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天使魔王与恶魔勇者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9日

《天使魔王与恶魔勇者》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黑沐白沫小说

天使魔王与恶魔勇者

作者:黑沐白沫分类:魔幻小说类型:重生

一次意外的车祸,改变了两人平凡的日常生活,软萌天使与笨蛋恶魔,彼此的心意能否传达给对方呢?……白沫:“你不就是仗着我喜欢你吗?!”沐辰:“你说的对,所以你还生气吗?”白沫:“唔,亲爱的咱俩和好吧~”沐辰:“今晚哥特猫娘白丝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的沐辰,有些歉意地说:“对不起。”

“没关系的,我也早就习惯了一个人,毕竟都过去那么久了。”

白沫坐在凌乱的床铺上,抱着自己的膝盖。沐辰看着她那双深色的眸子,里面凝结着一片朦胧的淡蓝色水雾。

我恰巧不怎么擅长安慰别人呢……

沐辰叹了一口气,有些纠结地挠了挠头。然后小心翼翼地坐在她旁边,轻轻地抱住了她。

“沐辰……我……”白沫看着眼前的少年,强忍着的泪水轰然决堤。

沐辰伸出胳膊把少女轻轻地揽入怀中,让她可以把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抱着白沫的那只手放在她的背后,富有节奏而又不紧不慢地拍打着。

望着少女红肿的眼眶,沐辰抿了抿嘴唇,努力的作出看起来有些不自然的微笑。

“别哭了,小傻瓜。”他为怀中的女孩拭去眼角的泪水,尽量用温和的语气说着。

“谢谢你,沐辰。”白沫攥着两只粉嫩的小拳头揉了揉眼睛,然后努力地在他胸口上蹭了蹭。

“不客气,小可爱。”沐辰笑了笑,随后又感到了一阵惋惜。倘若相片中那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还有那位风姿卓越的妇人,并没有离她而去呢?是否自己根本就不会遇见白沫,也不会在此时把她拥入怀中。

想到这里,沐辰甚至有些庆幸这对夫妇的逝去。随即他又把这个想法甩出了脑海中。

这想法对于白沫来说,未免太残酷了些。

“沫沫,我能问一下你今年多大了吗?”沐辰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我今年……好像已经18岁了吧?”白沫说完往他的怀中缩了缩。

“这不是比我还要大一岁吗?我才17岁呢。”

沐辰略显苦涩的摇摇头,然后把白沫抱起来放到床头,拎着扫把接着搞起了家务。

“沐辰,为什么要帮我做家务呢?还安慰我,明明我们之前并不认识啊。”

沐辰抬头刚好对着白沫疑惑的目光,于是装作一副夸张的样子说:“没办法,我看到可爱的美少女就走不动路了。”

“噗!”白沫被他这副不正经的样子逗笑了。

沐辰挠挠头,有些无奈地说“那么,既然我都帮你打扫了,你可以满足我一个愿望吗?”

“什么愿望啊?”白沫好奇地看着他。

“那当然是……”沐辰竖起一根手指,故弄玄虚地摆在眼前。“那当然是把你送给我了。”

“哈—啊?”白沫愣住了。

“电视剧里不都是这样演的吗?男主把颓废的女主从困境中解救出来,然后女主一感动就以身相许了,我帮你重新振作起来了,你不是应该做我女朋友吗?”

沐辰说完还象征性地扭了扭,在胸口做了个比心的搞怪手势。

“哪有,虽然我很感谢你就是了……”

白沫抱着双腿蜷缩在角落里,把一张因为害羞而发红的脸蛋埋在膝盖上。

沐辰故作失望的说:“诶,这么无情的吗?”

然后掀开厚重的深灰色窗帘,打开一直紧闭着的窗户,任由夕阳下落日的余晖洒进来。

白沫抬起头,黄昏时漫天的霞光红的像是在滴血。肆虐的寒风吹起少年的衣衫,飞舞的窗帘衬托着他高大的身姿。

少年就这样站在晚霞中,飘舞的发丝被染成璀璨的金色,然后对着她作出一个透明的微笑。

“请多关照。”

温和的嗓音传到耳畔时,白沫才从略微发愣中反应过来。看着那只伸过来的宽大手掌,意识到脸颊在发烫的少女,急忙伸出自己粉嫩的小手,和那只带着老茧和伤疤的手,软绵绵地碰一下。

“请多关照!”

少女的声音软糯到不仔细听都听不清。

……

“那个,沐辰……”沐辰转过头,白沫轻轻地拉扯着他的衣角。“请问,你以后可以一直陪着我吗?”

“啊,这个,当然可以了。”沐辰拿出手机,说:“这个是我的手机号,需要的时候打给我就好了。”

“哦,哦。”少女笨拙地一边找出手机,一边按着屏幕上显示的号码。

这样就没问题了!白沫抱着手机满意的笑了,一旁的沐辰看到她这副天真傻气的笑容,不由得苦笑着摇摇头。

“哦,对,沐辰……我要去洗澡!”

白沫像个小孩子一样,两只小手捏.弄着衣角,光滑的大腿蹭来蹭去。

“啊,那你去洗就好了呀,干嘛要跟我说呢?”

沐辰有些不明所以,然后他看到小萝莉握着拳头,两只手捂住发红的脸蛋,扭扭捏捏的说了一句。

“你可不许偷看哦!”

沐辰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突然忍不住地笑起来。

“你、你、你,你笑什么啊!”

“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什么高兴的事情?!”

沐辰强忍着笑意,两只罪恶的猪蹄子,捏上白沫气鼓鼓的脸蛋,肆意地揉了起来。

“唔,沐辰……不要揉我脸惹!”

白沫表示抗议,沐辰也只好作罢。表示自己是不会去偷看她洗澡的,然后看着她一边发脾气,一边走进了浴室里,顺带把门用力地关上。

“有趣。”沐辰目送着她进了浴室,手指还残留她脸上的余温。

这种因为父母遇难就自我放逐,一直宅在家里混吃等死的富二代,还真是心思单纯的很容易骗呢。

“婴儿嫩,真不错。”沐辰伸出舌头,舔舐着指尖残留的温暖。

刚刚在帮她打扫房间的时候,沐辰特别留意了白沫的衣柜,以及房间角落里的杂物。有一座磕破了一角的奖杯,上面还特意标注了全国十大杰出企业家。

“定个小目标,我先挣他一个亿。”

正如奖杯上标注的这句话,能得到这个奖杯的人,手里的资产都不会低于一个亿。沐辰确实是个沉迷于二次元文化的死宅,但不代表他什么都不会。

相反,他特别留意过近期很流行的东西,对于很多新闻诸如此类都有个一知半解。

“整整一个衣柜的洛丽塔裙子,还都没有牌子,纯手工订做的,这一柜子等于北京二环三套别墅了。”

沐辰叹了一口气,果然有钱人的生活就是不一样,一件衣服就是平民百姓眼里的天文数字。

“还好她比较单纯,话说她是合法萝莉呀。”

沐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这张纸的表面已经有些破损,边缘也有些皱皱巴巴的。至于内容大概就是在两年前,白沫的父母去国外旅游的时候,搭乘了一艘有些许轻微损坏的航班,不幸遇难。

“似乎是撕坏的日记……”沐辰拿着纸张仔细端详着,也就是说这是两年前的日记,那个时候这丫头刚好十六岁,是个还没经历过什么失败的年轻人,因为接受不了父母离世的打击自暴自弃。

而这张纸的背面还有一段文字,是一串娟秀美丽的英文字体。不同于正面的是,写下这段字体的人是个男人。

至于为什么敢断定是个男人,是因为字体句末刚劲有力,一个女人不会有这种字体。

他虽然英文成绩个位数,但还是认识几个单词,当初用来糊弄英文课听写的单词,没想到还是有点用。

“家人、死亡、银行,以及信用卡。”

这是他能认出的全部单词了。

“再见,署名:爱德华……”沐辰淡淡地吐出这个名字,从这些拼凑起来的句子来看,白沫曾经有个管家,只不过后来离开了。

为什么离开,理由很简单。

一个能获得全国十大奖项的企业家,他的公司会小到哪里去呢?

这样的公司,至少也是个几十万人的庞大集体。更何况还有很多分公司,以及别的城市的分部。倘若这样的公司,集团董事长出了事,大概率会有一些,原本在董事长身边信任的人,来接替这个职位。

可是董事长信任的人,也就是他们一手提拔起来的人,会在出事后,不管身为董事长女儿的白沫吗?

甚至她的父母遇难都是预谋已久的。否则地位这么高一对的企业家夫妇,没必要坐有着安全隐患的飞机。而她的管家大概是知道些什么,不得已撇下了年幼的白沫,出去暂时避避风头。

否则有可能死的就是他。沐辰撑着下巴,甚至再想的夸张一些,自己可能也已经被盯上了。毕竟现在已经是黄昏了,自己可是在白沫家里待了一个下午。

说不定再过几天,自己的资料就会放在别人的办公桌上。但愿他不会抱着宁可错杀也不放过的心理,不然过不了多久自己就要领盒饭了。

不过可能性不大,不然白沫应该早就被悄悄做掉了。没理由活到现在。

一阵轻微的机械齿轮碰撞声,打断了沐辰的沉思。他转过头看到了挂着客厅墙上的钟,古铜色的指针不知何时指向了数字六,沐辰似乎想起了什么,喃喃地说:“今晚好像是老爸下厨来着……”

而此时白沫还倚在卫生间的门上,双手抱在胸前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他会不会偷看?过去多久了?他是不是马上就会闯进来?会不会?会不会……”

白沫拍了拍自己红润的脸颊,滚烫的温度伴随着慌乱传达到指尖。

“不管了,不管了!”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白沫走到放好水的浴缸前,小心翼翼地伸出小脚,粉嫩的脚趾接触到水面的一瞬间,白沫放下心来。

她站在浴缸里脱下宽大的T恤衫,然后坐了下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