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那天我还是我她却不是他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7日

《那天我还是我她却不是他》精彩章节目录_湛蓝大小姐小说

那天我还是我她却不是他

作者:湛蓝大小姐分类:悬疑小说类型:惊悚

在面对无限的死亡循环,人类到底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呢?是绝望?是放弃?亦或者说是反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如果事情不发生成这样的话,九夜估计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和他高中时候喜欢的少女接触吧。

熟悉又陌生的粉红色香味充满着鼻腔,身体也好像有着从未有过的轻盈感。

如果没有发生这样的事的话,九夜觉得自己应该会正常的在学校毕业,然后按照父母的意愿找间过的去的大学毕业,随便找份能养活自己的工作做。

即使低微点也无所谓,在有条件不惹人注目的情况下也会接受工作上老板的升职的请求,又有可能会拥有一个恋人,结婚生子,安安稳稳的过着重复的,枯燥的平稳生活。

可现实的世界是没有如果的。

当九夜把令人心烦意乱的闹钟关上,他立即意识到自己房间是没有闹钟的。

多年来在父母面前表现出来的良好作息习惯,使得父母不会像其他学生家庭一样,天还没亮就敲锣打鼓的叫人起床,更不会做出设置闹钟这种没有必要的举动。

那到底,这个闹钟是怎么出现在自己房间的?

感受到周围环境变化的不妥,九夜瞪大了眼睛,挺直了腰背,从床上坐了起来。

但是,其后他脸上浮现出了惊愕的表情。

这里,不是他所熟悉的居住有15年之久的房间。

身边的墙壁,装饰,主体都是以粉红色和可爱为主调来进行搭配装修,家具也不多,一张书桌一个椅子和贴在墙角边储物柜的柜子,柜子的上边缘处还悬挂着一套九夜现在就读的学校圣乔治中学特有的校服及校服裙。

再加上九夜现在躺着的床,画有卡通角色的被子,摆放在枕头旁的泰迪熊,以及床角处贴着最近当红少女组合合照的书包,这就是房间内所有的摆设了。

当然了,这还不是全部。

皱起眉头的九夜把目光当到了自己身上,低头检查自己身体状况的他差点失声叫了出来。

和记忆中穿的便服不同,九夜现在看到的是少女气息满满的粉色睡衣,白皙的脖子暴露在空气当中,不同于男性,只属于女性特有的器官也硬生生的挤进九夜的眼眶内。

僵住的意识操控起自己双手往大腿处移去。

然后,眼下的只有少女才配拥有的纤细手指也是触碰到了大腿,以及跟九夜意识同步般的往上,朝着更上面一点敏感部位摸去。

压抑着内心的骚动,九夜狠狠的用力一捏。

“唔……”

头上冒出了冷汗,手指,掌心处传来的触感,还有大腿根这种敏感部位传来的痛感,都让九夜清楚的了解到这不是在做梦。

自己真的变成了女生——

思绪猛然就断开了,九夜愿望是过着平稳的普通人生活,并加以向这个目标努力。

不过,世界就像是和他开了个玩笑,使他变成了女生,开始另一段新的未知生活。

这到底算是什么啊?!

“琴乃,你还打算睡到什么时候,再不下来吃早餐,上学要迟到了哦。”

把陷入石化状态的九夜拉回现实的是一个声音听起来比较成熟的女性声音。

沉稳而又优雅,可以相信声音的主人的容貌也一定非常迷人。

而重新运作起来的大脑忠诚的开始将刚刚听到的话语,进行分析把有用的信息提取出来。

琴乃,上学。

提及起来的人名让九夜默默的把注意力放在了自己的细长手臂上。

九夜第一反应就是去找桌子上整齐摆放好的化妆品盒。

然而,透过从化妆品盒上获得的镜子,九夜看到了现在自己的模样。

如雪一般的白皙肌肤,垂落的漆黑长直头发,清澈的双眸,又细又挺的鼻梁,还有诱人的粉嫩双唇都看的一清二楚。

况且,这张甜美可人的面孔的主人,九夜绝对不陌生,还异常的熟悉。

——五十岚琴乃。

翻开桌上的学生证,上面黑纸白字的写明了持证人的名字,生日,就读学校和大头照片。

看来不会有错的了。

九夜内心沉静的可怕。

他了解到世界对他开了个特别大的玩笑,让他变成了女生,甚至还是他一直在班上暗恋的某个女生!

“琴乃,再不起床的话,我就要上来了哦?”

“啊,哦,我知道了,妈妈。”

支吾的使用和五十岚琴乃一模一样的少女声线,把听上去有些不耐烦的五十岚琴乃母亲随便的应付了过去。

但九夜还不清楚现在自己应该干些什么。

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变成五十岚琴乃的样子?还有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办?

一想到这种问题,九夜突然觉得头晕目眩起来,平时一直自认为还算不错的头脑,也到了不够用需要拆接成两半使用的地步了。

也不知道真正的五十岚琴乃,现在是不是也和自己遭遇一样。

同时,九夜又开始担心起如果五十岚琴乃真和自己调换了身体,能不能够应对好那边的情况。

自己的那对父母可是不做好午餐放在那里,中午就会饿死的那种类型,希望她有一手过得去的厨艺吧。

比起这个九夜更希望五十岚琴乃能够发现贴在床边的便签,那里记录着每天应该要做的事情,和需要注意的事情。

例如,早上出门前要把门口挂着的牛奶盒里面的牛奶收一下,并且把家门钥匙放进去,因为自己父母会有个出门忘记带钥匙的坏习惯。

每天早上8点前还要赶在垃圾车过来前把家里的垃圾整理分类好拿去扔掉,如果没做到,担任清扫员的婆婆可是很烦人的。

许多种五十岚琴乃跟自己交换后会遇到困扰的假设从大脑里使尽的跳出来,搞得九夜一副心思漂浮不定的样子。

但是,这种状况没持续多久就被九夜凭空掐断了。

事到如今,先以五十岚琴乃这个身份过起她平常的生活吧。

九夜是这么决定的。

因为,原地想再多,是远远不足以一个具体的行动所要获得性价比高。

不过,另一个更为严重的问题摆放在了面前。

刻意被九夜遗忘的,芬芳馥郁充满了少女体香的房间气息又再次蹿进鼻尖内。

要去上课,自然是不可能穿着这件粉色的卡通睡衣去学校的吧。

那就是说——

九夜瞧了眼挂在储物柜上的校服。

甩甩头,吞了吞口水。

“只不过是女性的身体而已!”

==================================================================

身穿圣乔治中学的高中部制服,肩上背着学校规定的波士顿包,九夜打开房间的大门走了出去。

学校的制服搭配一件女士立领衬衫,外面套上灰色的毛衣和膝上三公分的浅蓝色校服裙,就算是脚下穿上了黑色长筒袜,可九夜仍然觉得底下凉飕飕的,他从未有过这样的体验,感觉不是一般的怪。

况且,胸前穿戴的女性内衣,像挤压海绵一样,每当九夜往前迈步时,就前后左右的勒得透不过气来。

好难受——

但这是五十岚琴乃的平时上学的打扮,让他不得不硬着头皮穿上了。

“早上好,妈妈。”

“啊,早上好,琴乃。”

下楼,九夜找到餐桌上五十岚琴乃的母亲为她女儿安排好的座位,放下背包,拉开椅子坐下,之后拿起筷子,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和平常一样自然。

“我开动了。”

早餐的内容是现在家庭比较常见的日式早饭。

一碗米饭,一块烤鱼,一个鸡蛋,和一碗味增汤。

“……”

回想起平日五十岚琴乃吃午饭时的动作,九夜在大脑中演绎了一遍后,才用筷子夹起饭菜送进嘴边。

熟练又优雅的动作。

此时此刻,九夜有种错觉,自己就像是真有的接受过良好家庭教育的大小姐一样,不带有一丝修饰的简洁进食动作油然而生。

甚至,他都想好了如果自己不小心犯错,没伪装好的弥补方法,目前看来是不需要的了。

“那个……”

清晰的思考在运转,早餐刚吃到一半,九夜举棋不定的张开了嘴唇。

由于,九夜完全不清楚五十岚琴乃在家里的表现,也不清楚他们家庭的一些规矩,而有些家庭是不允许在吃饭中途聊天讲话的,就好比九夜的家庭一样吃饭就是吃饭,即使有话要说也要等全家人都吃完饭才能讲——

所以,这才导致九夜犹豫了一会才尝试的出声。

不过,就结果而言,自己赌对了。

“嗯?”

母亲也没怎么在意,从厨房里探出头,看着现在的九夜。

同样的,九夜也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利用余光去打量,那张和五十岚琴乃是一个模子印出来,但更要成熟多的样貌。

大体和九夜存有的照片差不多,黑亮的头发,浅棕色的眼眸,又黑又长的睫毛,以及奶白色的肌肤配上白里透红的气色。

不过,母亲本人却给人一种非常成熟又干练的职业女强人感觉。

让她去当职业家庭主妇真是浪费了。

九夜边想着无关紧要的事,边小心翼翼的旁敲侧击五十岚琴乃的父亲动向。

“父亲,不在吗?”

没记错的话,五十岚琴乃的父亲,五十岚英树职业是个政治家。

公务员正常的工作时间是8点半左右,现在才7点25,这个时间段没起床很合理也很正常,可明知故问的九夜还是忍不住问上一句。

毕竟他对五十岚琴乃父母的了解仅限于在纸张上,为了能够完美的把五十岚琴乃这个身份伪装好,能多一分了解他们的机会,九夜是绝对不会漏过的。

不过,这么一问,却得到的是母亲嘟起嘴,用不太高兴的口气说出来的答复。

“啊,你那浑蛋父亲吗?和平时一样早餐都没吃就去上班了,真是搞不懂,工作有女儿重要吗?那家伙几乎没怎么关心过琴乃你的情况耶?想想就觉得很生气。”

“哈……”

看着母亲的那副生气的模样,如果穿上学校制服跟九夜一起去上课的话,相信会有大把人认为这是五十岚琴乃的姐姐吧?

不过,都一把年纪了还做出这么少女化的动作,不免让九夜非常失礼的想到某种称呼。

爱装嫩的老太婆。

当然,给九夜一百个胆子都不敢说出这种失礼到极点的话语,他静静的做好一位倾听者应做的事,因为,五十岚琴乃的母亲似乎不打算终止这个话题。

但是,接下来是长达几分钟的母亲唠叨,在途中九夜总觉得如果不出声阻止的话,自己的午餐便当恐怕就要变成学校小卖部里的面包了。

“那个,妈妈?”

“是?”

被女儿打断话语的母亲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她只是温柔的反问道。

“怎么了,琴乃?”

“那个你这么关心我和父亲的关系我很感激啦,但是你能不能把火关一下,再炸下去我觉得天妇罗就不能被称之为食物咯?”

“诶?欸!”

反应过来的母亲迅速的把火关了,所幸是没炸太久,天妇罗只有表面有点焦而已,不太注意的话是看不出来的。

“看来我的便当还活着。”

叹了口气,九夜总算是战战兢兢的把早餐吃完了。

除了一开始不太适应女孩子的身体反应以外,他已经能完美的模仿出真正的五十岚琴乃的动作了。

这都多亏了平时细微的观察,才能做到这么完美无缺。

“吃完了?”

“嗯……”

沉声应道,九夜有点好奇五十岚的母亲为什么突然走到她身边。

“也没发烧啊……”

“啊……哈?”

不解的看着母亲把手放在自己额头上,母亲则继续说道。

“琴乃今天睡过头了吧,平时你可都是喊我浅栖酱的啊……而且,早上叫你起床的时候一般你都是穿着睡衣口中发出呜呜呜没睡醒的声音下来,吃早餐都会打翻味增汤……嗯,绝不会像今天那么神清气爽的穿好了制服,背上背包下来吃早餐。”

“我平时真有那样吗?”

控制着自己脸上的表情,九夜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没那么的慌乱。

真是不妙啊。

九夜内心想到。

迫于母亲视线的压力,他只能在房间内到处找,能够转移这个话题的方法。

突然,九夜想起了每天早上,五十岚琴乃都慌慌张张的赶在上课前抵达教室的模样。

“啊,都这个时间了。”

他假装看了下客厅边缘上吊挂的时钟。

与此同时,这句话提醒了浅栖,她也把注意力放在了时钟上,然后恍然大悟的说道。

“糟糕,都这个时间了,我也该差不多准备下出门要带的东西,今天还要和吉田太太她们一起去参加你那混蛋父亲的上司内人神堂太太开的太太会呢。”

“哈……”

“这是必须要有的太太们之间,如果琴乃你以后也找到了好的男人,当上一名职业的家庭主妇的话,这些事你将来都是要接触的,是这个社会上不可少得的东西。”

不过,在准备上楼之前,浅栖却又走了下来。

“哦,对了,琴乃我还得感谢你来着。”

“呃……?感谢我什么。”

九夜捡起椅子旁的女式背包,手忙脚乱的往玄关处走去。

“因为你帮我注意到天妇罗才没有炸焦啊。”

眨了眨,浅栖继续说道。

“这里面的炸的天妇罗除了要给你当午餐的那一份,我还炸了多余的分量准备带过去参加太太会时大家一起吃呢。”

“是……吗?”

略微不顺畅的把鞋子穿上,九夜开门走了。

就在九夜出门时那刻,他并没有注意到,母亲在看到他出门微微张开嘴唇,轻声说出的话语。

“那孩子,今早看上去怪怪的,但又说不出怪在哪里,像是隐藏着什么一样,缄口如瓶的,不会生病了吧?而且……她什么时候会记得看时钟了。”

归根结底,浅栖也只是把问题一推而开,以自己的方式找了个适当的借口来解释。

“嘛,都这个年纪了,有点小秘密不很正常吗,家里不开窍的笨蛋女儿总归是长大了。”

=================

昨天刚看完小圆剧场,要剧透吗?要剧透吗?!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