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甄嬛传同人之季昭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5日

甄嬛传同人之季昭全文免费阅读_甜蜜桂花糖小说

甄嬛传同人之季昭

作者:甜蜜桂花糖分类:其他小说类型:宫廷侯爵

在晋江的第一篇文,当时不知原著是抄袭。还没看的慎入,真的非常抱歉。 推荐阅读《[足球]队长》:蝴蝶终究飞过沧海《[歌剧魅影]界桥》:流浪、歌声与爱情《[乱世佳人]回到当初》:斯佳丽重生挽回瑞特,守护家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自偏门入宫,路途漫长,终是稍整好心情。

季昭下轿便见差不多同时出发的陵容,互相微笑。之后又见到两个姿容出众的小主,隐约记得是甄嬛和沈眉庄,也是略点一点头示意。

季昭的宫室与她们三人并不在一边,所以是独自跟着引路太监走。金盏与玉漏二人小步跟在她后头。两个丫头都十分谨慎,头也不抬。季昭早嘱咐过了日后有时是时间慢慢看,如今可别让人觉得眼皮子浅。她们是万万不想给小主丢脸的。

其实季昭也觉身边侍女直接带入宫这一规定有些离奇,正式朝代的宫女一样是有编制,要采选入宫的,万万没有妃嫔家中侍婢直接为宫女的道理,不然出了刺君大事,谁来担待?但既然原作者这么写了,对她也有好处,她就暗自槽一句然后放下。

往宫殿的路不短,引路太监说了不少的吉祥话儿。季昭笑着答应了几句,不显得太过心思深沉,但也不出任何狂言。到了宫门口,又让金盏厚厚打赏他一番,图个喜气。

那引路太监欢喜地打个千儿走了。

季昭在宫中的居所是明光宫清宁阁。恰好在仪元殿到寿康宫之间,位置极好。庭院中有新近移植的桂树,远远便闻见芬芳馥郁,季昭紧走了几步,不由露出笑意。

桂花,原是她最喜的品类。能在新居前看到,也的确让她离家之愁稍淡。

而院中等候着的宫女们见新来的小主露出笑容,也不禁轻松了几分。这位小主是本批次秀女中位分最高的,瞧着也和气,自己这些伺候她的,也是有福的!

清宁阁正殿名唤蘅芷堂,金盏扶着季昭缓缓走入。宫女太监们纷纷跟进来,依次跪下等着季昭训话。季昭喝了口茶,忽而问道:“这茶是谁泡的?”

一个秀气的宫女出列答道:“回禀小主,是奴婢泡的。”

观她虽面色紧张,但举止并不乱。季昭点一点头,露出笑意:“泡的很好,我很喜欢。金盏,看赏。”待那宫女喜气洋洋地接了赏赐,她才温言道:“我喜欢喝‘日铸雪芽’。这次从家里带了些来,以后便由你泡着吧。”那宫女连忙谢恩。

拔出一人给赏赐,既是显得自己宽和,又是让下人们有个瞩目的对象。季昭跟着季白氏稍学了一些,但仍不知道够不够用。

她温声道:“都不要紧张。从左边第一个开始,报个自己的名儿,若有识字的,或有什么擅长的,也一并说来。不要怯。”

“奴婢清宁阁正七品执守侍袁庆来参见季嫔,愿季嫔小主吉祥。奴婢识字,懂得看账。”

“奴婢清宁阁正七品顺人顺姑参见季嫔,愿季嫔小主吉祥。奴婢识字。”

这两人乃是清宁阁的首领太监和掌事宫女,均是三十左右,袁庆来略胖,看着很喜气。顺姑则显得文雅庄重。

听闻袁庆来会看账,季昭很是满意,但也并不因此看轻没说出自己长处的顺姑。毕竟掌事宫女,实际上最重要的还是统筹兼顾的能力。她吩咐玉漏看赏。

“奴婢小盛子,会说书。”

“奴婢小成子,干活很利索。”

季昭微笑着点头,两个小太监看着不大,倒让她想起家里的幼弟。

几个小宫女对视一眼,齐齐跪下道:“奴婢等是刚从内务府出来的,只有几个诨名叫着。还请小主赐名。”

刚从内务府出来的虽然可能不太得力,却也会干净些。季昭想了一想,道:“我身边的两个,叫金盏和玉漏。都是从家里带来的,你们不如就从季家侍婢的名字吧。明镜、银铃……你,唔,木樨吧。这名字香。”她略一指。几个小宫女立刻会意。

“奴婢明镜。识字。会泡茶和插花。”

明镜略年长一些,十七上下,正是刚才泡茶的宫女,气度稳重。

“奴婢银铃。会梳各种时新发式。”

银铃看着团团稚气,十三岁上下,很是活泼。

“奴婢木樨。会做点心,能吹一点儿笛子。”木樨十五上下,笑起来有些羞涩,露出一对深深的酒窝。“奴婢敢问小主,不知木樨是个什么器物?”

季昭笑道:“怪我不好,喜欢扯这些酸的。木樨乃桂花的雅称,院子里开的就是。”

木樨闻言一阵脸红,微微低下头来。季昭却取笑她说:“既会做点心,晚上就给我做一些桂花糕来吃,我们私底下尝尝看这木樨,如何?”木樨忙应声。

季昭等小宫女们耸动完了肩膀,才声音轻柔地开了口。

“日后,我便与你们是荣辱与共了。”她道,神色不骄不纵,话语不疾不徐,“我好,你们自然也好,我不好,你们也好不到哪儿去。就算是背主转投别人门下,可别的妃嫔又焉会信任一背主之人?”说到最后,她语调稍严厉了些,侍女太监们忙跪下口称不敢。

季昭顿了顿,又道:“我刚才说的那些,你们自己思量着就是。”

她看向金盏,对方会意上前道:

“在季嫔小主这里当差,除宫规外,只两条规矩:第一,小主身份清贵,不爱听人嘴碎,更不喜会把话往外说的。第二,不准轻狂,也不准仗着小主的名头胡作非为。”

“可记住了?”季昭轻敲茶碗。

“奴婢等记住了。”他们齐齐答道。

“若是犯错,”季昭微微一笑道,“寻常错处,自有顺姑按宫规发落。但若犯了我这两条,我必然回禀皇后送你们回去。”

她又添补道:“到时候,别处未必如我这里松散。切莫看我脾气好,便张狂起来。”

这世上可没有后悔药吃。

众人神色都严肃了些,叩首道:“奴婢等必谨遵小主吩咐,绝不惹事。”

季昭点一点头,一面让金盏看赏,一面缓缓说道:“金盏、玉漏是我身边最得力知心的人,就先管着我贴身事务。不过你们也放心,日后若做得出色,我懂得赏罚分明。”

她问道:“顺姑,明光宫可有主位嫔妃?”

顺姑摇头:“并无。明光宫如今以小主位分最高。出云阁住的是前一批入宫的陆美人,瑶花阁住的是三年前入宫的祝娘子。她们过一会儿想必就会来拜见小主了。”

季昭点头示意明白。

她又吩咐金盏、玉漏去和小宫女们熟悉一下宫中事务,便说累了,要躺着歇歇。自个儿却是进了内室,随意拿了本书翻起来。听顺姑说木樨已去厨房给她做桂花糕了,季昭不由一笑。

倒真是个实心的丫头。

略略歇了一会儿,起来喝茶时,茶水果然已经换成日铸雪芽了。再尝一尝木樨精心烹饪的桂花糕,热气腾腾,香甜软糯,这丫头手艺果然不错。季昭心情渐好。正逢银铃来报,陆美人和祝娘子来了。她忙让人请她们进来。

季昭稍整妆容便去待客。

银铃嘴甜伶俐,这么一会子工夫已经活泼起来,路上絮絮说着陆美人是先拜访了祝娘子,之后再一起过来看小主的。季昭听完,点点头示意有数。

不多时便见陆美人与祝娘子一并进来,其中陆美人略略领先半步。

她穿一身浅红色的宫装,发上簪着桃花木簪,形容风流妩媚又透出几分爽利,见了季昭,眼前一亮,立刻拜倒:“从六品美人陆璐,拜见季嫔姐姐。”

一身青衣、打扮素雅的祝娘子也跟着拜倒:“正七品娘子祝韶,拜见季嫔姐姐。”

季昭忙请她们起来,又吩咐拿糕点茶水,一同坐下说话。

陆美人正是季昭参选时一同面圣的秀女陆璐。她性子便如容貌一般爽利大方,季昭和她很聊得来。而让她颇感惊喜的一点是,往日因为季昭容颜甚美,寻常有姿色的女子见了,多半要因为“美人相轻”而疏远防备一番,至少也会有些暗暗的不喜。然而陆璐却情绪自然,只有眼前一亮,而并无排斥。

季昭心道,这陆美人若真是表现出来的这般性子,那么倒可以多多交往一二。能这般坦然欣赏别的女子美丽的人可不多见。

比起风风火火的陆美人,祝娘子要安静些,说话也很周全,但总带着一些莫名的傲气。季昭按着礼数回她,但并不觉得太投缘。她性情虽文雅温和,却也颇有几分傲气。祝娘子既无使她心折之处,她也没必要屈尊结交。

那祝娘子见她和陆璐聊得投机,自感无趣,寻了个借口便回去了。

“我瞧祝娘子似是心事很重。”季昭随口说了句。

陆璐道:“她入宫三年了,如今你我还未承宠位分就高于她,怎能不伤感?”

观她眉目有叹无悲,一派自然爽朗。季昭勉强一笑,略过这个话题。

二人又闲谈一阵,陆璐起身告辞。而季昭稍读一会子书,自是洗漱睡下不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