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总裁夫人超帅A爆了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5日

《总裁夫人超帅A爆了》精彩章节目录_望山孤月小说免费阅读

总裁夫人超帅A爆了

作者:望山孤月分类:总裁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身为隐世家族的继承人,南栀十八岁那年才知道因为自家母亲离异,而她还有个双胞胎弟弟在外面。所以一到十八岁能够出山的日子,她就迫不及待卷了包袱去看弟弟了。不过,长着同样的脸,蠢弟弟未免也混的太惨了吧?硬生生被渣爹和继母养成了嘴硬叛逆的纨绔中二少年不说,还没有地位、没人关心,成了随便欺负摔断腿的小可怜!南栀怒了!蠢弟弟不行一边去,看我的!左手医术,右手武技,吊打渣贱,脚踩极品,再顺便收个美颜盛世的冰山总裁做老公,哼哼,这日子,怎一个快活了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南栀停步,有些疑惑地回头。

蔺深时扭头对宁一宸道:“给她开一张一百万的支票。”

宁一宸一愣,很快反应过来,掏出支票簿唰唰写了一串数字,笑着递给了南栀:“这位小姐,今天幸亏你帮了阿时,这是我们的谢礼,请你收下。”

南栀垂眸看了看那张支票,挑了挑眉,摇头拒绝:“不用了,举手之劳而已。”

说完转身又要走,蔺深时寒着脸喝道:“站住!你要是不满意,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出来,我不习惯欠人人情!”

南栀回头,打量蔺深时半晌,忽然唇角一翘:“好啊,既然我是举手之劳,那就请你们也帮我一个举手之劳的小忙吧。我看你是从外面那个别墅小区出来的,能不能请你把我送进去?我要进去找人。”

这简直易如反掌,宁一宸再三确定了南栀的要求就是这个之后,立刻就把等在树林外面的保镖叫了一个进来,吩咐他把南栀送到小区里面,找到她要去的地方。

南栀走了,蔺深时才泄了强撑的力气,向后靠在了一棵树上喘息。

宁一宸连忙上前撑住他:“阿时,你还好吗?我再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顿了顿,他愧疚道,“对不起,我真的没想到雪容她对你的执念已经强到了这个地步,居然在你回国的第一天就……”

蔺深时看他一眼,忽然猛地一拳朝好友脸上揍了过去:“以后管好你妹妹!我已经说过无数次了,我对她没有任何想法!这一拳算是你替她付账,今天这事我不会再跟她计较。但要是以后她再敢有什么出格的举动,那咱们两个的朋友也就做到头了!”

宁一宸不闪不避接了这一拳,抹着唇角的血迹苦笑着答应:“好。”

有了人带路,南栀顺利地找到了自己父亲的别墅并且登堂入室。

程远川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女孩,神情有些恍惚。

十八年过去,他都快忘记自己还有个女儿了。

“我妈?她早就去世了,你当年出轨对她打击实在太大,她跟你离婚,把我带回去之后不久就抑郁而终。”南栀淡声开回答。

程远川和旁边的冯丽君的脸色都有些难看,毕竟这两个就是当年出轨的当事人。

程远川干咳两声,硬是挤出一抹慈祥之色道:“既然你妈去世了,那你回家来也是应该的,以后就在爸爸这里……”

话还没说完,旁边的冯丽君立刻尖声反对:“什么?不行!”

程远川面露难色,连声劝解抚慰。

南栀冷眼看着两个人演戏,眸底划过一抹讥诮:“行了爸,不用麻烦了,我不是要回来投奔你的,我只是想见见我的双胞胎弟弟。”

程远川一愣:“你弟弟?你是说小曦?”

南栀点头:“只要确认弟弟在这里生活一切都好,我立刻就走,绝不给你添半点麻烦。”

换句话说,要是弟弟生活的不好,那就是另一套方案了。当然,话没必要说这么明白。

程远川和冯丽君对视一眼,眼中都是戒备和警惕。

程远川轻咳一声,道:“南栀,实在不巧,小曦他出了点状况,不小心摔断了腿……”

“什么?”南栀的眉头拧起,“为什么会这样?”

冯丽君轻嗤一声,阴阳怪气道:“还能因为什么,你这个好弟弟从小就调皮,越大越纨绔,整天跟一些狐朋狗友鬼混,这不就把自己坑了?”

“你胡说!”楼上忽然传来一道少年清朗的嗓音。

南栀抬头,正好看到一个容貌精致的十七八岁少年正拄着一把拐杖站在二楼的楼梯口对下面怒目而视。

几乎只是一瞬间,南栀就确定了这就是自己的弟弟。

除了那仿佛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一般的相同容貌,还有来自于血脉的隐隐呼应。

程曦也看到了南栀,也愣住了,眸光复杂一瞬,但接着又恢复了刚才的愤怒和冷硬,狠狠瞪向冯丽君:

“我才没有出去鬼混,明明是你儿子把我推下楼梯,我才会摔断腿的!”

“切,你才是胡说八道好不好?明明是你自己滚下去的,酒吧里跟你一起去的那些朋友都能给我作证,你怎么敢诬赖在我身上?”

另一道毫不掩饰讥讽的嗓音响起,一个长相清秀却略显脂粉油滑、跟冯丽君有五六分相像的少年从二楼的另一边房间走了出来,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毫不在意地将站在他身前的程曦一把拨开,径自下楼做到了冯丽君身边,毫不掩饰地打量着南栀。

不用说,这就是程远川离婚后又跟冯丽君生的儿子,程霄了。

看着他那明知程曦伤了腿却依旧粗鲁重手的动作,南栀的神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程曦也气急了,拄着拐杖追在程霄身后叫道:“呸,那些人才不是我的朋友,他们都是你故意找来一起设局坑我的!你就是故意让我摔断腿,就为了今晚蔺氏财阀总裁蔺深时会出现的那场酒会!我好不容易才求谢家小少爷给我一个名额,你想就这么抢了去?做梦!”

“程曦!你怎么能这样诬蔑你弟弟!”程远川厉声开口喝道。

“我诬蔑?”程曦眼中闪过受伤,但表情依旧桀骜不驯,看向程霄冷笑道,“程霄,你敢对天发誓,你对这个机会没有半点觊觎?你要是敢发誓你今晚不会去,我就信了你,立刻给你赔礼道歉!跪下都行,但是你敢吗?”

程霄轻嗤一声,根本没有接茬的意思,因为他知道,根本用不着他开口。

果然,程远川立刻道:“程曦,你在说什么胡话?这是咱们程家接触到蔺家的大好机会,错过这次好不知道有没有下次,怎么能就这么浪费?我让你弟弟替你去也是为了咱们程家着想!”

要不是这场酒会是专门为年轻一代举办的,他都恨不能亲自去!

“哈哈哈哈!”程曦大笑,张狂的神色中带着隐隐的痛苦和凄凉,“机会是我找门路求来的,凭什么白白便宜这个私生子?我宁愿把那张请帖撕了一了百了,谁也去不成!”

南栀有点头疼,自家弟弟不但中二,似乎还有些略蠢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