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彼岸花开绽千年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3日

《彼岸花开绽千年》精彩章节目录_凛风小说在线阅读

彼岸花开绽千年

作者:凛风分类:古风小说类型:恋爱

冰窟中沉睡千年,等待来临的这一刻,与那时她的笑容......老去的当年,水色天边,谁能将悲欢收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说没,前几天有人说城外那一片荒地上,一夜之间开满了一种花,那么一大片荒地,也算是壮观了。”

”呵,跟你说的似的,我都亲自去看了,那还真不是骗人的。”

“我告诉你啊,陆家的二少爷还正准备在那里修了亭子呢,那么好一个地方,也让他给先占了。不过也没办法,谁让那是陆家的地方。”

城东的茶楼里,几位富家子弟谈论着这几天所发生的趣事。

他们谈的其实早已传遍全厂城了,所以也不只有他们谈论此事;像他们这样整天游手好闲的人,这一茶楼基本都是。

北宋虽然有过一段时间的节制,崇尚节俭风尚,但是斗茶之风却更是盛行。

茶楼中的常客基本上都有自己的一套茶具,来的时候也都带着家里珍藏的名贵花茶。

他们不惜用重金买来名贵的茶具,然后在上面镶嵌上金花纹,最后还要再泡上那么有名贵的茶。

所以,这种节俭风尚并不是很好。

就算是服饰只有黑白两色,与平民无异,但是富有人家的不是所用的材料却依旧是绫罗绸缎。

斗茶归斗茶,闲聊当然肯定是有的。

一般城中的风闻趣事,都是从这些地方传开的。

每个人对一件事是各执所见,到最后其实真正传到大部分人耳朵里的,都是经过很多人添油加醋的。

这些人每天都会有,每天也都会闲聊不一样的事情。如果有人把每天所聊的东西都记录下来,也许有很多神鬼类的传闻都能从这上面找到答案了。

但是这里人很多都是富家子弟,甚至还有好多没读过书的。可是不能在别人面前露短,他们就只能编出更多离谱的事情来穷显摆自己的见识。

也可能,只是去讨个乐子,并不在意别人说的,也不在意自己说的。

往往一件事说说就过了,但是今天话题大部分却都是那个陆家二少爷。

“你最近是不是又出了很多风头?怎么说的都是你?这样下去搞不好要……‘扬名万里’了。”

外面还在大声谈,讨论的全然不知道他们正在谈论的对象就在隔壁的那间隔间里。

正当他们讲的热火朝天的时候,他们在里面就全部听进去了;但对于这些不同的言论,他们最多也就是笑一笑。

有时候有些整天无事的王爷也会来到这种地方,他们不会去发表言论,也是这样,听着。

有时候一些人往往就是用这种方式,来知道人们对自己的看法;这种办法总比去当面问要强的多,但有些听了难免会因为看法心里难受。

“怎么了?不会,你都对我有看法吧?”这是两位还没到及冠之年的青年,脸上还夹杂着几丝雏气。

看他们的样子,连二十岁都不到。他们的头发都是随意的披散的,并没有绾起来,看样子却丝毫没有疯疯癫癫的样子。

听到这些疑问,那位先说话的青年翘起了一边的眉毛,他将手伸到了桌子上的瓷盘上,掰了一小块儿里面乘着的点心扔到嘴里。

“扬名万里倒还是不至于,我只是比较想问,那花是你种吗?”

“我哪有那么多闲工夫,?!我每天做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

另一位青年一边说,一边直接拿起一块点心,一两口直接吃了下去。

他看了看还是一脸狐疑的对方,接着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那片荒地已经弃置多年了。自从我家经商起,那里竟然连棵草都不长。你去种野草也活不了,我哪有那么大的能耐种出花来?!”

“照你这么说那话,真是一夜之间全长出来的?那是什么花?竟然这么神奇……”觉得对方没必要骗他,便也不再怀疑。他继续问下去:“那花好看吗?我弄几棵种到家里。”

那位青年一听便来了兴致,好像就等着他们这么问,立即回答道:“也就是你能相信我了,我告诉你呀,那还真是一夜之间从地里长出来的!那花我以前还真没见过,红得像一团火,确实很好看。我爹说那叫‘彼岸花’,是佛教的四大什么花之一,总不算是什么坏东西吧……不过我就感觉有些奇怪了,那么好看的花,为什么我以前都没有见过?”

“天降吉兆四华之一,见此花着,恶自去除。这种花我倒是听说过,但知道的并不多。那你有没有去弄几颗带到家里种?”

年轻说完后,若有所思。这花他也没有见过,但却是早就想要的。

“那你这些想法就是要趁早放弃了,我移栽了几朵,结果没到第二天就枯死了,这花也许是有一定灵性的,毕竟长出来的地方就不是一般的。既然没有办法,我就直接跟我爹商量一下,修了座亭子在那里。”

说到这里他便感到可惜,想要看到花的话只能用这种办法才行。

“哦,是吗?可惜了。”

青年也摇了摇头,发出一声叹息。

接着他端起一杯花茶,在嘴边小心地吹了吹,忽然倒像想起了什么,便就没有喝掉,接着他对着面前青年说道:“相传华佗当年制作麻沸散,首选的就是这种花,但是因为药性太强,所以就换成了曼陀罗,你可千万别用那花泡什么花茶,是会出人命的!”

青年听到以后,不禁发出了一小声惊呼,样子变得像是很失落。他看起来像是早就已经有打算去这么做,但是却并不知道这花竟然是有毒性的。

不过他却也没再说什么,接着就直接拿起一杯茶一饮而尽。将茶杯放在桌子上,他提起茶壶又倒了一杯。

“改天等亭子盖好了,我们再去喝酒,喝个痛快。这段时间一直在这小茶楼里喝茶,我都腻了。对了,明天不是你生辰吗?送你一样东西。”

他刚还说着亭子的事,却又想起了别的事,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话跳转太快。

“嗯,明天是我的生辰,不过你先不用管这个,你每天都这样,你爹不管吗?”

他还是觉得前面这句话先说明白,所以就先把后面的话扔到后面,去问第一件事他所产生的疑问。

对方听到以后重新拿起了茶杯,像他一样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那杯刚倒满茶,慢慢说道:“读书当官这种事情咱们算是从出生那一刻就不可能了,我家里的那些经商一类的事物早就就打发给我哥了。我比我哥小六岁,我爹就说我太年轻,还不适合去做这些,现在也就只是让我这样整天闲着。”

说着说着他停下来看了看将茶喝完的对方,以便为再他倒上茶,一边又说道:,我还算是无所谓,倒是你呀,你家以后一定是你当家,为什么你老爹让你这样整日闲着?他应该早就让你跟他一起去出经商了吧?”

因为两人的关系比较好,所以在谈到家父时基本都不会用尊称。这不是为了贬低对方才这样说的,他们只是觉得那样会成一句一句的,不禁有些麻烦,而且还有种假惺惺的感觉。

“呵,这里还是你先出住口吧。”青年说道:“你和我都一样,以前也请过读书的先生,读过一时的书;但我们都知道,做这些只是让我们不是文盲。请的那位读书先生走了以后,我爹又给我请了一个练武的师傅……而且我告诉你,那师傅教我的不只是什么只能防身的绣花拳。”

“不会吧?你爹这是想让你习武从军啊!也不对,让你从军的话早就把你给送走了,也不用去请什么师傅。”

“所以说,现在我也不知道我爹想干什么,但是他说等到明年的明天以后,他就让我去跟他经商,真不知道他之前做的事到底什么意思。对了,他让我今天早点回去,说要给我一样东西,没什么事我就要走了。”

青年忽然想起了今天天出门之前,自己老爹的嘱咐,说着便起身要走。

“这还不是要让你经商啊……等等,我还有东西要给你!”

对方要离开,青年慌忙的叫住他。知道这一定是要赶时间了,所以他也没有等到对方发问,便已经把东西拿出来,轻轻的放在了桌子上。

那是一只只有一尺多长的木盒,盒子并不宽,但是很长,里面的东西应该也是只有一尺长的东西;盒子很轻,但却能很清楚的感觉到里面东西的重量。

一个普普通通的木盒,甚至连中式的花纹都没有。

“那就先谢过陆兄了,但是这东西还是你先拿着吧,改日我会去取的。”他先道了谢,并没有拿走木盒。

自己急着要走,对方刚把东西拿出来,自己二话不说就拿着走,一定很不合适。

道完谢后,他便立即立即回头,掀开这间房间的帘布就跑了出去。他出来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再不回去,也就不用说什么早点回去了。

因为他的父亲今天不只是要给他东西,而且还要告诉他让他去学习那些东西的原因。

“这不是张子羽吗?!”

“他从哪里跑出来的?!”

“那一间小隔间里跑出来的!”

“那会儿他要是在里面的话,那陆墨一定也在里面!”

“什么,我们刚才说的不就让他们全听见了?!”

外面的人惊讶地喊叫,陆墨也只得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接着又倒了一杯茶,一边吃的剩下的点心一边望向窗外的街道。

张子羽已经跑到了那里,他回头对着陆墨在楼上那间屋子的窗口,向他笑着招了招手。

陆墨也向他挥了一下手后,他便转身离去。

直到看见那个奔跑的背影在他自己的视野中消失,他才收回了视线。屋里只剩他一个人,他喝着茶又拿起了那只木盒,仔细的看着。

“我知道你喜欢这东西,就托了我哥好不容易弄到的上等货,你到时候可千万别不要了啊。”他自言自语道,接着就把那个盒子收了起来。

招呼了一声店小二以后,他便接着打算离去。虽然他与张子羽经常来这个茶楼,但是他们可没有斗茶这种喜好,所以这种茶具也不是他们的,便不去清洗。

当时他们家的那块地更有邪气似的,什么也长不出来;现在到也是一样,一下子长出那么多花。

那时几乎闹得满城风雨,与很多人都怕,自家的地也变成那样子。

他接完帐,向着外面走着。外面那几个几乎与他同龄的公子们,都十分诧异的看着他。

“坐在茶楼的隔间里,听这些人的想法,真亏他能想出来。”他在心中想到。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