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传说档案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10日

《传说档案》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一几小说

传说档案

作者:一几分类:魔幻小说类型:后宫

被美少女环绕的都市传说。并不惊悚,志怪故事的另一种演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依旧很正常。

孟应喜欢正常的东西,他喜欢一切循规蹈矩的、按规律发展的东西,喜欢一成不变的日常。

异常意味着改变,改变又通常意味着痛苦。

“喂、”

坐在他后边的荆歌戳了戳孟应的肩膀。

“你资道不?”

口音浓重,声调却很可爱。

“今天要来新的同学。”

“是吗。”

他故作惊讶地应了一声,如不表现出点超乎意料的模样,荆歌就会不满意,认为自己的新闻没有激起他人的兴趣。

新学期正是转校生插班的高发期,这没什么奇怪的。

“据说长得特别漂亮~”

她叽叽喳喳地吵嚷,兴奋地用冰凉的指尖连点孟应的脖颈,像喝碳酸饮料被激着似的缩起脖子。

漂亮就漂亮吧,一个女生这么激动做什么。

教室乱哄哄,堪比菜市场,不,菜市场也只有讨价还价,此间所聊的话题则千奇百怪无所不包,学生之间各自形成了小团体和文化圈。

人为地将学生划分为名唤“班级”的圈子,仍不满意,哪怕只有三个人,也能根据不同主题和行为习惯划分出四个不同的圈子来。

圈子一旦形成,个体间又会因喜好、观念乃至意识形态不同产生纠纷。

孟应讨厌纠纷,讨厌一切可能制造麻烦的事物。

门被推开了。

毫无征兆地。

通常来讲,当有老师接近时,脚步声就会被最靠近门的学生察觉,他们安静下来后,这股肃静的气氛便像传染病一样被迅速传播至教室的角落,因此教师一开门,屋子里坐着的就是满满当当的好孩子了,即便刚刚在走廊里听见的声音好似往油锅里倒了勺水。

但夏蟹老师不同。

她不仅青春靓丽,步伐也如猫般轻盈,根本没人能注意她的接近。

推门而入,班级里仍人声鼎沸。

她“咳嗯”地出了声,众人才尴尬地察觉讲台上已然站了个人。

时尚、朝气、优雅、从容、魅力十足,夏蟹就是这样完美的女性,她总是穿着标准的OL装,发丝柔顺清爽,是马骷髅中学公认的美女教师。

“诸位——”

她用指关节敲了敲桌面。

“肃静——!”

教室内渐渐安静下来,马骷髅虽然算不得一流名校,但好歹也是有点水平才能跻身的,为折腾而折腾的混账学生并不多见。

“今天有转校生要加入这个班级,大家今后要好好相处,与新同学友善相处。”

孟应托着腮,眼皮低垂,在他看来教室内唯一值得一看的也只有夏老师的美貌和妆容。

当然,不是出于对异性的欣赏,毕竟对美的渴望是根植于人类内心的欲求,与性无关,甚至与性别无关。

“请进。”

夏老师右手引向门的方向,一位女生款款走来。

的确,如荆歌所言,是个素质相当了不得的美少女——虽然仅有少数人看得出来就是了。

毕竟她完全素颜,没做任何打扮,发型也只是朴素的及腰长发,步态从容,神色却并不明朗。

她有些沮丧,不知为何。

但仔细瞧去,这不是昨天在信号灯下遇见的那个女孩吗?

彼时她可是化了妆的。

嚯,世界真小。

那个问题困扰了孟应半日,直至现在他也没想出究竟是在哪里见过她。

这个女孩如今摘掉围巾,展露容颜,无疑脸蛋与五官的排布都是绝佳的美人胚,脸颊下、手背与手臂上贴满了创可贴。

仔细瞧去,袖口下的手腕处还隐隐有绷带的痕迹。

伤口又增加了。

她到底做了什么,每天都能长新伤疤。

“我的名字是晓离篁。”

她转身,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姓名。

听到名字,孟应依然记不起她。

再多说点吧,孟应不由得期待,再介绍两句,譬如童年的经历、爱好及兴趣,只要可供判断的信息多起来,他说不定就能猜出对方的身份了。

但离篁的自我介绍到此为止。

只讲了名字,没有其它,站在那里,面无表情,冷若冰霜。

为掩饰难堪而刻意戴上了假面。

“……”

夏蟹老师也颇为尴尬,她帮忙圆场——

“就是如此,晓同学不善言辞,大家要多加照顾。”

夏老师这样说时,孟应注意到一处细节,老师为显得二人亲密揽住了离篁的肩膀,彼时晓的神情却不怎么自在,甚至有些想躲开的意味。

她大概厌恶陌生人的亲近,无论如何先记住这一点,免得日后有所交集时被讨厌。

“我看看……”

夏蟹的视线在教室内游移。

“那边还有空座,你就坐到孟应身边吧。”

糟糕。

被点到名字了。

孟应最头疼的就是被点到名字,一旦名字重复的次数多了,被人记住,今后的麻烦事也会随之增加。

更别提这女孩一看就是麻烦中的麻烦。

少言寡语,但绝对不好惹。

总之,孟应决定暂时不主动搭话。

她提着书包坐到孟应右侧,整个过程一声不吭,坐下后也只是垂着头,双腿紧并,像只躲在角落的小鹿。

不管加入了怎样的插曲,课还是要上的。

但这家伙显然没有课本。

孟应感觉很糟糕,相当糟糕。

需要课本时,离篁可怜兮兮地不知所措,却又不做任何表示,只是低下头盯着桌面。

孟应心想,只要你开口,稍微说一句话我就借你看。

但那姑娘一不吭。

看似对方为难,但真正为难的却是孟应。

“你借人家看看呀。”

荆歌还在背后高速戳自己的脊梁。

那家伙引以为傲的绝技,一瞬千击和下段踢。

孟应临时反悔了,率先开口吧,被讨厌就讨厌,看她怪可怜的。

“晓同学,要看我的书吗?”

这样问了。

对方没有应声。

孟应以为自己的声音不够大,于是加大音量,又说一遍。

人家依然不吭声,但这回默默摇了摇头。

不需要吗。

好吧。

有些适应的过程并非一时半刻就能完成的,他深谙此道,强行亲近只会适得其反。

说到底对于一个孩子而言,换了全新的学习环境恐怕没个三两天也融入不来。

何必揠苗助长。

他也不顾身后暴躁矮子的连打,继续在课本上涂鸦。

但很快第一节课便过去。

瞧着蠢蠢欲动眼露红光的同学们,孟应决定先去厕所躲一躲。

显然,他们冲着离篁而来,自己又在离篁身边,要是继续坐在这儿,接下来只会处在一片欢声笑语中尴尬不已,连愉快的发呆都做不了了。

于是,在铃声响起的刹那,他拔腿便走,离开教室前的一瞬间,他以余光瞥见了如丧尸潮般汹涌而去、直奔离篁的人群。

哼哼。

这就勉强算作“小圈子”的第一顿毒打吧。

无论身处怎样的环境,保持独孤比维持朋友更加困难,愚蠢的小姑娘,还是多学着点吧。

………………………………………………………………………………………………………

“美少女转校生?!”

临睡前,孟应一边给妹妹洗脚,一边和她讲述今日的见闻。

当然,既然自己是神的奴仆,那给神明洗脚也算不得什么。

“是的。”

他坦然答道。

“那不是gal里的情节嘛!”

小鸠相当激动。

“老哥,你要走桃花运了~”

“别乱想。”

不顾小鸠的揶揄,他继续恪尽职守,兢兢业业地履行职责。

手指与脚趾相扣,用指头清理净脚趾间的污垢,轻柔地摩擦,从脚背到脚踝,来回揉\搓,力度似轻抚宠物般温和舒缓。

之后打上泡沫,让滑溜溜的脚丫在手中游动,温柔地爱抚,顺着足弓的曲线一遍又一遍地捋下去。

小鸠从不出门,这双脚几乎没走过远路,脚底连加厚的角质层也长不出来,捏起来仍如婴儿的肌肤般柔软幼嫩。

脚趾修长纤细,指甲整齐漂亮,白里透红,显现健康的水粉色。

常人的脚趾肚因累年行走,多多少少都有些变形,但小鸠不同,她的脚趾依然是天然纯粹的形状,线条柔和流畅,大脚趾节与脚踝亦小巧玲珑,恰到好处,既不过分突出,又在柔软中增添三分骨感。

“哎呀、哈哈…”

她有点反抗地挣脱了哥哥的手。

“别摸脚心了,好痒~”

“知道了,拿回来。”

作为神的侍者,自然要服侍的贴心才行。

“话说回来,哥哥。”

小鸠的食指点着下巴。

“你知道吗,这说不定是你摆脱单身的好机会。”

“别闹了,照顾你一个就够不省心,哪有功夫应付其它女人。”

是的,小鸠自有办法解决二人的生活费问题,但在其它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层面,就要由哥哥想办法。

“今天别玩到太晚了,一会儿把电脑关掉。”

孟应用毛巾将小鸠的脚丫仔细擦干。

“十一点前必须睡觉,知道了吗。”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