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权后策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0日

《权后策》精彩章节目录_辞墨小说免费阅读

权后策

作者:辞墨分类:古言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烽烟四起,乱世沉浮。她步步锦绣,本可一世荣华,却因为命运的陡然改变失去一切。你得苍天眷顾重生一世,我凭天下执手涅槃江山。一场费心算计的交易,她谋的,是他的人,而他谋的,是她的心。帝王约,乱世情。她算尽天下,他谋尽山河。原来一生只为一人而策。“宁舍江山如画,也要换她笑靥如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韶蓝与颜绯尘的第一场相遇,便在这样一座山寺之中。

不,对于韶蓝来说,是第一次,对于颜绯尘来说,却是他期待已久的重逢。

那个时候的韶蓝,卸下了常年戴在脸上的易 容 面 具,一张本是清丽无双的面容变得艳绝天下。

她忘记了一切,不知过往,不知归途,从南华寺醒来的一刻起,便成了这里的俗家弟子,隐于深山。

没有名字,没有身份,唯剩下一个方丈为她取的佛号,无忧。

韶蓝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很是熟悉,总觉得自己是在哪里听过,可是无论怎样,却都想不起来是在哪里听到的了。便也放下了这一茬,安安心心地过起了每日研读佛经的日子。

方丈看上去根本不像个方外之人,他从不念经,也不敲木鱼,甚至不在佛像前上香。

作为他的俗家弟子,方丈也不过是给了她几本佛经罢了。

韶蓝什么都不记得,却对南华寺有种莫名的亲切,也就这么住了下来。

当然,最关键的问题是,方丈饭做得挺好吃的。而且,她每次都踏不出南华寺的大门,在尝试了几次之后,也就歇了要离开的心思。

直到后来她恢复记忆的时候才想起来,她之所以走不出这看上去平平无奇的南华寺,不过是因为有人设了一个简单的阵法罢了。

要是她未曾失去记忆,这阵法根本困不住她,可惜的是,她偏偏,忘记了一切,只能什么都不知地留在这里。

山中不知岁月过,韶蓝不是一个闲得住的人,那几本经书早就被她研究得通透,这山上的日子便越发无趣了。

幸好,方丈是个懂得变通的人,见她无聊,便把他珍藏多年的话本借给了她,让她又找到了一个打发时间的东西。

南华寺的后院有一棵桃树,虽然韶蓝并非很喜欢桃花,可是她却喜欢在看话本的时候坐在桃树下,看累了就直接睡一觉,醒过来就去找方丈一起用膳。

没事的时候,再练练方丈教给她的武功,一天时间倒是过得极快。

韶蓝的兴趣,来得快去得也快,哪怕是那些话本,在她看过一些之后,也渐渐失了兴致。

这一日方丈下山采买,她留在寺中好不容易又翻出了一本名为《腹黑少爷俏丫鬟》的话本,被这与众不同的书名给惊了一瞬,本想着随意翻翻,却是没想到竟然一直看了进去。

正是暮春三月的最后一天,桃花开得正好,韶蓝正沉醉在话本描述的情节之中,却突然见到了一个身着蓝衣的男子,一步步向着她的方向走来。

那人倒是守礼,在看到她的时候便止住了步子,还行了一礼,开口的声音中带着十分的温柔:“在下君欢,乃是来寻方丈的,并非有意冒犯,不知姑娘可知方丈此时何在?”

韶蓝阖上了手中的话本,抬头看他,竟是一时怔住了。

她想起那话本中对那个少爷的描写来了:“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竟是眼前这个男子一样的气度和风华,让她难以移开视线。

那男子倒也没有催她,竟是一直微微垂头,等着她的回答。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脸上已是一片通红之色:“师傅下山了,公子可是有急事?”

那个男子似乎与方丈十分熟悉,见她有些窘迫的样子,倒是十分温和地笑了笑,摇了摇头:“并无急事,姑娘不必担心,在下在这里等一会儿,可是方便?”

韶蓝想说她根本没担心他,也想说不方便,可是看着他如玉君子的样子,到底还是没有说什么,微微点了点头。

君欢见状,笑容更添温柔之意:“多谢姑娘。”

韶蓝当时不过十四,根本看不出这厮那笑容背后的阴险,也忘记了她刚刚看到的话本中见识过的那温润的少爷背后腹黑的样子,竟是沉醉在了这男子的笑容之中。

没有经历过背叛,没有经历过韶家一夜全灭惨状的韶蓝,在年幼之时,一直都有两样最为韶门七使所不齿的爱好,一是极爱美食,对食物的要求极高,二嘛,便是极为喜欢如君欢这般的温润男子,每每碰到总会多看一会儿。

倒没有什么多余的心思,不过是欣赏罢了。

她失去记忆之前,便是欣赏了秋明昭一番。如今失去了记忆,竟是又碰到了君欢,或许她这辈子,就是与这样的男子有着解不开的缘分吧。

多年之后,韶蓝再回想起自己与这个表里不一的男人初见之时的样子,总是会暗骂自己没出息,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怎么偏偏被这个人给吃得死死的?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不过现在,这个名为君欢的男子,正在与她谈天说地。

让韶蓝惊讶的是,她竟然与他的很多想法基本相同,包括对琴棋一道的看法,包括对天下百姓的仁心,也包括,对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追求。

两人越谈越投机,韶蓝一个不小心,就在君欢问她名字的时候把“无忧”二字给说了出来。

“无忧吗?真是一个好名字。”

他这话说得饱含深意,可是韶蓝却并没有听出来,反而十分赞叹:“是啊,我也觉得方丈给我取的这个名字比较好。”

“无忧姑娘,我们既已互通名姓,便别再公子姑娘的叫了,你便直接叫我君欢吧,我直接叫你无忧可好?”

韶蓝看着他真诚的目光,亦是点点头,这样的知己,自然不能再这么客气。

“这是自然,君欢。”

在韶蓝开口唤他君欢的那一刻,便见他眼中的温柔更甚,目光落在韶蓝身上,竟是让她的脸有些发烫。

“无忧,你可曾想过,下山看看?”

许久之后,君欢突然问了这么一句,让韶蓝一下子便怔住了。

不过韶蓝也没有掩盖什么,很是自然地应了:“当然想去了,不过师傅一直都不肯带我下山,我自己也离不开南华寺。”

话里带着点埋怨,眼中却并未多少苦恼,显然,对于现在的韶蓝来说,最大的问题不过是在这南华寺有些无聊罢了。对于那个真心对她好的方丈,她倒是没有真正的埋怨的。

这样的女儿娇态,配在她那张脸上,竟是让君欢看痴了一瞬。

“若我说,我可以带你下山呢?”

韶蓝听他这么说,一时之间便有些犹豫。

一边是觉得自己不应该不跟师傅说一声就下山,一边却是十分想离开南华寺看看外面的世界。

两种念头在心中交织,竟是让她无法抉择。

可是她倒是没想过君欢有可能会给她带来危险,或者对她图谋不轨什么的,一个不过见了一面的男人,却让她莫名地信任。

“君欢,待我师傅回来,我跟他说一声,然后再给你答案可好?”

君欢似乎早就料到了这样的结果,脸上并无不满之色,笑意温和:“当然,不过无忧,你师傅若是同意,你便与我一起去山下看看,这点,你可是答应了,到时候不许赖账。”

韶蓝觉得她师傅应该不会同意,可是看他信心满满的样子,也不忍心泼他冷水,自然是应了下来。

“让我同意什么啊?”

两人刚商量完,就听一个深沉的声音传来,韶蓝猛地站起身,向着来人的方向喊了一声:“师傅!”

那人一身僧袍,眉间一朵兰花,带着几丝妖娆之气,更多的,却是佛间的几许超然。

君欢和韶蓝都不知道这个僧号皆忘的男子是何身份,是何年纪,但是两人倒是都对他十分尊敬。

在他靠近的时候,君欢亦是弯下身子唤了一声:“皆忘大师。”

皆忘注视了他们一会儿,终于是叹了口气。

“施主可是决定了?那本该是你的东西,就这样放弃不要?”

韶蓝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却知道这句话是对着君欢而说。

君欢早已抬起了弯着的腰,看向皆忘的眼中满是认真:“这世上,哪有那么多本该是谁的东西?况且,就算那东西真的是我的,我不要它,它也应当受着。”

似乎是觉得自己语气有些重,君欢微微软了口气,方才继续说道:“况且,君欢此生,只想成为君欢。江山天下,乱世逐鹿,实非吾志。这一生,我只想看遍世间繁华罢了。”

他没有说出的那句,是想要携一人之手,尽赏天下风光。他前世未能做到的,今生,定要完成。

皆忘摇摇头,口中喃喃:“痴儿,痴儿。情之一字,苦多于甜,又是何必?”

韶蓝和君欢都未曾听清他喃喃的是什么,唯独听到了那两个字:痴儿。

君欢嘲讽一笑,便是痴儿,又如何?

他痴,他傻,他疯,他狂。

天下万物,哪怕是那至高之位,他皆可抛却。

他可负天下,却独独,不能再次负她。

“罢了,你们下山去吧。”

“多谢皆忘大师。”

韶蓝不懂他们的意思,想要问个明白,可是皆忘却是在说完这句,便运起轻功离开了。

“不必担心,一会儿我们回来时,你再去问皆忘大师不就好了?”

韶蓝仔细一想,倒是这个理,也就没有多做纠结。跟着君欢的步子,便下山去了。

她并不知,这一次,眼前的这个男人,只是为她而来。

而且,这一生,他只求一事。

惟愿,此生不负倾城色。

如此,而已。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