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称霸九州从攻略师父开始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5日

《称霸九州从攻略师父开始》精彩章节目录_我在天桥卖花芋小说在线阅读

称霸九州从攻略师父开始

作者:我在天桥卖花芋分类:玄幻小说类型:后宫

九州大地千年来飞升第一人登天时一不小心没踩稳,居然掉了下来,不仅满级大号灰飞烟灭醒来之后还变成一个臭名昭著的小暴君。闭关破镜那几年的清心寡欲直接导致他连一头**看着都无比清秀,更别说身边环绕的莺莺燕燕和曾经沦为手下败将的数位尊崇帝师。“等一下,不也挺好吗?反正十几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严格来说,支天炎忱这具身体也不能算是彻底的废物,只是天才的角度.......比较独特。

各大灵山洞府通常对入门极为严苛,以出云剑宗为例,外门三年之内修炼出第一个脉轮即可晋升内门,算是资质较为平庸的弟子。

普通人日潮月汐两大主脉往往只通其一,其余脉络也是断断续续,反之则是难能可贵的不世天才。

但能堵塞成小暴君这样真的也是需要一点缘分的,那基本已经断绝了吸纳天地灵气的全部可能,连强身健体都做不到。

这也是为什么小王上体弱多病从阁楼上一跤摔死的根本缘由,这样看来二人也算是有一跤之情的难兄难弟~

然而宫廷药师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无名却在出云剑宗读过一卷孤本,清楚这种罕见的天资基本可算是绝脉,通常来说永无修炼脉轮可能,但也不是全无用处。

堵塞其中的究竟是什么寻常人不得而知,一些源远流长的宗族大派却颇为眼热,天生绝脉者一身郁结堵塞的便是于己无益却是他人梦寐以求的至宝。

先天精粹!

换而言之,多的是世家宗门愿意招揽天生绝脉的作为鼎炉.......

呃,这种说法太粗鄙了,总之这种体质就是最佳的双修道侣,阴阳**也是引导先天精粹的最好方式。

有一位绝脉道侣修为事半功倍,日夜在床上躺着也能突飞猛进,两全其美是也!

自古以来,天生绝脉者每一次出现在九州境内出现都会引起一场惨烈大战,最终得手的也无一例外成为了不世高手。

世家大族就是想要去外域搜寻绝脉奴隶也是有价无市,别说挑三拣四评判相貌如何,能找到能圆房的异性那就是最幸运的~

所以说支天炎忱还真不是个废物,而且价值丝毫不比自己帝王之位差劲,但这个小秘密暂时只有怜音和月曦君两位老师知道,不然指不定会闹出多大风雨,东帝王都的门槛都要挤破。

都说魔门中人不光会榨干绝脉精粹夜夜笙歌,还要将其作为药引炼成丹药,可怜音却一次也没有碰过支天炎忱,甚至很排斥肌肤相亲。

小暴君抱憾之余也多了一分信赖和敬重,再不似世人一样以异色目光看待。

毕竟,有绝脉相助,说不准就能跻身天人之境,以支天炎忱的地位也只有能被他看上的女孩有这份殊荣。

百年难得一见的绝脉是男儿之身还贵为九五之尊,也不怪小暴君眼高于顶,看不上还未成年过人美貌便名动九州的琉璃世家大小姐,他是真的真的一点都不觉得有谁能高攀得起自己!

<( ̄^ ̄)>

也就是抱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想法愿意便宜几位老师,可惜人家偏不稀罕。

话说如此,支天炎忱的生活看似放浪形骸,实际上自律到了一种令人发指的地步,花花肠子仅限于油嘴滑舌,偶尔能吃一下几个小丫鬟豆腐都能让曾经剑峰上的苦修砍柴人偷笑一整天。

至于关于暴君之名的江湖传闻坊间奇谈呢,大半是真的。

有一次怜音回来时裙子被划破一道口子,支天炎忱一怒之下便下令三军移平了那个档胆敢调戏帝师的小宗门,全部剃光了头丢进寺庙当和尚。

可惜师父大人并不买账,她没有血洗山门只是因为对方是在太弱小了,对待蚂蚁就连躲闪都很搞笑,遂不予理会。

小暴君带着一帮纨绔子弟逛青楼也是真的,只因听说有人一掷千金只为听叶染垂帘一曲,而且师父还答应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支天炎忱当即召集狗腿子包场七天七夜没出过大门一步,光这阵势就把那个素来醉心音律的公子哥吓得再不敢来王都。

如此这般的稀奇蠢事还有很多,说是不谙世事也好,天真无邪也罢,支天炎忱在亲近人眼中和百姓所想相距甚远,称之为人畜无害也不为过。

午膳之时,身段婀娜的朱颜小心翼翼的在王上卧榻边坐下,嘬着筷子眨眨眼睛,那颗通透玲珑心却怎么捉摸不透陛下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平日里最擅长弈棋舞剑捕风捉影的伶俐丫鬟唯一知道的便是王上待她们极好,从不摆架子,也不胡乱朝下人发泄,人前还会遵循帝师教诲对下臣故作威严,人后则嘻嘻哈哈时常比肩共饮。

实在是位......有趣的人。

“王上,幽姬小姐还裹着厚厚衣裳在偏厅候着呢,没有您的吩咐她不敢脱,我想,她以后应该不会再这么轻佻了。”

负责暖床的青衫少女若有所思,犹豫了一会,低声征询,同样来自境外异域心中对那外邦礼物有所同情,心肠极软。

王上看似骄纵任性,一举一动却大有深意,那些糊弄小孩子的下作手段心中大概比谁都要明朗。

白翎扁扁嘴,没好气地嘀咕一句:“管她呢。”

连四个贴身朝夕相伴多年的贴身丫鬟都未曾与支天炎忱有过任何一次亲密接触,甚至在这方面......王上比她们还要害羞。

区区一个西蛮狐媚凭什么?

支天炎忱一直闭目沉思,也不动口,四个丫鬟却自顾自享用可口菜肴,似是早已习惯没大没小,这一幕若是让雩兰采瞅见,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玄机?”

最是沉默寡言的短发女孩突然被王上点名,蠕动双颊还带着惹人怜爱的婴儿肥,恰是一口饭噎到,忙涨红了脸拍了拍胸脯,重重喘息几声才应声答话,煞是可爱。

“咳咳......口区!那个,我检查过了,幽姬确是完璧之身,身段柔韧内外皆媚,应当学过一些房中术,有没有隐藏脉轮我就看不出了,真要下嘴的话没什么大问题,点上一盏潮龙涎保证半点力气都使不出!”

白翎又翻了个白眼,小手伸到桌子下狠狠拧了一把玄机大腿,这个自闭书呆子真是话都能直接说出来,就不能添点油加点醋么!?

“哦。”

支天炎忱耐人寻味的点点头,过了许久才面无表情的看向最为宠信的金发丫头青衣。

“西蛮来使不是说......如有不满,提头来见?我呢,现在就很不满意,非常不满意,为什么幽姬居然是完璧之身呢?这样一个女子又怎么可能水多活儿好呢?怕不是个中看不中用的雏儿!让文静先替我回礼千金然后再取他脑袋,风光大葬!”

最末这四字强音让几个丫鬟顿时愣住了,这理由未免也牵强,还不如直接说王上今天就是要他死。

再说,您不也是个雏儿么......

青衣微微颔首,即刻起身传令,哪怕是这种不智之举依然不假思索奉行。

西蛮表面上俯首称臣,暗地里剑拔弩张,即便以打赌戏言为由可斩杀来使还是有些过了,为何王上要以这副面孔示天下人呢.......

娇俏迷人的青衣少女离开小院,轻轻摇头,这种事不是下人该揣摩的,她们也只做自己分内的事,那就是伺候好主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