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灼灼桃花色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6日

《灼灼桃花色》精彩章节目录_樱花雨梦小说免费阅读

灼灼桃花色

作者:樱花雨梦分类:古言小说类型:宫廷斗争

侯门嫡女,巾帼女将,痴恋皇六子敬王,不顾礼法,不求颜面。步步筹谋,终于为枕边人谋得了江山。大婚第二天,她领兵出征,庶妹却爬上了龙床。自奔为眷。狡兔死走狗烹,江山已定,前朝后宫再无容身之处。永无子嗣、抄家灭族,李乐怎么也想不到主谋竟是自己此生最爱。风雪满天,李乐立下毒誓,下辈子定要血债血偿。再次睁开眼睛,她竟得以重生。于是,斗庶妹,虐渣男。但是怎么偏偏惹上了混世魔王沐长锦?“我已经帮你夺了这江山,你还拦着我作甚?”那少年邪魅一笑,唇角眉梢的轻佻狂傲,都是说不尽的倜傥风流。“我要这江山作甚,自始至终我要的都是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钟嬷嬷,这么久了,小姐怎么还不醒?小姐会不会……”

“不许胡说!去把药端来,再给小姐喂一次药。”略苍老些的女声紧接着响起。

药?

这世上还真有起死回生的药吗?

李乐一时有些恍惚,药汁滑过喉头,浓烈的苦涩令李乐猛然睁开了双眼。

“小姐!”

耳边传来稚嫩惊喜的叫声,她却双眼发直,怔怔地望着一切。

八抽屉的高梳妆台,桌上的紫檀香炉,床帏四角缀着的鹅梨香囊……

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轰袭着李乐的大脑,这分明住了十多年的闺房,是她出阁前的屋子!

还有她最贴心的钟嬷嬷和婢女双儿。

目光下移是十指纤纤,她的手早已在常年征战中布满老茧,她怎会有如此娇嫩的手?

还有……

铜镜中的那张脸,容颜娇美,眉目如画,这张脸她太熟悉不过。

李乐一把抓住钟嬷嬷,“嬷嬷,如今是什么年月?”

钟嬷嬷有些惊惧,却还是连忙答道:“如今是西楚四十八年。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西楚四十八年,西楚四十八年……”李乐瞪大眼睛,这是她十三岁那一年,是她钟情于楚景,嫁给楚景的那一年。

李乐下意识紧紧捏住了手,眼中是滔天的恨意。

白绫扼住咽喉的那一瞬间仿佛就在眼前,可没想到她却真的得以重生。回到了十三岁的年纪!

她说过的,楚景、李莞、负我之人、亡我侯府之人,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

耳边再度响起钟嬷嬷的关切之声,“小姐,您可莫要吓老奴才是!老奴一早便知晓三小姐是个心思深沉的,可是没想到她竟果真会做出这样的下做事,害的小姐落了水,这昏迷了十数日如今脑子怕不是糊涂了?”

李乐望着钟嬷嬷满是关切的脸,昔年的一切仿佛就在眼前。

这一年,乍暖还寒时节,敬王同一众官僚前来拜访祖母。李莞便拉着她偷偷去瞧,待到了花园,她却不知怎的掉进了池塘里。

等她再醒过来,她痴恋敬王之事便已经传遍了京城,她已经成了十足的笑话。

当时她并非没有怀疑过是李莞将她推入湖中,只是醒来时瞧见李莞守在床头,又以血肉为自己入药,她那点怀疑之心也就消磨的一干二净了。

从此,她与李莞的情谊便越发深厚,以至于后来即便是她进了宫爬上了帝王床榻,自己也愿意成全她,盼着能同娥皇女英一般成就一段良缘。

如今想来,真是何其可笑,她竟被李莞的一碗汤药和几滴眼泪骗了十几年!

见李乐没有动作,钟嬷嬷只得叹了口气,心灰意冷道:“罢了罢了,不论老奴说什么,小姐心里对二房的情分总是不会变的。”

然而出乎意料的,李乐这次不但没有像从前一般不快,反而握着钟嬷嬷的手,诚恳道:“嬷嬷说的话,我都记着了。”

李乐微微垂眸。

镇国候府生有三房,大房和三房是老将军的原配所出,二房则是妾室所出。李家世代从军,只是到了李乐父亲李麟渊这一代,除了大房驰骋沙场,二房三房却一齐走了文官的路。

三房调离京城,出任苏州。李麟渊镇守边关,李乐的生母早逝,兄长随父亲征战在外。于是,李乐便随着老夫人一同养在内宅。

只是老夫人年事渐高,便将李乐交由二房教导。不成想,在二房的悉心教导下,李乐便成了一个不学无术,不知廉耻的大草包。

上一世,她只觉得婶婶待她格外好,她既不必学李莞习的诗书礼乐,也可以随意出门玩乐,如今看来,不过是捧杀罢了。欺她父兄远在千里之外,欺她胸无城府。

上辈子,也正是因为这样,才害得祖母对自己彻底失望,害得镇国候府丢尽了脸面,害得整个京城都将她当做蠢货。

这一世,她再不要做任人摆布的棋子,她要做那下棋之人!

隐去眼底的戾气,李乐随即对着钟嬷嬷吩咐道:“嬷嬷,从今往后,晩碧便打发了,让双儿近前伺候吧。”

钟嬷嬷却显然有些犹豫,“双儿这丫头诚然是个有心的,只是做起事来毛躁了些,只怕会给小姐惹出许多事端。”

李乐微笑着摇了摇头,宽慰道:“不妨事,将她留在身边起码我是安心的。若是换了旁人……”

李乐眼中有一缕寒光掠过,她这话虽未说完,但钟嬷嬷又怎会不知其中深意。她不禁有些欣慰,经此一事,小姐也终于算是有了防人之心。

“小姐说的是,双儿也算是奴婢看着长起来的,忠心自是不必说。”

见钟嬷嬷微微松了口气,李乐又道:“双儿的性子的确是刚烈毛躁了些,但有她这样的人在,便也不会照底下那些人轻易欺负了去。再加上嬷嬷你多加提点些,应当是不会出错的。”

上一世,她出征匈奴,不想却中了敌军的埋伏。生死关头之际,双儿决然穿上她的盔甲,只身替自己引开数万敌军,死后又被敌军挂于城楼曝尸。

正是因此,她才知道双儿对自己的忠心究竟到了什么样的地步。上一世她听不惯钟嬷嬷和双儿的劝告,反倒同她们日渐疏远,到了最后落得个孤身一人的处境。

如今想来,这便同良药苦口忠言逆耳是一个道理,自己没有相信那些对自己忠心的人,反而错信了那起子口腹蜜剑的小人,简直是愚不可及!

重活一世,她又怎会重蹈覆辙?

垂眸隐去了眼底的戾气和慨叹,李乐继续对着钟嬷嬷吩咐道:“嬷嬷,这些日子想必你们定是日日忧心着。我饿了,您让双儿准备了吧。”

钟嬷嬷欣然应下,她觉得小姐这次清醒之后同从前已是大不相同,不仅是对二房的心思变了,言行举止也变了,贵气天成,终于像是一个真正的大家闺秀。

究竟是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转变钟嬷嬷想不通,总之结果她是乐以见得的。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