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惊变静变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惊变静变》精彩章节目录_二十面相32小说

惊变静变

作者:二十面相32分类:悬疑小说类型:现实

什么是强大?当机立断,心狠手辣?不卑不亢,宽容一切?亦或是逍遥自在,不问世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富基市,旧城区的一个派出所内,佳倩攥着手中的热茶,眼神朦胧,随着手里升腾的热气,她的意识也即将慢慢的消失。

“喂,陈小姐,清醒点,你还没有把事情都交代完啊。”说话的是一个年轻的警察,他正用着手使劲的敲打着桌子,发出咚咚的声音,把佳倩刚要消逝的精神又拽了回来。这个年轻警察表情严肃,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而他身边坐着一个看起来很老成的男人,应该是他的搭档。相比于他的同伴,那个老警察显得十分的无聊,对待佳倩的态度也很随意,他一边翘着二郎腿,一边手里手中端着热茶,在深深的把一口热茶咽进嘴里后,顺带着一声哎,将残留的热气缓缓的吐出,随后便用手支着下巴,半眯着眼盯着佳倩,等待她的回答。

“真的已经无话可说了,我已经把和他有关的事情都讲了,我怎么会知道他就这么死在了我家里。”说着佳倩用手抚了抚自己的额头把凌乱的头发稍微往后整理了一下。随后她把头低下,擤了擤鼻涕,装作要哭的样子,以此来博得那年轻警察的同情,让他不要再追问了。

可那年轻警察不吃这一套,他可是出了名的做事一板一眼。年轻警察皱起眉毛,用着几乎怒吼的声音逼问到:“你想让我们相信一个陌生男人,与你无瓜无葛去你家,然后被毒死了,最后你还什么都不知道?别开玩笑了,快说,是不是你为了钱,谋财害命。”年轻警察边说边站了起来,要是平常,嫌疑人是男人的话,他一定把人按倒在桌子上询问。

“蔡贤,你冷静点,别那么激动。”一旁的老警察头都没抬一下,仿佛对他搭档都习以为常了,依旧一只手支着下巴,一只手握着茶杯。

听到年轻警察的话,佳倩缓缓抬起了头,睁大了眼睛,对着那老警察投去了疑惑的目光。“毒死了?什么意思,你说他是中毒死的,不是什么心脏疾病发作而死的吗?”

老警察听到佳倩的话后,先是换了一只手挠了挠头,又用一种无奈的语气解释道:“是的,是被毒死的,而且还是剧毒,并且我们还发现死者的手机和随身物品都遗失了,有为财而杀人的可能。换句话说,陈小姐,你有杀人的可能,但您也不要怕,我是不会错怪一个好人的。”

一旁的蔡贤补充道:“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的。”表情上露出了凶恶的表情,让人下意识里觉得他认定佳倩是凶手。

一旁的老警察在听完蔡贤的补充后微微的摇了摇头,心里想“好俗啊”。

但这确实对佳倩一个普通的妇女造成了惊吓。她颤颤微微的又低下了头,此刻她心里充满了恐惧。不知上天为何要如此冷酷的对待她这样女人,她十几年前和自己同龄的男人结了婚,在结婚后她便辞去工作,成为一个家庭主妇,在为丈夫诞下一子后,她以为自己会摆脱前半生的阴影,投入所谓的幸福中。可就如所有故事中的桥段那样,男人事业失败,沉迷酒精之中,喝醉后便对妻子家暴,这样的故事也落到她的身上。在那段时间里,她想过逃跑或者离婚,但她不愿离开怀中孩子,不愿看到儿子和酗酒如命的丈夫在一起。她只能选择忍受,靠着丈夫每天在外面打零工的小钱过活,在她默默的忍受之后,她也仿佛习惯了这一切,每次在丈夫的毒打后,当孩子用稚嫩的小手抱着她的红肿的胳膊时,她会默默的把眼泪擦去,身上伤也不在那么疼了。可老天却没有忘记这个女人,一天夜里,酒精带走了她丈夫的性命。这件事不知对她是好还是坏,她独自一人抱着牙牙学语的儿子奔波在孤单的城市中,所谓的亲戚在很早以前就不复存在了。她一个每天打三份工,只为了儿子在学校能和其他人一起吃饭,毫无疑问她是一个好母亲,而她的孩子也是不辜负她辛劳,在学习上总是名列前茅,再以后便去了国外进修。

想到这里佳倩忍不住失声痛哭,她害怕,害怕在国外的儿子听到自己母亲为了钱而杀人时的表情,可她确确实实什么都没做啊。

对面的老警察看到佳倩哭了,瞪了一眼一旁的搭档后,拿出纸巾递给佳倩。对安慰佳倩道:“陈女士你不要哭,在我们把该问完的问了之后,自然会放你走的,按你说的,你是先在大街上和死者相遇的,然后你们一起回家,打算一起去吃饭,可出了一些小情况没去成,在喝了一杯酒后他就死了,是这样的吧?”老警察把佳倩交代的基本复述了一遍。

“嗯,就是这样,真的没有什么了,我和他什么关系也没有。”佳倩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哎,那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比如说在路上遇到了谁,有没有人跟踪你们?”老警察直了直身子,歪着头询问。

佳倩思来想去,也没有遇到什么人啊,但她还是把有两个小伙子去通知她火灾告诉了老警察。

老警察眼神突然犀利了一下,马上又开始追问,“他们的样貌呢,多高,有没有什么体貌特征。”

“额,当时已经天黑了,有点暗,没看清,他们长的都很普通,我在家附近好像从来没见过他们。”佳倩斜着眼睛,回忆着昨天的晚上的经历,可很快就放弃了,她根本就想不起那两个人。

“那好吧,我们会去调查的,看来您已经把知道的都说了,我送你回去吧,今后要是想起什么请一定和我们联系。”老警察看已经问不出什么了,就起身把佳倩带出了屋子,一边吩咐年轻警察,一边把一张名片给了佳倩。

“谢谢您,不用送我了,我自己回去吧。”佳倩拿走了名片放进包里,她打心底里讨厌这个年轻警察。

等到佳倩出了警局,扑面的微风席卷而来,仿佛要把她脑中痛苦经历吹散。太阳挂在头顶的斜上方,街上人影稀疏,但很惬意,有老人和小孩在等车,也有情侣在欢呼打闹,仿佛昨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没有人死,没有起火。想到这里佳倩不仅微微一笑,自己真是糊涂,每天都人死去了,只是人们不知道而已。

她走在前往搭乘可以回家的公交的车站,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喧嚣可以让人想起一切,也可以让人忘记一切。

突然她看到街对面有一家蛋糕店,蛋糕店的名字用五颜六色的涂鸦涂在窗外的毛玻璃上,而蛋糕店的名字是忠至生前最后提到那个“刻刻里”。

她恍然看了看四周的建筑,原来警局就在东街啊,不过也真是巧这家蛋糕店就在车站旁。她看看了车站的情况,看来她要乘坐那辆公交一时半会不会来,而自己已经从昨天晚上开始到现在什么都没吃,早就已经饿得不行了。想着,她便朝着那家蛋糕店走了过去,她本来也打算以后在去看望忠至的时候给他带去这里的蛋糕的。

等她推开蛋糕店的大门后,门后系好的铃铛响了起来,提醒这家店的主人有客人来了。在听到铃铛响后,从一边展示柜后探出一个脑袋,是一个女孩子,在她看到佳倩后,热烈的迎了过去,对着佳倩说:“欢迎光临,阿姨,您好啊,你想要买点什么啊。”

佳倩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她看起来十几岁的样子,有着头微黄的短发,和她的脸型搭配起来非常的合适,在笑的时候给人一种无法抗拒感觉,身高适中,体型也偏瘦。佳倩被她拉着走进屋子,等她完全进入之后,整个屋子散发着奶油浓烈的香气,周围也摆放着各种蛋糕的展品。

女孩子把她拉到柜台前的椅子上,并给她到了一杯热水,还将一小碟饼干放在佳倩的面前,随后女孩便将这家店老板叫了出来。

出来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两臂肌肉在黑色的套袖下显得粗壮无比,头上稀疏毛发和下巴上的胡子想成鲜明对比。在男人看到佳倩后,脸上马上堆满了微笑,这让人感到非常的滑稽。

“请问女士您想要点什么?”满是肌肉的男人脸上有洋溢齐了笑容,下巴上的胡子也随着说话舒展了开。

“我想要一个一个人吃的蛋糕,普通点就好了。”佳倩小心翼翼的回答道,她本想也用相同的笑容回给对方,可她怎么也没能学会那个微笑,或许那个男人练了很久才能熟练的做到这样吧。

店长思考了一下就对她说:“那么中份的草莓蛋糕怎么样,很适合漂亮的女士。”

“嗯好的,就这吧,谢谢。”佳倩说着点了点头。

店长听了之后对着正在擦拭展柜的女孩喊道:“栀子,去烤一块中份草莓蛋糕。”女孩在听到之后,笑脸洋溢着回了一个收到的奇怪手势后,跑进来了后面的房间。

“真是可爱孩子啊,是您的女儿吗?”佳倩痴痴的看着女孩的身影,心想这女孩真好啊。

店长一边挠了挠稀疏的头发一边不好意思的说:“啊,我不是那孩子的父亲,她的父母现在都不在身边,所以把她托付给我,让我照顾她。”

“哦,是这样啊,对了,还没给您钱呢不好意思啊,请问多少钱?”佳倩觉得自己这样一直问有些没礼貌。

在问好价钱后,佳倩打开自己的手提包,本想用手机快捷支付的,可她却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手机。难道是昨天没带在身上吗,在家了吗?她这样想着,可在这个视手机如命时代竟然还会有人忘带手机,自己也真太马虎了。

只能用现金了。在她摸到自己的钱包时,好像手碰到了什么坚硬锋利的东西,她把手抽出来一看,发现自己的刚才摸到东西的那根手指已经被扎出了一个口子,虽然伤口不大,但鲜血不断向流出。

一旁的店长看到后,马上掏出手帕递给了佳倩,提醒她小心些。佳倩把她的包开口开到最大,借助灯光努力的向内看去,想知道是什么扎到她的手的,可奈何这屋内的灯光有些昏暗,使她无法看清。无奈,她只能先小心翼翼的吧自己的钱包掏了出来,再向里看去,只见一个透明的类似水晶的制品摆在她包内的最下面。

等到她把这个类似水晶的东西轻轻的拿出后,她不禁惊讶为这东西的精致而感叹,这块“水晶”直径五厘米左右,前后上下对称,看似由四根粗细一样的十字长条交叉而成,可仔细观看后,却能看穿它浑然天成的一体的。八个角锋利无比,其中一上还带着鲜红的血液,整体却透明无比,最惊奇是灯光从上面照下来,大部分都会汇集到“水晶”下面中心的一点。

“哇,挺精细的东西啊,您先生送您的?可这玩意是什么作用啊,不像是配饰啊。”一旁观看的店长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小玩意。

“啊?不是啊,我也不知道这东西是哪来的,好奇怪啊。”佳倩在听到店长的声音后,目光才从那个水晶上稍微离开了一些,以前听别人说,女人对珠宝的喜爱是天生的,她从来不信,在她见到这个“水晶”后,她才知道那句话不是空穴来风。

佳倩在把那个水晶收起来后,打开钱包终于准备付钱给店长,但等她打开钱包后,她惊异的发现钱包里的钱不对劲。如果平常少了钱的话,还可能是因为自己花了,忘记了,或者是丢了,可这一次,钱却明明是多了,而且多了太多,整整多了几十张红票子。

她又翻看了一遍,一共7800,全部是百元大钞,就连之前她钱包里原有的几块,几十块的零钱都全部变成了百元大钞。

一旁的店长看着眼前女人的奇怪举动,眼中多了一丝谨慎,而佳倩则是以为他不耐烦了,便心里先不去想,给个店长一张一百元。

店长拿着那张钱放到了一旁的验钞机内,钞票顺利的经过了验钞机的检验,一旁的佳倩看到,舒了一口气,她本来还害怕这钱是假的呢。可她没看到的是店长在看到钞票在验钞机上面所摆的灯下照耀出文字后的一瞬间面部上的变化。

在店长找完佳倩零钱后,走进来了里面的房间,好像对女孩说着:“快点,做完没啊,客人都给钱了。”只听见女孩说:“好的,马上就做完了,您先出去吧。”随后店长一个人走了出来不好意思的对佳倩说:“实在不好意思,她手生,做的有点慢。”

“没关系,我有时间的。”佳倩边说,边想着,自己之后要去哪呢,家里刚死了人,自己真的不敢一个人回家了,可自己在这座城市又没有朋友,真是没有办法啊。她低着头,在为自己将来的打算做着计划,可一阵香气把她头轻轻的抬了起来。

女孩的蛋糕已经做完了,她正端着蛋糕小心翼翼的走出门口,生怕刚刚做完的蛋糕会不小心损坏,眼睛时刻不离的盯着手里的盘子,直到把蛋糕放到桌子上。

佳倩看着手中被切好的一小块蛋糕,在诱人的香气下忍不住的吃了起来。不一会,在她周围混杂轻柔的音乐和女孩醉人的声音,她缓缓的昏睡在蛋糕店的椅子上。

等到她醒来,周围的一切全都变了样,没有了和谐的灯光和音乐,取而代之是黑洞洞的墙壁,在她俩侧是一眼看不到头的隧道,而她坐在椅子上,虽然手脚没有被绑住,但却丝毫不能动弹,她惊恐的抖动着身体,想要换取一点点的反应,可就如一开始,任凭她怎么做,僵硬的身体就是无法动弹。

“别闹了,没用的,只是一点点肌肉松弛剂而已。”从左侧黑暗的隧道里走出一个男人,正是那个店长。这时店长的脸上没有了笑容,反而充满了冷漠和残酷。店长接着说:“女士,请问这个东西,你是怎么得来的,还有你包里的钱,不可能是你的工资吧。”店长冷冷的问出来问题,手里拿着那个“水晶”,他下巴上的胡子依旧随着说话而抖动,可现在,在黑暗和面部的表情下衬托,绝不再是滑稽了,而是冷血。

“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求求你放过我吧,你们不要再问我了,呜呜呜”佳倩在也受不了别人问她发生了什么,她一下哭了出来,想要把这几天的委屈的宣泄而出,她真想自己没有遇到忠至,自己也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

一旁的男人看着眼前嚎啕大哭的女人,眼神里没有一丝怜悯,反而觉得不耐烦,用冷冷的语气说:“既然你不想说,那么只好我动手逼你说了,做我们情报这一行的,最擅长的就是让人说话。”说着就打算上前对佳倩做些什么。

突然隧道里传来了女孩的声音“店长不好了,有人来了,好像是警察。”

“警察?警察怎么会来,他们有几个人?”

“不清楚,你快来吧。”女孩在说完后,便听到了关门的声音。而店长在看来一眼佳倩后,就也消失在了黑暗中,只听到又一声铁门重重的关闭声。

佳倩则是再次昏迷了过去,等到她再次醒来,眼前的一切又再次变换了,这次她出现在了一个类似公园的地方,周围是树林和小河,她缓缓的站起身来,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可以随着自己的意识而控制了,她环顾四周,微凉的秋风席卷着落叶在空中飞舞,就连林子也随着自己摇摆,周围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梦幻。“您醒了?”声音从佳倩的身后传来,发现身后的树下坐着一个人,是一个男人,正背对着她。

“那么就来讲故事吧。”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