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古典天文社O来自天琴座的旋律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4日

《古典天文社O来自天琴座的旋律》精彩章节目录_DEDPOEM献诗小说在线阅读

古典天文社O来自天琴座的旋律

作者:DEDPOEM献诗分类:校园小说类型:致郁

「逝去的日子,去抓住吧。」初春的夜晚,听着勋伯格的他和摆弄天文望远镜的美少女相遇了。随着日渐熟悉,这位来自濒临废社的天文社社长指给了他距离地球25.3光年的织女星,那是天琴座最亮的恒星。而对于少年来说,钢琴舞台才是他的唯一。两人一拍即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闪烁星光的春夜。

时钟又快接近十一点,教室一如既往地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放下手中的笔,甩了甩酸麻的手。吃完饭后,其他人都陆续回家,我还是一如既往地留下来学习,这个常规不能被打破。

我将放了整晚的收音机关掉。收音机频率98.6FM首都古典音乐电台,里面刚放完阿根廷音乐家卡洛斯·葛戴尔作曲的探戈《一步之遥》。听古典乐电台也是我学习的一大放松方式。绫北市因为地处首都周边,自然能收听到首都的电台。

收拾好书本,我踏出教室,转两栋楼,上四层台阶。自从昨天开始知道我并不是一个人后,心里多少有了些安慰。

今天的她,肯定也在天台上。

没有锁的天台门印证了我的判断,我推开吱呀吱呀的门,身着春季校服制服的少女正靠在天台周围的铁丝网上仰望星空,她的身边还是那台短筒天文望远镜。

今晚风声呼啸,尽管这样,少女还是没有换下她的超短裙,黑色秀美的长发随着风略微飞舞。这就是今晚的天文社社长,赵亦织同学。

我定定站在门口,直到少女扭过头来看我。她朝我稍稍挥了挥手,示意我过来,神色一如既往地平静。我和她一起靠在铁丝网上。

「学完了?」

「嗯。」

「不愧是你。」

「彼此彼此。」

沉默有顷。

「我已经告诉过父亲了,以后晚上你可以在学校学习,学完了从正门大摇大摆出去就是。」

「唔。」当校长的女儿真好。

「学长,今天的夜空怎么样呢?」亦织突然如此问我,示意我向上看。绫北市地处季风区,云层稀薄;经过这些年国家的治理,光污染显著下降。因此我得以看见漫天繁星:它们只是安静,祥和地在墨蓝色的夜中传送着上千年前的光;密密麻麻,既不闪烁,也不冷漠。

我已经很多年没有注视过星空了。

「真美。」我发出由衷的感慨。

「是很美吧?南天那颗是天狼星,北方冬季夜空中最亮的星;右边是大角星,它和七公增,天枪,左摄等星构成牧夫座。这两颗都是我们现在能看到的最亮的星。较远的那颗是……」亦织纤细的手指在茫茫星空中指指点点,并努力把指出的星星都连成线,而我的目光随着她的手指而停留。我仿佛真的看见一个又一个形态各异的人或物出现在星空上。

「亦织同学真的很喜欢星空啊。」

「一直都喜欢呢,从小的时候。」

「以后可有志向?」

「国立首都理工学院,天文系。」

真是厉害的人啊,我低头看向身边的赵亦织,她的身高略到我肩膀,认真注视星空的侧脸显得十分楚楚动人。亦织像是注意到了我的视线,和我对视了一会,把手上的双筒望远镜递给我。

「用这个看的话会更清楚。」

「诶?不应该天文望远镜?」

「天你个大头鬼!」亦织向上伸长手臂用望远镜敲向我的头,我以疼痛为代价感受到了这个小玩意的分量。「真以为天文望远镜能看到星系啊?能看清楚的最多到土星。像你这样的笨蛋就先应该从双筒望远镜起步。」

于是我开始用双筒望远镜再次观察每一颗星,这个过程大约持续了三十分钟。其间,她突然兴奋地指给我远方的一个星座。

「天琴座!」

天琴座?我顺着她的指尖望去,那是北天一个很小的星座,但是极其明亮。「中间那颗,织女星,旁边有渐台二,三和辇道一。」亦织接着指遍了天琴座所有的星星给我,而所有星星围成了古竖琴的形状。虽然我已经听她讲过这个神奇的星座,但是我仍惊叹于三个女生名字的巧合。

「真的有这么巧?亦织,渐台,辇道?」

「是非常巧哦。《丹元子步天歌》里就有描写:“辇道渐台在何许,欲得见时近织女。”」

「喂,我的名字就这么没有缘分?」

「上帝是不会给变态以眷顾的。」亦织白了我一眼。

我的心突然触动了一下,在和少女仰望星空的时候。曾经的我,是那么热情地追求着走上钢琴的舞台,让全世界的人都能被我的琴声感染。

「或许我们可以成为朋友,虽然我只会弹钢琴,对天文一窍不通。你不知道,过去我的身上发生了一些悲剧,我为此精神几乎崩溃。但是我现在仍然非常努力。在你身上,我发现了许多和我一样的东西。我们的联系或许能通过这些相同点长久建立起来。」我突兀地说。

亦织没有回答我,只是紧紧地牵住了我的手。她突然小跑到我的面前,转过身来认真看着我。

「呐,我很喜欢这片星空,每天都不自觉地抬头仰望,这样的喜欢。所以,我希望能把这浩瀚的辉光分享给我身边的人,哪怕一点都好。所以,我无论如何都不希望天文社被废社。学长说的很对,只要我动用父亲的权利或者招几个幽灵社员,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可是,这样做天文社也就失去了意义。学长,能明白我吗?」

「我明白的。」

少女的嘴角微微上扬,那是我今晚第一次看见她笑。她将我的手握得更紧。

「谢谢你。」她说。

「那么,我们现在是朋友吗?」

「或许。如果你敢蔑视天文我就毫不犹豫地甩了你。」

约十二点,就连月亮都已入睡的时候,我昏昏沉沉回到了家中。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