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之我非恶女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16日

《重生之我非恶女》精彩章节目录_旻音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之我非恶女

作者:旻音分类:耽美小说类型:龙族公主闹革命

一朝命断误追某人转入来世,却天降大霉成一独守空房的龙族公主殿下。世人厌恶,夫君唾弃,就连身边的丫鬟也暗藏阴谋。前世的挚爱不知是敌是友,自己的皇兄又想杀了自己?身边都是大BOSS,让我一凡人怎么混?!“你若还要做得龙族公主,就得吃得下豺狼虎豹,卷得起风雷电雨!”“你就不怕这样的我有朝一日会反过来杀了你?”“哈哈哈~就凭你这还惦念着凡人的废物?”刘伊长剑一指,“皇兄,成者为王败者寇,你别先去,人神共治的那天我定要让你看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还是前两天的事,她还在思索着送什么生日礼物给母亲时,谁也没想到她就这么突然不在了,甚至包括刘伊自己。当初她还走在上学路上,从喧闹的小街窜向另一头,只为能够买到DQ的一筒冰淇淋。她在出校门之前还大谈当今局势,坐于一群男生之中,侃侃而谈。这就是刘伊,女生看了她会嫉妒,因为她天生丽质又博学;男生见了他会留恋,不仅因为她的外貌,还因为她总是如此亲近,平易近人。

所以当刘伊看着眼下自己满身是血的身体,好奇无比:她明明就在这儿啊,怎么就不省人事地趟在大马路上了?但很快她就知道了一切。她看见自己的父亲飞奔而来,看见他从未有过的咆哮大哭,又看见了自己母亲晕厥在路边,她终于意识到,她死了。

几天来,刘伊一直在游荡,她不知该去哪里,也没有有何妖魔鬼怪会来找她。这时的她突然记起母亲最喜欢的汉唐诗歌,经不住想吟上两句,却又发现脑袋空空。这是何等的失落,她想起母亲最爱的便是这些,而她也总是陪她一起看央视的那档《诗词大会》。想来母亲的生日就要到了,她曾还兴致勃勃地要自己回家一同观看节目。刘伊一探自己的身子,谁也看不见谁也摸不着。

再看晕厥在地上的母亲,刘伊这才发现自己再也回不去了。她心酸楚,恨自己毫无办法。既然如此,她就留给母亲一封信吧,用母亲最喜欢的文言文。唯有这样才算做人生最后的纪念,而她也终于可以了却心愿离开人世。

如果说还有人能够完成这个愿望,那便一定是学院中某位神秘的经管系奇人罗宇。罗宇那在学校甚是有名,一是因为其请假次数无数却依然能兼读两个学位。二是因为其能言善辩,曾经也在辩论大会上舌战群雄。更难能可贵的是他总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却引经据典,口若悬河,从不输与任何人。刘伊并未与他有过过多接触,毕竟她并不喜好与一群痴恋者相互推挤,却只为一睹起芳容。但她从心底里钦佩他的才华。刘伊想,如果是他,这封写给母亲最后的书信一定能会为母亲留下最美好的回忆。

刘伊不再忧郁,更不再犹豫,她有了最后想做的事。可麻烦总是有的,她身为幽灵既不能写字也不能说话,这样的身体又要如何与那名罗宇沟通?她飞向校内,里面依然是安安静静,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她看见自己的好友王磊正踩着点跑进三楼的教室,那是一趟英语课,他最讨厌英语了。刘伊会心一笑,或许他可以帮自己这个忙。她缓缓飞向三楼的英语教室,王磊正趴在最后一张靠近门口的桌上熟睡,书立着,也不知老师发觉没有。班级传来老师郎朗的英语读书声,只有王磊轻轻打着鼾声。刘伊昂头一笑,嗖地一声,窜入了他体内。

“哇啊啊啊啊啊 !”王磊惊醒,满身是汗。体内似是有不明源泉的躁动。他突然站起跑出班级,吓得心惊胆战。王磊沿着走廊疯狂奔跑,全然听不见后面老师和学生们的叫喊和慰问,直到他终于跑到脚抬不动了,气接不上了,才双手撑住膝盖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他摇头,刚才的那个梦绝不可能是真的,是的,他梦见前几天出车祸的刘伊活过来了!

“还累不累?”一清丽音色在耳畔响起,王磊又是一阵大叫,使劲捂住耳朵。

“真有那么可怕吗?我只是想拜托你帮个忙。”

“啊啊啊啊啊!”这次王磊举起一旁的矿泉水瓶就往头上敲,他相信自己一定是耳鸣或者睡糊涂了,说不定脑震荡一会儿就能回归正常,再也听不见这声音。

刘伊只得苦笑,要是她也会惊诧。可同情不代表可是浪费时间,她的时间不多了,得拜托他把事情办了。

“我是死了,所以来找你完成最后一个心愿!”刘伊在王磊脑中大喊,算是怔住了他的情绪。

接着她把自己死后的事情向这位曾经的好哥们完完全全交代了一遍,这才让他渐渐镇定下来。她也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希望他能帮自己最后一个忙。刘伊说得有些伤感,“死人还能与你多留几天呢,同学一场,也算是帮个小忙吧,可以吗?”

王磊伤感,他问,“需要我做什么?”

“再过几日就是妈妈的生日,我想请罗宇为我母亲写一篇古文的离别信,这样就算了却一切尘缘了。”

这个要求当然不过分,况且这也毕竟是刘伊最后的遗愿,王磊怎么可能拒绝?

王磊不费过多功夫就找到了罗宇,这会儿的他正窝在天文系的某间教室里研究定理。他随意在他身边坐下,说起了希望他帮忙的事。他与罗宇并不相识,只是男生嘛,总是有些自来熟的。

“不用你做太多,我会把大致的意思说给你听,你帮忙写就是。”

没想到罗宇只是思考,并无回答。王磊再三请求,再三说明,罗宇不是以时间紧迫为由就是以家住乡下不方便等理由搪塞。王磊说得唾沫都干了却就是不见罗宇点头同意。

“你到底怎么回事啊!”王磊揪起罗宇的衣领一把拎起他,他实在是受不了这人的冷漠和磨叽。

这样的情况,无论是王磊还是刘伊本人都不曾想到。罗宇竟会是如此冷漠之人?不知为何刘伊的心揪紧了,呼吸也变得困难。她该是想哭了吧,只是多年来她从未哭过,却在这最后一刻忍不住抽泣。

可她却让王磊放手了,她说她无意强求他人。她听出了罗宇言语间的拒绝,这样的他并没有哪怕是一点儿想要帮忙的意愿。兴许这样也是没错,毕竟他们两人不熟,谁也没有义务帮助谁。

她悄声让王磊松手,只看着罗宇重新整理了领口,冷漠地转身离开。两人就这样看着罗宇离开了教室,在阳光铺洒的教室中呆然而里。

“你就这样放弃了?”王磊很是不甘更是不理解,要是他,早就按住对方让他非写不可,那么重要的事刘伊为何要放弃?那可是她最后的愿望啊。

“无义之人何必强求……”刘伊落寞。

“他有事又能怎么样,你可是已经死了啊,就要离开了啊!”王磊大发雷霆,话说出口更加令人伤感。

刘伊的眼睛又一次含泪,王磊的胃中翻江倒海。他风也似地冲出去,是的,他可不愿看见事情就这样结束,他一定要罗宇答应!

一篇文章而已,有这么难?

校外的某一死寂的拐角处,王磊追上了罗宇。察觉到身后有人的罗宇转身回望,却看见王磊疯跑而来,他瞪大眼睛,直觉王磊定是要飞扑上来。可王磊只是跪下了,恳恳央求道,“求求你,帮个忙吧,那是刘伊最后的愿望!”

“你来这里做什么,不是我不帮,真是没有时间。”罗宇依然是一派冷漠。

要说他最难受的便是尴尬,因为留给他的时间已无多。

罗宇的背后就只有一堵高墙,他频频回头,难道是身后是有些什么?藏匿于王磊意识中的刘伊将罗宇的不安与急促捕捉眼底,他的惊慌失措似乎并不是因为王磊,而是另有他由。

“你文采那么好,写一篇东西就只有几分钟的功夫!”

“哎,我真不行,你赶紧回去吧!”

罗宇越来越不安,也愈加不耐烦。步步后退的他看似已经被逼到了死角,身后已无路可走。正值王磊上前欲拖住其一瞬间,罗宇全身金光,身体融化成了无形,欲幻化出另一种形态。罗宇身后某处释放出万丈光芒,刺得王磊睁不开眼,而躲于王磊精神之中的刘伊却感觉被一莫名的大手钳制住,被狠狠拽出了王磊身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刘伊的灵魂也变了形!如一长条光影,咻地一声不见了踪影。

刘伊终于找回意识,张开双眼,却发现周围已换了天地。

这里是哪里?无人知晓;这里又通往和何处?更无人回答刘伊。苍茫天空无边无际,远处水天相接,脚下川流不息。刘伊发觉自己正立于一叶扁舟之上,无人划桨,舟却顺水自走。四周一片寂静,草野茫茫,芦苇荡漾。刘伊渐渐感觉自己的心也变空了,感觉不到任何生机。明明对岸就在眼前,却是迷雾一片。忽的,刘伊望见远处也有一扁舟相向而行,扁舟上也有一身影。

她对着那身影喊,身影却不曾回答,只在迷雾中颤动些许。

“喂~~~你要去哪儿呀~~~你认识这里吗,方便告诉我吗?”刘伊又喊。

渐渐地,刘伊终于能模模糊糊看见对方模样。白袍一件披于身,长发披肩随风荡。刘伊好奇,揉一揉眼睛想看个清楚。那人侧过脸来,眉眼寂寥。可刘伊依稀认得那张脸,就在刚才他还惊恐地要躲开求于自己的王磊。没错,刘伊不会认错,那人是罗宇!

“罗宇……?罗宇!是你吧?”刘伊又惊又喜,她果然还是追上了他。

男人眉间一皱,脚下的小舟又快了些。河水不知为何变得湍急,她的小舟也急速向前。只见那男人抬手一挡,隔着几十米,刘伊的小舟竟被调转了方向。小舟被冲了回来,她与那男人之间的距离又拉开了。

岸边开始传来低沉笑声,渐行渐远。一老妇人弓背立于河边。刘伊只觉脚下扁舟在靠近她。老妇人看不见脸,白发捶地,只朝刘伊伸出手来。刘伊无法动弹,她的外套就这样被那老妇人给脱了去。“你……你要干什么!”刘伊挣扎,却又见老妇人身后一老翁将她外衣悬于一树枝上。外衣只轻轻将枝桠压弯,又弹了回来。

老人脱去了刘伊的外衣便放她继续在河中前行。只是周围又开始空无一人,只有不时冒出水面的鱼儿睁着可怕的大眼睛与她作伴。刘伊双臂抱紧,不知自己到底要去向何处,更可怕的是罗宇的船也消失不见了。

河旁唯一一处不同的风景是一块大石,上面的字鲜红如血。“早、登、彼、岸。”刘伊一读,才意识到现在的自己很可能是进入了冥界,而那块刻有早登彼岸的石头也应该就是所谓的三生石了!这是什么鬼事情,自己哪可能就这样进入冥界,这也太不科学了!

“我……该不会在三途川上吧,该不会这就要渡河吧?!”刘伊焦急得哭出了眼泪,明明七天未到,明明还有那么多事没做。她要回去,她还不能就这样转世轮回!可河上只有她一叶扁舟,她又能如何?刘伊想游过河去,踩出去的脚却在遇到水的刹那融化成光点飞走了。

忽然背后传来一声音,“小姑娘,你想见谁啊?”

刘伊回头一看,依然是那披头散发的老婆婆。

“这里是三途川?”

婆婆并没有回答她,却还是重复了那句话,“小姑娘,你想见谁啊?”

刘伊想回去,她告诉婆婆,她必须做完那件事才能渡川。

“原来还有所留恋。”婆婆喃喃道。

见婆婆还能回应自己,刘伊又鼓起勇气问道,“婆婆,刚才川上还有一人也驾着扁舟,长发白袍,你看见去哪里了吗?”

“他早已渡过河去了。”

“他渡了河?!”如果刘伊不曾记错,渡过了河就是转了生进入了下辈子,这可怎么办才好。

“你想见他?”婆婆又问。

“恩。”

婆婆指着那块写有‘早登彼岸’的大石,说道,“那就将他的名字写上吧。写上了,就能见了。”

“真的?”

“真的。”

不知为何,刘伊已经站在了石头面前,她在石上刻下‘罗宇’二字,因为他认定那人就是罗宇。婆婆抬手指向远方,不知何时,远处的三途川上出现一座桥。

“去那里吧,走到尽头会有一望乡台,那里也有一婆婆,她会给你一碗汤,千万别喝。”

“哦。”

“你不喝汤,那阿婆便会让你跳入川中。不要害怕,跳便是。默念你刻在这上面的名字,待再次睁眼,便能回到最初的地方。”

“好。”刘伊只觉懵懂又茫然,她木讷地字字应答,再回头看时那婆婆已消失不见。

脚上的鞋已失,踩在草地上,却感觉不到杂草的刺疼。刘伊向桥奔去,不知何时,她早已只剩下尽快离开此处的单纯想法。当她过了桥,推开另一位婆婆的汤直跳入忘途川后,剧烈的疼痛袭来,顷刻间将她的意识吞没。川水在眼前流过,掉落川中的孤魂野鬼不停侵蚀着她的身体。

她想起了婆婆的话,要好好喊出刻在石头上的名字。于是她大声呼喊,“罗宇~~~~~罗宇~~~~~”

刹那间,脚下一阵剧痛袭来,刘伊就这样昏了过去。

生命如此短暂,但凡是人,总会来这三途川走一遭。只是走完这一遭,却不知还能否回到原点。如果真有来生,还是喝了孟婆汤了却前世尘缘为好,毕竟你已在三生石上刻下他的名字,来生会再见的。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