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和氏记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19日

《和氏记》精彩章节目录_SF不让我用长用户名小说在线阅读

和氏记

作者:SF不让我用长用户名分类:古风小说类型:战斗

千秋万载,不过一口呼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峬北市有名的"dollars"酒吧,上午十一点开始营业,凌晨三点收摊。营业跨度16个小时。

赵尚智是它的常客。

身为程序员的他,十分需要一个场所来吸收酒精和释放压力。

“dollars”是一个不错的地点。装修典雅,酒种丰富,除了供大多数客人使用的大厅,还设置了不少隔音效果优异的隔间,供少数客人商谈要事。

此刻的他就在这样一个隔间里,桌上摆着茶水,面前坐着他的发小,许利。

许利没有穿他平时美其名曰"制服诱惑"的白大褂,而是穿着一件棉质的外套,里面是格子的衬衣,配上他那张娃娃脸,活脱脱一个大学还没毕业的年轻男孩,满脸藏不住的稚嫩和阳光。但赵尚智不会被许利的外貌蒙蔽,作为从小长大的发小,他深刻地认识过许利的腹黑毒舌以至于丧心病狂。

知道归知道,看着那张满脸阳光的脸,挠挠自己三天没洗的油头,和鞋里透露出颜色形态各异的两只袜子以及身上皱皱巴巴地套着的卫衣,还真是有点自残形秽的感觉。

会谈在尴尬的气氛中进行着。

……

“好,这位患者,很明显你是用脑过度心神不宁,这几种药自己去买来吃。”许利当场做完诊断,然后掏出兜里的笔在酒吧的餐巾纸上龙飞凤舞。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梦里见到的东西真的出现了。”

“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巨大的怪物,静止的空间?你以为这是在拍「旧时代灾厄卫士」?下次再用这种弱智理由叫我出来,我删光你的爱情动作片。”做完这一番气势满满的发言,许利将手边的柠檬茶一饮而尽,转身扬长而去。临走前对赵尚智回眸一笑,留下一个深刻的白眼。

……

赵尚智一个人坐在隔间里,面前是暖暖的蜂蜜柚子茶。

许利走掉后他又想了很久,还是不觉得自己的认知有误,打电话给许利想跟他再做一番辩论,却不想那贱人早就做好准备。雇佣美女来堵他的嘴。

那美女在电话中轻启丹唇:“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真不要脸。

他望向窗外,那个白色的古怪生物还屹立在那边,奇异的脸上表现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怪物比城市里最高的楼还要高,粗壮的四足每只都有停车场那般巨大。

但是没有人能看到。

……

事件的起因是他所做的一个梦。

梦里的他游走在一片金色的沙漠。

地上长满碧绿的梭梭草、沙棘和刺藤,植物相互虬结蔓延,形成一个图案。

一个箭头。

箭头指着右边,那边的天上挂着一轮形态怪异的月亮,不圆满也不钩残,呈现完美的椭圆状。

他好奇的向那边走去,那轮月亮渐渐变大,填充满他的视野。

那哪是什么月亮!

那是一只怪异生物的眼睛!

白色的毛发上点缀着诸多蝌蚪形的斑纹,面上的独眼亮若明烛。身体像是狮子或者老虎,却顶着一个锥形的头颅以及五个螺旋状的肉质突起。

怪物注意到了他,他在怪物面前渺小得如同沙粒。

巨大的眼睛里黑洞般的瞳仁缩成一道上弯的细缝。畸形的脸上看不出来表情,脑海里却明确地认知到那抹笑意。

似笑非笑,像是嘲弄,又像是戏谑。赵尚智从没见过这种笑容,诡异无比,让人手足冰冷,不寒而栗。

怪物没有动。保持着诡异的笑容。

然后他惊叫着苏醒。

起床洗漱,但是脑海里那抹笑容却总是挥之不去,真实得过分,简直不像是一场梦境。

冷水让他迅速清醒,探头出窗,想呼吸一口清新的空气。

看到的景象让人恐惧。

梦里的巨兽坐在城市的中心,川流不息的车潮和拥堵的人群在它体内穿梭,却碰触不到它。它就像是一个虚无的幻影。

赵尚智知道并非如此,因为不管他去向哪里,乘车坐船上地铁,他都能清楚的感受到那抹笑意。

它的头颅没有转动,但你就是感觉它盯着你看。

上上下下的扫视,里里外外的洞察。

像是老师威严地注视犯错学生,像是收藏家审视珍贵的艺术品。

但最像是深谙美食之道的老饕垂涎着食物。眼里的贪婪、渴求和沉醉毫不掩饰。

害怕,害怕,害怕。

他试图拍下那怪物的照片向他人寻求帮助,但相机记录下的只有无限的天空;他试图向许利求援,却被误以为是开玩笑。

他也查询过诸多资料,丝毫没有相关的记载。

无计可施。

等待死亡的感觉是可怕的,无知无觉地等待死亡却是更恐怖。连威胁是什么都不明白,连原因是什么都不了解的死亡更为可怖。

他呆坐在隔间里,茶水完全放凉也没有动口。那股视线依旧存在,那抹笑意还在他印象里散发着冰寒。

恐惧、畏惧、惊惧,多种情绪纠结在一起,他感觉自己正处在崩溃的边缘。

……

手机传来震动。是许利发来一条信息。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它为什么不当场吃掉你呢?”

是啊!

恍然大悟。

它为什么不吃掉我!它巨大的身躯可以轻易把大山扫平,它到底在忌惮什么。

动用起大脑的全部能力,他尝试串联所有情节。

.......

“光!”

它为什么在梦里没有对自己下口,它为什么在白昼也不敢来追寻自己的踪迹。

只有一个解答!在梦里,它被明亮的晨光惊走,而白天更是处处明亮,它更是无所抵抗!

既然如此——

他回到家就打开所有的灯盏。

耀眼的灯光照亮客厅、厨房和堆满脏衣物的卧室。

心中踏实不少。

最后几个问题。它究竟是什么东西?又来自哪里?为什么要吃自己?

“那是一只犼,从你的梦里追来。”

楼下竟有人回答。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