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嫡门宫闱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13日

《嫡门宫闱》精彩章节目录_一季之秋小说免费阅读

嫡门宫闱

作者:一季之秋分类:古言小说类型:宅斗

苏妤是长青侯府独一无二的掌上明珠,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但一场梦境让她预感到这一切很可能因为自己一直忽略的康表姐在顷刻间化为乌有!为了不再被康表姐和她的家人蛊惑陷害,苏妤决心密切关注康家人的一举一动,确保家人和自己不会再深受其害!只是一直单打独斗的她没想到的是,原来还有一个人一直在不离不弃的陪伴着自己,默默帮助自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此时人群已经散开,卫洲揽着苏妤的腰肢往后飞退几步,站立在空地上。

“卫公子,谢谢你。”苏妤脸红的要滴出血来,放在他胸膛上的小爪子顿时有些无措。

“你、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

卫洲与苏妤的哥哥苏恒是军营里认识的,可以说是生死之交,因此两家倒也经常来往。只不过,幼时苏妤无意中看见了卫洲杀人如麻的一面,惊骇万分,从此心里留下了阴影。

别的女孩儿看见卫洲都要上赶着投怀送抱,但是苏妤是绝对不会的。

她害怕。

一晃就是数年过去,苏妤见到卫洲就慌得要绕路走,两人交谈甚少,顶多就是逢年过节的时候说几句场面话,点点头也就完了。

冷不丁的被他这样一抱,男人阳刚勇猛的气息扑鼻而来,苏妤的脸颊顿时浮起一团桃花般的红晕。

卫公子今天好像没有那么凶了。

卫洲轻轻地“嗯”了一声,手臂从小姑娘柔软纤细的腰肢上松开,微风习习,一股淡淡的馨香从鼻间掠过,甚是好闻。

玉兰和玉燕两人挤出人群跑过来,神色焦急:“娘子!”

二人扶住了苏妤,四只眼睛都在她身上细细检查。

苏妤方才惊魂未定,半倒在玉燕怀中,虚弱地摆摆手:“我没事。”

“去查查是何人在闹市纵马。”卫洲皱着眉头吩咐下属,脸色恢复了冷漠严酷的模样。

闹市里严禁纵马是新颁的条例,目的是为了免得误伤百姓,没想到还有人如此不知趣。

吩咐好事情,卫洲扭过头,目光在她身上扫视片刻,确认安然无恙后,脸色稍霁,半提醒半批评道:“知道刚才那样有多危险吗?若不是我刚好经过,恐怕苏二娘子就要吃些苦头了。”

一想到刚才的情状,卫洲又是生气又是后怕。

只是他的语气过于冷硬,苏妤当时被人推倒在地,此刻心里本就委屈,被他这么一说,不由得低下头去,整个人像是一颗打了霜的小白菜。

“我是被人推过去的,肩膀现在可疼了。”

卫洲眉头一拧,在脑海中暗暗回想。

好像是有人推了她一把,是谁呢?

“卫公子。”

康雪盈按捺住心头的激动,羞答答的走上前,眉目含情,“多谢公子刚才救了我的表妹。”

卫洲望向她,神色莫名:“姑娘是……”

康雪盈深吸了一口气,竭力将微笑绽放到最美的状态:“卫公子,我是妤儿妹妹的表姐,康雪盈。”

“哦……”卫洲若有所思,眸色深深,“原来是你。”

康雪盈被他这般目不转睛的直视自己,又听他说出这番带有深意的话,以为他是对自己有意,不由得脸颊发烫,语气中不由得带了几分期待与媚意:“卫公子以前见过我?”

一旁观望的苏妤也皱了眉,卫洲不会眼瞎看上了她这个蛇蝎心肠的表姐吧?

卫洲冷笑,眸中寒意凛凛:“是你推倒苏二娘子的。”

苏妤松了口气,虽然她不喜欢卫洲,也不喜欢康雪盈,但是她却是万分不希望这两个人碰撞出火花的。

康雪盈被这句话噎在原地,脸色僵硬。

“卫公子何出此言?刚才我是想拉妤儿妹妹的,没想到人群太拥挤,我——”

“不用多说了。”

卫洲神色不变,眸中寒意如支支利箭,刺得康雪盈头皮发麻。

“康姑娘的行为无异于是变相谋害,烦请康姑娘随我到大理寺走一遭。”

卫洲如今在大理寺任职,铁面无私,是个好官。

不好惹的官。

康雪盈只觉得晴天降霹雳,五雷轰顶,轰得她双耳嗡嗡作响,立在原地半晌才反应过来。

大理寺是什么地方?人间地狱啊!听说进去了就要脱层皮,她这一身细皮嫩肉怎么受得了?她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康雪盈顿时珠泪盈眶,如雾染远山,好不可怜:“卫公子,我是不可能谋害妤儿妹妹的,还请你公正,还我清白!”

卫洲不为所动。

康雪盈转身紧紧地握住了苏妤的手:“好妹妹,你快告诉卫公子,我是冤枉的,我怎么会害你呢?你就如我的亲妹妹一般,我怎么可能做那样的事情?……”

说着说着,眼泪就如不要钱的珠子啪嗒啪嗒的掉落。

苏妤知晓是康雪盈推倒自己的,但是此刻也不得不为她求情。

并非是她心软,而是她明白,只要今天帮了康雪盈,手里就握住了她的把柄,这样才有机会将李氏的坏根彻底拔掉。

如是想着,苏妤便开口了:“卫公子,我想康表姐也不是故意的……”

卫洲抬眼看她,小姑娘一双乌溜溜的黑眸里带着几分乞求,以及一星半点的……心虚?畏惧?

卫洲脸色有些不好看了。

苏恒如此聪明机智,怎么他妹妹却这样单纯天真?如果不是他及时赶到,她知道后果是怎样的吗?!

还是因为她记得幼时的事情,所以怕他,不想让他插手?

越往后面想,卫洲的脸色多云转阴,眼看着就有下暴雨的趋势。

“还请卫公子看在哥哥的面子上,就不要追究康表姐了,况且我也没受伤……”苏妤越说越心虚。毕竟眼前人还是她的救命恩人,人家为她着想,她不但不接受,还让人家不要帮忙。

顶着卫洲渗人的目光,她的压力也很大。

卫洲面无表情:“随你。”说罢,直接转身就走,看也不看康雪盈一眼。

待卫洲走远,康雪盈才惊觉自己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湿透。

小命要紧,还是换一个攻略对象吧。

苏妤比她稍好一些,不过是腿脚有些发软罢了。

由丫鬟们扶着坐上马车后,苏妤靠在软榻上,心神俱定后,望向康雪盈,似笑非笑:“不知今日之事,康表姐准备如何谢我?”

康雪盈适才缓过气,被苏妤这一提醒,又一颗心高高挂起,立刻又游刃有余的切换出谄媚讨好的笑容。

“好妹妹,刚才真是多谢你了,这京城里,除了你,姐姐真的不知道该找谁帮忙了。妹妹今日为我解围,姐姐无以为报,日后定会牢记心里,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苏妤挑眉,她可不需要什么永远的牢记,她要的是实实在在的谢礼。

无视了康雪盈的迂回战略,苏妤眨着无辜的大眼:“我记得姐姐屋里好像有一支碧玉簪?”

康雪盈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试探着问道:“是啊,妹妹问这个是……”

苏妤眉眼弯弯:“当然是喜欢了,不知道姐姐能否赠与妹妹?”

康雪盈脸皮抽了抽。

那支碧玉簪可是她现如今最珍贵的首饰,不是特殊场合她都不会戴的,唯恐磕着碰着,明知如此,苏妤怎么好意思要?这个表妹什么时候脸皮这么厚了?

康雪盈陷入沉思时,身旁的厚脸皮表妹又说话了。

“我上次瞧见姐姐手上戴了一只水绿色竹青玉镯,心里也甚是喜欢。这几年姐姐在我府里,我和娘亲也送了姐姐不少好东西,姐姐不会连个簪子镯子都舍不得给妹妹吧?”

康雪盈咬着牙点头:“好。”

回到长青侯府,康雪盈回到院子里歇下不过片刻,玉燕便过来了,笑得一脸真诚温婉:“表姑娘,我家娘子让我来拿东西。”

康雪盈忍着心头的不适不舍不甘心,面带微笑接待玉燕,随即进屋找出了簪子镯子,交给丫鬟包起来,一并交给了玉燕。

待人一走远,康雪盈的笑脸再也维持不住,顿时垮下来。

“哗!”

满腔怒火撒在无辜的瓶瓶罐罐上。

“怎么了?”李氏听见屋里的动静,走进来便瞧见满地狼藉,不由得脸色阴沉,“雪盈,你这是干什么?”

李氏时时刻刻教育女儿,寄人篱下,定要保持知书达理、温柔乖巧的形象,这样才会被喜欢,才能在这个地方长久的待下去。

见到眼前这一幕,李氏又怒又惊,唯恐被他人知晓,落了口舌。

见到母亲,康雪盈再也憋不住委屈,一把扑在李氏的怀里。

“娘!”

等康雪盈说完来龙去脉,李氏便明白了。她轻轻拍打着康雪盈因为抽噎而颤抖的背,安慰道:“乖女儿莫哭了,都怪娘亲没用,让你受委屈了。”

康雪盈低头呜咽,绞着帕子,面带羞恼:“我还在卫公子面前出丑了。”

李氏叹气:“荣国公府门庭太高,别说我们孤儿寡母,可能长青侯府也攀不上,还是瞧瞧别家的吧。”

听李氏叹气,康雪盈就知道心中无望,但是听到苏妤也不可能时,康雪盈顿时觉得心里好受多了。

“娘,我的簪子和镯子……”

李氏拍拍她的手:“没事,我这儿刚得了几件好东西,过两日就拿出去给你重新打新的便是。”

康雪盈听得心惊胆战,她自然知道她娘嘴里的好东西是什么。

是从杨氏的屋里偷出来的。

康雪盈咽了咽口水:“娘啊,不会被发现吧?”

李氏嗤了一声:“傻丫头,娘会让她发现吗?我拿的都是她很久没用过的,恐怕她都记不得了。金银首饰放久了会失了颜色,与其放在那里落了灰尘,倒不如拿去改个花样,簪在我儿的头上。”

听完,康雪盈也觉得甚是有理,当下和她的便宜娘商量起首饰的样式。

殊不知,两人的一言一行都落在了苏妤的眼底。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