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彼岸零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4日

《彼岸零》精彩章节目录_恋小破小说免费阅读

彼岸零

作者:恋小破分类:奇幻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本该过着公主般日子的他因为父亲的死陷入了一场天大的阴谋。被封印了千年的他,本该逍遥一生。命运弄人,让他们相遇相爱,却不能相守。千年的等待,他该何去何从?挚爱的背叛,她又该如何原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2008年,事故多发的一年,各地都不太平。河南省焦作沁阳市郊外的封门村进驻了一支考察队。即便如此,也没有给这个久无人烟的小村庄增添一丝人气。

久无人居住的村落已经被老树藤蔓覆盖,上百间古老的建筑物阴森地散落在村庄的各处。即使是高宅大院也被泛着腐朽气息的青苔弥漫。

村里蓝天如洗,山峦叠嶂,古道羊肠,泉水潺潺。这样如画的风景,就真的像画一样死气沉沉。那些古老而诡异的房子不知发生过多少故事,经历过多少人。

考察队的领队是夏侯无端,三十多年科考的经验让他即使面对这样阴森的场景脸上也是一片淡然。

“老大,天眼刚才看了一下罗盘,咱们今晚的帐篷就搭在西南位。”队员简春萌跟夏侯无端报告。

科考队讲究科学,但是天眼看地形端罗盘都是在科学的基础上,也是国内著名高校的风水学专业毕业的。尤其是在遇到过许多灵异奇葩的事情之后,所有成员都很有默契地相信天眼的专业。

“恩,那就在那儿扎营吧。”夏侯无端严肃地回答。

“只是……”简春萌微皱眉头,有些吞吐。

“只是什么?”

“只是,天眼说西南位的话,离那把传说中的太师椅太近,那个传说……”简春萌毕竟是女孩子,对一些怪力乱神的事总是有些莫名地害怕。

“那也只是个传说,传说不可信。”这时另外一名女队员付瑶昔从远处走过来说道。

“可是……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是吗?”简春萌认真地说道。

“天眼怎么说?”夏侯无端略皱了皱眉。

“天眼只说福祸各占一半,但是他能化解。咱们此行的目的,也许就是要在西南位才能达成。但是那个传说,不可不信。”简春萌本就是一个认真的人,说话做事也滴水不漏。

“那就冒一下险吧,这是我们第三次来这里了,再找不到,回去也不好向上面交代了。”夏侯无端面有难色,却当机立断。

一行人在一处老旧的房子边安营扎寨。这是一所用古老的黄泥砌的土房子,一扇破旧的木门歪歪地斜倚着,风一吹,咯吱咯吱地响,像唱着诡异的摇篮曲。

隔着不远处,相似的一所房子,也是黄泥,也是破旧的青瓦加稻草,屋子的正中间是一把老旧的太师椅。整个屋子,除了这把椅子,什么都没剩下。孤零零的一把椅子,让人毛骨悚然。看久了让人忍不住联想,在这把百年孤寂的椅子上不知道坐过什么人,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这把椅子上死去。而那些死去的灵魂是否真如传说中一样困在这个静谧得诡异的村庄里,在这四周游荡,然后寻着下一个。

“老古董,如果我们这次走不出去了,你最大的遗愿会是什么?”天眼作为风水大师,却没有一个大师的正经,总是嬉皮笑脸一副不着调的样子。

“我希望我的女儿……可以原谅我。”提到这个话题,其他人都尴尬地互相对视了几眼,谁都不出声。见夏侯无端一副情绪低落的样子,谁都不敢说话,只有天眼还没心没肺地接茬,“哎呦,老古董,以前问你这个问题你都不爱搭理我,今儿个怎么……不过你放心吧,我们不会出不去,有我在,没有意外!”

话还没说完,一旁的老李拉了拉他的衣袖,使劲儿给他使眼色。天眼见夏侯无端说完就走开独自一人黯然伤神也识趣地不再接茬。

之后再没有人谈起这么类似家常的话题,大家伙儿一忙碌,不知不觉天光尽头大片大片的黑色肆意蔓延。不多久,夜幕笼罩了整个村庄,万籁俱寂。

“瑶瑶!瑶瑶!”午夜1点,简春萌的尖叫像利刃滑过铁皮一样地打破了静谧,黑暗中一个人影跌跌撞撞地从帐篷中爬出。

夏侯无端本就睡不安稳,听到尖叫整个人像弹簧一样从睡袋里跳起来,周围几个帐篷里也听到窸窸窣窣的响动。

“老大,瑶瑶,瑶瑶不见了。”简春萌似乎有点受到惊吓,惊得上气不接下气。

“什么时候的事?”夏侯无端紧锁眉头。

“不……不知道,她,我本也睡得不是很安稳,总觉得心里不踏实,朦胧中看到瑶瑶爬出帐篷,我以为她出去上厕所,又见她没有拿手电,就趴到帐篷外想喊住她,可是,可是,仅仅间隔几秒的时间,瑶瑶就不见了,我拿手电照,都没有看到她的人影,我拼命喊她,也没有应答。”简春萌说到最后,声音已经有些啜泣。

这时候,所有人都出了帐篷,大家面面相觑。夏侯无端当即下了决定:“我们9人分成三组,分头去找,小简,你和我跟天眼一组。”

“好!”8人回答的声音都失去了活力,显得有些颓废。

正待出发之时,天眼突然拉住夏侯无端,食指放在双唇前,做了个禁声的动作。

简春萌更是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欧冶子,造巨阙,剩神铁,造龙鳞。龙鳞龙鳞凌迟,孤魂缥缈痴痴,野鬼如米粒粒,阎罗殿外挤挤,香烟灯火不够吸,找个人儿替替。”一段童谣不知从何处飘来,忽远忽近,却清晰得诡异。

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天眼努力咽了口唾沫:“老,老老老古董,这,这这这这声音,哪儿传来的?”

“那儿,好像又是那儿,好好好像,又是,是是……”一个年轻队员紧张得左右张望。

“欧冶子,造巨阙,剩神铁,造龙鳞。龙鳞龙鳞凌迟,孤魂缥缈痴痴,野鬼如米粒粒,阎罗殿外挤挤,香烟灯火不够吸,找个人儿替替。”周围的黑暗仿佛要将人吞噬,那个恐怖的声音没完没了地传来。

第一次是沧桑的老人的声音,第二次是沙哑的男人的声音,第三次是凄厉的女人的声音。每一次的吟唱都让人仿佛跌入绝望的深渊。

哪怕以往有过多次的经验,也从未碰到过这样的状况。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浑身紧张得就像是拉满弦的弓。

“大家都别紧张,冷静,所有人都背对背。”夏侯无端沉声发令并首先将随身带出来的工兵铲举到胸前。

可是当大家都进入警备状态之后,那声音却又突然消失了。

“老大,怎么办?”老李毕竟年长老成,可是握着工兵铲的手却早已布满冷汗。

“所有人不分组,一起出去寻找小付。”夏侯无端声音低沉。

可是有人却不乐意了,颤颤巍巍地说道:“老老老大,不如等明天天亮再去找吧?”

“是是啊,老大,要不……”

可是这几人还没说完,就被夏侯无端打断:“如果是你们其中任何一个人失踪,我都会下这个命令,会第一时间出去找。如果信任我这个队长,我就有责任也有义务要确保你们每一个人的安全。”

夏侯无端说完,刚才说话的两人对看了一眼,将手中的工兵铲捏得更紧,却没有再说话。

众人边喊边拿强光灯四处查探,可是经过那座放有太师椅的泥瓦房的时候,那首诡异的童谣再次传来,这一次却是幼稚的孩童的声音。

本应该可爱讨喜的声音,却透着一股阴森。半夜的孤村连稀疏的星光都没有,众人的衣背都已被冷汗浸湿,微凉的夜风穿过身体,好像能刺进骨头里。

“老……老大,我们是不是少了一个人?”小林颤抖着声音说。

“嘻嘻,少了一个,少了一个……嘻嘻。”幼稚却冰冷的声音重复着这句话,伴随着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黑沉沉的夜,看不到前方。

“小郭,是小郭!小郭不见了!”有人大喊。

“老大,那儿,你看那个椅子上,是不是有个人?”小李指着破屋里的太师椅,原本空荡荡的椅子上,隐隐约约可见一个人影。

“大家原地待着别动,我去看看。”夏侯无端说着朝太师椅走去。

天眼沉默了很久,突然惊呼:“夏侯,别动!”说着快步走去,“你们仔细看,那不是一个人,那是三个人!”。”‘天眼’这时候一改先前的自信,紧张无比。

众人齐齐看去,果然细看之下可见两个脑袋微微歪在不同的方向,三双手分别叠在两侧。可是怎么看都看不见第三人的脑袋。

“那是小郭!”眼尖的小杨大声尖叫。

夏侯无端此时看清了椅子上的情况,快步上前站至天眼身旁:“是小郭和小付!那么后面那个人是谁?”

“那是……索魂的。”天眼深吸了一口气,“他们二人,应该……已经遇难了。”

“不管是死是活,总要先将他们从那椅子上移下来。”夏侯无端不放过任何一丝救人的希望。

这时众人都走上前来,在手电的强光中看清耷拉着斜歪在椅子上的两位刚刚还在一起的队员,纷纷吸了一口凉气,身体里的血液冰凉仿佛凝结。

“不好!别去动他们!”天眼大呼不妙,“火星侵入心宿,三星一线,此乃荧惑守心,为大凶之兆!此凶物大煞,还会继续做害,他们二人已经回天乏术,就此下去,他们也会成为凶物。”

“荧惑守心?你可确定?”夏侯无端深吸了一口气,虽说没有科学依据,但是从古至今,但凡出现过荧惑守心现象的朝代,不是皇帝暴毙就是宰相更替,更甚至祸国殃民。

年轻的队员对于“荧惑守心”都不理解,可是此时没有人提出疑问,只是更挨近自己的队友。

“八九不离十!夏侯,是我失误了,此番我们就不该行动。是我太过自信,是我的错!”天眼难得正经,黑暗中眉头深锁,反复咬着嘴唇,发出“吱吱”的声音。

“别说些没用的,现在你可有办法?”老李沉稳老练,此刻声音竟也有些颤抖。

“很小的时候听我爷爷说过,可以取8个人的血绘成北斗七星的形状,过程中谁都不能出声。可是我们现在只剩下7个人,那么就需要一个人一直站立在首位,或许可以挽救。不过……”天眼凝重得停顿。

“不过什么?”夏侯无端心知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也做好了心里准备。

“不过……这个人需要一直不停地放血,直到……直到天空不再黑暗,直到出现第一颗星星。我也不敢保证此人的安全,也许就会这么死去,也许可以天赐良机,能够幸存。”天眼说得无奈,也说得心虚,毕竟要一个人这样牺牲,而且还没有十全的把握,连他自己都不愿意尝试。

众人都陷入了沉默。

“那就赶快开始。”夏侯无端第一次用命令的口吻对天眼说话。

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不敢置信地看着夏侯无端。

“天眼,放我的血,要怎么做,赶快,不要浪费时间了。”夏侯无端当机立断。

“老大,你不行,接下去的路,没有你,大家就走不下去,我们这个团队,需要你的领导。用我的!”老李拉了一把夏侯无端,阻止他的行为。

“老李,不需争执,我带你们出来,我就有责任让你们安然回去。”夏侯无端态度坚定,“没有人离开我就会活不下去,我们团队单拎出来,谁都可以是领导。”

“不行,夏侯,那我们就同生共死!”老李和夏侯无端是几十年的老搭档,日积月累的同生共死共患难让他们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老李,我们共事这么多年,我理解你的心。”夏侯无端深深看了一眼老李,然后看向黑暗中的众人,“但是,大家都有家人,家里都有老人小孩,所有人都是家里的顶梁柱,我这辈子活着,没有做好一个丈夫,没有做好一个父亲,我希望你们可以做到。”

这一席话说到了所有人的心底深处,老李心中也有深深的感触,也不再说话。

“可是夏侯,我没有十成的把握。”柳树在黑暗中斑驳摇曳,仿若森森的鬼影扑面而来,天眼沮丧到绝望。有对现实的无助,也有对自己判断失误的悔恨。

“我相信你,总要一试!”

那个诡异的童谣还在从四面八方传来。听了夏侯无端的话,天眼咬紧牙关,顿时振作起来,安排几人站好位置,夏侯无端站在首位。

待几人站定,天眼递给最下位的小林一般坚韧的匕首:“割破手指,用出血的手指描一圈你双脚站立的位置。”

天眼早已站在夏侯无端旁边,直至6人都照做,从第6个人手中接过匕首。

“天眼,我该怎么做?”夏侯无端沉着冷静,没有丝毫面对危险的恐惧。

“夏侯,你有什么愿望吗?”天眼心中沉重无比,有时候知道得越多就越悲伤,无知反而是中幸福。

“我一辈子专注于事业,最后我想自私一次。请你们以后不管做什么,不管在哪里,如果有机会,请尽可能地照顾我女儿,帮助我女儿。”夏侯无端在说起女儿的时候,眼眶中溢出了泪水。

众人大声应下,也都齐齐流下了眼泪。可是这样本该感人温暖的场面,却在这诡异的气愤下显得凄惨悲凉。

“夏侯,我天眼在此发誓,如果这次能出去,我定当全力去找寻你的女儿,并且将她当成自己的女儿。”

“至于‘龙鳞’,此次之后,组织上应该不会强求。这样的古物,可遇不可求。”夏侯无端似乎突然看明白了,“天眼,开始吧。”

“好!夏侯,割破手腕,让血流至太师椅的方向。”天眼的双手颤抖得厉害,郑重地将匕首交给夏侯无端。

夏侯无端接过匕首,毫不犹豫地割下。天眼操控着罗盘,嘴里念念有词。额上汗水不断沁出。

瞬间乌黑的天空一道尖锐的闪电霹雳将破旧的老房子照得明晃得惨白,紧接着一个闷雷劈下。

太师椅仿佛会吸血一般,很快的,夏侯无端的嘴唇接近白色。整个人失去的生气,轰然倒地。手腕上的血还在不停地流着。众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却不知该如何。

泼墨的天空终于出现了一丝光亮,隐隐约约中出现了第一颗星星,紧接着第二颗,第三颗。

突然有一道雷劈落了地,太师椅上发出了“呲呲”的声响,付瑶昔身后的那个“人”冒出了阵阵青烟。

“夏侯!夏侯!”天眼看了一眼天空,心知危险已过,迅速给夏侯无端止血。可是受伤的手腕已经没有一丁点鲜血流出。

“老大,老大!”大伙儿纷纷上前呼喊,可是此时的夏侯无端已经没有任何知觉。

“夏侯,夏侯,能不能听见我说话,夏侯。”天眼发疯了似的喊他。

“夏侯!老大!”老李声音已经喊得嘶哑,却还是喊不醒夏侯无端。

天眼强自镇定,双手几乎不受控制,颤抖得厉害,伸手去探夏侯无端的鼻息。

众人屏息紧张得看着天眼做着这一切。

天眼突然将拳头攥得死紧,眼睛布满红血丝,指甲深入手心,跌坐在地上。

老李匆忙上前,不敢相信事实。

众人还沉浸在悲伤中不能自拔,可是天空中乌云又开始蔓延。

“大家快走!马上走,撤出这个村庄!”天眼看了一眼天空,又看了一眼太师椅,从地上跳起,拉着还抱着夏侯无端哭泣的老李。

“我们不能丢下夏侯,怎么能丢下夏侯?不能!”老李哭泣着嘶吼。

“再不走,我们都会死在这里!不要辜负夏侯!不要让他白白牺牲!快走!”天眼边拉边拽老李。众人意识到事态的严重,帮着一起搀扶老李往村外撤离。

撤出封门村的石碑外,众人纷纷瘫坐在地上。此时所有人的心都还是颤抖的。

天眼想哭,眼泪却怎么也流不出来,五脏六腑似乎也在跟着心中的悲恸翻滚。他跪坐在地上一动不动,视线模糊,心脏也变得异常沉重。脑子是迷蒙的,思想是混沌的。突然抬头,朝着封门村猛磕头。

见他这动作,众人再也忍不住,仿佛凝固的血液突然化开,想要将一辈子所有的悲痛都化作泪水,一齐跟着朝村子的方向磕头,边磕头边大哭。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