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婚途有喜:萌宝超凶警告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6日

《婚途有喜:萌宝超凶警告》精彩章节目录_花田璃下小说免费阅读

婚途有喜:萌宝超凶警告

作者:花田璃下分类:总裁小说类型:欢喜冤家

“爸爸,我想要这个阿姨做我妈妈!”爸爸乔墨寒:???这个女人?第一次见面,摔坏他手机;第二次见面,带他儿子吃垃圾食品;第三次见面,老公~你不要人家和小煜煜了吗?这个令他头疼的女人!怎么做儿子他妈!而另一边,“妈咪,我们和南煜住在一起好不好?”说好的契约结婚呢?女儿怎么就叛变了?一次机场相遇,却注定两人纠缠一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浅拿出钱包准备结账,才突然发现……她的钱包,空了。

啊,刚刚把钱全部给那个男人了。

在点餐服务员不耐的目光下,林浅跟小正太面面相觑。

“咳……那个……阿姨刚刚发生了一点小意外,钱都给了别人。”林浅尴尬的解释。

小正太大眼睛可怜巴巴,明星不忍放弃眼前的美食,垫着脚趴在柜台上看着新鲜出炉的汉堡,又回头看向林浅。

林浅的心脏突突的疼。

她真是个不称职的大人!竟然连个汉堡都买不起!

“这位妈妈,没现金可以微信支付啊!”服务员在一旁忍不住的提醒。

林浅一拍脑门!

她可真是个生活白痴,怪不得林安乐总是跟在她后面念叨她,还担心她出门照顾不好自己。

“嘿嘿,我忘了”林浅干笑着,都忘了澄清服务员错误的称呼,拿出手机来支付点餐。

小正太吃到了心仪已久的汉堡和鸡翅,开心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把手指上的油都舔得一干二净,别提有多香。

林浅捧着脸坐在他对面等广播寻人,可直到小正太吃完,广播也没响。

她这时才觉察出事情有点不对劲,立马站起来,说:“小煜煜,咱们得快点去找你爸爸了,不然你爸爸会着急死的。”

小正太吃饱喝足,摸着自己圆滚滚肚子,低着头小声哔哔:“他才不会呢~”

“嗯?”

林浅刚反问,便听身后一声爆喝。

“乔南煜——谁准你吃这些垃圾食品的?”

林浅眼见方才还一脸馋猫儿样的小正太,当即一个挺身。跑到林浅的身后躲起来,小心翼翼的往前探头。

林浅见先前在扶梯上不小心撞到的那个男人,满身戾气的站着,周身笼罩着一层生人勿进的杀伐之气。

“你是……”

显然,乔墨寒也被眼前的林浅惊到了!

甚至,还诡异的勾了勾他那冰冷的唇角。

林浅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护住身后的小正太。

乔墨寒伸手摘下墨镜,露出墨镜下深邃而沉静的黑眸。

一双迷人的桃花眼,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组合成一张完美得令人神共愤的脸。

只可惜,这张脸现在再怎么帅,都让林浅无比讨厌。

她呼吸微微一堵,眼神里已经带了些冷漠和疏离。

乔墨寒并没有注意林浅细微的表情变化,而是冷漠的看着躲在林浅身后的小正太,低沉的嗓音好像在空房间里拉响的大提琴:“乔南煜,你给我过来——”

小正太身躯一震,林浅都能感觉到他的紧张和害怕。

“他是你爸爸?”林浅不太相信,扶着小正太的肩膀问。

小正太艰难的点了点头,抬头看向乔墨寒,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林浅把不悦的目光投向了乔墨寒。

这个爸爸,一看就是个暴君,要不然怎么能把孩子吓成这样?

“乔南煜——”男人已经不耐烦:“我不想说第二遍。”

小正太一听,立即抬起小脚,飞快地走向乔墨寒。

林浅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喂,这位先生,他不过是个三四岁的孩子,在跟爸爸走失的情况下,又害怕又饿,吃个快餐怎么了?你用得着这么吼他么?”

乔墨寒这时才低头正视林浅。

他往前走一步,凶狠的视线直逼着林浅:“林小姐是吧?”

林浅瞧着乔墨寒一副要追究责任的架势,把胸脯挺得老高:“怎么?嫌修手机的钱不够啊?”

乔墨寒冷漠的勾唇:“弄坏我的手机,又拐带我的孩子,你知道有什么后果吗?”

林浅愣住了:“啊?”

手机是她不小心撞坏的没错,可是拐带孩子,从何说起啊?

“我才没有——”林浅否认:“不信你问问你儿子,我是好心带他找爸爸……”

乔墨寒黑沉沉的目光看向小正太。

小正太尴尬地挠了挠小脑袋瓜,抬头看了一眼林浅,十分肯定的说:“阿姨说的没错,我不小心走丢了,她是好心帮我。”

乔墨寒似笑非笑地说:“走丢?”

小正太挂不住面子,耳根都红了:“我为什么不能走丢?”

乔墨寒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冷笑道:“把你发射到月球,你都能自己找回来。”

他的儿子他还能不知道,这小子的双商高得简直不像话,从来都是他甩掉别人,什么时候自己走丢过?

对于亲爸的拆台,小正太无话可说,但仍狡辩:“我是真的走丢了!”

“为了吃点垃圾食品,连走丢这招都能想出来,乔南煜你可真有出息!”乔墨寒气得都要笑了。

小正太小脸通红,看向旁边的林浅,突地冲上去,抱住林浅的大腿:“呜呜呜……妈妈,我要妈妈——”

乔墨寒无比淡定,臭小子又来这套!

林浅只听见乔墨寒教训儿子,并没有听见两人之间的交锋,一见小正太抱着自己大腿哭成了泪人,心都快碎了,顿时指责起乔墨寒来:“哪有你这样当家长的啊?把孩子弄丢了不说,还上来就责备孩子,到底有没有责任心啊?”

“责任心?”

乔墨寒冷笑一声,眼疾手快的从林浅的衣服口袋里拿出手机。

林浅怔住:“你怎么抢我手机?”

只听乔墨寒正在报警:“快餐店这边有人拐带儿童。”

林浅:“????”

乔墨寒把手机丢给林浅的同时,警察也赶来了。

林浅被几个警察包围,“带走”,而那位害她被抓的人,则提着自己奋力抵抗的儿子,一脸微笑的送她离开。

“警察叔叔,这都是误会啊!都是他公报私仇,我真的没有拐卖儿童啊!”林浅忍不住的为自己申辩,还是免不了被带回警局做笔录的命运。

一旦被带到警局,便意味着……她好不容易才摆脱的那些人,便能轻而易举的抓住她了!

啊——乔墨寒,你这个扫把星!你给我等着!林浅在内心哀嚎!

“林浅,出来吧——”

经过了几个小时的审问,林浅终于洗脱了拐卖儿童的嫌疑,然而……必需有亲人保释才能出去,被逼无奈之下,林浅打电话给那个人,警察很快就将她放了出去。

林浅走到门口,已经是傍晚了,好几个保镖守在门口,生怕她再跑似的,而司机打开的车门里,坐着一个黑着脸的中年人——她的亲生父亲林峰。

“大小姐,先生等你很久了……”司机提醒。

林浅知道没得躲,无可奈何的坐进去,刚坐稳,林峰便怒吼道:“让你回家一躺,怎么就这么费劲,林浅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爸爸?”

“……”林浅被责骂,垂着眼眸没有反驳。

只是攥了攥手心,眼底压抑着一抹复杂的情绪。

试问哪个爸爸看见女儿从警局出来,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只剩责问?

这是她的亲生父亲,可是对她而言,更像一个陌生人,如果可以重来,她真希望自己没有这个爸爸。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