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之嫡出凤女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18日

《重生之嫡出凤女》精彩章节目录_玉锦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之嫡出凤女

作者:玉锦分类:古言小说类型:宫廷斗争

侯门深重终究躲不过阴谋算计,前世枉死今生定要步步为营,风起云涌事事难。前有太后逼婚,后有渣男绿茶,哎,公主生活不好过。落水危险?我救你!遇到危险?我护你!火寒之毒?我来受!不愿你陪我一路夺嫡艰辛,便换个身份护着你。偏偏身份被发现,公主生气不好受呀!强的不行,装病危。说好的中了火寒之毒呢?说好的就要赴死呢?大骗子呵呵,娇妻在怀如何敢死,吃干抹净还要骗娶回家,温柔陷阱步步深。前世谋权,今生谋心。万里江山谋为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着眼前的一切,夏云裳心中一阵恍惚,带着那么些不敢相信,前世的一幕幕在眼前浮现,那日裙裳下绵延的殷红血迹,破败凄凉的小院,冰冷刺骨的水,和不远处三人的谈笑。恨意一点点的浸润着自己的心,似那日挥不去的水一样包裹着自己。

“小姐,小姐?”紫娟看着眼前双手紧紧抓着被子,眼中含恨盯着那荷花帐的夏云裳,心中又是心疼,又是担心。这时蓝蕊端着温着的燕窝从厨房回来,一回来便见到这副场景,担心的说道:“红玉回来了没有?快点去催!”

“府医来了!”门口传来红玉焦急的声音,和匆匆的脚步声。

身边的声响将夏云裳从前世的悲痛中惊醒,眼中渐渐有了焦距,偏头看着床边一脸焦急的紫娟,刚刚进门轻喘着的红玉,和立在红玉身边身着白色镶黑云罗直裾的府医。

“府医,你快来看看,小姐自醒来就是这样。”紫娟着急的说道,一边放下床边淡粉的花绫床帘。正在这时,夏云裳平复好自己波动不已的心绪,说道:“你们不必担心,我已经没事了。”而且以后都不会有事,老天怜我,给我重生的机会,我又怎么能有事,从今以后,那个偏听偏信的夏云裳已经死了,在前世那鲜红的血迹里,在冰冷的水里永远的死去,现在的云裳是带着怨念的恶鬼,为报前世之仇而来。

“小姐刚醒,还是让府医把把脉吧。”红玉虽说刚刚前去请府医,但刚刚回来看着小姐的样子和紫娟、蓝蕊焦急的眼神,也着实放心不下。

“好吧,那劳烦府医了。”夏云裳轻轻呼气,平静思绪,心知他们三人被吓的不轻,一是为了让他们安心,另一方面也是想知道,这重生后自己,真的没有变化吗,还是说这一切只是一场不真确的美梦。

“不敢”府医说着,便上前,隔着帐子为夏云裳诊脉。过了半响,复说道:“小姐当日落水,所幸施救及时,现已无大碍,但这落水可不是儿戏,虽然已经转醒,仍需细心调养,老夫这就下去拟个养补的方子。还请小姐好生服用。”

“有劳府医。”紫娟恭敬的说道:“绿翘,请府医至偏殿拟方子。好生候着。”

“唉”屏风外传来绿翘的答应,府医转身退下,随绿翘前去拟方子。刚刚收拾停当,便听外面传来碧荷的声音:“小姐,将军、夫人并少爷前来看望小姐。”

“快请进。”夏云裳听着家人前来,心中如涌出温泉,那颗因仇恨冰冷的心,似乎好了几分。期待的看着屏风,只觉一颗心慌的很。

“裳儿,感觉可好些?”夫人上官瑞安满脸担心的在床边的梅花雕紫檀木圆凳上坐下,拉着夏云裳的手,关切的问道。感受到手中的力度,云裳的心方才缓缓落下,只见长公主身后是身穿深蓝镶虎直裰,年龄约莫四十多的夏皓宇和身穿银白翠竹直裾,年龄较云裳微长,约莫十八九的夏云轩。

“是呀,妹妹感觉如何?”夏云轩也是一脸担心。

“裳儿刚醒,你们也不让她好好休息,就来打扰,你们看,裳儿刚醒连燕窝粥都没喝呢。”夏皓宇对这个女儿甚是疼爱,看着脸色仍有些惨白的云裳心疼的很,又碍于父亲的威严,不好表露。

“娘亲,我感觉好多了,爹爹也别急,这不刚刚看完诊吗?对了,爹爹和哥哥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已经下朝了吗?”看着关切自己的家人,云裳方才真切的感受到了温度。

“舅舅知道你落水了我和爹爹哪里能有心思在朝政上的,就准了我们的假,这两天便在家歇着。”夏云轩说道,对这个从小看着长大的亲妹妹,自己疼爱有佳,听到妹妹落水的消息,连大军在前都面不改色的自己,惊的失手折断了一支上好的毛笔,如若不是亲戚关系,又碍于男女有别,恨不得找楚氏姐妹算账。这一日裳儿一直昏睡,惹得自己好不心疼。

“呀,这下糟了,舅舅肯定要找着机会数落我了,爹爹也真是,哥哥胡闹,爹爹竟然也跟着。”夏云裳嗔怪道。

看着娇俏的云裳,三人均是放下心来,夏皓宇说道:“你这病了是大事,有什么事比我女儿的安危更重要!怎么能是胡闹呢!”

“是呢,你舅舅要是数落你,你就把罪责引到你爹爹身上好了。”上官瑞安笑着,拍了拍云裳的手,“裳儿这刚刚醒,我瞧着脸色还是不好,府医看了怎么说?”

“回夫人的话,府医说小姐已无大碍,但需耐心调理,已拟了方子,正要去拿药。”红玉回到

“嗯,好,裳儿一会吃了药便再歇歇,我和你爹、哥哥就先回去了,有什么不舒服就着丫头们给传个话。”上官瑞安嘱咐道。

“娘亲放心。”

“行,我们都回吧,让裳儿歇着。”上官瑞安起身准备走,只听夏云轩说道:“裳儿,好好休息,我从瑾荣那里拿了些红参,补身子正好,是他刚刚从藩国拿的,一会着人给你送来。”

“嗯嗯,谢谢哥哥。”云裳说道

“行,我们走了,好生歇着吧。”说着揉了揉云裳的小脑袋,转身跟着将军、夫人离去。

“小姐用些燕窝粥吧。”红玉小心的端了燕窝粥坐与床旁脚踏处,“待会用药可不能伤了脾胃。”

“嗯”云裳点了点头,睡了许久,再加上之前在水中挣扎许久,这会子倒是连抬手都有些颤抖,红玉舀了一勺燕窝粥,仔细吹凉送于云裳唇边。

“裳儿妹妹……”云裳眉头微皱,自己的爹爹娘亲入内都需通传,而自己的这位二姐姐却……看来自己前世真是太过宽容了。

云裳抬头看去,只见夏雨绮妆容精致,秀发挽成半翻髻,一支芙蓉蝶翠金步摇便随这步伐轻轻摇晃发出悦耳的声响,点缀以南珠绕丝珠钗,耳垂柳叶流苏鎏金耳坠,一席大红海棠缠丝绣对襟襦裙笑盈盈的绕过屏风走了过来,一入房中只觉香气袭人。云裳的眉头不觉更紧了些,前世自己觉得二姐姐可亲可怜,总是迁就,也不觉着什么。

现在看看,自己落水刚醒,爹爹娘亲均心疼不已却不敢久留,生怕饶了自己休息,连哥哥也只是嘱咐了几句,而夏雨绮,身穿重彩香气扑鼻,脸上更是没有分毫担忧之色。

“咳咳……”云裳微微咳了几声,勉强笑道:“不知二姐姐来了,有失远迎~”

夏雨绮到不见外,直接坐与床前四角黄花梨木雕花桌前,轻轻摇着手中的银白牡丹绣团扇,打量着云裳说道:“哎,三妹妹怎么那么不小心竟然落了水,所幸大姐姐机灵,否则可还不知道出什么事了呢。”

看着云裳有气无力的靠在软枕之上,面色有些苍白,发髻未理,一头秀发泻与榻上,心中冷笑,郡主又如何?这副模样如何能与自己相比。要不说自己的父亲可是镇国公府的长子,竟然不是父亲继承国公府,现在更有个郡主妹妹压着,真真恶心。

“嗯,我也很感激,只是现在倒是没有力气去道谢……”云裳无力的说道,配着那柔弱的样子,好生令人心疼。

“嗨,也不需要亲自去谢,送些礼物过去便是了,都是姐妹亲戚,哪里需要这么折腾麻烦。”夏雨绮团扇轻掩,笑着说道。

“是呢,二姐姐说的对,只是,我这到不知道送些什么好了……”云裳为难的思索道

夏雨绮眼中闪过一丝窃笑,走到床边在梅花雕圆凳上坐下,拉起云裳的手说道:“这送些什么均是心意,不在乎这些,我记着前些日子太后娘娘赏了一对点翠鸾鸟玉步摇,一支羊脂玉红叶手钏,这两样便可了。”

便可了?呵,胃口可不小,这点翠鸾鸟玉步摇是前几日尚工局司珍刚刚制作的,这点翠之难,步摇之华美,连太后看着都爱不释手,再说那羊脂玉红叶手钏,选的是冰种上好羊脂玉,上点缀八片红叶,均用红宝石制作,镶嵌其上,价值不菲。想来夏雨绮是早有计划了吧,记得前世自己落水后还未醒来,便被夏雨绮摇醒,还一派好心的说,担心自己可是出事,惹得紫娟等人气了好久,待自己醒了,二话不说便是要东西,自己也是乏的很,头晕的难受便没答应,之后在侧妃面前一通哭诉,惹得侧妃不痛快好久。好,这一世我便给你,只是不知你有没有这个资格戴。

“当然好~嗯~只是……”云裳犹豫的说道

“只是什么?不过是几件首饰而已,三妹妹不会舍不得吧?”夏雨绮不满的说道,心中对那两件首饰可是焦急的很。那对点翠鸾鸟步摇可真是太美了,原本从夏云裳这里捞去的点翠首饰可只有一对耳坠,要是能凑成一套头面来,那可真是太好了。

“首饰而已哪里有姐妹情谊重要,只是这两件均是御赐,这……”云裳为难的说道

“哼,我看三妹妹就是舍不得而已,何必说那些个没用的,我现在只去告诉大姐姐便是了。”夏雨绮不耐烦的抱怨道,转身要走。

云裳一见夏雨绮急了,赶忙说道:“二姐姐等等,紫娟,将太后前些日子赏下的首饰取来。”

紫娟心中一阵焦急,这每次每次,夏雨绮一来便是要东西,每次云裳都不计较,这送出去的首饰头面不知多少,前些日子赏赐下来的首饰可以说价值连城,更是想让小姐作为生辰宴席上的戴的,怎么能送呢,紫娟刚要开口,却见云裳送来一记稍安勿躁的眼神,轻轻点头,嘴角微扬,紫娟微微一愣,心下打鼓,只能应声将首饰取了过来。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