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南宁文学网 > 小说库 > 亲爱的狂想家

更新时间:2020年03月31日

《亲爱的狂想家》精彩章节目录_第五审判长小说在线阅读

亲爱的狂想家

作者:第五审判长分类:玄幻小说类型:战争

在一个类似二战欧洲的异世界,凯撒威帝国14岁作曲家海帝为了“赎罪”自愿参军打仗,希望以英勇战死的方式离开世界。虽然拥有王牌的战斗天赋,她却因在前线的懦弱沦为了逃兵。不就凯撒威战败解体,变为风云莫测的乱世。 但这却改变了这位逃兵本为“死刑”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阿路卡疾步穿过一系列的双木门,身后照常尾随着护卫艾贝塔。好几分钟后,他终于走到了会议室。他对拥有如此宏伟的皇宫毫无怨言,只不过是自从开战,几年以来每天他都在各个望不到尽头地走廊里来回奔波,说实在,他很惊讶自己的腿没有跑断。

门前的侍卫向他行了礼,然后齐齐拉开门。

克鲁提奥大帝—他的父王的会议室是一个色调奇幻的房间。一进门就能看到对面墙上壁炉中的熊熊烈火,好像一只静静等待着吞噬猎物的猛兽。地面铺满的是黑色的大理石,而墙上的瓷砖则是烤制成了带着裂痕的水晶紫。

木门在阿路卡身后闷闷地关上。借助昏暗的灯光,阿路卡绕过壁炉隔壁的屏风然后走向后面的房间。几乎全部人都已经到齐了,正在不耐烦地抽着雪茄等待着迟到的皇子。阿路卡一声不吭地走到自己在大理石会议桌旁的座位,屏着呼吸坐下。会议室里夹杂沉闷的烟雾味让他有点反胃。

“我们已经不等你开始了。” 从桌子尽头传来一个沙哑但又高贵的声音。

阿路卡闻声看去,看到母后满脸愠怒地坐在父王右侧的座位上。她的着装过于隆重,裙子是由素净的象牙白丝绸制成,上面绣上了雅致的银花纹。这让她在一群灰黑的政客面前鹤立鸡群。阿路卡感到有点惊讶,怎么从来不过问军事的母亲会来参加今天的会议。

看到阿路卡脸上的疑问,克鲁提奥大帝不悦地命令他先坐下。

“别担心,你没有错过太多,陛下。” 坐在对面的普拉克倾身说道。“我们只是粗略的讲了一下最近的战况。”

阿路卡只是疲惫地点着头。这场会议本应该在两周前的晚上开,但是不知为什么,父王硬生生是把时间延到了上周晚上。然而上周父王的心情简直是糟糕到了极点,就连身为最受宠长子的阿路卡都不敢提起考虑投降的事。今晚能说成吗?

“之前我已经向各位大人汇报并且讲解了一下我国的近期战况。” 宰相普拉克整理着手中的文件。“各个战场的战况依旧不乐观。南部的大规模包围歼灭作战计划被参谋部投票否决了,寂静地带前线又向前推进了6公里,但是损失惨重,目前我军正在火速给前线调派增援。最后要说的就是,北部敌军的登陆都未成功,而现在参谋部有一个新的提议。”

在这里普拉克稍作停顿,面容僵硬地迅速看了一眼大帝和皇后。

“参谋部认为如果能借助于雷勒斯群岛帝国,也就是,弗拉德卡皇后的国家。。。”

“不行,这个绝对不允许。” 还没等宰相说完,皇后就干脆地拍了一下桌子。

“别无理取闹,弗拉德卡!” 大帝小声地呵斥道。

“我无理取闹?” 皇后冷静地厉声回应,高高的颧骨让她显得格外的有威胁感。

“你至少把宰相的话听完。每次我一和你提起这件事你就转身走开了。你至少听完再说。” 大帝沉着嗓音,尽量掩饰声音中的怒火。天知道他和母亲私底下为这件事争吵了多久了。估计父王也是真的没办法了才把皇后扯到众臣面前来,希望能借助人多的压力让她服从。

可是阿路卡心里直觉得这是愚蠢的一举。让众臣知道他们有一个不同心的皇后可不是一个好主意。

弗拉德卡皇后不再出声,只是满脸鄙夷地插起双臂,向椅背上靠去,挑起一根细细修理过的眉毛来示意普拉克继续。

普拉克会心地点点头。“参谋部想借助贵国,” 她向着面不改色的皇后稍稍低头致意。“借助贵国海军力量来完成对塞涅斯国的打击。之前我已经提到了,以塞涅斯国为首的敌盟军在凯撒威帝国北方的登陆至今还没成功。但是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我们是陆空强国,但是在航海能力上相较来说较为薄弱。现在来说,想要不明显削弱其他战线的海军力量来进攻塞涅斯国,是不可能的。”

“所以在座各位想将我的国家也卷入这场看不到尽头的大战中。” 皇后淡淡地说道。

“皇后陛下,您不得不承认,贵国的地理位置对于我们来说很有益。她正好处于凯撒威帝国和塞涅斯国中间的海域上。从凯撒威攻去塞涅斯需要长时间的海上行军,这是会从一定程度上削弱我们的战斗力量的,况且算入在海上遇到遭遇战的可能性,我们要攻到塞涅斯国的消耗极大并且时间很长。

但是,如果我们能够和贵国在战事上结盟的话,那么参谋部的想法是借助贵国的瓜雅岛为中转站,联合贵国海军完成登陆作战。贵国的登陆艇不仅能够运输步兵,也可以运送重型装备。这样,一旦上岸,我们就可以展开攻势最大限度的用兵力攻打敌军机场。一旦这项作战完成了,我们就会立刻送入战斗机和轰炸机来掩护我们登陆的主力。

这个作战方式用时很短,这样敌人海军没法在一定时间干预。这样也有奇袭的效果,因为贵国一直没有参战,所以敌国无从预想我们能在短时间内登陆。”

说完,普拉克拿起手边的咖啡杯喝了一口。

阿路卡听完粗略的作战计划也觉得这个方案很可行。这段时间他一直忙着处理东面与撕拉汗人的战场,居然没听说参谋部制定出了对付塞涅斯国的作战计划。如果有空余的时间,他还挺想去读读详细的方案。

“听起来是挺不错的一个计划。” 皇后终于开口了,脸上微显赞许。“但是,你忘了一点,为什么我要把我国无辜的臣民拖入一场战争。”

大帝的脸瞬间僵住了,好像冻上了一层霜一样。

“凯撒威也是你的国家,弗拉德卡。”

“凯撒威是你的国家,亲爱的。” 皇后用无奈的眼神看着大帝。“你愿意为她付出一切,什么都做。我对于我的国家也是。” 她斜靠着椅子的手柄说道。

“那么你就能理解这次作战对于我和我的国家的意义吧?” 大帝的目光变得阴沉。“我们都是君王。我们都有对于自己国家人民的义务。但是你有没有考虑过阿路卡?”

听到自己的名字被提起,阿路卡抬起了头,望向父王。

“你有想过我们的儿子吗?弗拉德卡。” 大帝用粗而有力的手指点着阿路卡。“他是我们两个国家的继承人。在我们百年以后,两个国家将在他的统治下终于二合为一。你想他继承到的国家缺失了一半吗?这就是你不愿出兵援助我们的结果了。”

皇后垂下眼帘,嘴唇几乎察觉不到地颤抖了一下。

“如果攻下了塞涅斯国,那么这对于我们来说是扭转战场局势的机会。”

“但是没有任何人能保证攻得下塞涅斯。”

“我能。” 大帝一口咬定。“你知道凯撒威帝国军的力量的。全世界最精锐的军事人才都聚集在我们这儿了。”

“但是你的军人们都累了。” 皇后重新目光坚定地抬起头,一副身不由己的神情。“我不怀疑如果你们一鼓作气就能成功登陆。可是登陆以后怎么办?”

“向里推进,纵深发展。这和我军在‘寂静地带’前线的计划基本一样。推进到指定的地点后,从敌人机场起飞,轰炸内陆。不过‘寂静地’带那里拿下后我们还得分散一部分军力从后方包抄东南部的多个战场。”

“但是你们在‘寂静地带’的作战至今都还没成功。我听说,每推进一公里,就要付出5000人左右的代价。” 皇后从椅子里直起身,一手抚着心。“你回答我,一个君王对着另一个君王,你觉得我能为了一个可能成功的作战放弃掉雷勒斯群岛帝国一直以来保持的中立立场吗?”

大帝张着嘴,一下子无言以对。

“我知道雷勒斯帝国的地理优势。但是打仗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特别是现在这场大战。” 看到丈夫窘迫的面色,皇后的态度稍微缓和了点。

“这我也知道。。。”

“你从来没让我出席过讨论战事的会议,但是我不是一点军事意识都没有的人。” 皇后舔了一下嘴唇,食指快速的敲着大理石桌面。“这场大战不是一两个战役的事儿。一旦雷勒斯帝国宣布参战,那么协助你们登陆后,我们还要面对其他国家的进攻。这个世界上不会只有你们意识到了雷勒斯的地理优势。” 皇后停下来换了一口气,然后继续说道。“一旦意识到后,人人都会想攻占我们,用我们的岛屿来做不同国家之间的跳板。很抱歉,亲爱的,我真的不能拿我的臣民和国土来冒这样的险。”

“你认真听着,弗拉德卡。”大帝在位置上挪动了一下,一个拳头砸在桌面上。

“我说了,很抱歉,亲爱的。” 皇后一字一顿的说,将椅子推后一手扶着纤细的腰站了起来。她故意瞪大名贵猫咪似的眼睛,默默的用目光警示大帝不要再吵了。然后她将脸转向阿路卡,带着歉意地点了一下头,接着重新满脸冷漠地扫视在座的众臣。“我先告辞了,各位大人。”

她拂袖而去,白色的裙摆在身后波浪般的鼓动着。就在她快消失在屏风后面时,她一手把住转角,优雅地回过头来。

“或许是时候你们考虑一下非战争的解决方法了。”

大帝咬牙切齿的看着这个是自己妻子的女人,指甲狠狠地抓着桌面。阿路卡也心灰意冷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哦,不。是母后。在母亲和父亲看来,雷勒斯和凯撒威是两个国家。但是对于自己来说,两个都有一天将成为自己的江山。而现在在两个江山中必须割舍。这让他的心里很是滴着血的疼。要肩负国家的他虽然能够与母后的不情愿产生共鸣,但是在他心里最隐秘的一个角落里,他恨透了不愿出手援助凯撒威的妈妈。

他不知道让雷勒斯参展来援助凯撒威帝国是不是正确的行动。这一点只有上天能预知。但是阿路卡宁可原谅这是一个错误的决策,也不愿原谅无所作为这一决定。因为如果就这样拖下去,除非有奇迹的出现,不然只有一条路可走。

“你会考虑非战争的解决方案吗?父王。” 阿路卡忍住胸腔的阵阵悲愤,低声问道。

大帝不作回应,只是好像浑身瘫软地坐回了椅子上,右手遮住额头。

“父王?” 阿路卡谨慎地试探。

“我们暂时还不需要。” 克鲁提奥大帝的态度变得温和。“我们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但是我们也不应等到山穷水尽时才想办法。”

“这一点我同意,陛下。” 其中一位大臣赞通道。

“你是在羞辱帝国吗?” 另一位贵族领袖挑衅地说道。

“仗不是这样打的!不是你们什么嘴皮子动动就能决出胜负的。”

很快周围的大臣就开吵了。

这完全和之前参谋部的嘴皮战一样,就差扔橘子皮了。

“大人!”

吵声继续。

“我的大人们!!” 普拉克强劲的声音刺破了男人的争吵。“我赞成你们说的,打仗靠的就是蛮劲和实力。但是古罗马诗人贺拉斯说过,‘失去智慧的蛮力将不堪自身之重负。’”

满桌的大臣和贵族停下来,歪着眼睛听宰相发话。

“我不用说,要拼蛮力,帝国是无敌的。但是经过真么多年了。我们的祖国累了。她真的疲惫了。” 普拉克动情地说道。“其实我知道大家心里是明白这场战争我们是很难挽回优势的。我很心痛。我也知道你们心痛。但是这就是事实。”

阿路卡只是盯着面前空掉了的杯子。力量不可能永在帝国的这一方。他握紧了拳头,想捏碎心中这种对国家爱莫能助的感觉。

“在这很沉重的时间里,我想提议大家,回忆一下我们开战的初衷。” 普拉克熟练地操起了自己平时演讲的腔调,一只拳头摁在胸前。“为了更多的生存空间。为了防止帝国受到某些国家的侵犯。这些,这些全部都是政治目的。

我们将战争当作达成政治目的的利剑来挥舞。那么既然我们已经再也无法将我们的意愿强加给敌人,那么我们就回归原点,利用政治的谈判来让大家全都收刀回鞘。大家看,这样子不妨是我们战斗的一个后备计划。如果近期内我们还是无法取得突破的话,这样我们就能尽快减少牺牲和消耗。如果等到山穷水尽的时候才考虑这一点,那么我们的位置就很是被动了。”

“你是怎么看的,阿路卡?” 克鲁提奥大帝突然将问题导向沉默不语的皇子。

阿路卡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小心地措辞道,“我认为先与他国沟通好条件会是一个好的计划B。如果我们真的无法挽回战势,那么也就没有必要牺牲更多的士兵,趁早结束战争。”

“你是感到内疚了吗?” 大帝有意而言之地问道,头向下沉了一点。

“我心痛每一位爱过勇士的离去。”

阿路卡抬起头,幽绿色的眼睛在灯光昏暗的空间里显得格外的犷野。像野外暗夜中动物的眼睛一样。

“我心痛每一位为国捐躯的勇士的逝去。但是,不,身为皇子的我不感到内疚,父王。我是皇子,是这个国家未来的根基,战士们为我和我的家族赴汤蹈火是理所当然的。但同时,士兵的性命也不是一文不值的物品,我不喜欢无谓的牺牲。”

“你是在暗示我们现在是在做无谓的事情,是想说这场战争是无谓的吗?”

大帝的自尊心猛兽般的觉醒了。看来不小心说道痛处了,阿路卡暗暗的埋怨自己。说实在,他不认为在场的任何一个人还真正的记得当初为何开战了。

“这场战争是意义重大的,陛下。” 看到词穷的皇子,宰相立刻替他开脱。“可是现在已经9年了,我们也看到了帝国实力的逐步衰弱。现在这一场战争的轮子已经是停不下来的了,但是我们战胜的几率很小,我们现在只是在用我们士兵的鲜血和性命,来延缓不可扭转的结局。”

她用深邃的黑眸子看着克鲁提奥大帝,此时的大帝表情黯然得好像在参加葬礼。

“父王?” 阿路卡看到父亲不予回应,有点担心地试问道。

但是普拉克举起手,瞥了阿路卡一眼,示意他先不要打扰大帝的沉思。

许久,克鲁提奥大帝好像终于复苏一样的深吸一口气。

“现在他国开除的条件是什么?”

“有几个大国还是顽固的要求无条件投降。但是我一直与比较中立的几个国家领袖在沟通,有条件的投降还是有很大希望的。” 普拉克的脸恢复了以往的干练,之前为了调动氛围的情感现在蒸发到了九霄云外。

“嗯。” 大帝从喉咙深处咕哝了一声。“继续谈判吧,尽量争取。但是不到那一天,我们坚决不走那条路。”

“是的,陛下。” 普拉克点点头,用力摁熄手上夹着的雪茄。“我也期待了帝国会作出顽强的抵抗的。”

“那今天先到这儿吧!” 大帝有点羞愧地瞄了阿路卡一眼,然后靠回椅子上。等着面前的众臣和贵族行礼然后告辞。

阿路卡坐在原位上。周围的人一个一个的离开了。而这两父子就在沉默之中坐着。他们不说话,也无需说话。人类世界上没有任何的词语可以真正确切的描绘出此时他们内心的沉痛和羞辱。不过也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切身的明白一个君王知道自己要输了时候的心凉。因为他们失去的不仅是金钱,土地,人民。更是一个国家。他忽然很不明白为何天空是蓝色的。人们一直说蓝色,是和平,是美好的色调。但是这个失常的世界配不起这种光彩。

仍然沉静着,皇子别过头去看看父亲。此时的大帝还是泰然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并没有因为刚才的会议而丢失任何的威严。但是细细看去,阿路卡忽然觉得,父亲的面容好似老了一个世纪。

下一话: 出征,通向漆黑的门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