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狼的日记本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10日

《狼的日记本》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痛觉丿残留小说

狼的日记本

作者:痛觉丿残留分类:魔幻小说类型:战斗

背负着罪恶的身世,被陷害、被通缉、被追杀,真相大白的他能否重获新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钊玟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一屁股摔坐在地,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死了,是那个蒙面人干的吗?

来不及多想,钊玟翻找起办公室里所有能打开的抽屉,结果是一无所获,“谋财害命”这几个字闪过脑海的片刻,钊玟就已经联想到蒙面人所有的动机。

屋子仿佛在颤抖,钊玟俯下身子盯住面前的桌脚,果然又抖动了一下,殊不知窗外的火光早已照红了半边天。

“抓住那个狼人。”

“快,别让他给跑了。”

数十名警察也不知是何时得到的消息,从各大岗哨和总署集结,正急匆匆的往值班室赶去。

桌子抖动的越来越厉害,钊玟也感到了危险的降临,此时楼梯已有了爬楼动静,他不急不忙的推开木窗,向外轻跃,抓住窗沿踩在了屋檐上,下面一群长着獠牙的警察举起火把看见了想要翻窗逃跑的钊玟。

“你已经跑不掉了,杀人犯。”

“束手就擒吧,镇子的所以出口都已经被封上了,纵使你有天大的本事也插翅难逃。”

公猪们已经跑上了二楼缓缓向钊玟走来,各各身强体壮,只需一只手就能将他牢牢擒住。

“哦~是吗?”钊玟对着楼下的人嘲讽道:“摸到我,就算我输。”

此时一只手已经伸出窗外快要触碰到钊玟,他立马松开了窗沿,整个身体瞬间坠了下去,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值班室的大门上。

“快把门关上!”獠牙最长留着棕红色胡须的警官大吼道。

谁知门还未关上,钊玟就已经飞跃起身抓住了二楼另一间屋子的窗沿。

“笨蛋,快去财务室。”警官命令二楼的壮汉们继续抓捕钊玟。

楼下几位性情暴躁的已经开始向钊玟扔起了火把。

“想烫死我啊!”钊玟踢开火把,两只脚来回交替捂灭了裤子上的火苗,随后全凭臂力攀到了屋子侧面,这面的外墙几乎没有任何可以攀爬的地方,光秃秃的除了木头还是木头,下方的警察已经围成一排就等钊玟体力不支摔下去。

钊玟摸了摸光滑的木墙,似乎木头已经有点朽了,就连油漆也脱落殆尽,向上望去那里正好就是雨水的排泄口,愚蠢的哼哼人以为只要涂上上好的油漆,就可以不用做落水管道。

天助钊玟,他伸出双手锋利的爪子,用力**腐朽的木墙里开始向上爬去,因为太过紧张,靴子打滑险些掉落,指甲里的鲜血也顺着手腕滑下,他为了稳妥些,迅速甩掉本身就偏大的靴子,手脚并用麻溜的登上了屋顶。

环顾四周都是矮楼一片,但是值班室右后方就是集会的入口招牌,那个位置刚好连接对面的一栋两层小楼,他踩着有些松动的瓦片缓慢的向广告牌走去。

“快拿梯子,他上屋顶了。”二楼的几位警察尝试了几次,但是因为过于壮硕,屋顶根本就承担不住他们的重量,一只脚刚迈上屋顶就陷落下去,半边的屋檐都被他们压垮了。

钊玟小心翼翼的前行,下方的瓦块突然碎裂,穿出来几根木头,壮汉们用力挥舞着手中的长棍,准备将狼人捅下来,再不济把屋顶毁了也行。

此时的屋顶如同春天的湖水,数百道裂痕像极了解冻的冰面,正当警察已经快要从漏着大窟窿的屋顶够到钊玟的时候,他纵身一跃跳向了数米远的招牌。

“疯了,这个狼人真的不要命了。”

大尾巴在半空形成一道弧线,钊玟的左手刚好够到了招牌的边缘,可是指尖的力量哪能承受住全身的重量,一瞬间他的半个身子就伴随着地心引力下坠,使劲全部力气拉动身体,终于把举起的右手抬到左手同样的水平线,狠狠在招牌正面用力划出痕迹借着力道向上一跃,站在了木牌上。

像走独木桥,他踉跄着挺直了腰杆,顺着招牌走向了对面,这里已经没有可以再攀爬的地方,于是他快速跳下屋檐,顺着屋旁大树的枝干直接跳下,翻个跟头起身就开始飞奔,后面的警察也穷追不舍的紧紧跟着。

钊玟钻进狭小的巷子,各种哼哼人生活的杂物堆积在此,他左右闪躲,深怕碰倒了东西减缓自己的速度,后面的公猪们可没有他这么灵活的步伐,都直接用巨大的身躯撞开这些碍事的物件。

“嘭”的一声,那个警官将木桶狠狠地砸在钊玟身上,他先是脊柱一麻,数秒后疼痛感直传大脑,钊玟膝盖瘫软直接滚倒在地。

“快给我把他抓住。”警官命令手下。

钊玟干嚎一声连滚带爬的向前挪动,不知是疼的还是累的,豆大的汗珠顺着他的额头滴落,他抓起能捡到的任何东西向猪人们砸去,石头,柴火甚至是锅碗瓢盆,可是这些东西对浑身肌肉的公猪们丝毫作用都没有,正当手持铁链的警察已经弯腰准备铐上钊玟的时候,他开口道:“我说我没有杀人你们信吗?”

猪人警察们纷纷大笑起来,发出愚笨的笑声,像是嘲笑又像是对钊玟天真的同情。

“你没杀人,你跑什么?”

“我哪知道,脑袋短路了可以吗?”钊玟边说边在口袋里摸索着。

“狼人真的是下贱的种族啊!又贪婪,又笨,最可笑的是,连撒谎都不会。”

猪人们继续哄党大笑,唯独那个警官从头到位都没有笑过:“笑够了没有,快点给他铐走。”

“遵命。”警察晃动了几下沉重的链条:“把手伸出了……昂?你在口袋里捣鼓什么呢?快拿出来。”

这个猪人还没反应过来,一团黑色的污水就已经糊满了他整张肥大的脸。

“啊,我的眼睛。”

钊玟趁着这混乱期间站起来就疯也似的继续向前跑去。

“快追。”警官愤怒的走到那个被泼满脸污渍的手下身边,恶狠狠的踹他了一脚:“这么浓的墨臭味,你闻不到吗?快去洗洗,蠢货。”

眼看就快到巷子的出口,埋伏在出口的警察直接拦住了去路,他向钊玟扑来,钊玟向后一闪靠在了两件木屋的中间,他左右看了看,又向上看了看,然后四肢伸展开形成大字型,一跨一攀几个来回就跃上了屋顶,气的公猪拿拳头狠狠的砸向屋子,吓得屋里熟睡的居民惨叫连连。

眼看钊玟沿着挨家挨户的屋顶很快就要翻过小镇的围墙了,最凶的长獠牙警官喊到:“把带的弩枪给我。”

这种发射弩箭的枪像极了捕鱼的鱼叉,但是经过改良,可以射出三百开外的距离,算是甜瓜镇最危险的治安武器。

警官抽出一根平头箭,“队长,不用十字箭吗?”

“这家伙还没到死的时候,我还需要了解他的作案动机,所以留他一条命。”

“可是巴弗洛说必须要了他的命。”

“现在他还不是镇长,他没有权利命令我,更何况局长已经死了,现在这个镇子我说了算。”

“好的,队长,完全明白。”

箭杆被用力插入枪膛,转紧尾部的螺纹钮,使威力最大化,掰开上方的瞄准器,警官屏住了呼吸, 还是射腿比较稳妥,这么想着他把弩枪向下移了半分。

扣动扳机的刹那,刚刚“完全明白的”警察用力的抬了一下长官的弩枪,箭矢如同流星划过,直接命中了钊玟的后心窝,此时的他已经跑到了墙边,一身闷响跌过了围墙。

“畜生,你在干什么?”队长转身就是一巴掌:“我说过我要活的。”

“啪啪啪”一声清脆的掌声从巷子深处传来:“獠牙-菲利普,不必发如此大的火。”黑色且枯瘦的手穿过阴影暴露在月光下:“不过是只杀了人的狼人罢了。”

“巴弗洛-黑蹄,果然是你,杀人灭口这招,玩的可真秒。”

“话不要说的这么绝对,除掉那头死肥猪,对你我都有力,更何况,人们也普遍相信杀人的是一只狼人。”

獠牙斜看了一眼身旁背叛自己的跟班:“你到底在我身边安插了多少卧底。”

“什么叫卧底,他们从一开始就都是我的人。”

“你这个卑鄙的外乡人,这算什么,监视我?”

“息怒,我这只是在保护你……”

“你这也叫保护?!”

“我从不保护对自己毫无意义的人。”

黑蹄话毙又躲回了阴影之中,菲利普只感到了浑身的阵阵凉意,局长的统治期结束了,镇长回归,而自己将永远作为他的傀儡苟延残喘下去。

不一会,派出去搜寻钊玟尸体的人急匆匆的跑回来,告诉了菲利普一个天大的坏消息——尸首不见了。

菲利普赶往事发地点,只看见了田野处的一摊血迹,前方不远处就是岩羊森林,钊玟就算没死也跑不了多远,他让手下天亮之后排查森林,因为夜里这森林常有盗贼出没,时常有偷情的小情侣和探险的游者惨死在这片森林里。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