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我是无神论者真是太好了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16日

《我是无神论者真是太好了》精彩章节目录_Evan后接sue小说在线阅读

我是无神论者真是太好了

作者:Evan后接sue分类:校园小说类型:现实

和网友见面明明应该是很开心的事,然而为什么我一点这种感觉都没有呢?现实与幻想交相辉映,人和神明的奇妙...友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所以说,为什么偏偏是这个?”

我叫玉暮,目前在进行家庭会议。

“因为会相当有趣嘛。”

“实话说,你选择什么社团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而且我也不是很愿意管这些破事..不过这个选择真的让我有点头大。”

“我觉得没问题,这是一个很正经的社团。”

“在你加入的时候开始就已经变得不正经了。”

“我也是为了让这个社团有点事做嘛。”

“啊..你已经决定要做点什么了吗..哎?说不定你很适合这个社团。”

算了吧,大概原三年级的学长们离开后,这种胡闹社团也会被迫被废掉。

为了这一点,我暗下决心,做点什么。

“啊,阿玉想通了?这可不常见。”

“常不常见什么的..算上今天咱们见面才几天啊..”

“你以为我已经重新来过多少次了?”

我的直觉告诉我再问下去会出事。

“咳咳..我刚刚的意思可不是就让你在这个社团里胡闹哟?”

“胡闹什么的,才不会呢。”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真的加入的话,稍微做点什么也是可以的,至少可以让这些笨蛋不要到处去找灵异现象。”

“唔姆姆..行吧”

“注意不要做得太出格哦?”

“我知道的。”

看你这张戏谑的脸我就知道不会靠谱。

“这样吧..如果这一个学期,你保证不要在学校里胡闹,我就答应你一个要求。你就答应我一个要求怎么样?”

“诱人的条件呢..阿玉可以为我做什么呢?”

“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情,都行。”

“不要后悔?”

“不会后悔。”

“那咱们不如玩点大的。”

“什么?”

“我来制定规则,提出两点限制,然后你可以对我有三点限制。”

“也行吧..”

“那么这样来..”

她变出一个白板。

“首先,我有两点积分,你有一点积分。”

这么来劲?

“嗯。”

“在结算时,咱们的积分差值就是愿望数。也就是说,假如我比你多十分,你就给我做十件事。”

“嗯..为什么这个例子让我这么难受?”

“我每做一件出格的事,给你加一分。”

“然后呢?你的加分规则呢?”

“比如..接下来不是会有什么校园大赛吗?”

“是啊。”

“你可以在这里规定,我得到什么名次给我几分,诸如此类的。”

“嗯..大概明白了..那我的积分也太难加了?”

“刚刚的规则我对你也一样适用。”

“这还成..那怎样来规定这些事情的加分多少呢和是否合适呢?”

“什么?”

她有些不理解了。

“如果说,你的加分事项比我多了很多。该怎么样平衡?”

“这个..”

“不如这样。”我向她要了一只马克笔。“在一件带有竞技性质的事情上,如果只有你参加,我来制定得分明细,如果只有我参加就让你指定,如果咱们都参加了,就一起指定竞技式的得分方法。”

“可以啊..就这样写吧..”

玉露拿出一支羽毛笔和一张纸,刷刷写着。

“这什么?”

“我们的打赌方式,你们把它叫做什么约还是契约,忘了。”

“实际上是怎样的.”

“用绝对的律条来定性我们的行为,双方均不得触犯这个律条上的所有事宜。”

“如果触犯了会怎样?天罚?”

“那..那倒不至于,这个契书会用强制的方法让你无法触犯,比如,约定你不许向北走,你就会在要向北走时,走不出这一步。”

好神奇..

“通过这个办法,你我就都不能作弊了。”

你觉得我有什么可以作弊的手段吗?

“然后,两点限制..我想想..第一,不许用任何我不知道的奇怪方式让我输掉。”

“什么形容方式..”

“第二,在你设限制时,不许耍小聪明。”

脑中突然一阵晕眩..

“等等,我之前的想法都不见了!”

“果然是..你不要讲出来啊,相当气人啊。”

“好吧。”我扶一下头“第一,对‘出格’的定义就是对除了我以外的人造成影响。”

“可以。”

“第二,不许再把跳回以前,至少也要和我打过招呼。”

“这个..可..可以。”

“那第三条,我从明天开始,尽量体验一下人类的生活,好不好?”

“这..算是限制吗?”

“就算是吧..”

“可以。签字吧。”

“真是契约啊?”

“感觉对我来讲就是卖身契呢。”

这你就已经感觉是卖身契了?

————————————

(欢迎来到青湖学院新学期大典。)

“谁起的破名..”

“哇!有热气球哎!这是嘉年华吧!”

“嘉年华是节日哎?”

氢气球等于嘉年华是哪来的谬论?

“你看,确实很热闹嘛。”

“嘛..大典也确实太难听了..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吧,好听多了。”

“阿玉的朋友们呢?”

“都不在,只有我闲着。”

“去哪了?”

“苏童要表演,剩下的被伊谦找去排舞台剧了。”

“那你为什么不去?”

“他们让我演波蒂亚..”

“波..什么?”

“呃..总之是个有重要戏份的女人。”

“那怎么了,演戏有个小反串不是很正常的事么?阿玉真小气哎。”

“反串什么的..我倒不是很在意,但是波蒂亚的形象不是很适合我来呀。”

“适合适合,相当适合。”

“你不是刚刚还不知道波蒂亚是什么吗?”

“哎呀,你最近真的开始把我当人类看了哎。”

..

“好..是我的疏忽..”

“话说今天没有别人了吧”

“是啊,就咱俩。”

“那这岂不是..”

“不是。”

“约会!”

“就说不是啦!”

“阿玉,这可是你为数不多的和女孩子约会的机会哎。”

..

“是啊..我找不到女朋友呢..女生看到我的长相会发‘朋友卡’呢..”

“不要闹心,阿玉你还有我呢。”

“从小就是这样..被女生当朋友..被男生表白..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如果阿玉想要换形象的话,我可以帮你。”

“可以吗?”

“当然可以,只不过很可惜。”

“..算了..我会不习惯吧..”

“明明你之前自己说过自己的接受能力相当强大诶。”

“这个..我发现你的存在使得我发现有很多事情都..”

“这明明是对你也有利的事情。”

“以前还真希望过可以变身,但是真有机会的时候的确会比较害怕..”

“看来阿玉还是舍不得这个身体哎。”

“不,那是不可能的。”

————————

路过料理部的小店。

在很多美食街的店铺中间,本校的的各个兴趣社团显得竞争力有些不足。

“不要这样,社长..”

果然,这个时候就会演上这一幕。

“阿玉,去看看热闹。”

“你会看到相当残忍的一幕哟?”

“嗯?”

“走吧。”

..

“人好少..”

“啊,玉暮同学,早上好..不要拉我啦。”

一个被部员拽着的可爱女孩向我打了个招呼。

哪管是在这么苛刻的节骨眼下,她还是很礼貌地向我打了招呼,然后再重新回到和部员的对决中。

这个人叫左百卉,是料理部的招牌。我当然知道料理部的招牌应该是菜系,不过,也有个词叫秀色可餐嘛。

主要是这里的来客大多是被漂亮女生吸引来的,毕竟有个风格叫‘厨娘’。

但是,并不是说别人不好看,只是左百卉好看的有些出众罢了。

‘阿玉,这是你的朋友?’

‘还不算朋友吧..同学而已。’

‘好我差点以为又是新的竞争对手..’

‘你真的是..’

‘我毕竟要确保嘛..这样外表天然心里也天然的女孩真的不多嘛..’

“玉暮同学,如果可以的话,来帮帮我好不好?”

“等等..朋友们,你们先停一下,让她好好站着。”

“哦..”

大家把左百卉扶起来,她也如我所说的站好了。

“比一个剪刀手。”

虽然一脸迷惑,她还是照办了。

咔.嚓.

“好了,你们可以继续了。”

“哎..哎?”

“我想了一下,穿这身的确很好看。”

“啊..是吗..”

她脸上多出一些红色。

“所以,不要吝啬好吗,美丽的小姐?”

“那..好吧..”

我向她的组员投去一个眼神,她们似乎相当感谢我。

“那,再会咯。”

“拜拜。”

趁着左百卉还没反应过来,我带着玉露赶快跑路。

“啊..小左真的好可爱~你说是吧,玉露?”

玉露看看我,又回头看看那家小店。

“果然,是个竞争对手,而且相当有威胁。”

哈?

——+————————

“看音乐剧吗?”

路过大放映室,我想起今天上午有个音乐剧。

“不..没兴趣..我更想看你朋友们的话剧。”

“那个要演两天..好!这两天找到地方消遣了。”

“你关注的点真独特。”

对我来讲就是想找到一个有趣的东西度过这两天嘛,这和去年比起来根本就没什么变化。

啊..还是有变化的,去年我旁边是红蓝。

奇怪的是去年和今年都会有把我和朋友当做恋人的视线..

其实也不奇怪。

说起来,刚刚某个神通广大的家伙说可以帮我搞定一直以来苦恼着我的长相问题来着。

我说习惯不了,拒绝掉了。

我是肯定接受得了的,这点小事..怎么可能接受不了..

从一周前开始的充满不真实感的生活,搞得我有些心神不宁。

从我懂事起,我就生活在一个必须懂得包括宗教礼仪在内的所有礼节的家里,就这样,我算是比较早的知道了宗教的中心所在。

一个‘虚构’的神明。

和所有人一样,我所理解这位神明普度众生,为人类指出前路,而且什么都做得到,是任何东西都企及不了的高等存在。虽然从来没相信过就是了。

现在你告诉我这个神是这样的?

搁谁身上都不会信的。

“有没有摩天轮啊?”

“你真的以为是游乐场吗?不过,鬼屋倒是可能有哦?”

“那算了,我比较怕鬼。”

“你说什么?我听到了什么超级不可思议的东西?”

“怎么啦,怕鬼不行啦。”

“你自己认为是很合理的吗?”

“说自己怕鬼的话,会显得很可爱不是吗。”

“你这句话超不可爱!”

“怎么这样,阿玉,我不可爱吗?”

“如果我没有听觉的话,应该算是蛮可爱的。”

“我突然有了一种阿玉你不爱我了的错觉。”

“你究竟什么时候产生了我爱着你的错觉?”

“太过分了,我们昨天晚上明明已经做了这样那样的事..”

“我不是睡的很熟吗?”

“明明是那样的激烈,明明差点就把我弄醒了。”

“你做的是什么鬼梦,为什么主角会是我?”

“难道阿玉你不喜欢我吗?”

“我觉得我说喜欢会被你钻空子。”

“戚..”

“你刚刚有‘戚’吗?”

“打直球吧,阿玉,我喜欢..”

“对不起你是个好人。”

“喂!”

“说到底,你真的明白这个词有什么意义吗..”

“应该比DT阿玉懂多一些。”

哦豁..互相伤害?

“你的单身时间比我长十万倍吧?”

“唔唔唔..阿玉傻瓜,笨蛋,白痴,萝莉控变态,欧派星变态,变态!”

“为什么说了三个变态?”

啊..跑掉了。

为什么跑进鬼屋了?刚刚还在说你怕鬼不是吗?

总之先追上去吧。

—————————————

怎么说呢。

作为白寻先生亲手写下的迷宫图纸,这样的复杂程度估计已经算是仁慈了。

但是为什么鬼屋里面有迷宫呢?

一般情况下会有人在鬼屋里装一个这么大的镜子迷宫吗?

不行,拿正常思维思考白寻就完了。

总之先走出迷宫吧。

理论上也就那么一个出口,问一下出口的工作人员就好了。

我本来是这么想的,知道我来到..

出口B?

我的妈呀..

也就是说不止一个出口?

难道我要把所有出口都去一遍吗?

============================

在鬼屋。

出口C?

说到底,为什么一个鬼屋里会有迷宫..

有多个出口的话,阿玉说不定过不来。

在这里可以躲一会儿。

我明明已经这样了..他是不是故意的..

总有一天,我可以..

“哎呀,这样的感觉很熟悉,是姐吗?”

这日式的叫法是怎样..好像是叫我?

回过头。

“这样的气场,果然是您。”

气场是什么啦。

===========================

“哎?你是不是高二的那个..学生副会长?”

“啊..”

出口A的接纳员和我搭话..正好,我也要问问他有没有见过一个‘黑长头发,身材高挑,戴着一个风铃草项圈的高二女生’。

话说,那东西叫项圈么?

算了不管了。

“我是高三的,我叫采玉。”

“哦,采玉学长。”

“是学姐哦?”

..?

不过仔细一看..的确啊,虽然脸比较中性,头发也是橘色短发,但是没有喉结,胸部..虽说不明显,但是按偏瘦的身材来看的话,不会有男生有这样的突出部分。

保守估计..A?

算了,不要想这么多。

“不过也不是你的错啦,不用放在心上,学弟。”

“你竟然知道我是男生..”

相比起来我实在是..

“啊,说实在的,只看的话,我肯定不知道你是个男生。我妹妹在你那里打下手,有时候会提到你,所以我才知道你的。”

“妹妹?难不成?”

“我是采薇的姐姐,请多关照。”

采薇啊。

学生会书记,给伊谦打下手,超级靠谱的小姑娘。

“请多关照,我的名字是玉暮..啊呀,忘了问了,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女生在这里过去?”

“那可多了..”

“啊啊..不是这个意思..”

============

“你..”

“怀念我吗?”

“谁啊?”

这个女生似乎很受打击。

“我们明明在大学是同班同学来着..”

我上大学可是将近115万年前了呀..怎么可能记得住..

“算了,我当时也不过是一名神仆而已..也不值得记住。”

“我可没有那么失礼啊..”

可是..神仆?

“不过我现在已经是五等的神了。”

啊..我己经块二等了..

“亲爱的利亚欧思姐姐,您现在一定已经想起我是谁了吧?”

哇,好长时间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啦..

稍微运用了一下神力,虽然面前这个人的长相没有印象,但是无所谓。

“想起来了,不过,有件事情我要先强调。”

看着这个女生,尽力摆出严肃的脸来,虽然我也看不见我是什么表情。

“我可是喜欢异性的正常神哦。”

===========================

“谢谢。”

“不客气,哪天来我..哪天一起去玩吧?”

你刚刚好像是想说去你家么?怎么可能啊?

被她要到了企鹅号..

哎?我好像还蛮开心的?

之前有问过A和C的接纳员,说是都没见过。

采玉前辈说她是刚刚来接班的,所以不知道。

看起来应该只有这么三个出口。

那大概率是从这儿走了吧,玉露那家伙。

通过出口B,前面是鬼屋的布景。

似乎是森林深处的感觉?

听说不同的出口有不同的风格..不过我也没有好奇另外两个是什么就是了。

在森林一样的布景里面,我试着寻找我刚刚跑掉的朋友。

不知道为什么能见度会这么低..明明并不是真的森林..树居然是真的?

我摸着树的质感,叶子的质感..不,怎么说这也不是假的东西能有的吧?

不过这是刚刚建成的鬼屋啊?不可能会有这样的树啊?

这样的高度..这样的直径..怎么做到的?

看样子,也不像是刚移植过来的..

玉露也不会来管这样的事吧..

算了,不要深究了。

不敢大声叫,毕竟是鬼屋。

似乎有个被很多人走而出现的小路。

说真的,这个部分让我感到更恐怖..

刚刚造好的鬼屋里出现了明显不会是一时半会儿能出现的道具..

不知是什么筋催的,我沿着这条小路走下去。

=====================

“没有关系的,我亲爱的姐姐,只要有爱,一切都没有问题。”

“这话怎么这么模板化?”

我推开出口C的门,门后面是类似医院的场景。

比迷宫中要空旷的多了,这样想着的我赶快跑到里面。

话说这布景坐着相当真实啊。

地上斑斑驳驳深红的印记,似乎是想让人看作是血迹..

不对吧..这样的感觉..

我蹲下来用手指沾上一点..

鉴定结果是血液,来源是..人类?

我被惊到,跳到一边。

不..不用这么逼真吧?

说起来,这个医院场景大的有点过分了。

看来,这个鬼屋的制作,应该有神..至少不是这个世界的生物插过手。

总之先‘回档’..

时间倒不回去??

啊..之前和阿玉..

这个..

“利亚大人~”

麻烦了。

===================

跟着小路向前,前方出现一点微弱的黄色的光。

说实话,能看到这么遥远光线实际上是好事,在这样的能见度下,能够看到这样的光线,就代表一定有一个不错的光源。

总之先走下去吧,理论上这条小路应该会通向光源处。

在走了一阵之后,我发觉似乎没有特别明显的路了。

本来土路是由人们走得多踩出来的,估计这个光线引走了大部分人吧..

不对吧?和之前说的一样,这样的路也不是一时能造的出来的吧?

我越来越怀疑有问题了。

不过这么明显的要我往那边去,我就顺风顺水往那边走吧。

=============================

‘利亚姐姐还真是害羞啊。’

‘逃掉也没用哟,这个地方可是我..算了,就算不是我造的,凡人的小地方对我们来讲是太简单的事了。’

‘你在听吧,利亚姐姐?’

这家伙好烦。

我可不是同性恋啊..我究竟什么时候给了你这样的错觉啊?

这地方是她造的么..倒是像模像样的..

那这种诡异感就有理由了。

躲着应该不成,她估计会知道我在哪儿。

绝对避免暴力,就只能躲着。

怎么办呢..直接把自己传送出去?

她跟的过来吧..

必须找到一个办法..

=======================

是一个木屋啊..

总之能看到这样的地方我是相当安心的。

里面似乎并不是很特别,类似欧洲中世纪的森林小木屋。

石质的壁炉,以及多种多样的家具。

总之没什么特别的,走吧..

嗯..门锁住了。

什么啊,密室逃生啊..

Emm?隐约听见玉露在叫我..

============================

【阿玉,听得见么?】

【你丫搁哪儿呢?】

【对不起,我错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现在有大事要你来帮忙。】

【什么事?】

【有个想和我谈恋爱的女孩在追杀我。】

【..啥?】

【啊..说不明白..我把我的记忆截一部分给你。】

【啊..这..和你好像。】

【我有这么讨厌吗?】

【这倒没有。】

【总之先帮我想想办法吧。】

【行,你找我说的做。】

===========================

去哪儿了?

应该还在这里..

我循着利亚姐姐的路走着。

我记得这是一条死路嘛,很快就能..

我是不是走了太久了?

我记得好长时间前就已经走过这里了呀..

鬼打墙!?

我向四周看了看。

不,不会吧..

这肯定是利亚姐姐在恶搞我,真是的。

我甚至已经留下冷汗了,不要再吓我啦,你听得见吧,利亚姐姐?

我继续走下去..

————————————————

不对不对,越来越不对劲了。

本来这里作为我设定的临时个人领域,姐姐就不可能随意干涉..

也就是说地形根本就不可能有变化的呀?

我记得,我应该是没有造过这样的鬼打墙地形的。

而且也没有显示这里我来过,可能只是类似的场景吧..?

===========================

【我这里受到了不知什么限制,不能更改这里的地形。】

【无所谓,你能改变我的记忆是吧?】

【可以的。】

【她呢?】

【也可以。】

【可以删一点加一点么?】

【可以..你想干吗?】

【先把她造这鬼地方的记忆传给我,我来说,你来改。】

【好。】

【之后记得删,还有,你能干涉她的精神状态吗?】

【差三等,应该可以。】

【行,最后还需要一点小道具..】

================================

好像越来越难受了..

总感觉自己忘了什么东西..

我不断地重新放慢自己的脚步,似乎它不自觉地会变快。

心慌慌的。

不过,似乎这地方要到头了。

利亚姐姐似乎就在几个拐角的地方了。

快点走吧..

“真是的,利亚姐姐不要..啊!!”

转过头来,见到了利亚姐姐。

浑身上下血迹斑斑趴在地上。

“不..不要这样啊..利亚姐姐..不要吓我。”

我蹲下来..把似乎已经没了生命迹象的利亚姐姐扶起来..

看到利亚姐姐的正面样子,我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我自打来到这个世界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惨相,脸上,身上血肉模糊,肚子空的,似乎被掏出了六腑。

别吧..利亚姐姐可是神明..能把她..

恶魔吗?

我惊绝后站起来。

这样的惨状,魔兽吗?

背后出现了奇怪的声音..

我回过头去..什么都没有。

有人打上我的肩膀。

我回过头来,仍是什么都没有。

不要..

无论是什么东西,高我不止一等的利亚姐姐不可能打不败来的吧..

完全无法再找到任何利亚姐姐的气息了..

如果她都输了,那我..

不敢多想,我赶紧传送..不了。

不会吧..

背后的气息让我开始战粟了。

不要回头,跑..对。

完全可以感觉到有东西穷追不舍。

怎么办?

在一段时间的奔跑后,我有些体力不支。

用飞的可能挺不了这么久。

必须跑起来。

我闭上眼睛,全力奔跑。

‘当~’

..

撞上墙了?

..

死路?

我不得不回头。

一个骇人的魔物扑到了我的面前。

不..

==========================

【阿玉,果然你超级狡猾。】

【我刚刚才救了你哎?】

【只是这个‘小道具’超级讨厌。】

【抱歉,能让你这个物种害怕,只能这样吧。】

【我可不会像她那样胆小。】

【..随你吧。】

我关闭了心灵感应。

这种中二的说法..

接下来,找到出去的路,然后找人来把她拖..

“这不是..玉露?”

我回过头。

灰暗的光线下,出现了一个狼人的头。

“呀!”

我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啊..抱歉抱歉..”

那人把狼人头摘了下来。

我抬头看了一眼。

——————————

“呃..嗯?”

没见过的天花板。

“醒了?”

阿玉的声音。

“我..刚才不是在..”

“是啊。在那个医院一样的地方。我真是的,居然没想到,你走出迷宫的速度怎么可能比我快...我刚出去,老白就来找我。”

“啊,是白寻啊。”

那个狼人..啊,想起来了。

“是谁说的自己‘胆子才没这么小’的?”

“怪我?明明是..那家伙把头套摘下来的错。”

“摘不摘..哦..那是比狼人吓人啊..”

那种惨白的脸在灯光的映衬下,可比什么狼人吓人的多了。

=======================

“阿玉,我和你说一件事啊。”

“..说。”

“不要摆出一副随时打算打断我的样子。”

“看情况。”

毕竟你说的东西一般不能让你说完。

“我想过了,我觉得我现在对阿玉的执念太深了,可能会给你添麻烦。

“那倒没有。”

“只是一直都离着挺远的精神支柱突然到了面前,有些急切。”

“精神支柱什么的..”

“不过,我不会放弃,就像那个孩子一样。”

“就这点最讨厌了。”

“备胎也行,我无所谓。”

“这什么破说法?才不是好吧?”

“毕竟阿玉说过做我的BFF。”

BFF?Best Friend Forever?我有说过这么暧昧的话么?

“我说过吗?”

“当然,我们刚开始搭档时,你说的。”

“啊..这是在游戏里。”

“那,阿玉不愿意做我在现实中的BFF吗?”

这个眼神真的,犯规!

“也不是..当然是可以啦..”

“那,向我发誓,好不好。”

“这什么向天发誓,不然天打五雷轰,这样的剧情。”

“不是啦,就是正常的拉钩上吊啦。”

“哦..怎么发?”

“跟着我说。”

“好..”

“我,玉暮。”

“我,玉暮。”

一本正经的。

“从今天开始,要做神明友人利亚欧思的。”

“从今天开始..什么?”

“啊,利亚欧思。这是我的名字,再记住一个吧。”

你丫..这么长时间你一直在用AKA吗?

算了。

这样看来,似乎她可以以后好好相处了。

还是要感谢鬼屋啊..

“从今天开始,做神明友人利亚欧思的。”

“Boy Friend Forever。”

“Boy Friend..什么啦!”

“戚。”

“你刚刚绝对‘戚’啦,不许不认!”

这家伙,真是没法放松..

“本来蛮顺利的。”

“是Best Friend Forever啦。”

“算了,能接受。”

“不是你能不能接受的事。”

我们把手勾在一起。

看着玉露的笑容,我心里不禁有些小鹿..

“下次就会成功了,等着吧,阿玉。”

果然,那是不可能的。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