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天使的雪之轻语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5日

《天使的雪之轻语》精彩章节目录_墨染素衣白裳小说在线阅读

天使的雪之轻语

作者:墨染素衣白裳分类:玄幻小说类型:战斗

黑,渐渐布满天空,无数的星挣破夜幕探而出,夜的潮气在空气中漫漫地浸润,风清冷的没有一丝温存,仿佛一切都将在寂静中沉沦……少女银色的头发如瀑布般一直到达腰间,脸蛋娇小而稚嫩,冰蓝色的瞳仁,樱色的薄唇,无一不在张扬着超脱世俗的高贵与优雅。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镜子里,唇上的那抹红润在微微苍白的脸上显得尤其鲜艳,鼻子像是被木塞死死塞住,只能用嘴来呼吸,就连声音听着都有些沉闷。

居然会在这么热的天感冒,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会长,副会长,早上好!”

“早上好!”

今天出门的时候刚好碰见怜奈和可可,可可那家伙扭扭捏捏地跟在怜奈后面,乖巧的像只小猫。话说怜奈在白翎的人气还真是高啊。一路上路过的学生都很有礼貌的和她打招呼,她也以微笑示之,你们不会觉得我是嫉妒吧,怎么可能,当然也有人向我打招呼,不过我才懒得理她们哩。

“怎么了,今天看你好像没有什么精神。”

“没事啦,没事啦。”

“那我走那边,待会再见喽。”

“嗯。”

上面小沫老师捧着书热血澎湃地讲着自己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希烨一如既往看着自己拿过来的书,而且希烨还发现小沫老师即使发现他没在听,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提问的时候也很巧妙的避开他。不管她出于什么原因,希烨本人还是很开心的,今天好像有人没来上课,是谁呢?希烨对那边的空位置没有一点印象。

今天的希烨连看书的力气都没有了,微微睁开的眼睛,昏昏沉沉的眼神,打不起一点精神。

——学生会会长办公室

“阁楼的尸体已经被学校回收了,对于尸体的确认工作还在进行当中,不过现在可以排除是本校的学生。”可可拿着一沓文件站在一旁报告,怜奈手里端着一个玻璃杯,反复晃动着里面棕黄色的液体。

“那里是第一事发现场吗?”希烨很果断地打断了可可的报告,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的反应。

“我想应该是的,在那间房间也发现类似地精的脚印和一些人的脚印,在尸体身上也有大量地精体液。”可可很认真地为希烨讲解,对希烨无理的打断并没有一点不满,倒是让希烨有点小失望。

“其他人的脚印?”

“这应该是起人为事件,经检查被害者头部有受重击的痕迹,所以很有可能是犯人把被害者打晕后带到那里的。”

“在对尸体解剖的过程中,从里面挖出了一只还未孵化的地精。”

“真是恶趣味。”怜奈晃了好久,结果还是把杯子放回了桌上。

“会长,请先把药喝了。”

“不是吗?”怜奈一脸无辜地看向可可。

“会长,请先把药喝了。”

……

“这种事情应该不会被公开吧?”看着桌上已经空了的杯子,希烨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不会,这对学校的影响不好不说,还会引起不必要的恐慌。”怜奈痛苦地眨着眼睛说道。

之后希烨告别了怜奈,先回了趟教室。「好想躺在床上睡觉啊,我这是怎么了,困的都有些犯晕了。」

“呼,下午的课还是翘掉吧。”希烨趴在桌子上「唔,好硬,趴在桌子上睡觉一点也不舒服。」

“喂,你还好吧?你的脸好苍白啊。”同桌洛稚向希烨投去担心的目光。

“还好吧,也许。”希烨头都懒得转过去。

“哦,对了,今天早上有人把这个给了我,我刚刚忘给你了。”

「一封信,毫无情调的姐姐是不会寄这种东西的。」

希烨毫无兴致地爬起来接过同桌手上的信封,磨磨唧唧地拆开。

“磷叶?是我们班的同学吧,她今天没来上课吗?”

洛稚听着希烨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磷叶?是啊,你还不知道啊,她昨晚人就不见了,说起来也怪邪乎的,都下午了还没回来。”

里面的内容让希烨想起来了可可出事的那天,好像也是这样,她随即把信塞了回去,扔到课桌里,跑出了教室。

“还有七分钟一定要赶上啊。”

——体育馆后面的杂物室

“呼呼呼,怎么这么远。”

「等等,等等,我为什么要去?这一看就是某个人开得玩笑而已,居然会真的有人傻到上当。这种多管闲事的行为只有我那个愚蠢的姐姐才会去做。」希烨放慢速度直到停下来站在路中间。

「只有那个笨蛋才会还不犹豫地去帮助别人,我在这瞎起什么劲啊。」

「等等就会有人跟你说,‘哈哈,这你都信,你是傻瓜吗?’,这种事情以前有过的吧。」

“不是说有人会来吗?怎么还没来,老子都等了这么久了。”

“还有三分钟,再等等。”

“靠!(一种动作)”

站在那边交谈的正是当时绑架磷叶的俩人。

“喂,大叔,杂物室是在这里面吗?”希烨一边说一边朝他们走去。

“啊,对对对,就是在这里。”希烨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劲,他从来都不会去怀疑别人,他生活的环境决定了他这样天真的性格。

“谢谢了,大叔。”

“咳咳。”

“不好意思,有点感冒。”

希烨朝他摆出了一个微笑,在距离希烨不到一米的大叔出手了,毫不留情猛地一拳打在他的身上。

巨大的冲击让希烨来不及反应便失去了意识,整个人像一颗皮球一样被弹飞出去,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见躺在地上的希烨一动不动,看着瘦弱的那个男人这才开口:

“喂,没有必要用全力吧,委托人可是只叫我们过来打声招呼而已。”

“就是这种纯洁的微笑,把我的儿子害死了。”

“哎,算了算了,就这样吧。”

——某日雪奈的房间

“唔~好饿啊。”我慢慢睁开眼睛,灿烂的阳光透过窗帘洒在我的脸上,换作平常雾夕早就把我叫起来了,今天该不会是忘了吧。

“唔~”枕边的女孩侧躺着,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仿佛是对我刚刚弄出的动静表示不满。几缕银色的发丝贴在她恬静的脸上,我不忍心打搅她,自己小心地钻回被窝里,慢慢挪动身体靠近她。虽然还是弄出了不小动静,但好在她只是抿了抿嘴,好像还沉醉在梦里不愿醒来。

「过了这么久才回来,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在外面也不知道不好好照顾好自己,你看你的头发又干又硬,皮肤都晒成什么样了。

「每次都这样,来了就走,上次居然连招呼都没打就走了,真是的走了就不要回来了。」

「明明这里才是你的家,就不能留下来多陪陪我吗,要是...要是哪天我忘记你了,我看你怎么办,哼。」

「令人讨厌的家伙!」

我把头靠在她的胸前,听着她平稳的呼吸声,泪水渐渐模糊了我的视线,不知不觉地我也睡着了。

“啊~安安,安安!快起来啊,太阳晒屁股了!”

“啪!”

姐姐掀开被子,朝我的屁股就是响亮的一击。

“死姐姐!疼死了!”

我有些费劲地站着吃完早餐,现在屁股还是火辣辣的疼,姐姐也不知道瞎溜到哪里去了,总之先回我的房间去看看。

楼道里一名推着推车的女仆在我房间门口停了下来,推车上是各种样式的水果拼盘,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吃水果。

“这些是姐姐叫你准备的吗?”我搀扶着墙壁,尽量让自己看的正常一点。

“是的,雪月殿下说您太挑食才长不高,需要补充营养,所以特意让我给您备些水果。”

「她刚刚好像是说了什么很失礼的话,真是的,姐姐怎么跟母后一样烦人。」

“给我,我自己端进去。”

“不...可是殿下这种事情让我来就好了。”

“我会吃的啦!”

“唔,明白了,遵从您的吩咐。”女仆把手推车交给了我,不放心地再次提醒我:

“您一定要吃完哦,殿下。”

送走了女仆,我在房间里也没找到姐姐。不在房间的话那一定就在顶楼的露天庭院了。

果然......

“喂,你喜欢吃哪个?”我把推车推到她的面前。

“只要是安安喂的我都喜欢,倒是你你喜欢吃哪个?”姐姐看着我,“你不是很挑食的吗?把你不喜欢吃的剩给我就行了。”

“可我不喜欢吃水果。”

“啊,那你喜欢吃什么,我去给你拿。”

「‘不用了,我喜欢的人在这里就足够了。’果然这种肉麻的话我是说不出口的。」

“我才不吃呢,你把这些全吃了好了。”我指着一大叠水果,假装很生气的说到,想吓住姐姐。

“Duang!”我的脑袋受了一下来自姐姐的重击。

“这可是我专门给你准备的,你不吃,就永远也长不高!”

「唔,眼泪都要出来了,姐姐都不知道轻重的吗,疼死了。」

雪月走到我身边有些心疼地揉了揉我的头,顺手把一颗葡萄塞进我嘴里。

“你不会生气了吧?”

“对,很生气,看不出来吗?”

接着又塞了一颗菠萝莓。

“唔,只要你下次出去的时候带上我,我就原谅你了。”

“安安,外面可是很危险的,你还不能去外面闯荡,等你再大一点,姐姐再带你出去。”

「我已经没有时间了,不是吗?」

“姐姐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现在的安安能做的就是好好陪陪母后,不要再去想这种不切实际的事情了。”

“她可是最疼你了,我希望我不在的时候你能好好照顾她,安安你能做到吗?。”

“我知道了。”

“唔。”这回是荔枝。

然而鸟儿长大了,终归是要回到天空的。

“对不起,姐姐。”流泪顺着脸颊流下来,浸湿了床单。

迷迷糊糊中,希烨感觉自己似乎躺在床上,慢慢睁开眼睛,入眼的是白色的天花板和米黄色的灯,这里是哪儿。

“希烨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

“我…我怎么了?”

怜奈帮她擦了擦眼角的眼泪,有些害怕地说道:

“昨天你倒在体育馆后面的地上,嘴角还有血,吓死我了。”

“还好我看到了你课桌里的信,不然你和磷叶都得玩完。”

“昨天?”

“嗯,磷叶也受了伤,不过没你严重就是了。”

“你一直都待在这里?”看着怜奈充满血丝的眼睛,希烨莫名的有些心疼。

“不然呢,我还有闲心还去处理其他事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