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综武侠之攻略之神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7日

《综武侠之攻略之神》精彩章节目录_空木寒枝小说在线阅读

综武侠之攻略之神

作者:空木寒枝分类:同人小说类型:恋爱

人渣顾非凡因为太人渣,被上天扔去各武侠世界,还没有了大宝贝。她变回去的唯一途径,是攻略角色,拿到爱慕值。她,以爱为食。开头可能有百合线,来自于主角内心男性部分,百合线会逐渐消失,变嫁坚定。主角虽然性格混乱邪恶,但全文都排斥出卖肉体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水母阴姬是一个可怕的人。

当顾妃梵与宫南燕到达亭台楼阁簇拥下,如一条银河般的白玉瀑布前时,意识到了这件事。

宽阔流动的水流如同万匹雪白的骏马奔驰在平原上,它们从高空坠落,发出雷鸣般的响声。

然后瀑布中间被打开了。

像被一把无形的剪刀裁开来了的布匹,那气势磅礴的雪白水流轻若衣衫上的薄纱一般,被一股气劲掀起,露出通向瀑布内的路,和站在路前的一个白衣人来。

这样举重若轻的力量让顾妃梵心里一凝,她本能的跪下叩头行礼,那白衣人打量她许久才略一点头,道:“出去历练一个月,武功进步许多。”

“弟子历练月余,不敢忘师傅的教诲。”

顾妃梵这才站起来回话,趁机看清楚了白衣人的脸。

水母阴姬长的如同观音菩萨像。

并不是那些送子之类的慈眉善目的观音,而是神庙中那些男像的泥偶。

她的身材非常高大,宽阔的肩膀和近两米的身材立在那,像是木石雕成的神像。而她那乌黑的眉毛下狭长的眼睛和高挺宽大的鼻子,显露出她意志的坚定与信念的固执。

水母阴姬长的就像个男人,而在那被打开的瀑布与一身白衣的衬托下,更像一个神明一样出现在这个人世间。带着一种不置可否的强大力量。

宫南燕轻功踏水而上,到了水母阴姬身边。

宫南燕这样纤细妩媚的存在,更是衬托出水母阴姬的强大。特别是宫南燕跪着接过水母阴姬手上的拂尘,那狂信徒一般的神色,让顾妃梵对自己的计划产生了动摇。

宫南燕真的会被自己成功鼓动去伤害司徒静吗?

自己真的有能力在水母阴姬这样强大的人眼皮底下勾引她的女儿吗?

就算用点数置换了武功足以自保的顾妃梵,在见识了水母阴姬的力量后,都对二者之间悬殊的差距产生了迟疑。

而水母阴姬这样的高手一眼就看出了自己这个弟子与“记忆”中出宫前相比,无论是人情还是武功都上了一个台阶。

满意的点点头,言简意赅的道:“过几日我就将闭关,神水宫中诸事就交由你宫师姐负责。但看管神水的人选因为近日内务变动,我有意另择他人,妃梵你意下如何。”

神水宫中至宝天一神水,自来在水母阴姬闭关时,是由掌管宫务外的另一班人负责的。这是为了防止一方独大,监守自盗的情况出现。但上一次说要变动人手,还是几年前神水宫中一个弟子,爱上了外面的男人而离宫时的事情。

而这一次因为司徒静与师姐妹不睦,就要换掉包括顾妃梵在内的所有看管人员?

顾妃梵张了张嘴唇,她对上水母阴姬充满威严的眼睛,顺从的低下头:“师傅智计高妙,自有盘算。徒儿但凭师傅安排,绝无二心。”

水母阴姬是在通知顾妃梵,并没有让她插手的意思。就算虚假记忆灌输给水母阴姬顾妃梵是她看重的弟子,但这个女人拥权自重又深有城府,她不可能在闭关的要口下权给顾妃梵。

但顾妃梵只以为水母阴姬是怕自己与司徒静不睦,意在敲打自己就,所以应下。这种盲区,也造成了后来一系列攻略的失败和错误,这些暂且不表。

水母阴姬满意的点头,从袖中飞出一物,顾妃梵接过一看,是一卷武功秘籍与佛经,她忙双手捧着跪谢师恩,水幕瀑洞却合上,遥遥的传来水母阴姬的声音。

“习武亦修心,你且记着,不可荒废。”

顾妃梵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可等看到水母阴姬那只有10的好感度,暗叹一会,便打算去找司徒静准备摸清再下手了。

她不知道的是,水幕后听着她走远的水母阴姬闭着眼睛问宫南燕:“你说你顾师妹心中是有不满吗?”

宫南燕诚恳的回答道:“毕竟是与她一个院子的师妹,若是心中没有不满才奇怪。”

宫南燕这句话看似中正客观,却其实并没有为顾妃梵说什么好话,指出顾妃梵只把同一个院子的二十六妹当做师妹,而无视了与司徒静的同门之谊,实在是把软刀子。

水母阴姬听着却幽幽一叹:“你说,宫中上下是不是对我包庇小静都有微词?”

“宫主您才是神水宫的宫主,宫中知晓您自有成算。”

“哦。那你呢?”

宫南燕沉默了,她甚至背过身去不再答话。

水母阴姬长长的叹了口气。

————————————————————————————————————

顾妃梵先去看望了那个叫做二十六妹的小姑娘,然后才去找的司徒静。

毕竟做戏要做全套。

而在藏书阁找到的司徒静,没有辜负她美丽的名字。是个安静端庄的美人。人淡如菊,说的就是她的风姿。

这个纤细窈窕的美人捧着书卷坐在窗口看书,仿佛一副仕女图般典雅精美。

表面上看她这样柔弱端庄的美人其实该是解语花类型的,但其实她沉默而孤僻。这样的女人心里有自己一套主意和盘算,往往有着惊人的力量和热情。

哦,这种女性床/上玩的很开。

有一段时间不知道肉味的顾妃梵,想到原著中司徒静与无花就是在野外的庙中就成了好事,心里对她的打量就不免带了颜色。

诚然,司徒静是因为以为水母阴姬看上了自己,甚至以为自己的生母都是被水母阴姬玩弄的,所以才恨上水母阴姬,以至于看见妙僧无花前来,为了寻求无花的助力,就献上身体来做饵。

她内心有潜藏的热情,却怎么知道清洁端正的妙僧无花,其实是个风月老手,借着和尚的身份便利,玩弄了不少武林世家的少女与少/妇。

她这种女孩子是顾妃梵还是顾非凡时最嗤之以鼻,却又最容易把到手的年轻女孩。

她们没有什么社会经验,向上爬想要有钱的心比谁都强,胃口比谁都大。

以为只要睡过了就可以把住男人。

顾非凡这个圈的人喜欢叫她们“炮台架”,意在嘲笑她们以为张开双腿就以为男人会听话。

现实是她们会被拍照威逼,男人穿上裤子不认人她们哭闹也没有证据,而且这种事情闹大丢脸的正是她们自己,而男人反而多了个风流的美名。

不可否认女人中的聪明人很多——顾妃梵一向识趣不去玩弄招惹她们,可蠢货更多,多的让顾非凡都惊讶起来女人这个的物种的神奇。

她们不是没有受过高等教育或者有良好出身,甚至大多数女孩都是中产家庭的娇娇女,可她们就是蠢,带她们上几次游艇和高级派对她们就会有胃口了,给她们展示你有东西她们就会把手按在你的皮带上。

顾非凡总结,正是因为她们被养的太单纯,才以为东西得来容易。

司徒静只以为水母阴姬的偏爱来自于觊觎,却不知道水母阴姬多么偏袒她的不容易,就算知道她也会觉得是水母阴姬的别有用心,而不去细想。

她就是这样一类的不坏,但就是让人想要嘲笑的蠢货姑娘。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