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剑士kenshi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7日

《剑士kenshi》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绝艺与光辉小说

剑士kenshi

作者:绝艺与光辉分类:魔幻小说类型:异世界

小说设定出了点问题,准备推了重写,先不要看。以本人玩kenshi的游戏经历为原版加了些东西,主角没有光环,想要技能自己练,故事背景设定啥的以文中碎片化形式出现,就像黑魂那样。小说可能出现其它作品的元素。本作品纯属自嗨,第一本书水平低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就干了?”我有点傻眼,我们这里一个刚觉醒的战斗阶级,一个不知道实力的青年和一个几乎没实力的种田弱鸡。我眼皮一抬看见两位女生,难道她们......

“别看了,她们还不如你。”一句话让我一口血喷出来。

“凯特......离开这里,他们是冲你们来的!”青年严肃的说道。“你带着两个女生去东南方向的牧马庄园,需要过一条河,走四天的路...希望那里没有被虚空生物破坏掉。”

凯特还没明白,但是敌人倒是离我们越来越近,作为没有战斗阶级能力的我是没有办法护送两位女性的,而青年又因为各种理由必须留下。

“把我的东西带走,我把宋叔给我留下的钱包扔给了凯特。”我感觉这局八成要凉。

凯特咬着牙,几乎没有犹豫地扛起两个女生离开了。

长这么大除了小时候学生之间小打小闹外就只和凯特动了一下手,大场面我是没经历过,二十多个人像饿虎一样扑过来搞得我脑子有点懵。

“重心放低,克制双腿不要颤抖!”青年好像看穿了我现在的状况。

我身上直冒汗并且极力地克制着双腿的动作,但牙齿依旧不听使唤:“什么是下盘?”

“学习我这样。”他答道,我也半蹲下来,把铁棍横在面前。

随着地面颤动地加剧,所谓的掠夺者已经到了面前。离我最近的一个人举起手中的大刀猛地劈下来,刀带着的气流挂在我脸上生疼,可惜我没时间管这些了。

把棍子横起来向上抬,头快速往一旁歪去,刀和棍子撞击在一起,我整个人多处于震动的状态,整个人差点坐在地上。

不知道为什么他动作迟缓了,竟然给了我近乎一秒的反应时间,我一手抽开棍子变成单持以右脚为轴心转了个圈,然后在转圈的过程中加速并向上挥去。

砰喀

我先听到的是物体撞击的声音,几乎同时又传来了某些东西碎掉的....

抬头看了一眼,发现一个头没了半边的尸体歇着飞了出去。“呃.......”我犯了和敌人一样的错误:愣神。

面前突然窜出一个黑影,我赶紧往后退,刀光一闪,敌人从我的左肩膀砍到了我腹部右侧,鲜血泵出。

“可恶啊”来不及想其他的事情,在他还未找到平衡前我用棍子甩了他一下。刚被砍还好,并没有疼痛感,现在我的身体好像反应过来自己被砍了,身体的每一个地方都发出呻吟。强烈的痛感刺激着我的大脑,如果说刚才我因紧张脸上铺了一层汗,那么现在豆大的汗珠已经不停地掉在地上。

左右两边各来一人,正前方的人用刀,右手边这个人用的斧子,左边的武器不认识,看上去像镰刀只不过有点大。我向后慢慢移动尽量不让三个人有人出现在我的视野盲区。对方三人也是面带看不懂的笑意不紧不慢的向我走来。

突然我头部受到重击,眼前立刻黑了一下,然后倒在地上。我看不清后面是谁给我一下。脑子嗡嗡作响,身体不受控制,听到了一万只蜜蜂在我耳边飞过,又看到只有夜晚能看到的星星......

对面三个人走到我面前一脚踩在我脸上,然后揪起我的领子对着脸颊就是一顿 猛锤。我早看不清我眼前的事物因为血挡住我的视线,在失去视野的最后一刻我看到了靠在树根被一群人踹倒在地的青年;最后一个感觉是血腥的味道充满整个口腔。

......

......

......

“额...”大脑有点死机,自己像处在迷雾之中。疼痛感随之而来感觉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好的。

“你醒了啊?”说着什么东西和我的身体发生了撞击,让我从坐着变成趴下,但也让我清醒过来。“你丫的杀了我一个兄弟知不知道啊?虽然他也是个废物能让你这种乡巴佬杀掉,反正分钱少了一个人~”我不敢还嘴,因为我的生命都在他们手上。

这时另一个声音传来“你特么别把他们伤到!好不容易治好的。” “滚滚滚知道了,就你事多。”然后又踹了我一脚“老子花了大价钱把你俩治好,可得感谢老子啊!”说完就离去了。

等他们走完之后,我观察我现在的情况。双眼被蒙上,脚和手已经不能自由活动,似乎被什么东西锁住。“真的只好了吗......”我自言自语。

“当然治好了,你全身八处骨折他们全给你接上了。”这是青年的声音,只不过有点沙哑。“我会开锁,你帮我把我眼上蒙的东西摘一下。”

我试着活动但是发现只有脖子和腰能扭“咋搞?而且你确定周围没人听见你说这话?”

“这就这低级锁呢还锁不住我的能力”我觉得他有点嗤之以鼻“顺着我的声音爬过来...我被锁在一根柱子上动不了。”

......没法子,我只能像一个虫子一般一点一点往声音来源蹭然后我碰到了他的腿?“我现在是坐姿,双腿伸直在地上,上身和地面竖直,能判断我眼睛的位置吧?”

“啥是竖直?”

“就像一棵长得很挺拔的树一样,直冲上天就叫竖直。”

“哦哦。”他靠在柱子上我靠他身上,然后往他身上蹭,这时我感觉到我头顶住了他的下巴。我把头尽力向上抬,彼此的呼吸都能感觉的到,然而我现在并没有先太多,因为我们在掠夺者的大本营里。用脸颊确定他耳朵的位置进而找到眼睛,然后用舌头舔到缠住他眼睛的布,经过一番努力,总算把他眼睛上的布咬到他额头上。

“不错,我越来越欣赏你了。”

“额,虽然我很废柴但这种事还是能做的。”

“你在成长了。”

“还远远不够。”他也不说话了,也听不见开锁的声音。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眼睛上的布突然被拽了下来。青年绕到我身后帮我开锁,“锁可以锁住你身体里的能力吗?”“可以,你原来见过的锁都是没有任何魔法或在上面,自然很普通,没什么用,然而这几十年来魔法......外面来人了,一个人,杀了他!”

这个时候谁犹豫谁脑子有坑,他和我潜行到一个门面前,过了几秒门突然被打开,我从门的一边突然飞扑过去抱住他的双脚,直接让他失去平衡,这时青年迅速给了他头一拳然后扭断了他的脖子。

“如果我没抓住他拷问怎么样?”我问。

他说:“想法不错,但是我们一实力不足无法完全镇住他,二来又来一个掠夺者怎么办?分心对付新来的就会给这个人机会,这群掠夺者的几个领导者都是战斗阶级。”

又是战斗阶级吗,到底什么意思......

我和青年在这个关押我们的房子略微搜索了一下,只有几根铁棒,一人拿俩。“咱们现在该干啥?”

青年说:“你说呢?溜溜球!”

往各个窗户外面望了一眼,我们这个房子应该是偏正中心,外面有一层围墙,墙很高我翻出去大概不现实。这个屋子有一侧离围墙很近,而出口在我们正对面。

“你说战斗阶级可以翻过这个墙吗?”我一边看外面巡逻分布和运动轨迹一边说。

“能。”

“那这墙有什么用?”

“不是所有人都是战斗阶级,否则也不会单拿出来说了。我们从离我们最近的墙根入手,贴着墙走到门口。”

“你可以出去吧。”

“我们是一个队伍。”

“......”我笑了笑,那也没啥好说的了,迟则生变。

幸亏现在是夜晚,那群掠夺者也放松了警惕,看上去只有正常数量的巡逻队伍。缓缓在墙根行走,我大气都不敢喘一个。风吹过来引得草沙沙作响,现在任何声音都能让我感到不适。

大概用了十分钟摸到门口,哎?我的弓?一弓和一捆少了几根的箭斜靠在地上,而门口有两个守卫,他们大概相聚三步。时不时地有三两成群的掠夺者巡逻队从我们身边走过。我们躲在篝火造成的阴影里,青年用手势给我消息:等没有巡逻队时,他解决左边的,我想办法解决右边的。我点了点头表示了解。

过了半分钟我们的视野里没有任何巡逻队,机会难得!青年向我一挥手我立刻冲了出去拿起地上的弓,此时离我的目标大概还有不到十步,青年已经把铁棍插入那人的头里。

拉弓搭箭,一切都在瞬间完成。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弦断了!眼看对方就要反应过来,情急之下我直接吧箭扔了出去!箭直接插在他的后脑勺但这种力度是杀不死人的,不过延缓他呼叫支援还是可以做到。

随着咔的一声我的目标脖子被打断,软软地倒在地上。

“去牧马庄园?”我们两人溜进森林。

“嗯,先找我们的位置。”青年说。

“先找水和食物吧。”

......

“这种果子能直接食用...这个要煮着了才行.....去了腿就能吃,高营养高蛋白。”

身体还是有点疼,身上缠的东西也还没完全拆下来。

我们不知道走了多久,漫无目的,期间青年还背了我一段路。

“前面有水。”青年说。

“河,还是小溪?”我惊喜地抬了抬眉。

“是条河。”我们走进了。

太好了,这几天食物倒是不咋缺,我旁边的老大哥居然都认识森林里的东西,能不能吃,怎么吃都告诉我了。

“向下游走,应该能遇见人类的聚集地,我们需要一个有秩序的地方。”

......这话说的到我心里了,以前在村子里无忧无虑地生活,最大的担心就是天不下雨。现在真的是自由了,代价就是要为自己的小命担忧。原来真正的自由要建立在一定的约束上啊......

喝饱了水沿着河走,我们向下游前进。

“老哥你多大啊?”我问道,“这种变故你好像一点都不慌。”

他笑了笑“慌鸡毛,我十七,去年我家族被灭了。”

我一下把我嘴里的果实喷了出来“被灭掉了额...十七....去年刚觉醒?”

“觉醒不久家里就出事了。”

“为什么说他们是冲凯特来的?”

“凯特自己应该都不知道他的血脉有多么强,我们家族和雷龙家族有渊源,我们家出事后就逃到这里了,有人这么针对雷龙家族...”

两家都被灭.....................可还行。

“雷龙家族很厉害吗?”

“不论是对抗虚空生物还是原来的位面之战都有雷龙家族的影子,而且雷龙家只认嫡系血脉所以人很少。”

“我不了解啊,位面都不知道什么意思。”

“就是魔族入侵和人族攻入地狱之类的战争。”

“....那凯特家岂不是超级厉害,他父亲....”

“人族一霸!”

我靠惊了,我突然意识到黑爪镇被袭击只是表象,这个家族的力量绝对不弱小,那对方到底出动了什么部队?“有人要绝了灵这个姓!?”

对方没回答,然后说“在袭击之前我就被带到那个地下室了,族长已经身负重伤,那根牙齿已经在他身上了,凯特我走丢,当我想去找他的时候袭击就来了。”

接下来也我沉默了,如果我之前已经死掉,那我也不用为未来发愁,但是我活了下来。

“你想退出吗?我们团队的敌人估计会强大的无与伦比。”比我大四岁的,看上去像二十多岁青年的人问我。

“走上了这条路,就回不了头。”我回答,接着就看到了一个人类聚集地。

......

......

“您好,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进了这个村子,木制的围墙,薄弱的防御让我好奇这里为什么没遭殃,因为这里远吗?

对方是个商贩,回答我:“外来人?这里是克林村,劝你快点走,黑爪已经被袭击了!”

当我还要接着发问的时候被后面的老哥拽走了。

“啊?”我有点不解。

“我看过黑爪周围的详细地图,结合那条河流和克林村这个名字,我已经能判断我没的位置了。”

我去背过了可还行,我最讨厌背书了...但是好有用啊。

“我们里牧马庄园还有一天的路程。”

“我觉得我们需要钱。”我说,然后就看到他掏出来一个钱袋,“4银币49铜币,说实话我真的不习惯用现金但你们这里太偏远了。”

“我去哪来的钱?你这戒指藏哪了没被掠夺者拿走?”我有点懵。

“**里。”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换我我也会这么做。

我们搭了一辆撤退商队的顺风车话了49铜币,本来是要我们50铜币的.....

“雷龙家为啥要到这里啊?”我问。

“被排挤,在政治中心生活是很累的,族长可能腻了吧。你先睡会我帮你警戒。”

刚才在河流面前看到自己的模样,灰头土脸的,两个黑眼圈更是搞笑。

“嗯.....”着了,意识消失中。

..........

..........

“醒了,咱们到了。”有人敲我脑壳子。

“额啊......啊?嗯.......”我随即被拽下了马车。“多谢了。”我打着哈欠对商人说道,对方也朝我挥了挥手。

“你还真是有礼貌。”

“为什么要凯特来牧马庄园啊?”

“当然是因为这里有雷龙家的安全站,而且离黑爪足够远,不过打开只能是由雷龙血脉的人打开,就像那个地下室。”

“确实,不过族长真是信得过你呢,安全站都说给你了。”

“我听过位置,走吧。”

“听过可还行。”

据老哥介绍,牧马庄园是货真价实的政府认证的中级城市,是这片地方的第二大城市,中型城市上是大型城市,然后就是顶级的比如大国家的首都和中央联合城。

“这座城市有图书馆。”

他后面一句话也别说了,就是他不提醒我也会去,就这还不到一周的经历已经让我知道了知识有多重要。

牧马庄园建立在一个平原上,有着和黑爪一样高,厚的城墙,因为黑爪的缘故,进城需要很严格的审查,我们掏了两个银币才进去。七拐八杠来到一个和衣柜一样大的东西面前。

“这是个电话亭。”

正准备上前看看突然一个阴影掠过我的脸,我瞬间靠在墙壁双手已经拿上了棍子并作出战斗准备。

“那是飞行道具。”老哥指着一个在天上飞的人说。

我也懒得问了,也没必要问了,明天赶紧去图书馆。这几天给我的惊讶啥的也够多了吧,所以也不惊了。

他进入电话亭,做了几个动作似乎是按了什么:“想要走出去吧?知识是最重要的东西哦。嗯,附近没人。”

“啊?”然后看见旁边墙壁出现一个门。

老哥走进去:“进来咯。”我眨了眨,跟了进去。身后的门又合上,变成严丝合缝的墙壁,怎么也开不出来有一个门。

凯特走过来和我们俩一一拥抱:“都还活着就好。”

我吐槽了一句:“真的难顶。”

“哦对了,我们现在要相互介绍一下吧?”凯特说。

听到这句话,就代表我们真的可以放松警惕了。

凯特先说道:“后不要叫我凯特了......相信你们也猜到了吧。”确实再叫凯特——灵怕是真的要被无止境的追杀。“以后叫我薪人,我是零阶战斗阶级,似乎擅长力量和速度。然后他把他的妹妹牵过来,这是我妹妹,十三岁,以前叫什么不重要了,现在叫苍,规划的方向是拳师,有很强的感应能力,和晨曦打个招呼吧?”

“唔......嗯......”她躲在他哥哥身后只露个脑袋出来。

“我叫极斗”其实他们都是给我介绍的,毕竟他俩家已经炒鸡熟络了,“一阶,我的力量和薪人的力量不太相同,战士。吾妹,胧,战斗方向是剑士,十三岁。都是改过名字的。”

都改过名字也太惨了。

说实在的我也没啥好说的:“晨曦,似乎有潜质成为战斗阶级,十四岁,战斗方向母鸡,对这个世界不了解,唯一优点,听命令。”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