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被误认成妹子的杀意可不能被小瞧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4日

《被误认成妹子的杀意可不能被小瞧》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京城女子小说

被误认成妹子的杀意可不能被小瞧

作者:京城女子分类:魔幻小说类型:西幻

我是一个冷酷的杀手,我有宝剑和远方,我仗剑行天下。我是一个多情的杀手,我有美玉和佳人,我笑傲此江湖。我…我是…“行了,是一个小伎。今天楼里打折,摸一次小伎只打上面不打下面。”一旁的师姐颇为嫌弃。我…我是…“行了,是一个小伎。外面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虎落平阳,说的也许就是现在的状况吧。”穿戴整齐,斜靠在血丝木上的姬芜,独自对着夜空中的皎洁圆月暗自伤神。也许,这仅仅是自己的一个梦境吧。

  周围是何等的风花雪月,惊醒画中之人实在不是什么妙事。

  “嗯……小姬姑娘,马上就到你出场了,要好好表现啊!”站在一旁好一会的丫鬟小玉终于鼓足了勇气,拨开自己眼前的刘海小心翼翼打量着眼前的美人。

  “……”

  无言地直起身子,姬芜整理好自己的衣物,把思绪收回到当下。耳边充斥着袅袅琶音,这是从前多杀伐的自己未曾接触的。

  “表现?要做什么?”回过头,淡淡看着一动不动的丫鬟,姬芜心里开始隐隐的不安。

  “嗯……表现啊,就……就是把自己最美的一面表现出来啊!”小玉被看得有些害羞,忙得垂下了脑袋,盯着自己的脚尖。嗯……没有穿反吧?

  “具体些。”

  被姬芜再次打断思绪的小玉只好抬头。这时,一阵清风拂过,美人的衣摆被轻轻托起,细沙推行,将独立的姬芜俨然变成遗世仙女。淡极始知花更艳,白色的裙衣霜雪般高洁,美人的容颜却在血丝木的衬托下,恰如艳极了的牡丹。

  “就……就是跳舞之类的。”小玉好半天才回答,分明是刚刚被眼前的绝景所震撼了。

  “跳舞吗……”抚摸着自己食指上的白玉戒指,姬芜脑海中浮现一道身穿羽衣的倩影“卿依她曾经为我跳过……”

  一楼苑内。

  一条足有数千丈的红绫从穹顶射出,穿过一楼内的四角环孔,将一块不小的地面吊起。二楼空闲的房间变成了能够反射光线的镜子,将升起的舞台照亮。下方是由清澈玉液汇聚而成的小池塘,池边是能够发光的曜石铺筑的阶梯。瑞兽的雕像则由白玉雕镂而成,分处东南西北四角。红宝石般的眼睛内似有流光运转,仔细看去竟是池中锦鳞的倒影。舞台升起时四散的细沙顺势堆砌成玲珑小塔,落入池中。这小世界般模样的天地构造,展现了精妙的机关之术。

  “对于今日诸位的来临,小女代表金枝苑表示感谢。”就在众人惊叹于机关造诣的时候,一道清丽身影出现在舞台的中央。

  碎花沾衣,一袭青袖拂世。

  “小女名为裕子,是今日的司仪。”微微欠了欠身,裕子平淡的目光中是绝对的清心寡欲,不似楼内的其余女子那样妖艳,反倒是透着拒人千里的冷气。很难想象,本次的司仪竟会是这样的女子。

  “本次乃是我苑新晋花魁首秀,其重要程度小女也无需多说,希望诸位观赏愉快。”说完就在舞台上面消失不见,只留下不知所措的一群看客,原本喧嚣的苑内一时鸦雀无声。

  “哎,这孩子,还是这个脾性。”在金枝苑最高楼的地方,一位成熟女性无奈的看着这一场景。红色的旗袍装包裹着紧致的身材,高开叉的设计让象牙般**的长腿完全暴露出来。

端起手边的一盏清茶,女人舒展了自己微皱的眉头:“罢了,叫小姬上去吧。”

  “是,夫人。”

  就在客人们开始议论的时候,舞台之上突然下起了花瓣雨。细小的花朵星星点点,随着一帘帘的清水雨幕,辗转舞动。落花本无情,水作卿,也依人。

  原先袅袅琵琶、笛鼓的绯音,牵动了飘逸无主的花朵,绵绵的润雨逆流成河,将悲伤化作镜花水月,让谁又挂度牵肠。身处扰扰俗世却能够听此佳音,观此美景,也实乃幸事。

  “踏、踏、踏”

  远远地,远远地,风卷彤云,笛声透凉。

  “呼”

  一节长袖穿过雨幕,西风进入,离人的惆怅何处停留。花瓣,落后,何人再为你点缀星眸。不知何时,舞台上出现了一位柔情的美人,一身洁白的羽衣被雨雾浸湿,长发散落肩头,转身,盈满朦胧。

  楼内早已是悄静无言,道道目光投向了舞台上的那一抹旖旎,红绫雨幕之后的片片花海恰似那叫人眷恋的十丈软红。舞动的身影如那翩跹白蝶,在属于她的一方世界里自赏。优雅而不失妖艳,明快又暗含忧伤。

  雨幕开始断断续续,终是在曲调一转时全部消失,徒留那纷纷扬扬的花瓣洒落各处。舞台上舞动的身姿,也开始渐缓渐清晰。原先被雨雾模糊的脸庞,终是显露出来。

  温润如玉的脸庞上,樱唇微启,定是轻抿过了艳红的口脂。柳叶眉之下,眼睑轻阖,眼尾桃红,好似假寐,却迸发出致命的慵懒之美。被露珠沾湿的长发,垂直胸前,平添几分寻常女子的温良。

  姣好的姿容,匀称的体态,配上那出神入化的舞步。舞台上的美人,已然成为了仿若刚入俗世的神女。

  “踏”

一曲终了,姬芜立在原地,静静地看着周围呆若木鸡的看客。风花雪月,许是良辰美景以至,可惜没有我要杀的人。

恐怕谁也想不到,静若处子的外表之下,却暗藏着最深的杀意。

“啪、啪……”

“妙啊……”

场内经过悠长的沉默后,众人终于是从回味中清醒过来,刚刚那着实惊艳的舞曲实在一生难求。此起彼伏的掌声与叫好声顿时将场内再次喧嚣起来,众人毫不掩饰地将自己火热的目光掠向舞台上的美人。

“想必诸位已经见识了我苑新晋的花魁,她名唤姬,诸位可以叫她小姬姑娘。”不知从何时突然出现的裕子,站在了姬芜的身前向底下的看客解释道。

“小姬是我苑的雅妓,只卖艺不卖身。今日按照我苑旧规,小姬的首次陪夜,将由在座诸位中出价最高者享有。”裕子平静地说着,丝毫不觉身后越发冰冷的空气。

“……”眯起双眼,姬芜淡淡地看着早已经按捺不住的众人,心里却是不由哂笑。

笑话,堂堂“无影“杀手,回去跟草芥计较一天或是两天的活命时间吗?

“我出一万两!”洪亮的声音从二楼传来。

啊,是表哥出手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