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现代魔都生活物语

更新时间:2020年03月30日

《现代魔都生活物语》精彩章节目录_王座下的骑士小说

现代魔都生活物语

作者:王座下的骑士分类:悬疑小说类型:推理

手痒的无聊之作,随便看看.同时,http://book.sky-fire.com/Novel/8482/另一本书的地址,喜欢得可以去看看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杀死你!

杀死你!

杀死你!

杀死你!

杀死你!

杀死你!

杀死你!

杀死你!

杀死你!

记忆,对于人类而言是属于那种十分深刻但又暧昧的存在。

深刻难以忘记的烙印;水波纹一般消散的花朵,都是差不多的。

很多东西不是人们刻意去忘记,而是时间冲淡了而已。

也有许多东西,无论潮水如何汹涌都深深地埋在那里不会改变。

但是无论如何,事实终究是事实,发生过的事情是不会随着所谓的记忆而改变的。

人所想不起来的事情,并非没有发生过,而是没有记忆起来罢了。不仅如此,对于那种发生过的事情,人类本身的大脑或许是记住了,可是深深地被其他事物给淹没了而已,在回忆中,只是不愿去回忆,或者是忘记去回忆。

就好像一个人可以拥有整个图书馆的记忆,但是,却无法回忆起那么多信息而已。

人类本身记忆的容量足够,可是记忆力本身却各不相同。

那么,我呢?

我的记忆力又如何呢?

看着眼前的事物,那一丝丝明朗的轮廓再一次地浮现出来。

明明已经整整10年过去了,可是,就算是小孩子时期的记忆依旧存在着。

那个时候的事情毕竟很难让人忘记,但是,我通过自身的努力还是把它忘记了。

开玩笑的。

才没有忘记。

说过了吧,我是一个很无能的人,连人类最基本的忘记,都很难做到。

红色的场景,

身边哭泣的少女,

想要接近凶器的我,

以及最后的惨剧。

真是不堪入目,恶心至极的回想。

连那样的回想都做不到舍弃,果然,我真是一个没用的家伙。

即使现在,成为了一名国际刑警也是一样的。

不要以为国际刑警是什么了不起的工作。

在如今的世界里,在这个充满疯狂的时代,这种工作和普通的警察的区别只是要干得地方多一点,仅此而已。

而且,我原本就是一个喜欢消极怠工的人,对于那种上头交付下来的任务草草了事的人,真不明白为什么我到现在都没有被开除呢?

或许是因为我是一个新人的缘故吧。

开玩笑的。

言归正传吧,从昨晚开始我受到的惊吓就接连不断,先是被病床上的美女袭击,再来被大叔的女仆装给搞到精神受创,然后又被人拆穿编好的谎言,最后是女仆装大叔拥有昂贵的保时捷,呵呵,所以现在我已经很淡定了,对于任何打击都从容不迫,哪怕知道李隆大叔,也就是那个昨晚把我吓得半死的这个混蛋,竟然会是这个魔都,哦,不对,禁语啊,应该是上海的治安部部长。

这个世界真是疯狂到我已经无法判明我到底身处在哪一处了。

说起这个治安部,也是很有名的,与其他城市不同,由于如今的上海处于一个很敏感很重要的位置,所以这里的公安局被称为治安部,同时也名副其实。

治安是什么意思呢?保持安定吗?对于这里而言,有着那样暗地里的黑暗,而表面上还有着如此的样貌与繁荣,不得不说,对于这样子的治安部,应该是抱着一种崇敬的态势吧,虽然我并不那么认为,而且在看到部长本人之后,我的内心加深了这种信念。

“在想什么呢?”

“不。。只是有些没想到而已。”

听到我的话,李隆有些不悦地皱起眉头。“没想到?没想到什么?没想到我是治安部部长,还是没想到我会带你到这里来。”

“都有一些吧。首先,我没有想到一个会打扮成女。。。呜。。。”

“闭嘴!你个混蛋,你以为这里是哪里,不要随便说话!”

李隆大叔突然冲过来捂住我的嘴巴,真是灵敏的身手。

“听到没有,不要说一些不应该说得话,明白吗?”

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是我的做人原则,所以引申到行为上的话,我不住地点头表达我深刻理解了他的意思。

“。。呜。。哈。。。”总算松开手了,稍许喘口气的我,对着气急败坏的李隆说,“怎么?我可以把这个看成是对阁下的一种把柄吗?”

“。。如果你想明天就横死在街头的话,大可以试试。”

“哈哈,说什么呢,开玩笑的啊。”

“哼,总之,不要随便说话,这里可是上海。”

“了解。。。不过啊。。。”我的视线又一次回到了眼前令人怀念的事物。“东方大酒店啊。。。”

“啊,是的,上海的一处有着一定意义的建筑物,欧阳家的那位大小姐就是在这里被刺伤的。”

“不过,你把我带到这里本身就有疑问不是吗?”

“什么意思?”

“不。。那个。。大多数本地的治安管理方面的人不是都不喜欢外来的家伙管本地的案子吗,哪怕我是国际刑警。虽然我有权知道事情,可是大多数情况下,本地的刑警对我是抱有‘你不问我就不告诉你’的那种态度吧。”

“哼。”李隆现在的表情应该算是苦笑吧。“。。这是原本的状况。”

“那么照阁下的意思就是状况有变咯。”

“。。越快越好。”

“什么?”

李隆有些复杂地看了我一眼。“不明白吗?对于这次的事件,越快解决越好。”

“是因为欧阳家吗?”

“不仅仅如此。”随着李隆的视线,我发现他也在看着东方大酒店这座有着历史痕迹的建筑物,仿佛是在回忆一样半眯着眼睛。“。。。那天是由我们治安部进行现场的保护工作的,不仅仅是因为那天是欧阳家那位大小姐的生日,而且。。这一点你或许比我清楚吧。”

“关于那个吗,那封带着危险气味的信吗?”

“啊,是的,预告的时间离那个时候已经很近了,可是没想到那个混蛋!”说到这里李隆的眼神里浮现出了懊悔的神色。“事情就这样发生了,被刺的欧阳大小姐,以及欧阳家那位的愤怒。。前所未有的愤怒,结果就是我们治安部被告知破案越快越好。”

“所以无论如何,多一份助力或许就是多一份破案的几率,对于尽早破案这个最大的目标所以才要摒弃原本的原则,是这样吧。”

“虽然从另一层意义上对我来说是好事,可是,我原本可想要先在城市里对边逛逛啊。”

“现在的情形已经由不得你了。”

“哈哈,开玩笑的,我也是很想快点解决这个案子呢。”

面对当街把枪拿出来对着一名同行的治安部部长,我的选择只有一个。

“走吧。”

在踏进大厅的时候,我感到一阵头晕,哼,真是恶心的感觉。

“说起来,李部长是怎么知道我就是这次被派来的人呢?”

知道对方有枪还是老实一点的好。

“名字的话当然是不知道,只有作为刑警的编号而已,可是照片的话,还是有的,你那副欠扁的脸还是很好认的。”

“哈哈,那可真是荣幸啊。。。”

“客气了。”

“不过,李部长你身为那么一个大城市的部长,平时不应该是公务繁忙吗,如果有事的话,那么阁下就先回去好了,这里在下会。。”

“说完了?”

“。。。。”

“这么和你说吧,现在整个治安部,整个上海的警察只为这一个案子服务,懂吗?”

“那我可不可以说,放着那些杀人,**,毒品之类的案子不管,反而因为一个16岁的小姑娘的关系,就动用了所有的警备力量呢?”

说完这句话,我发现李隆依然目不斜视,没有什么巨大的反应,明明是**裸的讽刺。

“。。如果,如果欧阳冰华真因为那个行刺的家伙而那么死去的话,那么整个上海才会真正的乱套。”

这句话说完,李隆和我就没怎么再说话了。

径直,或者说毫无其他目标,笔直来到了我们的目的地,也就是当时的算是事发现场吧——东方大酒店的最高层,旋转餐厅。

一路上畅行无阻,有身着警服敬礼的,也有身着其他腐蚀点头哈腰的,让跟在一旁的我有一种狐假虎威的感觉,说实话这种感觉还不错,那种被人奉承,高高在上的感觉,那是我从小就希望得到的,想不到在这里实现了。

哈!开玩笑的。

“总算到了。”

“怎么?感觉很漫长吗?”

“怎么说呢?一路走来有种压抑的感觉吧。”

“是吗?总之,这里就是欧阳冰华小姐被刺的地方了。”

“宏观来说吧。”

“是的,宏观来说。如果。。。”

“在这之前,”看来李隆对于我打断他的话,显得十分得不爽,用那种‘有屁快放’的眼神看着我。“可以先说一说关于那封信的事情吗?”

“。。。那封信。。。”

“啊。。。就是那封听说充满恶意的信。”

“你没看过吗?”

“看是看过,只是有些难以置信,所以希望李部长帮我确认一下。”

“是吗。。。”

请允许我短暂陈述一下这封信的内容吧,其实说起来很简单。。

杀死你!杀死你!杀死你!杀死你!杀死你!杀死你!杀死你!杀死你!杀死你!杀死你!杀死你!杀死你!杀死你!杀死你!杀死你!杀死你!杀死你!杀死你!杀死你!杀死你!杀死你!杀死你!杀死你!杀死你!杀死你!杀死你!杀死你!

。。。。。。

然后如此反复循环,听说原来的那封已经被烧掉了,之后还寄了几封,主要都是署名寄给欧阳冰华那位大小姐的。

几百遍‘杀死你!’以红色的笔墨抒写出十分优雅冲动的信,看出来确实是无一不是充满恶意的感觉,真是。。真是。。

就好像是我写的一样。。

哈哈。。当然,是开玩笑的。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