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三周目人生

更新时间:2020年03月29日

《三周目人生》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回转灰石小说

三周目人生

作者:回转灰石分类:魔幻小说类型:异世界

『继承装备』『继承等级』『继承道具』『继承天赋』,准备齐全的我竟然转生到了即将开始的三周目游戏之中。第三回的人生,开拓型异世界幻想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完全不知道如何使用魔力,魔力的总量也是平均水平,要说会用的魔法充其量能在指尖放出小火点着老爸嘴里的烟的程度,有时还会烧掉他的胡子,嚷嚷着『我性感的胡子啊啊啊』就禁止了我的魔法训练。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世,我都不是个爱学习的人,更何况是人体魔力学,背诵长且意义不明的咏唱,听家教讲述过去种种魔法的发明人,各类大贵族私藏的魔法历史等等这类极其枯燥乏味的学习。

但现在不一样,正是因为我的灵魂年龄的大半都在一丁点魔力也没有的地球生活,反而对现在流淌在全身的某种东西有了极其鲜明的感受,就像百病缠身的人突然转移到了猛男的肉体上一样,反差太过剧烈,足以我将这人人都有的魔力称为『异物』。

人类的身体里莫名其妙多了一块内脏,并且这块内脏已经和我相伴了十几年而我现在才终于发觉,这给了我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

这个世界的人类有着第二颗心脏,虽说是心脏,但并没有实体,解释成心脏的功能多了一个倒也可以,可我还是更喜欢前者的解释。

伴随着心脏的鼓动,魔力伴随着血液流遍全身,这么说人类的魔力就是血液?不,魔力没有流通在血管,而是在另一个独特的管道循环,我命名为魔力回路。

和血液不同,魔力回路没有遍布全身。躯干部分的回路多但紊乱,主要起到储存和循环的作用,但手掌部分密集且规律,如果想要向某种东西注入魔力,手掌是最好的选择。这也是为什么通常会用手握住魔杖发动魔法而不用脚。

一般来说脚也握不住……

而四肢部分则是负责向手掌输送魔力,回路越粗越多瞬间爆发力强,越少越细则稳定节约,还真没法说哪种比较好。

我为何了解的如此清楚?这也正是我恐惧的来源,一个人能掌握自己每根类似于血管的某种器官的位置,掌握现在正流过了多少多少的类似于血液的物质,甚至空气中都能感受到和身体某一部分相似的东西,能不恐怖吗。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想要使用魔法必须得装备武器,人类无法自主的放出魔力用出魔法,就像不受伤就不会流血一样。

把魔力通过手掌注入魔杖,再通过咏唱构成术式、高手则可以直接通过魔力操作像编织衣物一样直接编成术式放出,这样一个被称为无咏唱的高阶技巧。

换个说法就是打草稿和心算,当然我已经掌握了,说实话对我这样的天才来说都有点困难,但我实在不想在知道中二这个词后还去大声咏唱魔法。

无规律的魔力放入空气后会迅速消失,但若在人体内部编成术式……emmm不想活命倒是可以试试。

而魔杖能在一定程度上暂时保存并压缩魔力,就可以在这段时间内辅助编成术式。

换句话说,只要有技术让人体魔力不自然消失,就有办法不需要魔杖就可以用出魔法。

所以,我正在尝试这一点。

我的眼前正有一头高出我两倍的熊,最有特征的还是那长的像喜欢美甲的辣妹留的长指甲一样长的爪子,还有完全失去理智的一双红眼。

所以它不是普通的熊,是魔物熊,嗯,完美的推理。

魔力真是种神奇的东西,它能让人类不长翅膀就能跳十米高,让某一处皮肤暂时硬的像钻石,敌我十米的距离一瞬间就能化为乌有,前世的我因为小学时被人霸凌而去学了些花拳绣腿,但这个充满争斗的世界有着更加实用且五花八门,在有魔力的基础下普通人类无法做到的招式。

好处不少,坏处也多,那就是魔物的出现,有些是天生的魔物,有些则是活太久或者生活在不怎么好的地方而产生变异的动物,就像我眼前这个。

说的特色一点就是成精了。

我用树枝挡下向我扑来的熊。

「呜哇,恶心,让我数数,1、2、3、4,上下各四排牙齿。」

熊有这么多牙齿的嘛,我没见过不要唬我。

注入了我魔力的细小树枝刚好架在了熊的嘴角利牙没法咬到的地方,强行让它露出了一个展现出所有牙齿的美丽笑容,

上下各四排锋利的牙齿在我眼前十厘米处发出铁匠铺大叔打铁一样的声音咬合着。

同时还从嘴角流下大量的口水,散发出马上就要把我熏晕的口臭。

终于意识到咬不到这根树枝后,它发出咆哮,同时从腹部传来魔力的波动。

钢铁般的毛皮被身体内部的某种东西撑起、撕裂,从腹部出现了左右两排如同肋骨般的牙齿,左右聚拢,如同牢笼一般把我困在其中。

我说这熊怎么老是站着,还以为是从某些动画片里钻出来的。原来从腹部能再长出一只嘴,用腹部的两排牙齿束缚猎物,再用嘴咬爆头,这就是牙熊的攻击方式。

有些魔物有着自己的独特魔法,我跑到老爸的狩猎场里就是为了搞清楚这个。

他们和人类不同,能在自己的身体里使用魔法,本以为能有什么收获,但得到的答案是单纯的构造不同。

那还能有什么办法,我能学它那样把肋骨拿出来攻击吗。

无趣,走了。

我循环魔力,集中在身体某些部位上,用蛮力折断了束缚着我的牙齿,拉开距离后轻轻一脚踹飞牙熊,然后爬上树,溜之大吉。

就算在这里杀了也没有什么好处,不如把它作为资源留在狩猎场里。

这就是我的修行,另外还有一些……

——跑到魔力浓厚的地方冥想、在瀑布底下打坐、甚至把自己泡在会冒出骷髅的沼泽里。

我一方面进行着像这样魔力的修行,另一方面也没有懈怠肌肉的锻炼。

我没有耐心去进行漫长的常规锻炼,选择用与劳拉姐对战时的那种方法,每天用魔力锻炼不同的肌肉,把它操到坏掉,然后施加加速恢复的魔法。轮番使用每一处身体,确保日常生活没有问题。

这样反复破坏重生的结果是,虽然我的身体爆发力没有一些每天撸铁的猛男大,但至少在没有让肌肉膨胀的情况下获得了更强的耐久和韧性,不至于一下就坏掉。

比起缓慢的训练,哪怕疼一点我也想选择更有效率的方式。

但是真的痛。

与此同时,对大部分人来说极其枯燥的魔力学也渐渐有趣起来,如果没有机会偷偷溜出去,我就会在老爸的书房看书,或者抱着洛希在书房看书,能多获得一些情报就是一点。

劳拉姐要去骑士学院,一年中少有假期,就算回来了,也是迫不及待的和我交手,我就会用这次难得的实战,练习融合了我所知的所有流派而形成的独创剑术。

这个世界大部分的武术都无法跨越国界和门派,为了争夺某些事物而自私自利,不肯把自己的技术传播出去,也就是所谓的不外传的秘技。正因为这样,优秀的部分没法更加精进,劣质的部分无法在比较中淘汰,就算想要传播,也没有便利的交通和发达的网络这类媒介,所有技术有其长处也有明显的短处,几乎所有的战斗技术都不够精炼。

我仗着我的天赋,试着去还原曾经在屏幕上看到的一招一式,把每个武术中的优秀部分保留出来并融合,试图找出最适合战斗的究极形态。

带着这种目的我经常与家里人比试。

但我肯定不能赢,所以每次都在关键时刻发挥我绝妙的演技被姐姐胖揍。

就这样繁忙而充实的度过了两年时间,我终于成年了。

最近我会乔装打扮去冒险者协会收集情报,哪里哪里有厉害的魔物啊,哪里哪里被盗贼抢了啊,哪里哪里的队伍从迷宫里带出来好装备了呀。

因为需要一些实战训练,所以我会偷偷的去解决一些强大的怪物,原因之一是想让自己适应实战,第二点则是想通过杀戮克服自己内心的软弱,要说如何锻炼意志,那把自己放在极限状态下或给自己压力再合适不过。

两年实在太短,不过也大致足够,我迫切的想要知道我在人类中是什么水平。自我感觉提升了很多,街上这些什么银级金级冒险家在我眼里都跟杂鱼差不多。

但谁也不能证明这是不是我目中无人,人要学会怀疑自己才行。

也确实,狗眼看人低的家伙我也见过几个,那么剩下的方法就是实战了。

虽说成年,但也才15岁,跑到人家大名鼎鼎的金级冒险者面前『和我一决胜负』也只会被人当做不懂事的小屁孩而已。

我不喜欢被人瞧不起,不如说应该没人喜欢自己被人看扁,我也不喜欢扮猪吃老虎,好好的人为什么要拌成猪,至少也要扮狮子吃龙才行。

我想要真正的能见血的战斗,而不是在家里那样互相留情的训练,那唯一剩下的选项就是……消失了也不会有人在意的盗贼。

顺便还能抢……赚一些零花钱,这当然不是主要目的,应该。

我家的领土被一条大峡谷割去了一块,当年花费巨资修建了一座大的像城堡一样的桥,每天白天开放,且24小时有人驻守,负责检查、保护和收费。

经常来回的商人之类都没有什么怨言,毕竟高速公路都要收钱呢。

然而现在有一批盗贼守在离桥有一定距离的树林中,专门攻击准备过桥的商队,驻守大桥的卫兵接到报告收拾他们时却被另一支队伍攻其不备,差点让这运输要道被占领。

不久后应该就会派几支部队过去处理,我就帮个忙,提前解决了吧。

在森林这种生物过多的地方使用魔力探测比较累,因为生物过多,树木之类的也很麻烦。我直接驯服周边的动物和昆虫,让他们把森林的状况告诉我。

很快,我就接收到了森林某一处亮着灯的报告。

「噫哈!混蛋东西都给我老老实实束手就擒,把值钱东西交出来就饶你们一命!」

我一鼓作气从远处助跑跳跃,一口气飞入敌阵中心,从天而降踢翻篝火,让周围陷入黑暗。

「什么鬼,这小屁孩哪里来的!」

「老子年龄可比你们大啊!(指心理)」

在我把离我最近的大叔打飞之后,其他人才慌慌张张拿起了武器拉开距离。

「区区小鬼……唔!」

「都说了不是小鬼!虽然确实不大啦。」

我绕到背后用关节及掰断他的一只手,再踢碎膝盖,男人仅仅发出了一声惨叫就痛得晕了过去。

「动作迟缓,反应又慢,在这种地方扎营也没有人巡逻,毫无警戒心,更重要的是现在还不逃跑,连一双合格的眼睛都没有……不如说是没脑子吧。」

「你这家伙少瞧不起我们!可别希望我们会……」

「欧拉!不要留情,放马过来啊!」

只要对面先动手,我就是正当防卫,盗贼们一个个拿着凶器排队过来送死。

我躲过攻击,从旁击碎武器,或者直接空手接白刃,赤手空拳的打飞所有冲过来的人,内脏粉碎,身体被贯穿,脖子被折断,只有寥寥无几的人能在我的攻击中保住一命。

稍微有点得意忘形了,回过神时周围已是一片死寂。

留下来的只有看似是头目的一人和胆小的手下二人。

如果是前世生活在和平国家,从未受过伤,从没接触过邪恶,连杀只鸡都不敢的我,肯定会觉得这样的场景太过残忍。不,可能不会觉得残忍,只是会对这种充满腐烂位的死亡气息感到恶心,就跟有些不肯踩死蟑螂或拍死蚊子的人一样,那是怜悯吗?只是嫌脏罢了。

在这个残酷的世界,若不是大都市,根本不存在警察或卫兵一类的东西,在偏僻的地方,有罪之人无法得到制裁,所以对于恶人,往往是处以私刑为多,因为若要把罪犯抓起运到遥远的都市问罪,不仅耗力、费时、危险,还有可能得不到任何奖赏,因为就算运回了都市,罪犯的结果多半还是一个死,在城内处理尸体还麻烦。

若真的罪不至死,迎来的也只有成为奴隶拉去矿山,这种比死更痛苦的未来,监狱不是犯人未来会生活的地方,只是临时的拘留所,不管是任何大国都没余粮去照顾犯人。

一旦踏上盗贼这条路,就绝不可能改邪归正,用别人的性命和财产过上快活日子,就再也无法换别的生存方式。

自己的尸体能被化为野兽的食物和大地的肥料,也算是他们最后的救赎了。

「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盗贼团BOSS一脸慌张的拿剑指着我。

「真过分啊,竟然说我是什么东西,我可是活生生的人类啊,对了,为了让你相信我是人类,我就给你砍一刀吧,就当测试了。」

「你在说什么,你有病吧!」

「快点啊,让你多活几秒还不好吗。」

「别欺人太甚!我在这一行生存了十多年,哪能被你这个小鬼给杀掉,这么想死我就成全你!」

「别BB了,快!」

「去死吧!」

嗯,这货充其量就是小boss程度吧,那防御等级就差不多在日常水准好了。

丢人的小BOSS先生用丢人的步伐朝我砍出了丢人的斩击。

在那一瞬间,我反应过——不能让衣服破了。

于是举起左手,吃下了这一刀。

「哈,断掉一只手的感觉怎么……什、什么!?」

我端详着受到攻击的手臂,甚至用出光照魔法360度环绕着想要从反光中看出一点伤痕。

「啊找到了找到了,确实有一点痕迹,这样啊,日常防御形态能挡下大概60的攻击。」

「60?我尽全力的一击在你看来只有及格吗!」

「别误会,满分是10000。」

「你小子!」

「话说你用的也是帝国正统剑术,我也学过,难道只有这点水平吗?」

「我可是在这门剑术中排名前500的人,这么想看就用你的命来换吧!」

冲上来了,砍到我了。

结论,要让攻击全都避开衣服还蛮难的。

不过不愧是盗贼团长啊,可以看出下过功夫,但还是不够格,这种程度就是前100,开什么玩笑。

看到所有攻击都被我用皮肤接下,他停下了攻击。

「为什么?为什么没法伤到你!」

「我可是下过一番功夫的,怎样分布魔力才能既防御钝器又防御锐器,还要想办法给你一种砍到了的实感可以在战斗中假装受伤,花了一个月呢。」

「你在说什么!我可是辛苦锻炼了7年啊,我的剑、怎么可能这么脆弱!」

「脆弱?比哥哥强一点,比姐姐弱一半,差不多,应该还算不错了,再过个5年左右应该能达到现在姐姐的水平。」

「开什么玩笑!」

「好了,那么,你们应该有另一队吧,把位置告诉我。」

「哼,你以为我会出卖同伴吗。」

我把浓密的魔力编织成刃,架在他的脖子上。

「不会吗?」

「桥往西北3公里左右。」

在话说完的那一刻,仅存的三人的首级也随之落地,那张表情完全没反应过来,维持着说出最后一个字的口型,以悲伤的眼神望向远处,我则开始搜刮起他们的遗体和战利品。

「酒和食物一点不剩,装备和饰品都戴在身上了,唔,几天没洗澡呦,算了不要了。」

仅存的只剩下一些现金珠宝、还有保存的不怎么完好的艺术品。

另外还发现了一些插满箭矢和血液的马车,还有几具平民的尸体。

想到为他们报了仇,心情也稍微轻松了些,再怎么说,亲手夺人性命多少还是会有一些压力的。

「那么,下一处,天亮之前得完事。」

如法炮制,轻松解决了另外一处盗贼营地,看着一麻袋都装不下的铜币银币,我不禁想到。

——要是全世界都是盗贼就好了。

岂不是到处都是钱?

不行不行,我的小人物毛病又犯了,我得有更远大的梦想才行。

身外之物何足挂齿。

一晚上的收获大约有130枚金币,要知道一枚金币就足够一个成年人生活一个月,一枚大金币足够奢侈浪费一个月。

这么说我大概至少可以逍遥一年,哦呵呵,真赚。

不不不行,我不是这种贪财的人,这些是我三周目人生的启动资金,要合理节约的使用。

那这些大物件的装备或艺术品该怎么办?

伪装一番后去拍卖掉风险太大了,又没有那种可以无限装东西的袋子搬回去也十分麻烦。

说到底再过一个月到我即将开学的时候前世中的『继承装备』『继承道具』就会开放,这些东西至少也能顶的上帝国的国库,但也无法保证一切能像游戏里一样顺利。

我决定用麻袋装起现金和小物件的宝石

,剩下的就丢在这里给未来的发现者一个惊喜吧。

在我整理大件物品时,一个被层层包裹的长条状袋子引起了我的注意。

看形状应该是武器,剑啊刀啊之类的,之所以能被我发现是因为这武器贴满了带有封印属性的符咒,并且被铁链层层捆住,简直像对待野兽似的。

就算受到如此对待却仍旧能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存在感。

「这就是那种吧,魔剑之类的,我可不会碰啊。」

毕竟有更好的。

堆积在一起的宝藏中,一个装满麦子的沉重袋子似乎没放稳,从宝藏堆中落下,位于顶端的魔剑因为晃动也一起砸下来。

我把左脚后退半步,那把魔剑深深插入刚才我左脚所在的地面。

「普通的剑就算刀尖朝下也插不进这么深吧,这家伙竟然套着袋子都陷的这么深,是有多重。」

遵循我的理性,我是不想碰它的,因为不久后我就能得到全世界最强的装备,万一碰了它染上诅咒之类的更是得不偿失。

我的手摸上袋子的顶端,摸索着剑柄的位置。

但是这可是令人兴奋的未知,是我一直在寻找的东西,也是我最初的愿望。

「让我看看,你这狂犬,能把我怎么样。」

我紧握似乎是剑柄的位置,聚集魔力。

贴于其上的符咒和锁链仿佛被狂风吹过,疯狂的甩动着,连带着周边的空气都嗡嗡作响。

终于承受不住的封印和套着的袋子一起爆裂,现出了这把魔剑的真身。

是一把与魔剑这个词相称,犹如把活生生的血肉浓缩而成的赤红的刀。

刀和剑虽然在地球经常会放在一起,但在这个世界算是一种少见的武器。

既然是刀,那不应该叫魔剑,该叫魔刀了。

话说,从刚才开始这货就沿着我的手想向我脑袋传输什么东西,虽然被我制御住了,果然不怎么好受。

就这么点程度吗,有点失望了,还以为能更有意思点。

就这么放在这也有点危险,灌点意识进去把脏东西除掉吧。

正当我击中精神,想要支配这把刀时,却发现它竟没有丝毫的抵抗,也没有攻击我的意图。

「这家伙,察觉到干不过我就放弃了,难道有类似于意识的东西。」

我松开刀柄,用手指敲了敲刀侧。

「喂~~你好。有人吗?好吧再怎么也不会有人,那么有鬼吗?在的话说句话听听。」

……

嗯,果然不会这么简单就回话啊,还是说其实根本就不会说话。

说到底就算会说话也没有发声器官,那就试试脑电波交流,不知道能不能对到同一条线上。

『喂,在吗?』

啊一不小心用出了上辈子熟悉的开头。

『你……滋、喀……』

啊有了有了,像是掺杂了机械音的偏女性的嗓音。

『对不起你那边信号不太好,能大点声吗。』

『是……谁。』

信号好像好了点。

『我是路克斯,今年15岁、单身,你呢?』

『我、我……是……』

『算了这也不重要,你是想保持这样生存下去还是我给你折了算了。』

『不……不知道。』

『那我就把你掰断了哦。』

『不要,我、我不想死,不要伤害我……我什么都没做,为什么……』

不行啊,这货话都说不利索。

带回去的话,先不论心大的姐姐,爸爸肯定会发现的把,毕竟这么大个。

硬要藏起来倒也不是不行就是了。

先问清楚吧。

『所以你现在到底想怎样,说清楚啊。』

『请、请使用……我,因为、我是武器。』

『哈?好一个自大的姑娘,就这种程度想让我用你还不够格,至少得附一个绝对切断概念吧。』

我用手指划过刀刃,伤口处渗出一丝血滴。

『相对于普通的武器来说是挺锋利啦。』

『我是爱梅达圣剑,请使用我,驱逐外秽。』

爱梅达,还有外秽——我记得是某个遥远的自闭国家才会用的词……原来如此。

『你说的那个爱梅达早在300年前就亡了。』

书上看到的……不是因为别国的攻打或魔物的侵袭,而是疲于内战,被魔物大军压境,再被旁边的国家乘虚而入,被完完全玩吞并了。

『……请使用我。』

『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请使用我。』

真是个寂寞的家伙呢,就这么想要我用你。

『我说,你生前应该是人类吧。』

『……请、请使用我。』

看来猜中了。

成精有成精的法,物品拥有一定意识并不是稀罕事,但拥有一个完整的灵魂且能正常对话就不是普通的状况了。

我可看的到哦,虽然虚弱,但确实燃烧着的微小的灵魂。

是像我一样转生了吗?又或是……

『算了,先把你带回家吧,我现在要封印你的气息,可能稍微有点闷,忍着吧。』

于是,我的房间内多了一个可以聊天的好朋友。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