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戏精总裁撩妻日记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6日

《戏精总裁撩妻日记》精彩章节目录_庭前绪小说免费阅读

戏精总裁撩妻日记

作者:庭前绪分类:总裁小说类型:豪门总裁

大boss说:“上了我的床,你还想跑?”某女:“貌似…是你爬上我的床”大boss说:“你敢把我给踢下床?”某女:“这……是我的床”大boss说:“跟我去领证,我让你上我的床。”某女吐血三斤,含泪说道:“你赶紧走吧!我想多活几年。”二话不说,拎起床上头痛不已的女人,转身呼啸而去。开什么玩笑!他堂堂一boss会被一个女人嫌弃吗?!她,不争不抢,不骄不躁。从大学毕业到步入社会。一切都如她计划之中的一样。美好的生活最好不要出现一丝涟漪。可是,现如今看着躺在她身边床上,一张扑克脸的男人。她就感觉脑袋瞬间缺氧。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布满了黑线。一时没忍住,便使出了全身力气赏了那人一脚。诶………等等……不过踹了你一脚,你却要把我拎进民政局………这该死的……男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好吧!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先出去了。”冷暖并不打算就这个问题再继续推脱。

见自己的目的达成,齐浩远也不多说什么,只要她去就好。想到这儿内心里一抹得逞的笑意扩散开来。

“好!”

见齐浩远的同意,冷暖自然不想多留的转身准备离开。偏偏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便不由的笑了起来,拿起手机朝齐浩远轻轻的挥了挥。

“看样子关心齐总私人情感的人,不必我费心哦!”

齐浩远看着她手机上来电显示的人,居然是他的母亲。他有一种在她面前被人着了道的感觉。

冷暖这个秘书做的甚得他母亲的心意他是知道的,不但工作上对他助力很大,就连很多他生活上的问题也可以得心应手的安排好,很多时候还要他的母亲打电话给冷暖才能了解自己家儿子的近况。

齐浩远依旧一脸不以为意的轻笑,用手做了一个请自便的手势。

冷暖也不避讳什么,站在原地便接通了电话:“董事长夫人”

电话刚接通,便听到电话里传出一道温柔的女声说道:“小暖啊!最近浩远都在忙些什么?”语气里尽是对齐浩远的关心。

“总裁目前在办公室里,最近都很好的在工作,请您不用担心。”

可怜天下父母心,冷暖对于这个总裁母亲说话声音还是放的很轻柔。

“他的工作我倒是不怎么担心,可是,小暖啊!浩远他已经很久都没有女朋友了!他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电话里依旧是关心的声音。

冷暖电话的声音很大,加上办公室里的环境很安静,齐浩远可以清晰的听到自己家母亲的说话,只是他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母亲连自己的私人情感问题都要来问她了?

“这一点,夫人应该更不用担心,我相信想要嫁给总裁的女人已经排队到太平洋了。”

冷暖一抹小挑衅的眼神含笑看着齐浩远。意思是说,看样子关心他私人情感的人并不需要多她一个。

齐浩远看着她可爱的表情,心情甚是愉快起来,便配合着她的小情绪,只是简单的笑了笑,冲着她假装无奈的摊了摊双手。并不打算说些什么。

“可是为什么这孩子到现在还没见到他带个女朋友回来见我呢?哪怕是个女的也好啊?”

冷暖自然知道夫人对齐浩远的关心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已经到了“只要是个女的就行”的地步,让她不禁想着夫人对齐浩远究竟是有多“恨嫁”啊!

冷暖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听到电话里继续传来声音说道:“那个,小暖啊!不知道你有没有男朋友啊?”

自己的儿子大了,很多事情都不会告诉她!但这几年在齐浩远身边唯一的女性就只有冷暖,也不得不考虑一下。

冷暖高学历,高颜值,高能力。虽说性子冷了些,不过没关系,她家浩远的性格还不错,可以慢慢中和。这八字一撇都还见不到影呢!齐浩远的母亲却已经联想出未来了。

齐浩远听到自己母亲的这个问题,不由得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这边,他从来没有想过冷暖有没有男朋友的问题。

因为就算有,他也能让她所谓的男朋友成为过去,不过自家母亲提出来这个问题了。他还是很有兴趣的想知道她是怎么回答的。

“我喜欢女人”冷暖不假思索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办公桌边的齐浩远听到冷暖的回答,刚喝进嘴里的水差点没有喷出来。

她喜欢女人?对于冷暖的回答,让齐浩远对冷暖的思绪又多增加了几分。他是蛇蝎吗?就这么极度的避讳着能与他牵连的一分一毫?

对于齐浩远母亲对他“恨嫁”的程度,冷暖怎么会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目的是什么,她的言外之意就是,就算她喜欢女人也不会喜欢齐浩远!

“诶…”能听出电话里人一时觉得有些尴尬

“没关系,就当我没问,我是个开明的人,小暖你不要介意啊!”

其实冷暖对于这个总裁母亲还是很有好感的,必竟是这么大财团的董事长夫人,却一点架子都没有。时常的通话里还对她也关心一些。

“没事,夫人不必担心,相信总裁没有什么问题,可以放心。”

“哎!这孩子都三十了!再不结婚就我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有小金孙抱啊!”

对于董事长夫人的话,冷暖再次验证了董事长夫人对齐浩远的恨嫁又达到了一个新高度!

女朋友都没有,就开始想着金孙了?有点太早了吧?

继续简单的安慰了齐浩远母亲几句,便挂掉了电话。

冷暖刚将拿手机的手放下,便听到齐浩远戏虐得声音说道:“我怎不知道,冷秘书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女人了?”

“我也不知道齐大总裁什么时候开始性取向是男人了?”冷暖不甘示弱的回答道

“彼此,彼此。既然我们的兴趣不谋而合,不如我们两个对付一下,好给外界一个交代?”

齐浩远假意真的若有所思的对她说,最后还一脸正经的表情看着她。好像他说的是个不错的建议一样。

对付一下?还给外界一个交代?他是什么取向冷暖不想知道,但她可是正常的不能再正常。

“齐总是万众瞩目的商业奇才,才会有外界的跟踪,我一个小小的秘书不值一提,还是不要耽误了齐总。”

跟他对付到一起,就等于以后还有对付无数个麻烦,不说其他的,就说他之前的那些女人,哪个不是伸长了脖子等着看他齐浩远最后是花落谁家?

她这个人最讨厌麻烦,而刚好齐浩远对她来说就是个麻烦集合体!

“如果齐总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先出去工作了!”

未等齐浩远回话,冷暖便擅自打开门迅速走了出去。

坐在椅子上的齐浩远看着着急离开冷暖,等办公室的门关上,他才将视线收了回来!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冷暖,并渐渐的确定自己的感觉。

只是记得大约有一次他路过她的办公室,偶然听到她不知道在跟谁讲电话说道,她喜欢的人只可一生一世,一双人。如果这样基本的忠诚都没有,那么也不管对方如何有钱,都不是她的考虑范围。

之后他便鬼使神差的断掉了外面的莺莺燕燕。可距离他只有一墙之隔的人儿,似乎有些迟钝,这么多年来硬是什么都没有察觉到!

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可对齐浩远来说却并不敢贸然的向她表达自己的热情,因为他知道冷暖最讨厌的就是麻烦,而他,刚好就是她所认为的麻烦。

顺手拿起放在一边的香烟递到嘴边点燃,轻轻的呼出一口轻烟。

对于之前的齐浩远来说,他从不觉得女人有什么难懂得,亦或者以他的地位,也从不需要去了解女人,大把的女人恨不得将自己打包精美,自动爬上他的床。

直到遇见避他如凶猛野兽,毒虫蛇蝎的冷暖,让他就像是一位考古学家一样,忍不住的想要刨析她这块儿千年化石。

算了!反正人就在他的隔壁,也不担心人跑了,他有大把的时间来让她慢慢了解他。

齐浩远收回思绪,性感的薄唇浅笑着,不难看出他目前心情不错,将一旁的手机拿了过来,迅速拨通了一个号码。

“下飞机了?”电话接通,齐浩远依旧心情不错的问道。

“嗯”电话里只传来一个简单的字

“五年没回来了吧?今晚酒会之后要不要叫上褚征南和戚斯翰一起出去喝一杯?顺便给你接风洗尘。”

这小子也是个倔脾气,居然一气之下真的在国外五年都没有回来。

“看情况”

屡显疲惫的男声简单的几个字回答了他

“我说游牧野,五年了你怎么还是这样?多说几个字能累着你吗?”

没错电话那端的人就是刚从国外回来,即将接任澜海集团总裁职位的游牧野,也是今晚酒会的主角。

“他们俩在哪里?”

游牧野不是不想多说几句,只是当年走的匆忙,如今却又是匆忙而归,这样他这些年难得历练的脾气有些走火。

“听说你回来,都乐坏了!征南在澜海酒店给你准备了洗尘宴,说要和你不醉不归。”

“好”又是简单的回答道

俩人继续又简单的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多年未见的兄弟终于回归,他自然是高兴的。

但又想到他的冷大秘书回到办公室,看到他送的礼物,会不会也很高兴呢?想到这儿齐浩远觉得今天的空气似乎都格外的清新。

而另一边的冷暖心情似乎并没有那么美丽,从总裁办公室回来的她,一进门便看到了自己办公桌上放着的礼盒,走进去打开发现里面是一件浅蓝色的抹胸晚礼服,就连配套的首饰和鞋子都有,这一套下来估计没有几百万是下不来吧?不用说她也知道是谁送的。

且不说这礼服的价钱多少,光是这礼服的款式就足够冷暖皱起眉头的了!抹胸的燕尾设计,裙摆前短后长!

再看看冷暖身上一年四季不变的工作服,基本上都是黑白灰三色,就算是休息时候的家居服也是以款式简单的素色为准。这种设计的礼服,对她来说很少用得上!

将办公桌上的礼盒重新盖好,放到一边,冷暖打算先不去管它,毕竟她预算好的工作进度,已经被晚上的酒会耽误了很多。

要知道她当年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能做到如今总裁秘书,可不单单是光参加什么酒会而来的。想着她便快速将心思投入到了工作中。

拿起企划部的一份文件,看了看里面的内容,是关于因陶夭夭失踪而更改的最新方案,想起自己的大学好友,一抹担心在她心头晕开,失踪有快三个月了吧!她始终认为好人命不长,祸害遗千年。像陶夭夭这种万年的妖精,应该不会这么早逝。她相信陶夭夭依旧平安的在为祸人间。

人在全心全意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很快,这不齐浩远看看了手腕上的世界限量款手表,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半个小时。

而他的首席秘书却还没有过来找他,看样子恐怕那个小人儿又是为了工作而忘记了下班时间。

想着等一下如何趁机会教育一下为他拼命工作的冷大秘书,一边优雅的拿起衣架上的西装外套走出了办公室。

果不其然,距离他办公室也就几步的距离,而他就这么明晃晃的站在她办公室的门口,偌大的身躯一般人很难不注意到,可偏偏正在办公桌上奋笔疾书的冷暖就没有看到。

看着冷暖早已将外套脱下放在一边,干净整洁的衬衫领口微开,长袖已经被她圈起,露出屡显芊细的手臂。精致的小脸,因为工作的忙碌额头上有些微微的汗珠,一缕发丝调皮的跑出来挡住了她的视线,被她自然的掖到了小巧的耳朵后面。

齐浩远并没有因为她的迟到而生气,反而看着认真工作的她都觉得是一种享受,这么干净纯洁的人,比起他以往遇见的女人,就像是一颗洁白的珍珠,不张扬奢华,却具有特别的韵味。

突然齐浩远有一种,哪怕是就这么一辈子只看着她一个人也未尝不可的想法!

虽然十分不舍得去打扰这一刻美好的画面,但看了看时间,如果再不阻止他拼命工作的秘书,估计这个看似柔弱的人儿能一直工作到日落西山。

虽然今晚酒会的主角不是他,但对他来说却也具有极特别的意义,他可不想让这该死的工作给耽误了!更何况他看着对面依旧一身职业装的女人,看样子他要带她去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冷秘书,下班时间早就过了,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情?”齐浩远提前轻轻敲了几下门,以免他突然出声吓到了在专心工作的小女人。

冷暖听到熟悉的声音,头都不抬的就回答道:“我很快就好,再给我十分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