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文豪野犬]死敌变情人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5日

[文豪野犬]死敌变情人全文免费阅读_鱼危小说

[文豪野犬]死敌变情人

作者:鱼危分类:其他小说类型:强强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是港口组织里有名的搭档,但也是有名的死对头,正当所有人都以为这两人会一直两看相厌下去时,忽然八卦传遍内部。#五大干部之一的太宰先生把中原先生睡了!#—【论】——【死】——【敌】——【变】——【情】——【人】——【的】——【下】——【场】—太宰治:我的梦想是和美丽的小姐一起殉情啊。中原中也:呵呵。★★★★★★★★★★CP:太宰治x中原中也(双黑/太中)提醒:本文在连载时期,原著还未推出第三部动漫,完结后有部分修改。作者专栏文豪野犬系列文:《[文豪野犬]死敌变情人》、《[综]中原中也》、《[文豪野犬]太宰小姐貌美如花》、《[文豪野犬]干部级大小姐》、《[文豪野犬]被书剧透了未来的中原中也》……作者专栏已完结24篇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

中原中也的干部办公室内。

“活过来了!”太宰治在空调下咸鱼打滚,瘫倒在光滑的皮质沙发上,“话说这张沙发换了一张啊,没之前的舒服。”

中原中也的脸色臭臭的,听闻这句话后更不想说话了。

得了便宜还卖乖,指的就是太宰治这种货色,可恨的是他还“救了”对方。

他很不想带太宰治到自己的地盘,尤其是前天晚上他和太宰治就在这间办公室干了那种事,害得他把办公室里大多数的东西都换了一遍,花费的金额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每次待在这里,就让他容易联想到那段混乱的记忆。

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中原中也习惯性地低头点上一根,烟雾从烟头燃起,是他最熟悉的尼古丁的气味。

吸了一口烟,他勉强压下喉咙里灼伤的疼痛感。

在烟的作用下——

似乎情绪都能镇定下来。

未等他几年来染上的烟瘾得到满足,夹在指间的烟就被一个人夺走了,中原中也不悦的“喂”了一声!

太宰治捏着鼻子,把烟按在烟灰缸里,“难闻死了。”

中原中也恼火地说道:“你不想待在这里可以滚,我又没请你留下!”

太宰治的眼神落在中原中也身上,不喜不怒,让人看不出深浅的同时,也让了解他的人明白——太宰治对他的回答不高兴。中原中也和他地位平等,压根不受他的目光胁迫,“我说你到底在计较什么,黑手党里多的是抽烟的人,你有本事让他们都禁烟。”

太宰治对吸食二手烟表示拒绝,“那些人的烟味不会飘到我这里。”

中原中也嘲讽他:“不是不会,是不敢吧。”

“是啊。”太宰治没否认这一点,恢复笑容,“中也还是不要抽烟了,Boss说你咽喉发炎,需要禁烟禁酒一段时间。”

中原中也对Boss的话稍微在意,但想到没烟没酒的人生多可怕就忍不住抗拒了。

“我自己的身体情况,我自己知道。”

“是吗?”

“太宰,你阴阳怪气什么,不想闻就离我远一点。”

“……”

太宰治伸出手,仿佛变魔术一样的变出了一把钥匙,中原中也的脸色骤变,扑了过去。

“把我的酒库钥匙还过来!”他大喊一声。

太宰治的手一挥,钥匙就不知道被藏到了哪里去,“不给你,明天我就去把你的酒库砸了。”

中原中也把他按到在沙发上,飞快地去摸他的口袋,外套的口袋没有,裤子口袋也没有!太宰治反过来,趁机在靠近的时候把中原中也身上仅存的半包烟也偷了出来,这一次动作太明显,中原中也看得清清楚楚,却也顾不上了。

“把酒库钥匙给我,我保证我这段时间不抽烟!”

比起随处可以买的香烟,多年珍藏且昂贵的红酒才是他的心头爱。

太宰治对他的示弱无动于衷,遗憾地说道:“不够,你的酒库的价值可没有这么低。”

区区香烟哪里比得上红酒。

他记得中也把大部分黑色收入都砸在了买酒上,酒库绝对是中原中也大部分的家底。

中原中也揪住他的衣领,怒道:“你到底想怎样!”

“要不然——”太宰治露出思考时的狡黠,“中也,你彻底戒烟怎么样?我很想看中也想抽烟,又没办法抽烟的焦虑模样。”

中原中也:“……”

太宰治再次说出邪恶的词:“红酒。”

中原中也陷入挣扎,是舍弃这些年买的红酒,还是永久性舍弃香烟。

可恶啊!

他最近买了超级贵的89年的波图斯,64年成酿的罗曼!

“想好了没有?快一点想哟。”太宰治用话语压迫他,双眸停留在中原中也抿紧的唇上。似乎因为常年抽烟喝酒,唇色很淡,气色称不上有多么健康,过分的消瘦让他下巴有点尖,整张脸在帽子下都很精致出挑。

不过真正让中原中也耀眼的还是气质,他的这个搭档有着黑手党少有的直爽和锐气,身处黑暗仍然笔直前行。

没有迷惘,没有后悔。

中原中也是和太宰治完全不同的人。

太宰治的手指忽然触向中原中也的咽喉,这个部位让中原中也立刻想后退,但是他一旦离开,太宰肯定会带着他的钥匙跑路!为了自己心爱的红酒,中原中也强忍着本能,瞪着这个绝对不可能靠手杀死他的家伙。

“把手挪开!”

太宰治的手指很冰,食指第一个关节内窝附近还有枪茧。

虽然体术不靠谱,但是在枪术上,太宰治的成绩比中原中也好,按照他的话来说,用枪靠脑子。

中原中也脖子上的鸡皮疙瘩顿出。

太宰治低笑着说道:“都发炎这么严重了,亏你还抽烟,也不怕变成鸭子嗓。”

中原中也反应过来他在摸什么,眼角斜睨对方,“你能不能正常一点,我可不信你会莫名其妙的关心我。”

太宰治在沙发上仰躺都能做出耸肩的姿势,任由中原中也坐在他身上,“我是不想关心你,然而又什么办法呢,Boss和红叶大姐都把我当成了人渣,这两天不仅不发任务给我,还勒令我照顾你,真不知道港口黑手党什么时候这么有人情味了。”

中原中也不免反驳:“没人情味的仅仅你一人!”

港口黑手党的规则血腥,不代表内部的人都没感情,大家不是机器。

“把钥匙给我。”中原中也压低声音,威胁太宰治,“不然我把你扒光了丢出去。”

太宰治惊讶地看着他,“你确定?”

中原中也保持恶声恶气的态度,“你觉得我做不到?”

太宰治干脆放松四肢,不再绷紧肌肉,“来吧,我等你给我脱衣服,脱完是什么下场,你自己看着办吧。”

中原中也:“……”

见过无耻的人,但绝对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

太宰治歪了歪头,动作可爱极了,左眼睁得又大又圆,“还等什么,要等晚上吗?”

中原中也听懂他的黄腔,制住太宰治的力气都没了,人生都昏暗无光。

“你给我滚吧。”

这一次,中原中也的声音充满无力。

太宰治摆脱他后,坐起身,“明知道赢不了我,还总是挑衅我,中也不服输的意志值得赞许。”

中原中也以手掩面,气息阴沉。

太宰治没有直接离开,似笑非笑地问道:“你的选择呢。”

中原中也粗着嗓子说道:“把钥匙给我。”

太宰治把钥匙丢到了他的膝盖上,中原中也没说什么,跳下沙发,去抽屉里把一沓物资申请表抽了出来,砸在了太宰治脸上。

“后勤部不会再给我提供任何香烟,我也不会出去买。”

他说到做到。

中原中也的承诺让太宰治心情很好,捡起地上的纸张就潇洒走了。

没过多久,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之间的“交易”就被森鸥外察觉了,森鸥外看着物资申请表上划掉的“香烟”一项,支着下巴笑了起来。当年他是出于能力的互补性才让两人成为搭档,没想到在性格方面,太宰把暴躁易怒的中也磨得完全没脾气了。

“红叶对太宰君的了解还是太少了。”森鸥外想到地牢的事情,摇了摇头,“太宰君提出的任何打赌,都是建立在他百分百能赢的基础上才会提出来,这是我教出来的孩子啊。”

他接触的所有人里,太宰治最为优秀,甚至优秀到有点可怕。

学什么都一学就通,看一眼就仿佛能看透人心,一旦布局就从未出错,上天对太宰治过分的厚爱。

“四年前就能平静地看着我杀死上任首领,四年后——只会更可怕吧。”

森鸥外噙着一抹笑意,目光从窗外收回,看着自己从来不让人进来的卧室。卧室的墙壁贴着欧式的壁纸,色泽泛黄,有着一定的岁月了,上面还沾着大片怪异的深褐色痕迹,那是他曾经一刀划开上任首领的脖子造成的血水。

当年十四岁的太宰治站在窗前,个子矮小,容貌稚嫩,就这么注视着他杀死了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上任首领。

冷静得完全不似一个小鬼。

森鸥外上位以来,每天在这里睡觉,夜晚看着那些痕迹,满心愉悦。

这是他夺来的组织。

港口黑手党在他的带领下脱离了混乱的境地,重新回到龙头老大的地位,横滨的地下世界以他为首。

如果还有哪里不太满意,大概就是太宰治游离不定的个性脱离他的掌控。森鸥外看着年轻的太宰治,如同看到过去的自己,哪怕感情上知道太宰治热衷于自杀,对权力不太看重,但是理智上仍然在时刻提醒自己——这个人太危险了!

“没弱点啊。”森鸥外如此评价太宰治。

既然如此,他就要给太宰制造弱点,直到……把太宰对他的威胁除掉。

为了这个目标,他只能对忠于港口黑手党的中原中也说句抱歉了,中也是除了织田作之助之外——最适合的切入点。

“Mimic组织就晚一点引渡过来好了。”

森鸥外把桌子上还未下完的国际象棋打乱,脱下外套,上床休息。

第二天清晨,森鸥外一边逗着自己异能力塑造出来的爱丽丝,一边召唤中原中也到首领办公室来。

“爱丽丝,换一个新的洋装嘛,我买了很多。”

“不要。”

“你这件裙子已经穿了两天……”

“林太郎,我又不用洗澡,难道你觉得我很脏吗?”

金发洋装的幼女坐在华美的椅子上,气鼓鼓地看着原名森林太郎的港口黑手党首领。

森鸥外连忙哭泣着道歉:“爱丽丝最可爱最漂亮了!我只是想看你穿各种各样的洋装啊!”爱丽丝吃着早上的点心,如同小松鼠般动着脸颊,无视自己的主人,在某种程度上,他们比真正的父女还要亲近几分。

任性娇蛮的爱丽丝没多久就看见了中原中也,眼睛一亮,“林太郎,我要穿中也的那种衣服!”

中原中也:“……”

为什么要把他牵扯进来!

“不啊啊啊啊——”森鸥外发出惨痛的叫声,“那种黑漆漆的大男人的衣服有什么好看!绝对不适合你啊,爱丽丝!”

中原中也黑着脸,“Boss!”

森鸥外在自己得力的干部的声音下,总算找回了首领的气场,稳住颤抖的身体。

“中也君,你来劝劝爱丽丝吧。”

“不,我拒绝。”

中原中也知道Boss喜欢给爱丽丝换装的事情,但不想加入。

他又不是萝莉控!

“好吧。”森鸥外坐回首领的位置,用与太宰治相似的微笑看着他,“中也君的身体好了一些吗?”

中原中也有点搞不懂,为什么一个两个都这么关心他,“快好了。”

爱丽丝好奇道:“中也吃坏了东西?”

中原中也给首领家的小姑娘解释道:“没有,只是前几天发烧了。”听到这么单纯的解释,森鸥外失笑,对一无所知的中也说道:“中也君,其实爱丽丝的话也没有错,你咽喉出现炎症,是因为你吃了不该吃的东西。”

他不允许中原中也这么简单放过太宰治。

那个家伙,可是对中原中也做了一些不可言说的事情。

中原中也一怔,迷惑道:“我不记得我那天吃了什么——大概是酒?”

森鸥外否认道:“不是哦。”

他用诱导性的语气勾起中原中也的回忆,其中掺杂着催眠的技巧,“中也君仔细想想,酒是那种味道吗?酒有杀菌消炎的作用,不可能直接引发你的咽喉炎症,你应该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中原中也的眼前闪过几个片段,晃了晃神。

在那天晚上,他的后脑勺被扣住,太宰治亲吻着他,在沙发上做了起来。

后来视线混沌一片,奇怪的腥味充斥口腔,口中含住了什么。

不是酒。

绝对不是酒!

他的脸色凝固,蓝宝石一样色泽饱满的眼眸瞳孔一缩,迸发出骇人的杀气。

“太——宰——治!”

那个家伙竟然敢这么羞辱他!

森鸥外咳嗽了一声,中原中也才在气疯的边缘被拉了回来,眼睛竖成了针芒,凶戾无比。中原中也拉低帽檐掩饰脸上的失态,对首领表示自己对他的尊敬。

“Boss,请恕我暂时告退。”

“没关系,去吧,我批准你今天可以休息。”

森鸥外在正面感受到这道舒爽的杀气后,笑眯眯地同意了他的离开。

得到允许,中原中也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电梯门被他甩开,他乘坐电梯到太宰治办公室所在的楼层,闯入其中后却发现太宰不在!据太宰的部下说,太宰先生接到了黑帮火拼的任务,带着一部分人出去了。

中原中也铁青着脸往目的地跑去,火拼地点在横滨市的郊区,不在市内,全速奔跑之下,他的速度比一般人开车还快一点!

太宰治的部下困惑地看着中原中也飞一般消失的背影。

“中原先生今天的火气好大,难道太宰先生不在的时候,又惹他生气了?”

上司之间的事情真复杂。

感慨一声,太宰治的部下就忽略了他这般出卖了太宰治行踪的行为,在这个部门的人看来,太宰治和中原中也经常一起做任务,交换任务情报这种事情已经不是一般的轻车熟路。

到了火拼地点,中原中也不顾目瞪口呆的港口黑手党成员,一拳把太宰治揍飞,撞断了郊外的大树。

“太宰先生!”

“中原先生,您发火换个时间啊,我们还在火拼啊!”

“快去救太宰先生——”

“停止开枪!这是中原先生,港口黑手党的干部,不是敌人!”

港口黑手党这边一片混乱。

敌方势力的人员都迷了,敢情这不是支援他们这一方的人,而是——港口黑手党自己搞内讧吗?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