他,他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你怎么会在这里?”又警惕地看了一眼少女身后还在对他示威的海猴子,“这海猴子……是怎么一回事?”

“怪猴子吗?”少女不以为意,借了他一把力,让他顺利从洞里出来,松开手,将一缕散落下来的及膝长发撩到耳后,露出那张雪白却没有血色的小脸,很是自然地说,“它是我叫来带路的啊。”

她看起来实在是青涩得很,只是方才那撩发的动作透着慵懒意味,竟平添了几分妩媚的风情。吴邪本来还有些怀疑海猴子和这少女的关系,看到她这副模样,又忍不住想起在盗洞里被禁婆蛊惑,将它错认成了她,还差点、差点吻了她……顿时白皙的脸上一红,什么怀疑的想法都没有了。她这么坦然,一点都不像撒谎的样子嘛,一定是自己的心理太阴暗了!干咳一声掩饰自己的不自然,心念一转,转移了话题,“你听得懂它说话?”目光有意无意地落在海猴子身上,那海猴子也在看着他,见他看过来,不失时机地对他狠狠一龇牙。

吴邪:“……”

“听不懂啊。”少女无辜地眨眨眼,“不过它听得懂我说话,这便足够了。”

说的真有道理,吴邪哑然。好半天想起小哥和胖子还在洞里,回头一看,却看到小哥已经敏捷地从洞里跃了出来,动作十分帅气潇洒,胖子也想紧随其后潇洒一把,奈何他身形太大,被卡在了洞口,简直是挫得不行。有对比才有差距,吴邪暗叹一声,连忙过去搭把手。胖子艰难地爬出来,形容实在是狼狈,不过这并不能消减他的八卦之心。他耳朵尖得很,刚刚还在洞里就把吴邪和婠婠的对话全数听了去,瞟了一眼海猴子,除去那比他还要庞大的体格,那覆满鳞片的脸长得还真不是一般的丑,他有点不放心,含蓄地提醒道:“我说婠婠妹子,这么大只海猴子在这里真的没问题吗?它不会咬人吧?”

显然他是咬人的,不但咬人,还吃人。前科累累,根本没法洗白。

婠婠眄了海猴子一眼,唔,确实有点大,还有点丑,她决定照顾一下这几个凡人的感受,便道:“你的任务已经完成,可以走了。”海猴子显然通灵性,嘶叫了一声,像是丑陋的巨型忠犬一样围着婠婠少女转了两圈,怯怯地用巨大的脑袋蹭了蹭少女的裙角,又突然掉头朝着吴邪龇牙咧嘴狠狠吼了一声,吴邪没想到这只海猴子的画风如此崎岖突变,变脸如此迅速利落,一时也没防备,很不幸地没有躲开,被喷了一脸口水,他原本清秀干净的面容顿时有点扭曲。海猴子见状,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巨大的身形十分矫健,几个起落就消失在了古墓深处。

吴邪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他?

“哎,经过这一次啊,我总算知道,原来最后关头还是婠婠妹子最靠谱,说来,妹子你那时候去哪里了?小哥可是找了你很久都没有找到你,害小吴同志伤心了一路。”胖子话音刚落,吴邪就给了他一肘子,惹得胖子怪叫连连。

“我去取东西了,回来时,你们便都已不在了。”她目光盈盈,带着几分俏皮,“后来我走了一圈,遇见了怪猴子,就让它帮忙来找你们……唔,果然就找到了。”

说到海猴子,胖子难免有点兴奋,迫不及待地问道:“没想到婠婠妹子还有这本事,竟然能叫海猴子乖乖听话!婠婠妹子你是怎么做到的?说来听听,也让我们见识见识。”

少女嘴角一翘,表情柔柔的,“其实也没什么,我就对它说……”

胖子急急追问:“说什么?”

“不好好带路的话,杀了它。”

胖子楞了一下,看她哪怕是说着这样的话,眉目之间依旧一派天真坦然,一时也猜不透她说的是真是假,说是真的吧,她那副娇弱天真的模样实在不像是装出来的,怎么看都不像是个狠角色。说是假的吧,怎么说这姑娘也是个几百年份的大粽子……女人这种生物果然是不能猜,猜来猜去也猜不透,哪怕是女粽子也是一样的。胖子打哈哈,“婠婠妹子你真会开玩笑。”

婠婠没有再搭话,只是抿着嘴儿笑。

忽然,她鼻尖一动,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目光越过他们三人看向了那个盗洞,道,“那里,还有人?”

小哥显然也闻到了那股香味,几乎是同一时间发现了洞里的动静,他反应奇快,立即去搬那块石板。吴邪定睛一看,一团头发已经从盗洞里冒了上来,竟然是那禁婆阴魂不散又追了上来!这古墓里的怪物还真是一个比一个粘人。吴邪反应到底也不算慢,跑过去摸出打火机将那团头发逼了下去,和小哥一起将那青冈石盖回了原位。那禁婆很不甘心,在下面撞了好几下,想把石板撞开,胖子怕它把石板撞裂了,索性一屁股坐了上去,把洞口牢牢的压死。然而这并不能阻挡禁婆要出来的决心,她在里面死命地撞击,即便如胖子这般稳如泰山十分有分量的人也几乎压不住那石板,好在这怪物的力气也跟人一样,并不是源源不绝的,撞了十来分钟,她也渐渐偃阵息鼓了,到最后没了动静。这过程怎一个颠簸了得,直把胖子累出一身臭汗。哎,真没办法,本事大,责任也就跟着大。这种累死累活的事情都得他出力啊,他要是一不小心瘦下去了,哪里还能像今天这样继续稳当当?减肥果然是没前途的!等出了这古墓之后,他一定要好好补一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