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我是人类我想屠个神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2日

《我是人类我想屠个神》精彩章节目录_花露水味水鱼汉堡小说在线阅读

我是人类我想屠个神

作者:花露水味水鱼汉堡分类:玄幻小说类型:战争

一份远古的计划,摧毁了少年的人生。家人?少年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死光了。孤儿院的亲人?少年十岁那天就被屠了个干净。一起成长的战友伙伴?少年的计划是带着他们走上那个九死一生的最后战场为了向那个计划复仇,少年走上了一条屠神之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有五年了吧?”

这里是一个充满神圣气息的房间,以前的这里是一个教堂的圣职人员办公室,而现在是此地负责人的工作地点。此时,有一个老妇人和一名中年妇人正在这里聊天。而刚才说话的,是那名老妇人。

中年妇人闻言,礼貌恭敬地回答:“是的,刚好五年了。”

“弥古拉,你从圣光家族跟我来到孤儿院帮忙也有五年了吧?你原名叫什么来着?”老妇人继续说着。

“我叫洛浦坎琪·圣光,弥赛亚前辈。”

“是吗?”老妇人说着陷入了沉默,大概有五分钟吧,她才再次开口:“人选已经确定好了吗?”

弥古拉,或者应该叫洛浦坎琪的中年妇女点了点头。

“是哪个孩子来着?”

“进来吧。”话音落下,办公室的门被轻轻地推开,一个长得普普通通,五官还算标致的小女孩神情自然地走了进来,对着弥赛亚和洛浦坎琪微微一礼,然后安静地站到了一边。

“是弥光啊。”只是看了一眼来人就已经确定了身份,弥赛亚微微一笑说道,“这孩子虽然不是我们这里年纪最大的,然而她的性格却是超出了这个年龄段的沉稳。嗯,看样子你们是已经谈妥了?”说实话,弥赛亚对这个人选没什么惊奇,倒是弥光这孩子,弥赛亚本来以为要说服她,至少得用很多时间,并且由她自己从中协助才有可能谈妥。

“跟这孩子接触后,她意外地很配合,这也让我们省了很多功夫。”洛浦坎琪对这个过程和结果都很满意,因为这是家族和她多年来考察后确定下来的人选,是他们家族需要的人。

弥赛亚闻言笑眯眯地转向小女孩:“是吗?原因我就不过问了,这样也好,我也不用再替你担心了。”

弥光嘴巴动了动,心中有很多想说的话,但最后,挤出来的只有两个字,“谢谢。”这是对这些年来的养育之恩表达着谢意与感激之情。

“什么时候走?”弥赛亚问。她没去跟弥光说很多的嘱咐和叮咛,因为这孩子从来都让人省心,就和另一个孩子一样有着一个不符合当前年龄段的心性。

“东西都已经收拾好了,晚上先到镇里住,明天一早坐马车启程去圣光家族宅邸。”洛浦坎琪说道,“在此之前,弥光你就去好好地和小伙伴们道个别吧。”

弥光点点头,然后又是行了个礼,才开门离开。

“资金方面,会按照约定给予你支持,直到强制清拆那天。”确认弥光走了之后,洛浦坎琪突然开口说道。

弥赛亚神情凝重地点了点头:“谢谢了。”

这个孤儿院,本是国家设立的,作用是用来筛选孤儿中拥有能量天赋的人,并对其进行培养,但现在,国家的领导层好像是觉得已经没有这种必要了。五年前,一纸命令,孤儿院便被列入了撤销的名单当中,一切之前由国家拨付的资金都撤走取消了,作为负责人的弥赛亚才需要去四处寻找资金援助,而最后也就只找到了圣光家族这唯一一个援助者。

“还有五年,五年后这里就要强制清拆了,希望在此之前,他们都能找到好的归宿吧。”弥赛亚说着叹了口气。

弥光离开办公室后,打算先回去寝室收拾些东西。虽然洛浦坎琪说了,需要什么东西圣光家族都可以帮忙买,但是有些东西,她还是希望能带在身边。

说是寝室,其实只是一个把旧教堂的祷告室改建而成房间而已,里面打满了地铺,是孩子们平时睡觉的地方。这样的房间有两个,男生和女生各一个。

弥光进到寝室的时候,房间里却是还有一个人。

“弥月?我记得你们今天是要上山去探险的啊?”弥光看着眼前的女孩子说道。

叫弥月的女孩子比弥光小一岁,今年十四岁。此时弥月看到弥光回来了,满脸笑容地说道:“光姐你总算回来了,小天说要等上你一起,所以我只能留下来了。既然光姐回来了,我们现在就过去叫上小天一起走吧。”

同时女孩子,而且年龄相仿,弥光和弥月的感情关系其实挺好的,只是,此时弥光看着弥月的笑容,虽然很努力掩饰,但其中的竞争意味却怎么也藏不住。被他们称作小天的是孤儿院里的一个男生,叫做弥天。女孩子到了她们这个年纪,也就是俗称的青春期,有个什么喜欢的人也不足为奇,弥月喜欢弥天,这事恐怕出了弥天这个当事人以外,大家都知道。巧的是,弥光也喜欢弥天,这事出了弥光自己以外,就弥月知道,这让三人的关系变得很微妙。

这次瞒着所有人下决定,不多作谈话便答应圣光家族的请求,离开孤儿院,便是有着想从三人微妙的关系中逃走的考量。只是这样做到底对不对,弥光不知道。在她眼里,弥月是孤儿院里长得最漂亮的女孩子,也是最活泼的女孩子,是所有男生眼中的焦点。而她只是借机会做出让步来巩固她和弥月之间的感情罢了,这在她的考量中,是最好的结果。

弥光也回以真挚的笑容道:“嗯,等我找样东西。”弥光心中却忽然有些嫉妒起弥月的活泼性格了,至少这样或许能在离开之前说出自己的心情。

“我是不会输给光姐的。”弥月像是宣战般说道。

难道是自己的笑容太过于真挚而导致了误会?弥光心里想着,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也没打算解释,只是轻轻地说道:“嗯,你要是赢了,记得到时请我吃饭哦。”

没听出这句话的实际意思,弥月嘻嘻地笑着,自信满满地说道:“嘻嘻,那这顿饭怕是跑不掉了。”弥月并没有察觉到弥光的异常,“唔,你要找什么?我帮你吧。”

“不用了,找到了。”弥光熟练地翻开自己的枕头,从里面拿出一块琥珀项链。这琥珀项链很独特,里面有两样东西,一片神圣树的树叶,还有一团燃烧着的火焰,不知道弥天是怎么找到的。弥光没有细看,迅速地把这条弥天送的项链小心地藏在自己的口袋里。她不敢让弥月知道自己有弥天送的礼物,说起来,弥月把弥光视作竞争对手就是因为弥天是唯一喜欢找她聊天的男生。弥光摸了摸贴身收好的琥珀,这才安心地起身和弥月离开房间。

他的人我是放弃了,但至少,这件他唯一一次送给我的礼物我必须带在身边,就当是纪念好了。弥光心里想着。

两人来到男生房门口,轻轻地敲了敲门。里面很快就传出响动,不消片刻房门便被人拉开,一名穿戴整齐的小男孩出现在了门口处。“都齐了吗?”开口是稚嫩的孩子声,但话语中的淡然和老成很难与眼前的年龄相符。他来到孤儿院刚好五年,今天算是他的生日,而五年前,他只是个婴儿,也就是说,现在的弥天,只有五岁。“那就走吧,弥生他们等久了。”

两个小女生笑着手挽手跟在弥天的后面走着。虽然只有五岁,但弥天的个头很高,都快有弥光她们的高度了,这也是很难让人想象得到他只有五岁的原因。

像这样静静地跟在他后面,这是第几次了?好像每次都是这样吧?弥光决定离开后,思考的是视界突然变宽了,所以才第一次发现,每一次都是她和弥天走在队伍的最后,虽然有的时候是像现在这样的三人一起,但更多的却是她和弥天两个人默默地跟在队伍后面。这是巧合还是弥天故意的?应该只是巧合吧?弥光心中这样下了定论。

顺利地在山上和弥生他们会合,然后整个下午都在山里面乱逛,弥生、弥月他们看到些“奇怪”的东西都会大呼小叫的,然而所谓奇怪,不过是他们没见过罢了,然后就是弥天淡淡地给大家讲解,什么历史由来,什么品质效用,说的很仔细,说的很平淡。弥光则是静静地在后面看着这一切。

哪有五岁的小孩知道这么多东西的,真是个奇怪的孩子。弥光在心里吐槽着,眼神温柔地看着如数家珍般地说着各种知识的弥天。弥天的博学并不是用来炫耀,他从来都是淡然地说着,淡然地和大家边说边笑,就像是普通的聊天一样。

是的,大家都是被弥天那奇怪的博学,还有那好像是无所不能的行动力吸引了。弥光回想起来,以前自己和弥生他们关系还没有现在这样熟络,那时候,虽然大家关系不差,但也没好到能够一起玩,和弥月也只是能聊聊天,是弥天把她带进这个团队的。

以前,弥光因为她的沉稳而被其他孩子们起了个昵称,光阿姨。这其实只是小孩子的恶作剧,弥光也知道这点,但正因为知道这一点,她的性格才让她无法很好地融入这种小孩子的氛围里面。渐渐地,她便被疏远了。与小自己一岁的弥月比较起来,一个是万众的焦点,而自己则只是一个小透明。她,早就已经接受了这种情况,直到那天的到来。

“你知道琥珀吗?”这是弥天第一次跟弥光说的话。那时候弥光在看书,她喜欢看书,因为这是一个人就能做好的事情,而且看书能让人静心。

琥珀吗?弥光愣了愣,然后点了点头。大家都说这孩子很奇怪,小小年纪就知识渊博,看来确实如此。这是弥光当时的念头。“你不是应该和弥月她们出去玩的吗?”当时的她就已经知道,弥月心里很在意弥天了,毕竟她们算得上是闺蜜。

“嗯,看你一个人在看书,就来问问你要不要一起。”邀请女孩子的时候,弥天淡淡地说着,淡淡地笑着,一切看起来都很自然和平淡。只是当时只有三岁的他,个头有点小。

弥光想了想,摇了摇头:“算了,没有我,他们会玩的开心点。”

“我不这么认为。”结果弥天的回答让弥光出乎意料,“团队是需要各种各样的人的,你的稳重是我们需要的,至少有了你的加入,大人们会更放心。”

弥光愣住了,这真的是三岁的小孩?原本应对普通理由的托词一句都用不上了……

“对了,琥珀,既然你知道就好办了,看这个。”弥天没等弥光缓过来,翻手摸出了一个琥珀项链在弥光面前晃了晃。

弥光看到那个琥珀的时候震惊得忘了捂住那张大的小口。琥珀不大,里面是一片斜放着的神圣树的树叶,而树叶下方还有一团火焰,跳动着的火焰。琥珀里面燃烧着火焰?这怎么可能?这还是琥珀吗?弥光下意识的伸手去拿。

弥天突然收起了琥珀:“以后你跟我们玩的话,这琥珀就当是我送你的礼物,如何?”

弥光闻言陷入了思考,认真地看了看弥天,最后还是输给了好奇心,无奈地点点头:“好吧,但你要告诉我这是怎么做到的。”

“这个嘛,总有一天会告诉你的,只要你一直跟着我们玩的话。”弥天边说边把琥珀塞进弥光的手里。

弥光又是一愣:“你还真要做到万无一失啊……”

“这是保险起见而已,该走了,他们要等急了。”弥天的语气依然淡然,就好像这都不是什么大事一样。

看着转身要带路的弥天,弥光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弥天回头笑了笑,没说话,不消片刻便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弥光只好急忙收拾好书本跟上去。

弥光发现,自那天起,自己就总是跟在弥天的身后,就像今天一样,渐渐地融入了弥月她们的团体当中。也是在这个过程中,渐渐地,自己的目光已经离不开弥天的一举一动。想到马上就到来的分离,弥光心中突然一阵不舒服。

玩耍的时间过得特别快,夕阳西下,已是黄昏,如果开饭前赶不回去就得挨骂了。弥光说自己还要去找一下弥古拉,让其他人先走,然后弥月她们转眼就跑没影了,只有弥天一个人留了下来。

“你也快去吧,不然要挨骂了。”弥光勉强挤出了笑容。本来她只是打算找到琥珀项链就跟弥古拉离开的,但没想到弥天会等自己。本来是要避开弥天的,怕看到后会忍不住后悔,也怕会忍不住哭出来。但事与愿违,这一天她还是忍住了没哭,但不舍的心情却更甚了。

“你笑得像哭一样。”结果一下子就被弥天看穿了,“走吧,我送你。”说着,弥天转身就往城镇方向走去。

弥光满脸惊讶地看着弥天的背影,是的,惊讶了,她从来没跟别人说过这事,洛浦坎琪也不会在离开之前说出去,所以,她不知道弥天是怎么知道的。她快步跟了上去不解地问:“你,是怎么知道的?”她认为自己已经藏得够好的了。

不过答案让弥光无言以对。

“有一些特殊的方法听到了你们的对话。”弥天说道,脚步并没有停下。

至于所谓的特殊方法是什么,弥天没说,弥光也没问。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弥光觉得,此时的弥天,很认真。

两人默默地走着,从山里回孤儿院的途中会路过城镇,路途并不算远,两人来到镇里的时候,天还留有一丝的光亮。弥天拉着弥光在街巷里穿梭游走,很快便来到了一处旅馆,而他们则停在了不远的拐角处。此时可以看到,旅馆的门口站着一个人,正是洛浦坎琪。

“以后照顾好自己。”弥天松开了手,看着弥光说道。

而弥光,还在惊讶弥天居然连旅馆位置都知道这事,下意识地“嗯”了一声。

“以后再相见的话,你会记得我吗?”弥天又开口问道。

或许是这个问题有点暧昧,弥光总算是回过了神。怎么可能忘得了嘛?弥光心中想着,正待开口。然而,她看到了弥天的动作,心中泛起了波动,惊讶、激动、感动、不舍、等等,她不知道自己的心情到底是怎么样的,五味杂陈,不知所措。她看到了弥天手里的东西,那是和送给她的那个一样的琥珀,只是里面的火焰是蓝色的。

“保险起见,这琥珀我做了两个,你那个带上,以后见到也应该不至于忘了才对。”弥天说话的时候晃了晃手上的琥珀。

你这样,让我那句劝你好好对待弥月的话怎么说的出口嘛!我怎么可能忘得了你嘛!你这孩子真是,“你这孩子真是太奇怪了。”弥光想着想着,忍不住说了这么一句,眼泪很不争气地冒了出来。

“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虽然我只认为这是博学而已。”

“噗嗤,哈哈。”这种自然接受别人说自己奇怪的态度,让弥光忍不住笑了出声。

“好了,我也该回去了,你也别哭了,哭了不好看,你还是笑着好看。”说着就要离开。

“为什么?”

为什么这样对我?

这是当年拿到琥珀项链的时候问过的话,这一次,相同的问题,上一次,弥光没有得到回答,而这一次,她很想知道答案。她相信,即使话没有说完,但弥天会明白自己想问的是什么。

弥天离开的步伐顿了顿,回过头来,露出微淡的笑容,说:“因为,你和我在某些地方有点像,所以我对你的关注稍微多了点。”

原来不是巧合吗?弥光心中的阴云散开了,一股暖意袭上心头,然后,心中突然升起了调戏弥天的念头,露出邪恶地笑容开口说道:“只是多了点?没多看?”

然而不知道为啥,弥天却是突然沉默了。

“你这样沉默我很尴尬的啦!真是的,你这孩子怎么老是出人意料啊!”弥天这一沉默却是有种默认的意味,这让弥光突然又羞又尴尬。到底都看了什么嘛!?弥光心中有点羞愤地想着。然而她自己并没有发现,自己刚才的话,话里行间都充满了撒娇的味道,这要在平时,根本不可能出现。

弥天有没有发现不知道,他只是用他一贯的平淡语气说道:“唔,这些就不说了,我该赶回去吃饭了,你也应该好好地开始新生活了。”

“你不希望我留下来?”

“不,我希望你在那边好好生活,五年后,或许我会需要你的帮助。”

“是吗?”弥光像是明白了什么,强行忍住了泪水微笑着点了点头,“那么,再见了,我会等你。”

你帮我的理由永远都让人无法反驳啊。弥光一边想着一边转身走向旅馆,而此时洛浦坎琪终于注意到了弥光,微笑着迎了上来。

“有好好地跟大伙告别吗?”洛浦坎琪问。

“嗯!”弥光抬起头,露出了笑容,眼泪却再也无法忍耐,汹涌着夺眶而出。等她再回头看的时候,弥天早已经不见了身影。

新的生活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做那个跟在你身后的人了,我要成为能够站在你身边,一辈子帮助你的那个人!

找到了人生目标的弥光擦掉了泪水,迈进了身后的旅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