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恣睢之臣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5日

恣睢之臣全文免费阅读_唐酒卿小说

恣睢之臣

作者:唐酒卿分类:其他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无脑甜宠,bug待正,谨慎入坑】人人都怕柏九的阴晴不定。只有辛弈降得住他。一个落魄小世子被鬼畜毒辣阴狠的大人包宠的故事。真心狠手辣权臣攻x真纯良温和世子受1v1,【甜宠】,HE。其实全篇都是大人他在要抱抱w...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柏九这句话说得冷,上一瞬还有些温度,这一瞬何其冷厉。辛弈睫毛抖了抖,道:“那他倒算是死得其所,好歹有个安身之处。”

柏九没回答,而是翻身到他身侧,撑首看着榻角的大瓷瓶,道:“这是他的造化。”

辛弈迅速拉展衣衫,道了声是。他脸上的红晕还未散尽,趴在软垫上这样静静地笑,几缕发滑下来遮挡在圆润明亮的眼睛前,却遮不住他眉间的浑然天真。

还年少,青涩得很。

柏九的长腿换了个姿势,继续转回目光看他,道:“端阳节宫中有宴,圣上点了你的名,你要随我去吗?”

辛弈只笑,道:“怕是没得我选。”

柏九淡淡道:“你不去也无人敢吠,我是在问你。”

辛弈想了想他皇帝爷爷的脸,上一次见面大概是他受封世子的时候了,隔了有/八/九年,除了跪下时窥见的龙袍十二章纹,其余什么也记不得了。皇帝是什么模样。辛弈并不在意,但是他有一件事情势在必行,所以他踌躇一下,道:“我想去……”

柏九看着他眼前的发缕,手指蠢蠢欲动,并将他的心思猜了七八分,却不刨根问底,过了半晌只突然问道:“你从前在家中如何度过这节。”

辛弈将软靠又拉抱回怀里,道:“和寻常人家一样过。”

“寻常人家怎么过。”

辛弈抬眼瞧他,见他神色如常,便回想着道:“娘带着我们挂艾草,熏白芷,爹就给哥哥们雄黄酒喝。因为北阳只有上津赛龙舟,所以爹也不兴这个。每次一大早醒来娘就把我们连同爹凑一起,包角黍。二哥手巧,每次包得很漂亮,倒是爹,包了好几年,还是笨手笨脚。”他说到这顿了顿,神色有些柔和,道:“或许早就会了,就想让娘一直手把手教。”

柏九一直听着,手指轻轻叩打在腿上。

“哥哥们的香囊也都是娘亲手绣的,我年纪小,只能挂五色线。等到角黍蒸好了,就用肉馅的和大哥换香囊。这么换了好几年,才知道家里除了爹都喜欢吃蜜枣的。”辛弈越说语调越轻快,他抱着软靠翻过身,目光能穿过窗格看见已经微暗的天空,“天一黑,府里的灯笼一个个点亮,我们坐在娘最喜欢的葡萄架下看星谈天,各寻乐趣。端阳节这样,拜月节这样,寻常日子里也这样。”

从未分开过。

哪怕最后到了穷途末路,爹和娘也不曾丢下任何一个儿子。

“就这么寻常。”辛弈眼睛转向一旁的柏九,笑道:“说出来也没什么趣味。”

“这话你说得真不谦虚。”柏九眯眼像回想,道:“我以为都是人模狗样的坐在一处过。”

“那是京都的惯例。”辛弈接着笑,“大人怕是一直在宫里过的吧。”

柏九面露遗憾,“人模狗样。”

辛弈这次是真笑出了声,放松下来,道:“那倒不至于。”

“就算被称是衣冠禽兽,也是这副皮囊的功劳。若非如此,恐怕就是牛鬼蛇神。这般对比,倒不如人模狗样来的贴切。”柏九指尖在自己鼻尖上按了按,道:“如今正是恶犬当道,皮囊也遮不住群兽环伺的戾气。”

“大人……并不算的。”辛弈轻声道:“大人虽传言不善,但却是坦诚之人。”

柏九闻言笑起来,忽地探下头去,就在他眼睛的上方,眸中冷漠,“好大的错觉。”

“这不是错觉。”辛弈道:“起码大人不是伪君子。”

柏九看了他许久,看得他脸颊微红,看得他逐渐有几分局促,看得……自己心痒。指尖终于触碰到他眼前的发缕,明明该立刻拨开,可是柏九的指尖却在柔软的发缕上细细摩挲。

好不容易平缓下的气氛再一次温热起来,这一次辛弈倏地坐起身,道:“糟了。”

柏九的手收回去,也坐起身,看着他的目光询问。

辛弈在他目光中将握拳的手掩在鼻下,缓慢道:“是不是忘记……用膳了。”

柏九如常的嗯了声,不去看辛弈这样的神情,下了榻叫了声曲老,回头对他道:“饭后还要擦药,你沐浴后再唤人去通知我。”说罢头也不回地就走出去。

辛弈觉得柏九这一次的脚步要比昨日还快些。待到曲老上膳,辛弈耳朵还是烫。他伸手摸了摸,说不清是什么滋味。正备起身,手碰到榻上柏九丢下的璞玉,翻开一看。

脸上轰地再烧起来。

沐浴完他也没找人去叫柏九,药上的随意,人躺在床上翻了又翻,最后乱糟糟地睡着了。这一觉到了次日,爬起来的时候头还有些疼,不知是不是想太多的缘故。辛弈让人换了凉水,又擦了把脸才提起些精神。

得知柏九没在府里,辛弈才出了屋子。今日天灰沉,是要下雨的样子,但可贵在清风徐徐,站在树下的时候感觉尤为舒服。

“端阳节将至,大人他以往在府里是如何过的?”辛弈抬手拿住发顶的叶,在指尖转了转,“听闻京都和北阳十分不同。”

“大人不过节。”曲老背着手对辛弈笑了笑,有几分感慨道:“原先在锦衣卫当职没时间,如今就算到了各节时候,大人怕还不知道呢。府里又没女眷,更无人敢在跟前提个醒,大人这几年就这么晃过来了。”

“这几年?”

曲老摸了摸胡子,只笑,道:“今儿风好,若是跑马,一定舒服。”

辛弈便不再问,而是与曲老一同聊至其他,往马场去。大概是今日的风清凉,赤业显得十分活跃,老远看见辛弈便扬了蹄躁动,竟像是迫不及待的想出栏。辛弈将它放出栏,赤业在马场上撒欢,转了一圈又回到辛弈身边,用头一个劲的蹭他。辛弈失笑,回摸了它几把。

玩了没几时,有人躬身到曲老耳边禀报有请帖到访。曲老将帖子扫了一眼,便知道这不是请大人的,而是请辛弈的。

辛弈将帖子拿在手中看了看,笑道:“这个参知政事贺大人,我并不认得,曲老可知?”

“这位贺大人名安常,字如许,京中人称‘清流朝柱’,为人清正不阿。虽不在督察院奉职,却有圣上钦点的督察职权,是贪官污吏最怕的白面斩。贺大人是翰林院出身,也是左相章大人的爱徒,在这京中,也是名头风盛的人物。”曲老说完叹了口气,道:“是个好人,唯章大人马首是瞻,对我们大人向来不露好脸。”

既然是左相章太炎的学生,那便是与柏九最不对付的左/派了,当然不会给柏九好脸色。

辛弈将贺安常这三个字看了又看,实在看不出这样一个刚正不阿的人物找自己做什么?他如今唯一的价值就在于北阳三津的兵马继承,一个京中朝臣,又不似柏九这般风间浪头,找自己能说些什么?

辛弈斟酌一二,将帖子收了,道:“不论如何,我且去看一看吧。”

贺安常没有邀他入府一见,而是定在了京都风雅胜地不贰茶楼。这不贰茶楼也不一般,在京都正好与柏九常去的笑笑楼成对立之势,是左相章太炎最喜听书喝茶的地方。这地方要辛弈说选的真好,如此一来既显得贺安常无私下谋北阳兵马之意,又能让辛弈率先露面在左/派人前,还能顺道敲敲柏九的警钟。

至于这对柏九而言到底是不是警钟,辛弈也是真的猜不到。你说柏九是为北阳兵马才带他入京,保他安全,可这人却从来没有对他提及过北阳兵马四个字。你说柏九是为私交,可在婆娑城之前他从未与柏九有过什么交情,燕王府也并未与叫做柏九的人有过什么干系。

马车在不贰茶楼外停了,辛弈掀帘下车,见四下三三两两的也有几个马车,全是朴素寻常。他面上一笑,就掀袍跨进去。

这京都没有干净的官,一个大染缸里混的兄弟,表面功夫做得再质朴手底下也多多少少沾过灰色。在这一点上柏九就从来是随心所欲,比起伪君子,他无所谓做真小人。

门槛一跨,辛弈就感觉到了四下的目光。他抬头扫了一圈,笑容显得十分平和。那上二楼的楼梯上负手站着一清冷年轻人,竟是一身士庶巾服的学生打扮。

辛弈含笑颔首,抬步上楼。贺安常也不客套,在前引路,“奕世子请。”

还未上楼已经听见说书先生的抑扬顿挫,辛弈留心听见了前朝汪藏的名字。汪藏此人乃是宦官,让前朝中折转衰的第一权臣,骂名千古。只是这权倾朝野一点,与柏九一合,就在此时显得别有用心了。

一上二楼,就能瞧出这不贰茶楼的不同寻常来。二楼望栏开阔,人居中而坐时前有三分落括的说书先生执木朗声,后竖屏风有七分素雅的美人玉手煮茗。视野越出望栏,可见京都层差有序的瞰景。最妙的是王宫也能入眼,太和殿顶宝光琉璃,更添巍峨正气。此时又逢清风徐来,喝茶也喝的尽兴。

中位已经坐了人,是个雪鬓霜鬟,精神矍铄的老人。只这一眼,辛弈便大概猜到他是谁。这不是辛弈眼力好,而是此人气度超凡,只有那个位置那个声望,才当得起他。

左相章太炎。

贺安常对辛弈道:“世子请坐。”

辛弈倒先对他拱了手,意示他先入坐。座上的章太炎转动着两个薄皮核桃,见状哈哈一笑,道:“奕世子何须对如许客气,只管坐就是了。今日在此的只有你我他三人,算不得官职,且当茶友便是。”

辛弈笑出声,眉间几分天真几分亲和,去了客套和警惕一般,如是入座。那边贺安常也坐了,屏风后自有童子将茶奉上。辛弈小尝一口,温笑不变,心里却委实尝不出什么滋味来。

章太炎将茶吹了又吹,这份拿乔作派让他做来十分有大儒踱步之风。辛弈心中感慨,只得垂眸笑看杯中茶叶起伏飘沉,一副不谙世事真当品茶的模样。

“世子来京中有几日了。”章太炎的薄皮核桃又转起来,他笑道:“自老夫一别北阳,也有十几年了。当年北阳三津的风光如鲜,还在脑海时时回想。那时燕王殿下正值英武之年,将你大哥教得极为稳重。老夫曾想,北阳有如此贤王后裔,何愁不能康富几代。”说到此处他目光越发慈爱,看着辛弈如同自己膝下幼孙。“你二哥是老夫当年最厚望入督察院的后辈,只恨当时位卑声平,不能将敬公子表收为学生。如今想来还会时时心痛,可惜可惜。”

辛弈抚在茶杯侧的指尖微抖,垂下的眸中波涛汹涌。

是,当年。

当年他北阳燕王府于亲王之间谁能争锋,当年他父亲三征大宛镇境之王,当年他大哥年轻稳重兵马将才,当年他二哥文动大岚奇绝清谈,当年他三哥奇兵强袭所向披靡。多少当年辉煌如尘土,如今藏在他一人心底不堪旧塑。那么多的倾慕瞻仰都没救下燕王府中不该死的任何一个人,只留下了最废物不行的哑巴。而今谁都没资格再对他多言感伤,因为正是这天下瞻仰才成就了太和殿的无数尖刀,从四面八方,将所有人赶尽杀绝。

真的不必再故作惦念当时辉煌,他只想留住一家人的寻常感怀。

章太炎嘬茶一口,正欲继续,不料对面那热茶滑翻,泼浇了辛弈一手滚烫。辛弈张了张嘴,抬头有些茫然的无措,倒让人先软了心肠。

“世子当心。”一侧的贺安常抽出袖中棉帕,快速将辛弈手背上的滚烫茶水一一擦拭,却无法阻止烫红痕迹越渐明显。

辛弈立刻摆手,意示无碍,还冲章太炎歉意一笑,再对贺安常十分感谢的模样。他这一番举措让贺安常探查不出什么,倒是一直稳坐对面的章太炎,笑意淡了几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