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当怜悯沾上卸妆水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7日

《当怜悯沾上卸妆水》精彩章节目录_那一朵丶勿忘我小说在线阅读

当怜悯沾上卸妆水

作者:那一朵丶勿忘我分类:游戏小说类型:战斗

时代在进步,万物也随之在进化人们的物质生活,精神生活也逐渐变的完美他们舞蹈着,他们歌颂着,似乎认为自己已经成了“新人类”不过世上的万物终究不是完美的,即使是神也会有瑕疵的一面,那么区区凡人也是无法避免的。所以在现在的人类之中,也还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羽如宣,这是韩宇修曾呆在持枪者那时的老搭档。

记得韩宇修在刚进入持枪者这个组织的时候,一开始时是和薛枫一起行动,一切完成任务的。可有段时间薛枫突然特别忙,每天跑东跑西的,于是失去搭档的韩宇修只好呆在持枪者大厅那里,因为持枪者这个组织是不会让韩宇修这样的新手单独去做任务的,而如果要去执行任务的话,也至少是要需要有人陪同才行。

不过虽说薛枫离开了韩宇修,但韩宇修还是坚持每天准时训练,准时练习射击,没有偷一点懒。因为他想向持枪者证明自己是一个也可以完成任务的,不过他心里是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但他依旧还是这么做着。

在平时晚上,韩宇修一般会放松下自己,到任务大厅那里喝着酒,看着别人领取任务离去,而韩宇修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着。

然而就在某一天,韩宇修照常去任务大厅那里喝酒来放松自己,不过,不寻常的事情却发生了。

“请问你是韩宇修吗?”一位女子在站在距离离韩宇修不远处问道。

韩宇修顺着转过头看去,看到一位女子站在离自己不远处,而自己再仔细的看去,就发现这是一位漂亮的女子。

她身穿粉色的露肩雪纺短裙,腰间的蝴蝶结可爱动人,衬托出她身材的美妙。漂亮的粉蓝色长卷发轻轻飘动,披于腰间,微微抿起薄薄的樱花般嘴唇,粉色的大眼睛,可爱动人,微显出一些飘逸的感觉,身上散发着浓浓的温柔气息。

“我去,这是谁啊,打扮的这么与众不同。”

“喂,小姐,这是刺杀人的地方,不是舞会那种地方啊,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韩宇修心里疯狂吐槽。

“请问你是?”韩宇修干着也不是办法,就向那名女子问去。

那名女子嘴唇微动,正准备说话的时,一名在不远处的壮汉就先抢说了话。

“看这样子你是新人吧,不然怎么会不认识羽如宣。”

“羽如宣?很有名吗?”韩宇修向那名壮汉问道。

“当然了,别看她这样打扮,她任务完成率还是很高的。”

“更关键的是她人很温柔啊,大伙都很喜欢啊。”壮汉大大咧咧的说道。大厅里的其他人听后也陆陆续续的向羽如宣表达着善意。

“不是吧,这种打扮难道不是那些千金大小姐吗?还有,像这样的体质可以完成任务吗?不会是别人带的吧?怕不是个花瓶啊。”韩宇修在心中暗自想着,一下一下的抹黑着羽如宣。

羽如宣转过头向那些投来善意的人一一回应着。

而等回应完之后便又向韩宇修说着:“我看你在这里呆了这么久,怎么没参加任务啊?”

“不管你事。”韩宇修说完就喝了口酒。

“你不会是新手在等搭档吧,所以才没参加吧。”羽如宣开玩笑的向韩宇修问道,而韩宇修显然也没想到她能猜到。

“是又怎么,不是又怎样?还有,你怎么知道的?”韩宇修没好气的回答着。

“我看你现在等了很多天了都好像没等到,而你每天也都愁眉苦脸的,我估计你的搭档应该不会很快回来,所以这么一看就知道了。”

“不过,你每天还是坚持在训练,看来你还是非常想参加任务的啊。”羽如宣继续向韩宇修说着。

“呵,观察的挺仔细的。”韩宇修微微用着无所谓的口气说着。

“没错,我现在确实很想参加任务,可是那群该死的委托人都认为我自己没有这个能力啊。”韩宇修边说边埋怨着。

“怎么?你可以帮到我?”酒精正在韩宇修脑海的发酵,使他有了那么一丝醉意。

“可以啊,只要我们两个一起参加不就行了吗?不要看我穿成这样,实际上我也很强的。”羽如宣却理所当然的回答着。

韩宇修听后微微笑了下:“得了吧,我虽然很弱,但是我并不傻。”

“无利不起早,说吧,你为什么要选我,要知道,在这个大厅里比我厉害的人多了去了,选这么弱小的我干嘛。”

羽如宣听后笑了笑,开玩笑的回答道:“我说,看你可怜这个理由,可不可以?”

韩宇修听后把目光对向了羽如宣,羽如宣也同样看过去,他们双眼对视着,似乎是在确认着什么,良久后,韩宇修首先打破了平静。

“好啊,我还求之不得啊,一个大美女送上门来,哪有白白拒绝的道理。”

“再说了,除了你,还会有谁和我组队。”韩宇修说道。

“既然你同意了,那事不宜迟,现在就一起去任务登记处接任务吧。”羽如宣向韩宇修说着,便伸出手向韩宇修,而韩宇修也没拒绝,拉起她的手就一切走向任务前台。

就这样,在那之后韩宇修和羽如宣一起完成了大大小小的任务,期间他发现她确实是有这实力,也的确对得起那晚大厅里那群人对她的赞美。

韩宇修还发现,羽如宣在每次任务中,她都会把自己打扮的很漂亮,穿着那些和常人不同的漂亮衣服。有一次韩宇修问她为什么这么爱打扮自己,她却笑了笑并不回答,韩宇修也只好再也闭口不谈这事了。

随着时间的推迟,渐渐熟悉对方的他们在任务中已经变得形影不离,就像一对恋人那样亲密无比。以至于薛枫回来的时候,都有了韩宇修拒绝了和他一起组队的这种行为,不过薛枫对此只是笑了笑,表示并不在意。而在那之后他们更加亲近,近的就差一个告白就可以确立彼此的恋爱关系了。

不过幸福的时光短暂的,在一次任务中,刺杀的目标似乎早料到会有人来取他的命,就派人严加防范。

虽然在之前的任务中也有像这样的人,难度也会更难,但还是都惊无险的完成了。

但这一次不同了,他们派的人实在太强大了,在交手中羽如宣被打的体无完肤,硬生生被打的昏了过去,关了起来。

在这次任务中,羽如宣的职责是吸引火力,韩宇修的任务就是想办法找到目标然后找机会刺杀掉,可任务执行过程中羽如宣先行倒下,韩宇修寻找目标的任务也变得难了许多,于是就在目标点徘徊着等待时机,终于在近半小时的等待中,韩宇修找到了机会,他冲进房间里,想要抓住目标,以此来要挟放了羽如宣。

可出乎意料的是,在韩宇修冲进后一个人都没看到,瞬间他就明白被骗了,他想要跑出去,可是一转头就看见一拳朝他飞来,嘭,韩宇修倒了下去。

而等醒来后,韩宇修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己的房间里,而在他旁边坐着两个人。他抬过头看去,发现其中一个是薛枫,另一个则就不认识了。

而等到后来,他才知道另一个人叫做伏坊扇,他是跟薛枫关系很铁的兄弟。在当时,薛枫得知我们接这任务时,就知道这次没那么简单,就派伏坊扇在这次任务暗中保护我们。

一路上,期间韩宇修他们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但伏坊扇却一直警惕着。

直到他看到韩宇修他们进入目标点之后便没有动静,他就一眼发现这事出了问题,于是就尽办法先抓住了目标,以此来交换韩宇修他们的性命。

虽说这次任务刺杀失败,还赔给委托人一笔钱,不过性命倒是保住了。

但从那次任务后,韩宇修就特别痛恨自己的弱小,没有在那次任务中好好保护羽如宣。所以,他退出了这个组合,怕自己的弱小再次害了她,而他由于这次的失败阴影变得讨厌杀人,甚至不再想动武了。

然后韩宇修又向薛枫提出了想退出这个组织的提议,韩宇修原想这可能需要点时间,做点什么调查,签订什么契约,甚至要付出什么代价才能离开的。不过当天却直接就通过了。

在那之后,韩宇修就去上了大学,期待平凡的生活能冲刷掉以前的阴影。

但他发现,自己由于讨厌动用武力,甚至都没有对别人发火过,所以被同学们发现身份后,遭到排挤和欺负但却不反抗,而韩宇修的性格在那段时间也渐渐变得奇怪了,直到薛枫中了那一枪后.......

在商店门口,韩宇修和羽如宣的再次重逢似乎是老天开的一个小小的玩笑,可这玩笑对于不辞而别的韩宇修来说似乎有那么有点大。

“喂,不会这么巧吧,真是本人耶,那撞上会怎么样?”

“难道她会把我这个不辞而别的混蛋杀了,不,是一定会的。”

“所以我在想什么呢?这是幻觉,这一定是幻觉,没错,相信这是幻觉就一定是幻觉。”韩宇修心里胡思乱想的程度连语言都组织不了了,并且做着最后一丝挣扎。

杀人眼睛眨都不眨的韩宇修慌到这种程度,可见其中的害怕程度了。

当然了,他的胡思乱想的过程中羽如宣正在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对于韩宇修来讲,羽如宣的每一步都代表自己离死亡的距离又近了一步。

而韩宇修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走吗?跑得了一时跑不了一世,逃避是不会解决的办法的,况且这还是在船上怎么跑!”

“那原地等着她来?哇!这个就更刺激了。”韩宇修的心脏跳到的已经快爆炸了。

咚,咚,咚,羽如宣每一声的脚步声都在韩宇修心中震撼了一下,似乎对于他来讲,这个世界就只剩下这个脚步声了吧。

咚,咚,咚,脚步声慢慢的急促了起来,说明羽如宣正在向韩宇修奔跑。

“不是吧,还跑了起来,这下肯定是要死了”

“不过跑了也没办法,如果她想我死的话,那必须是要在这艘船上要防他一周啊,这是不可能的好吧。”韩宇修依旧在乱想着,似乎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重要性。

渐渐的脚步声慢慢的近了,韩宇修也决定不再低头,抬头正面看向了羽如宣。

“就十米,还有五米,最后一米啦!”韩宇修看着羽如宣,疯狂的想着。

而羽如宣在跑过来的过程中,双手也向韩宇修慢慢张开。

“啊,他的双手敞了开来!”

“是不是拿了刀,还是拿了枪!”

“不对,她没有拿任何武器,难道她想掐死我,还是单纯的想要用手打死我。”韩宇修的脑袋里似乎装了一位解说员,不断解说着现况。

碰,这是羽如宣撞向韩宇修的声音。

羽如宣双手紧紧拥抱住韩宇修,抱的很紧,对于她而言,似乎怕下一刻韩宇修在自己面前消失,她的头渐渐的埋在韩宇修的肩上,微微的在抽泣,好像在述说这几年寻找的努力。

“哈?”韩宇修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脑袋彻底死机了。

“总算找到你了。”羽如宣轻轻的在韩宇修耳边低语着。

而她似乎也冷静了下来,缓缓放开了韩宇修,后退了几步。

“薛枫说的果然没错,你一定会在这艘船上的。”羽如宣笑着缓缓的说道。

“薛枫说的?”韩宇修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事。

“是啊,他说你会参加白鼠游戏的,所以我就来了。”羽如宣笑嘻嘻的说着。

“你来干嘛?杀了我?”韩宇修哪壶不开提哪壶,不过他提的是自己的那壶。

“是啊,本来是有这个想法的,毕竟当年某人不辞而别,我是非常火大啊,而当时我知道后,花了很长时间找你,但却没有任何一点消息,你说,我想杀你可能吗?”羽如宣依旧笑嘻嘻的说着,说的韩宇修心里有点发麻。

“不过,现在我的火气是消掉了。”

“现在只剩下见到你的喜悦了。”羽如宣摸着韩宇修的脸颊说着。

“虽然你这么说我很高兴,不过你好像是个腹黑啊。”韩宇修在羽如宣面前释放着自己的吐槽精神。

“我记得有一次,好像有个男人偷窥你洗澡,然后你第二天就把他**吊在大厅里,我说,我这个算是比他轻吗?”韩宇修心中疯狂吐槽,不过他并没有说出口,他是知道,说出了口,那可就真的是死定了。

“先不说这个啦,你的赏金是多少啊,要不要我借你点啊,我可是很多的哦。”羽如宣没有再说那些话了,她把话题重新转移到了另一个地方。

“还好吧,也就30w而已,不会比你多的,要知道没错你都比我优秀。”韩宇修小心的回答着。

韩宇修之前在房间里,已经通过终端机,知道了自己赏金的具体数额。

“什么!你也是30w,不错呀。”羽如宣有点惊讶。

“怎么?30w很多吗?”韩宇修不知道自己的话哪里出了错误。

“你房间的门是不是也和其他人不一样啊?”羽如宣再次问道。

“是啊,难道你也不一样?”韩宇修也有些惊讶。

“你难道不知道,门的不同,赏金的不同,这是由于特权的能力啊。”羽如宣向韩宇修解释道。

“特权是什么?我上船前从来没有人告诉我啊。”韩宇修向羽如宣问道。

“所谓的特权,就是有着一般人没有的能力。”

“最基础的就是开始的赏金,房间的不同。至于其他的官方并没有多说,我也不是太清楚这个,我想官方应该是想让我们自己发掘这东西吧。”羽如宣思考了会儿给出了答复。

“嗯,应该有可能。”韩宇修听后也表示赞同。

“对了,你怎么在商店门口,不会你也是想去看看在这船上可以消费的地方有什么不同的吧。”韩宇修问向羽如宣。

“是啊,这么特殊的地方怎么可能不去呢?”羽如宣向韩宇修回应着。

“那要不先去看看?”羽如宣提议道。

韩宇修听后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羽如宣的提议。

而在韩宇修说完后,羽如宣便拉着他的手准备走向商店那里走去。

突然,羽如宣绊了韩宇修一跤,失去平衡的他正准备重新掌握重心,又被羽如宣用手狠狠地拉了一把。

“啪!”,平地摔。

“哎呀,你怎么摔倒了,怎么这么不小心的啊,需要我扶起来吗?”羽如宣发出了纯真的笑容,并表达善意想要帮助韩宇修。

“得,这么快就报复了。”韩宇修在心中嘀咕着。

“不过话说,着好疼的啊,还有,你这腹黑还真是完全没变啊。

“至于扶我起来?呵,我可还不想再倒一次。”韩宇修心中疯狂吐槽。

“不劳您费心,这点小事,我还是可以处理的,不需要你。”韩宇修缓缓的站了起来走向那商店。

羽如宣看后也不再闹了,陪着韩宇修一起走到了那家商店。

“喂,这里什么都不卖吗?还有,怎么就个老头啊?”韩宇修依旧在心中吐槽着。

韩宇修他们走到了商店门口,看着里面一片漆黑,看不到一人,唯一的一个人还是那个老头,他正坐在一把椅子上眯着眼睡觉。

“爷爷,请问为什么这里就您一个啊,其他人呢?”羽如宣问道。

“还有这不是商店吗?怎么没看到商品摆出来啊。”羽如宣见韩宇修没有说话的意思,便先向那名老人礼貌的开了口。

那名老人听后微微睁开了眼睛,他的背也慢慢挺直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慢悠悠的回答羽如宣的问题。

“这家商店现在就我一个人。”

“至于商品为什么没有摆出来,那是没有那个必要。”那名老认悠悠的回答着。

“怎么?是有什么原因吗?”

“还有,你这样不摆出来,我们怎么知道你卖什么?”韩宇修也向那名老人问道。

“卖什么?呵呵。”那名老人略带不屑的口气说道。

“这里之所以不摆出来商品来,不是你挑什么,而是在问你想买什么,当然,你想买什么也是有其对应的价格的”

“具体点,就是如果你拥有足够的赏金,那么,你就可以买到你一切想要的任何东西!”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