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时光相伴不相离 >

三流作家的灵异事件簿 逃离_徐汐武小说

时间:2020年09月07日编辑:杨子浩

坐在店里,盯着窗外,无所事事地等着雪停下来。一杯咖啡接着一杯咖啡地喝着。速溶咖啡罢了,并不消耗几个钱。“很有可能,你的天赋很适合魔法学习...

《三流作家的灵异事件簿》 逃离 免费试读

雪还在飘着。

现在已经是下午7点了。

坐在店里,盯着窗外,无所事事地等着雪停下来。

一杯咖啡接着一杯咖啡地喝着。速溶咖啡罢了,并不消耗几个钱。

“很有可能,你的天赋很适合魔法学习啊。”

一只趴在窗口看着雪的中土的王,摸着自己的下巴评价着我。

我没有回应他的话,等着他解释他的“话中话”给我听。

只是他就像是在等我问他一样,沉默着,趴在窗台上,看着这场从中午开始就没有停过的雪。

从窗户往下看,地上的积雪已经有了薄薄的一层了,具体的厚度虽然不知道。

我等着他,他等着我。两个人就相识是在比较耐心一般。

“魔法这种东西,来源无非两种。”

说话的人是白华,他又是拿着两杯新冲好的速溶咖啡放在了我们的面前,然后又走回他的柜台边。

“一种来自于我们的身体内,是我们的精力。另一种来自我们身处的环境,是环境中分散着的我们看不到的另一种力。”

“外在的力,一般非魔法师的人是无法引用的。因此,这个魔法动用的是你内在的力。不过对于一般的不会魔法的人来说,也就是你,你的‘精力’和我们的‘精力’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你的精力,是集中力,是体力,是毅力。魔法师们的精力,用很多小说中常用的词语的话,应该叫做‘魔力’。不过呢,即便是一般人的体内也是有魔力的。一般人的魔力是储存在生命力里面的。”

“所以才要我三年的寿命吗?”

我插话道。

“我这还真是在用生命来做死呢。”

我自嘲着。

“这个魔法,我并不能保证它能成功的。”

和我比拼耐心的人说话了。

“改变天象的事情,至少在我们这一辈,没有魔法师去做过。更别说要这样做的只是一个平凡的人,而不是一个魔法师。”

我刚想开口说话,他又开始说了。

“所以这次我们没有打算收取代价。这样的经历,足够写进我们的研究笔记。另外的几个王也是很羡慕的,我也算是赢了一阵。”

他刚说完便被白华瞪了一眼。

“抱歉,我会付罚金的。”他说着,用手指敲了几下窗子。

“只是,感觉这场雪下的有一点夸张呢。”

白华没有在罚金的问题上纠缠,而是依着柜台,和我们一样看着外面。

“也不算很大吧,”我说道:“在温哥华,暴雪我还是见过很多次的。”

“不,这个不一样。这个不是自然现象,嗯,这样说感觉好奇怪。 Absolutely not something might occur under any circumstances(绝对不是任何情况下会发生的)。And it is not literally artificial(也不能完全算是人为)。用中文表达不清,实在抱歉。”

“对于魔法来说,这场雪,持续的时间有一点太久了。简直就不像是魔法。”接过他的话头,白华补充着。“这也确实挺出乎我的意料的。”白华说着,很认真地点着头。“这个气势的雪,看来要没有一两天应该不会停了。和你相比更加一般的话,大概至少要付出十多年的生命才能换来这样的一场大雪。”

“会有这么夸张?”他的话让我不禁开始冒冷汗了。

我是在害怕什么,还是在担心什么?

“就是这么夸张。虽然给协会提交过报告了,但是这个样子看起来,协会一定不会相信那种报告的。这么夸张的雪,估计他们会以为我们拿了好几个人做试验吧。”白华说着,用一支圆珠笔指着我。“人才对于我们来说可是比一两架飞机还要有价值。不仅仅是经济价值。不过如果内他们知道了真实情况的话,应该更加不会善罢甘休的。”

白华停了停,左手食指不停地戳着自己的太阳穴。

难道他在想一个例子。

“有了。”

白华说道:“比如说啊,我说的是比如。如果某个地区的农作物,就差你这么一场雪第二年就能丰收。你觉得会有多大的价值?”

这就像是一条微观经济学的题目。我立即思考了起来。

“能保证一个地方的粮食的产量,撇开上缴的和作为商品出售的不说,剩下的多的话,能够选出更加的好的种子,能让第二年更佳好的收成。另外还能让农民吃好吃饱。从另一方面来看,更多的粮食就意味着粮价的变动能够让更多地人买的起。也算是变相地救了很多人一命。”中土的王对白华的例子做着进一步的解释。

“就是这么一回事。”

白华眨了眨眼,做了一个“Bingo”的口型。

“单单是一个人三年的寿命,就能换来这种程度的利益。会成为一个非常有争议性的课题的。”

“不过听起来不像是什么好事。”

虽然听起来应该是好事吧,但是我总觉得有什么变扭。

“当然不会是好事,对于你来说。”白华拿过柜台上的黄色便条在手里玩着。“你想想,如果变成课题的话,是不是要做实验?”

“是。”我回答道。

“那么用谁来作实验?”白华继续发问。

感觉越来越不对了。

“我?”我问道。

“没错。还有什么人能比你这个成功降过一次雪的人更加合适?”

白华一边说着,一边用黄色的便签折起了纸飞机。

“又摊上了不得了的事情了。”我趴到了桌上,像是树赖一般的抱着桌子。

这回又该怎么办?

“现在你还有一个办法。”

白华说着把纸飞机扔了过来。

纸飞机差劲了我的头发。

“所罗门的小姑娘给你发来了邀请,请你去她那里做客几天。她有事情要你帮忙。”白华说道:“不过那不是你的真正目的。你要趁这个机会在那边学一些魔法,这样无论是作为入门的魔法师还是作为所罗门的门徒,协会都很难对你再做些什么了。”

让我去学魔法?

我也能成为魔法师?

我跳了起来。

“我去。”

“这边的事情你就放心吧,不会有什么问题的。”白华这么说着。

这边?

这边我仍然还有一些操心的,只有那个义理上的妹妹还有我自己的母亲了。

“Journey ends in lovers meeting(与爱人相遇之时,旅途终止).”

白华很莫名其妙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只知道这是莎士比亚的一句诗。

无喜无忧

时光相伴不相离

作者:无喜无忧类型:青春小说状态:连载中

    不仅李平帆开始抱怨起来,朱子豪和刘明迅二人也开始抱怨起来。    刘明迅托着腮说“唉,我们这些住校的赶回家还得花些时间,又来了这么多作业,烦人。”    朱子豪也跟着一起说道“没办法喽,看来我要找人借鉴一下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