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定仙游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0日

《定仙游》精彩章节目录_徐致小说免费阅读

定仙游

作者:徐致分类:武侠小说类型:江湖恩怨

丁敏君奉师傅之命前往雷泽山,偶然失落悬崖,却不想遇到一模一样的自己,阴谋算计,惊悚悬疑,一个奇异瑰丽,波澜壮阔的世界朝她展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丁敏君眼神微眯,香软舌头不经意舔在嘴角,心里止不住埋怨:“也忒的小气,老大一棵树,只繁出一花两果,是怕我吃你的吗?”。

无奈,她翻起白眼,纵身跃上枝头,两颗青果皮相丰润,鹅蛋般大小,拿在手里后立刻便啃咬一口,丁敏君唇齿张合,青果甜美,甘甜的汁液洒在舌尖,实在解渴,她忍不住将另一只青果举起,准备咬吞入腹。

但她转念一想,不如留在手里,留待备用。

当她跳下大树,坐在一旁树桩休息,一只白鹤飞过,丁敏君突然面露喜色,地图上有标注,白鹤栖息,水墨丹青,她清晰记得这句话,于是赶忙找寻白鹤踪迹。

顺着小路她爬上山峭,陡峭的山岩几乎不能行路,就在她焦急万分的时候,又突然感到头脑一片模糊,不知因何缘故,此刻惊觉眼前一黑,看不到任何东西,她诧异万分,不知该何去何从,稍停片刻,眼前竟然飘起一片迷雾,雾中有人轻声低语,声音飘渺。

丁敏君竟被眼前幻像迷惑,因之前曾食过一颗青姝果,一颗两姝,她只食其一,此刻已经被心智所迷,走火入魔。

此刻丁敏君只幻想不远处泥潭清水,溪涧有白鹤群居,一张不知被何种怪力开辟过的山岩如一副丹青画卷,上边水火同生,大自然瑰丽无暇,如这般鬼斧神工简直堪称天人。

可是她没分辨出这便是她走火入魔的征兆,青姝果令她心智动摇,在追寻目标的时候,因盲目求近,此刻已经顺着眼中幻象朝着目的反方向寻去。

路上偶遇一只骡子,她只以为是上仙派下来的青牛,执意要骑。

骡子不知丁敏君何意,要骑便骑罢,反正驮东西已经驮得惯了,这次换个人倒也不错,骡子驮着丁敏君左拐右拐,临近傍晚时刻,一人一骡来到半山腰,地上有一块石碑,上边写着“鬼涧愁”三个大字,而这块石碑一侧便是悬崖,云雾朦胧之中凶险可见。

骡子不敢翘首盼望,正待往上走,谁知丁敏君突然抱住骡子,嘴里还念叨着:“停下,我看看此处门径何寻,我们走后门,别惊扰了仙人清梦!”。

丁敏君只以为此处乃是一处仙人洞府,便翻身下骡,只身朝鬼涧愁走去,她走走停停,不时装作小窥门径,骡子正瞧得真切,谁知丁敏君一步跳错,失身便自鬼涧愁掉落下去,骡子大惊,它耳朵转了两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最后大着胆子探出脑袋,只一瞬便缩了回去。

悬崖高深莫测,它只瞧见万丈蒙雾,和两侧峭岩衔住云烟,其他再见不到,丁敏君坠落云涧,间或被枝条藤蔓缠绕,最终自上天掉落水云湖。

天上红霞漫天,晚风吹拂,丁敏君从水中冒出头,她经水波清洗,眼前梦幻跌宕,再不见了那模糊幻像。

眼前天水一色,水光接天,不远处怪石嶙峋,照岸入浅,岸边有绿色藤蔓缠绕栖息,应当是地图中提到的青萝藤,性属阴,可食,以利刃劈斩成段,汁液甘甜可口,食之清心明目。

原来便是这里,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丁敏君面色大喜,她拖着水花走上岸,手中多了一秆暴雨梨花针,此针细致渺小,杀人于无形,可谓世间第一暗器。

丁敏君正拿起暴雨梨花针仔细端详。

她不敢轻易触碰,听闻暴雨梨花针乃是江湖异士嗣清明精心锻造,针下亡魂众多,只因太过歹毒,被人遗弃此处,如今被丁敏君得到,恐怕又是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突然,不远处掉落一棵桃子,桃皮红嫩,滚落在岸边湿地,丁敏君抬起头,发现跟随而来的是一只小猴子,它懵懂追赶,显然是它遗失了这只红桃,当它捡到手后,因表皮沾有泥土,它将桃子放入湖水清洗。

这时,一张血盆大口自湖中喷涌而出,掀起瓢泼雨珠,丁敏君看的真切,竟是一只巨鳄潜藏水边,殊不知却是这只猴子给她提了个醒,不然她当真以为此处安全。

原来这里也如此凶险,不可久留。

丁敏君的第一想法便是离开,她见那鳄鱼将猴子咬入口中,只一眨眼间便被它吞入腹中,鳄鱼身体遍布鳞甲,两排尖齿如铁齿钢牙,尾部猛甩,化作九节钢鞭拍在湖面,掀起腥风血雨,丁敏君倒是不怕它,但与这鳄鱼缠斗的确有些麻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今宝物到手,是时候找寻归去的路了。

可是那鳄鱼对眼前美餐成竹在胸,它从湖中钻起,四条雄壮腿脚踏在地面,丁敏君见此,知道此战不可避免,指掌间利刃已经拔出,她擎剑在怀,自然冷眸以对。

可谁知,这鳄鱼并非一只,竟在那巨大鳄鱼身后随之而出两条更为凶猛巨鳄,丁敏君想都不想,夺路而逃,因为湖水中鳄鱼层出不穷,当她回首望去,竟发现不下数十只在她身后尾随。

身上带着伤,这时候并非力敌之时,而应随机应变,明知道身上体力不佳,再加上外伤内伤,她才不会那么傻去跟群鳄缠斗,鳄鱼群紧追不舍,丁敏君左闪右闪,匆忙之下不知来到了哪里。

此地湿气颇重,路上常见动物尸首,白骨嶙峋,她心中惧怕,在鳄鱼紧追不舍之下,躲过诸多凶猛夹击,终于望见前方一个隐秘山洞。

洞口狭长,只容一人居。

瞧见洞府在侧,她闪身而入,只剩下鳄鱼群在外嘶鸣叫嚣,带着好奇,丁敏君顺着小道进入洞府内部,这里应当曾有人居住过,地上有烟火痕迹,既过狭长山道,丁敏君进去内部。

此处空间宽敞,如登堂入室,洞顶掏出一扇天窗,下边一个幽深水潭,谭中清澈可见,只见一个布帛被一块青石压在水下,丁敏君欠身捞出,发现乃是油布包裹,羊皮缝制,没想到竟然是一本经书。

只见经书封面写着“毒经”二字,翻开内容,里边第一句话便戳中丁敏君心事。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