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猎人同人之花间白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3日

《猎人同人之花间白》精彩章节目录_褚一虚小说在线阅读

猎人同人之花间白

作者:褚一虚分类:同人小说类型:战斗

猎人的同人,团长库洛洛的主角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库洛洛这一点是想得很对,花魂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的确是不在乎这些东西的,这不仅是对自身实力的认可,更是作为神的一种骄傲!

可惜的是,花魂在乎的不是念兽蛋。一开始他们就理解错了......

过了大约半小时,仓库这边仍是没有一丝动静。而拍卖会却开始了。

库洛洛仍是呆在仓库里,因为念兽蛋是作为最后的压轴上场的。展台的四周已经密密麻麻坐满了人,花魂和木棉站在不远处,就在十一区长老的后面的后面,刚好隔了三层人墙,既离展台不远,又不那么引人注目。飞坦还在放食物的那儿,和那拉一起,眼睛偶尔向这儿瞄上一两眼,就又转回去,似乎什么都不能引起他的兴趣。派克还是没回来,而侠客坐的位子和玛奇隔了远不止十个人......总之,这次的幻影旅团就像是单纯来凑热闹的。

花魂可是认得他们的,即使和1999年的他们还差很多,但那气质已经不差了。目前打不过,所以花魂很有理智地也远离了。只是库洛洛好像不在让自己稍稍有些在意。花魂微微皱着清秀的眉头,总觉得自己会错过某些东西。

其实人只要满足了温饱问题,就会开始在乎一些其他方面的东西了。所以,流星街的强者们不会总是表现得很野蛮,尤其是要虚伪的礼仪去为自己获得相应的利益的时候。这次拍卖会其实和外面的地下拍卖会区别不大,在还是杀手的时候,花魂也参加过。而现在,却没有当初的小心了,假装的时间长了,那面具已经和自己融为一体了。呐,狐零,幸好你不在流星街啊。

花魂看着展台上那被关在笼子里的蓝色头发的十一二岁的少女,举起了手中的红酒杯,浅红的液体微微晃悠着,少女的如雪般洁白的皮肤在杯中被扭曲地似那地狱的恶鬼。花魂只看过漫画,这几年又只在流星街,所以不了解这儿有多少少数民族的人的身体是被人们疯狂迷恋着的,但流星街人的收藏癖他是知道的,尤其是对美丽的东西。

‘花魂。’木棉犹豫地念着花魂的名字。想当初栾也是这样,被花魂救了下来,成为契约兽之一。啊,花魂也想起来了,栾,那个同样差点被人类拍卖的少女。当时自己也是这样,没权没势,能力也不行。

‘花魂,你救吗?’虽是询问花魂的意见,其实却在祈求他救下女孩的。台上的女孩低着头,小小的身子蜷缩在一起,似乎已经认命了。台下时有手举起,将价格一步一步地抬高。

‘少女’缓缓睁开之前闭上的眼睛,金色的瞳孔里仿佛什么都没有留下:‘花木棉,呆着就好了。’

愣了一下,花魂这是见面以来第一次喊他的全名,他生气了吗?木棉隔出了自己同花魂的精神联系,点了点头,静静地等待着念兽蛋的登场。

女孩不久就被流星街那个喜欢娈童的盲圣买走了,花魂也知道他,这个人很变态,很出名。要不是花魂还记得一点好早以前的化妆知识,估计就会被那个盲圣注意到吧。不远处的飞坦抬抬头,视线之中是层层的人头,,尤其是黑社会的那些一米九以上的保镖们,而台上的女孩已经不见了。渍,真可恶。牵着比自己还矮的那拉,飞坦往展台更近了些。

仓库的路易斯焦急了,他后悔答应区长来代替西斯的班监视库洛洛了。还有怎么这个花魂还没来?难道布莱特在骗区长,不会啊。库洛洛依旧悠闲地观赏着剩下的几个拍卖品,这几个最值钱的是不会被真的拍卖的,尤其是那个念兽蛋,是个很重要的饵啊。再不久,不久,就可以了。

青年原本认真的脸庞突然露出个浅浅的温和的笑容,仿佛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

路易斯感叹,这个幻影旅团的团长真是深藏不露,而花白却莫名的觉得这些收藏品要倒霉了。或许是直觉吧,也或许是这时候的库洛洛,和花魂有些像......

之前出去的负责拍卖的物品的移动的几个保镖又回来了,带走了念兽蛋。正准备跟上去,却被路易斯拦了下来:“库洛洛先生,您在仓库守着就可以了。也许那个花魂还回来,他可不知道念兽蛋什么时候出去的对吧。您放心,我会陪着您的。”路易斯鞠了个躬,抬头时笑得恭敬而有礼。

“哦?那我就呆在这吧。”轻声说着,库洛洛转身,又仔细研究起那些收藏品来。看来布莱特和诺皮索不放心我啊,“你说是吗?”库洛洛问肩上的花白。

睁着大大的眼睛,花白微微倾着头。是什么?花白不明所以。

“哦,我忘了,你只是个小狗。”库洛洛的声音很好听,清澈而简单的感觉。可是,花白生气了,竟然欺负我不会说话!正准备骂上几句,又想到自己的确发出的是小狗小猫一样的声音,顿时蔫了。

可恶的人类!花白磨着牙齿,总有一天,我要报仇!等着瞧,库洛洛·鲁西鲁。

......

现在的能力不强,所以灵魂的感知力也变弱了,花魂闭上眼睛,和木棉一起,将两人的精神力往念兽蛋探去,渐渐笼罩起来。

没有相同的精神里,没有!花魂轻叹了口气,看来白来了,但,之前,难道是自己多虑了吗?揉了揉太阳穴,精神力不够啊,现在就累了:‘木棉,走吧,去流星街外面。’

啊?啊!木棉赶紧跟上和服‘少女’的脚步,两人就这样光明正大地走了出去。

身后几乎没有人关注到,除了飞坦。不过他也只是目送两人离开,眼神中略微带了些遗憾与嗜血。那拉也顺着飞坦的目光看过去,少年‘少女’的身影刚刚隐入木质门窗之后。好年轻啊,猎人里有这号人吗?难道是变装后的伊尔迷?那那个矮的难道是没有发胖的糜基!又看看自己身边的虽然很矮但是还是高自己一个头的飞坦,为什么不追上去呢,两人打起来,也许自己就可以逃跑了。一想到自己受的那些酷刑,那拉打了个寒颤,她宁愿在流星街被别人杀死,也不要留下来!

念兽蛋摆了几分钟,台下也有几个人虚报着价格,所谓的花魂一直没出现。最终在诺皮索的示意下,主持人敲下了最后一锤,这场戏就算完结了。

可是,主角呢!诺皮索心情很不好。所以有一个保镖冲破重重障碍来到他面前时,诺皮索第一反应不是发生了什么,而是,“怎么这么不长眼睛!”把自己的气撒出来。

手下畏畏缩缩地,后悔自己来的不是时候。又不得不把自己看到的事实说出来:

“老大,花魂离开了。”

“什么?”诺皮索猛地站起身,椅子在地板上划拉出狭长的痕迹。周围的人群纷纷看过来,疑惑到底发生了什么让这个区长如此生气。

“咳咳。”原本应该在仓库的西斯咳嗽了几声,老大,这儿人很多。

不过诺皮索已经不在乎了。他为了捉花魂把路易斯换到库洛洛那去,现在告诉我,花魂离开了!一把提起报信的手下,诺皮索的语气很不好:“你怎么知道?他去哪了?”

手下战战兢兢:“他留下了一封信。”说着颤抖着抬起了自己的手,正紧紧抓着一个丝绸的洁白的布,上面是血红的字体。是宴会里的!他来过。比昂激动了,刚才谁出去过?

诺皮索抓过信,很干脆地把手下甩到一边。几个人凑上去看。

各位:

我要离开流星街了,还有,那个念兽蛋很抱歉不是我要找的呢。

花魂

1995年10月11日

“刚才谁出去了?”将手中的餐巾揉成一团,诺皮索咬牙切齿地问。

“一个十一二岁的女孩和十六七的......”躺在地上的男人还未说完,布莱特就推着眼镜,像风一样跑了出去。

“通知路易斯。”诺皮索冷静下来,吩咐道。西斯立即掏出电话,向仓库的路易斯简要说明了情况。

不一会儿,路易斯和库洛洛就来到了大厅。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