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妖:怪谈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9日

《妖:怪谈》精彩章节目录_夏琪小说

妖:怪谈

作者:夏琪分类:悬疑小说类型:推理

“原本他们就是暧昧的存在,只有有人相信他们的存在,他们才会存在;如果没人相信,那他们就不会存在。”两个月前的某人是这么和我说的。那个人与那件事,是刷新了我世界观的主要原因。互相矛盾?也许吧。但对于我而言,我接下来的人生都因其而被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前回提要——

嗯。

貌似还未进入正题啊。

既然还未进入正题的话,所谓的“前回提要”真的还有存在的必要么?

感觉就像还未拿到第一的参赛选手,在还未确定自己的名次时就开始练习获奖感言了一样。

这种沉迷于自己的幻想又无法自拔的家伙真是令人讨厌啊——

嗯,这世上总是有那种,明明自己什么都不做,却总是摆出一副自我感觉良好的样子,以长辈的心态教导他人,其实自己什么都不懂的无聊的家伙存在啊。

其实他自己的观点根本不能说得上正确无误,却又总是强硬地要求他人按照他的思维方式行动。

——诶,没救了这个人。

不过,真的如此么?

真的有无法被拯救的人吗?

苦思冥想、

茅塞顿开——

很明显,答案是——“没有。”

因为不管前途如何,人总是能找到出路的。

所谓“船到桥头自然直”不就是这个道理吗?

不管最后的解决方案如何,人总是会解脱的啊。

不过,解脱的形式是什么就不能确定了。

嗯嗯。

那么,在各位看过我每章必提一次的、没什么用的人生相谈环节后,让我们继续2月25日的回忆吧。

时间流逝——

我看了看表,已经是21点10分了,父母已经休息,那个一到晚上就不知跑到哪里去的家伙可以无视,现在正是我出门的好机会。

换了一身不显眼的黑色卫衣,下楼骑上自行车,我开始向目标地点奋力冲去。

也许是被心情影响了的原因吧,原来让人感觉阴森的夜幕,竟然使我感到一股亲切。

兴奋。

莫名奇妙地兴奋。

一种不可名状感觉充斥着全身,那种感觉丝毫不亚于数个小时前,我刚走进那家小书店时的感觉,但那时我感到的是压抑,而现在则是愉悦,而且有些小小的紧张。

难道我在期待着什么吗?

我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情绪?

思考——

孙静媛,学校里的知名人物,长发,面容姣好,CCup(目测),身高167cm,因为经常请假又不与他人交流而使其同学无法了解其真实个人信息,也无人知道其家庭背景。

简单来说——

神秘。

而这样的孙静媛被我掌握了其秘密。

应该就是因为这个了。

思考结束。

我操控者自行车,拐入近道。

在昏暗的路灯下,“前方单向通行”的指示牌孤零零地站着。

我在指示牌边上停下,再次看向手表,不知不觉间时间已经过去30分钟,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经在等我了呢?

嗯,得快些走了,时间不等人啊。

这么想着,我转了一下踏板,正准备重新开动自行车时,一个不小心,我喵到了挂在墙上的安(和谐)全套自动贩卖机。

安(和谐)全套……

嗯……

投币——

一、

二、

三、

四。

【系统提示:玩家夏碁得到道具:魔法护盾*2】

骑着自行车,走在无人的街道上,我的精神无比振奋。

这也是一种成长,不是么?

没错,是成长。

时间流逝——

“那件事”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在这个时间段出门,虽然是几个小时前就来过的地方,但白天的感觉和黑天时完全不一样。

我在公园附近停下自行车,上好锁后再次看了看手表。

22时07分。

据说约会时允许其中一方迟到十分钟,希望我没记错。

走上台阶。

几乎没有什么光源,周围虽然有一个公寓,但这个时间已经没什么人醒着了,所以楼房中并没有传出灯光。

还好我已经习惯黑暗的环境了,所以可以看清周围的环境。

环视四周——

她并不在附近。

难道我被放鸽子了?

不可能啊,毕竟我知道她不想让他人知道的秘密,不管怎么说也不至于放鸽子吧。

冷风——

落叶——

乌云——

残月——

难道,我真的被耍了?

我开始相信自己心中的怀疑了。

铃声响起——

不是电话,是短信。

一个不认识的号码发来的:

“对不起。”

很简单的三个字。

简单却又暧昧。

无标题又无主要内容。

单纯的“对不起”。

是谁那么无聊,搞这种恶作剧?

铃声再次响起——

短信来源:00000000

……

打开短信,我的心瞬间从疑惑转入恐惧。

与上一条短信风格类似,也是短短的一句话:

“危险!快逃!”

在我还未完全反应过来的同时。

“噗!哧——————”

我默默地低下头,看向自己的左胸口——

那是一片刀刃,从心脏处突出了将近十公分。

这是什么刀来着?

以前在一个叫什么什么之时的动漫里看过来着。

哦,对了,这个叫柴刀。

刀尖处回弯的倒刃是其特点。

但明显这是改造过的,因为刀背上有血槽。

原来是因为这个,所以伤口处才在不停的喷血的吗?

哧————————————

如同一个小型喷泉一般,左胸口一直在喷血,因为漆黑一片,血水也被染成一片漆黑。

漆黑之花——

不知为什么,心中突然想起这个词。

痛觉神经启动。

一、

二、

三——

“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大叫起来。

奇怪,明明我知道自己在大叫,可为什么感觉好像是别人在叫啊?

果然,是错觉么?

怎么可能啊。

呵,呵呵。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听到了什么人在笑。

是我么?

不,我确定不是我。

那么,是背后那个家伙么?

为什么?

为什么会袭击我?

倒地——

笑声还在继续。

肩膀被人触碰,我被翻了个身。

看不见——

我看不见那个家伙的具体相貌。

但是,我可以看见,TA再次举起了柴刀。

扑哧!

扑哧!!

扑哧!!!

扑哧!!!!

……

真狠啊。

我已经感觉不到什么了。

但是,内脏从体内流出来的感觉很难受啊喂。

一个月前我就受够这种感觉了。

果然,我的运气从一个月前开始就没好过。

啊,结束了么?

那个家伙,正站在我前面,俯身看着我。

在确认我有没有死绝么?

真抱歉啊,我好像还没死绝。

毕竟我正看着你呢。

不过我想我也活不了太久了。

“……”

TA的嘴唇在微微翕动。

该死的,我听不清啊。

滴答——

眼泪?

为什么,砍人的你反而在哭啊喂。

劳资想哭还哭不出来啊。

TA走了。

在说了什么之后,TA就走了。

呵呵——

这难道就是因果报应么?

老天爷,你TM真是个神作家。

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去拜访你的。

不过我想也快了。

我的身体,已经不是一个月前的那个样子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