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食人玩偶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15日

《食人玩偶》精彩章节目录_藤绫小说

食人玩偶

作者:藤绫分类:悬疑小说类型:战斗

一位是从小母亲离世,只能随着父亲生活,脾气暴躁的父亲时常殴打虐待她,年幼的她抱着母亲生前送给她最后的礼物——兔子玩偶来作为陪伴,从小受到这般待遇的她,只能对着玩偶讲话,渐渐的她对这个世界只剩下绝望与憎恨......而在无尽的黑暗之中,一双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女主长这样的~是个可爱的小仙女~

玩偶也有生命,所有的一切都取决于它的主人

2040年4月2日

“混帐东西!”

男人的巴掌重重下落,鲜明的五指深深印在女孩光洁的脸庞上,鲜血从嘴角里不断渗出,滴下一抹诡异的弧度。女孩的眼神里充斥着愤怒与绝望,怀里紧紧搂抱着一只玩偶兔。

“你竟然敢这么看我?我可是你爹!

老子他妈养你这个赔钱货就是让你这么看我的?啊?”

话语未落间,又是一声闷响。

呃!”女孩被打得眼冒金星,趔趄着摔在地上,额头磕到墙后缓缓渗出惊异的鲜红色,淌在雪白的墙面上,形成鲜明的对比。

女孩捂着后脑勺,头晕目眩间,父亲震耳欲聋的怒骂声飘向未知的远方,朦胧间好像看到妈妈美丽的轮廓,眉目间满是温柔,轻轻唤她∶“小幽……”

这是母亲去世的第二年,四岁的那年,母亲患了重病,残喘着最后一口气,将亲手做的一只兔子玩偶送给了年幼的女儿。

“它会一直陪着你的,我的宝贝女儿。”

“不要忘了,妈妈永远爱你……”

女孩难以忘记,在那个夕阳如血的傍晚,那个疼她爱她护她的妈妈嘴角扬起的笑容与最后慢慢松开的手。

而从那之后,父亲开始整天外出喝酒赌博,早出晚归,原本压抑的暴脾气显露无疑,稍有不顺心,小幽兰就成了他的出气筒。

日复一日,家里原本不多的积蓄也渐渐耗空,于是男人愈发暴躁,成天殴打女孩来发泄情绪。

那日,男人照常出去喝酒,六岁的陆幽兰贪玩下溜出了家门,身后的门敞着大大的口,附近的小贼一哄而入。值钱的家当被哄抢的一干二净,连床板,自行车的轮胎都没有被放过。于是当陆幽兰回到家,只余下一片狼藉。

“连家都看不好,要你还有什么P用啊?!打死得了!”

暴怒的男人破口大骂,一脚踢在女孩柔软的腹部。陆幽兰腹部剧痛,干呕却又什么都吐不出来,疼痛还未过去,一只大手把她扯过来,又是一巴掌落在脸上……

不知不觉间疼痛已然麻木,陆幽兰无奈地承受着不该承受的一切,内心深处的渴望却愈发强烈。

她也想玩,也想像别的小公主一样在父母的怀里撒娇,她想走出这个黑暗潮湿的屋子,拥有能一起闹一起疯的小伙伴……她想妈妈了,可是那个温柔的女人不在了,只有这个成天打她骂她发泄情绪的男人。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啊?她只能做一只父亲眼里的“看门狗”吗?为什么在她失去了最爱的母亲后,唯一的亲人却如此对待自己?为什么她不能像正常的小女孩那样,拥有好看的衣服和疼爱自己的爸爸妈妈?为什么她就必须要接受这一切呢?她明明没有过错不是吗?

为什么…为什么啊!

为什么这个世界如此的不公平!这个男人为什么还没死!为什么其他人就能幸福地活着?所有人都该去死!去死!

毕竟……对她而言,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吗?

父亲不留情的拳头依然在她的身上落下,陆幽兰却依旧搂着怀中的玩偶,当渴望和恐惧变为怨恨和愤怒,心中的邪恶便破茧而出,刻骨的仇恨在夜幕中被深深遮掩……

夜色深沉,沉寂的屋子内,一个女孩抱着玩偶兔木然望向窗外,无神的瞳孔和内心深处刻骨的伤。

“小千……你动一动啊,我想要你陪我玩。”

被唤作小千的玩偶安静的躺在她怀里,并没有任何动作,依旧乖巧却没有生命。

女孩麻木的看着玩偶,疲惫的眼神中突然显出几分诡异,女孩自嘲似的一笑,转身走向了无尽的大门。

六岁的陆幽兰并没有注意到,在她转过身的那一瞬间,手中玩偶的眼睛在黑暗中流露出一抹猩红的色彩。

十年后

“请问有人在家吗?您好,您的包裹到了。”

快递小哥反复敲着门,但门内却依然没有动静。

快递小哥不耐烦的皱皱眉头,正要转身离开时,却听见身后的门沉重缓慢地开了。

门只仅仅开了一人进出的小缝,屋子内没有灯光,黑压压的一片。

似乎有点寒气透出,快递小哥正要好奇的把头探进去看时,一只苍白有力的手出现在门框上!

“啊!”快递小哥惊吓的叫了起来。

“闭嘴!你不知道随随便便就往别人家里看是很无礼的吗。”

一个穿着睡衣的少女揉着眼探出头来,紫色的瞳孔,雪白的肌肤配上那长长的白色头发,神色冷漠的盯着面前的人。不禁让快递小哥打了个寒颤。

“对不起对不起!”

快递小哥慌张地将手中的包裹递给少女,指尖无意的触碰到少女雪白的手,却只感受到一片寒意,就如同极地的冰凉,快递小哥只觉得这寒意太过于激烈似乎都要通过手臂传到他骨头里去。

“谢谢。”

少女拿到自己的包裹后迅速合上门,留下还在发愣的快递小哥。

过了一会儿,快递小哥才回过神来,骑上自己的电动车,风一般地逃离了这里。

不想再给这户人家送快递了,小哥如是想到。

少女站在自己的小床边,看着窗外小哥逃命般的背影,缓缓笑起∶“真有趣……小千,是不是?”

拉上窗帘,房间里又重新沉浸在一片黑暗中。

陆幽兰拆开包裹,里面是她最喜欢的恐怖小说,她拿起一本,细细的查看有没有让她不满的地方。

嗯…书的切边还算好,纸质还不是很差,封面也是自己喜欢的风格。少女满意的捧着书来到沙发上。

自从父亲娶妻离开,她觉得无所事事,没有了父亲的束缚,自己便一个人过的开开心心,辍学一个人呆在家中,拥有高智商的她被严重耽误,只靠着自己在家中写着网络恐怖故事来获得收入。

陆幽兰在学校可是出了名的学霸,只因为父亲的家暴给她留下了阴影,性格乖僻的她成为了同学欺凌的目标,嘲笑讽刺和排挤烦不胜烦。一切都让她感觉索然无味,干脆待在家里自己快活。

少女点燃一支蜡烛,也许是长时间没有开灯的原因,灯泡早已报废,她抱着玩偶兔子小千坐在沙发旁的角落安静的翻看着小说,漆黑的房间里仅剩电视机嘶嘶的电波声和蜡烛暖黄的光线陪伴着这一人一物。

不知看了多久,嘈杂间一则新闻吸引了陆幽兰的注意,她放下书走向电视跟前坐下。

“昨日凌晨,一名14岁少年在家中被害,大量失血死亡。手段极其残忍,脖子上有多处被撕咬痕迹,警方判断非人为所杀…”

少女歪着脑袋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过了一会儿,她不愿再深思下去,转过身子抱住玩偶笑道∶

“呵呵,小千,你看是不是很好笑?怎么可能不是人为,难不成是被咬死的?这些无趣的大人整天想着有的没的…不管了,困死了,走吧,小千,不看了,我们继续睡觉去。”

陆幽兰合起手中的书,抱着玩偶,光着脚丫子走向房间。

案发现场

一栋老旧房子静静的矗立在那里。墙壁的颜色已经淡却的模糊不清,裂口爬上了许久没修复的门框,窗户上的划痕彰显着年代的久远,天花板上粘着数不清的蛛网。

空气中弥漫着霉味与浓厚得化不开的血腥气息。

房子内,一位少年横躺在凄冷的血泊中,四肢诡异的扭曲,僵硬发白的躯体上是或深或浅的伤痕。一只眼球脱落,只与血管藕断丝连,另一边空洞的眼眶中黑漆漆的,仿佛在诉说着死者生前的不甘。舌头切面并不平整,像是被生生扯断,白森森的牙齿上满是血水,黑洞洞的喉咙在失去了舌头遮盖后显露无疑,整个画面都令人不寒而栗。

少年似乎在死前受到了极大的惊吓,生前有过明显的挣扎痕迹,刑侦警员如是判断。

“这个案子很棘手,犯罪嫌疑人、作案工具以及犯罪动机没有任何发现,现场只留下死者指纹,监控则是被人动了手脚。由于死者生前性格孤僻,人际网络空白,甚至难以分析死者行为。”

一位正在现场调查的侦查员紧皱着眉向警官报告。

这么诡异的案子闻所未闻,警官们还是第一次经历,将案发现场封锁后,尸体被医护人员抬出房间,却没有人在意到角落中有一只满是血迹的玩偶被遗弃在黑暗之中…

午夜的十二点钟,天已深,微弱的路灯光忽明忽暗,白天里还忙碌着的人们这时候也安静睡去,蛐蛐清脆的鸣叫声在寂静中愈发聒噪。

突然一声巨响打破了这份宁静。

“碰————!!!”

陆幽兰被剧烈的动静惊醒,仿佛就在她的耳边响起,她从大床上烦躁的揉着秀发坐起身,而后声音又重击在她的耳膜上。

“哐当————!!!”

她捂着耳朵从床上气愤的跳起来。

“啊!神经病啊!烦死了,大晚上的吵什么吵啊!”

陆幽兰用被子将自己的脑袋盖住,气愤的倒了下去,过了片刻,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再次从床上坐起,慌张的在床上四处翻找。

“我的小千呢??”

为什么床上没有了她的小千?她的小千去哪里了了?那只玩偶离奇的不见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