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佛系总裁:爱妻非撩不可 >

佛系总裁:爱妻非撩不可 第六十章 停歇_小鬼难磨

时间:2020年07月15日编辑:超时空

    身处在不同的城市,在安静的夜晚,同样的安眠,在不一样的天空下,他们又能有何交集呢?既然没有任何交集,那么便各自安好吧。甄华从酒店房间醒来,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地披上浴袍,走到阳台上,点燃了一根香烟。现在什么时间也不在意,现在身处何处也不在意,天大地大,也大不过早上起床这根香烟,所以他趴在了阳台的扶手上,一根香烟燃尽,叹了一口气,才回到床上,打开电视,也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闲来无事便又点燃了一根香烟。    掐灭了这根烟之后,甄华才想起来,自己似乎需要确定一下位置了,他到现在还是一副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的模样,就连自己身处何处都不知晓,于是他拿出了手机,确定了自己的定位,才发现自己似乎来错了地方,这一次的感觉貌似出错了,因为这地方甄华从未来过,而且甄华也是最为讨厌这种地方的,因为人潮拥挤是甄华最厌恶的。    他到了哪里?也许这是许多人都甚是喜欢的旅游胜地,但这偏偏不是甄华愿意来的地方,这里是丽江,是华夏的旅游圣地,是古代“南方丝绸之路”和“茶马古道”的重要通道。...

《佛系总裁:爱妻非撩不可》 第六十章 停歇 免费试读

或许没有人能够完全明白她的感受吧,所以她也拿起了自己一直以来最反感的香烟,也许这也是一种缅怀甄华的方式吧,只不过并没有任何作用,在香烟和红酒的催化下,才勉强进入睡眠。可想而知,即便是病态的心理暗示,依旧无法磨灭最真实的心理反应,哪怕心中已然抹去了苦涩,但是那股苦涩穿透了大脑,直击心灵,便是没有了悲伤的情绪,身体却已经是有了悲伤的反应。

不过第二天醒来,谁又会理会她是入眠的呢?那怕是最贴心的助理也不会关心这样的问题,也许只有甄华才会询问吧。不过甄华又何尝不是与她一样,睡相极其难看,甚至由于太过疲惫,甄华的口水流了一床,而且没有人在意他,身处在陌生之地,更没有人关心他的死活,而且他也确实快要死了,也就没有必要了。

身处在不同的城市,在安静的夜晚,同样的安眠,在不一样的天空下,他们又能有何交集呢?既然没有任何交集,那么便各自安好吧。甄华从酒店房间醒来,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地披上浴袍,走到阳台上,点燃了一根香烟。现在什么时间也不在意,现在身处何处也不在意,天大地大,也大不过早上起床这根香烟,所以他趴在了阳台的扶手上,一根香烟燃尽,叹了一口气,才回到床上,打开电视,也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闲来无事便又点燃了一根香烟。

掐灭了这根烟之后,甄华才想起来,自己似乎需要确定一下位置了,他到现在还是一副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的模样,就连自己身处何处都不知晓,于是他拿出了手机,确定了自己的定位,才发现自己似乎来错了地方,这一次的感觉貌似出错了,因为这地方甄华从未来过,而且甄华也是最为讨厌这种地方的,因为人潮拥挤是甄华最厌恶的。

他到了哪里?也许这是许多人都甚是喜欢的旅游胜地,但这偏偏不是甄华愿意来的地方,这里是丽江,是华夏的旅游圣地,是古代“南方丝绸之路”和“茶马古道”的重要通道。

有关丽江,甄华还是颇有了解,“丽江”一名,始于元朝至元十三年(1276年)设置行政区丽江路。《元史·地理志》说:“路因江名。”就“丽江”地名的由来最早起源于金沙江的别称“丽水”。《云南通志》:“江名丽水,源出吐蕃界,共龙川犁牛石下,本名犁水,讹犁为丽。”金沙江源于青藏高原犁牛石,而称犁水,后因犁、丽声音相近而异写为丽水、丽江。

可是甄华却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到这里,这可不是甄华愿意来的地方,先不说这里人潮拥挤,不甚讨喜,单论这里的地理位置,就不适合甄华,地势西北高而东南低,最高点玉龙雪山主峰,海拔5596米,最低点华坪县石龙坝乡塘坝河口,海拔1015米,最大高差4581米。

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位置,应该没有进入古镇,否则他看不到这种城市的喧嚣,想必还在市区吧,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如今是旅游淡季,应该还是没有那种人山人海的场面吧。当然,他本也不想久呆,因为没有任何意义,他的旅程本就不是寻常的游山玩水,哪怕是到了旅游的圣地,他也没有心情游山玩水,他想做的,是找寻曾经的感觉,故地重游,可是这里并没有任何回忆,他又何必在此停留呢?也就当做自己暂时歇脚的一处地方吧,并不需要多加留恋。

所以他准备离开了,这可是高原,他从来没有在高原生活过,身体已经出现了一些反应,只不过并不明显而已,他应该要离开的,他不属于这里,只不过是一个歇脚的地方,这便打算退房离开了。可是很不巧的是,他现在走不了,而且这一段时间,他可能都走不了了,因为刚出酒店,他就发现,自己的车不见了,昨晚来得匆忙,将车停靠在路边上,也就没有理会了,今早自己的车却是不见了踪影,他无奈之下也只能选择报警了,而一旦有警察介入,他需要待在丽江的时间可就长了,这一两天必然是走不开了,况且没有代步的工具,他也确实懒得重新买一辆车,或者选择火车或是飞机的方式离开,因为那样的行程便好似确定了目的地,没有任何的惊喜和意外,他已经是将死之人了,不愿再那般平淡了。

甄华被请到了警局,做了简单的笔录,也只能回去等消息了,可是他的房间已经退了,他提着行李又能去哪呢?既然要呆在丽江,自然是进入古镇了,古镇里终归是有一股古朴典雅的气息,适合沉静自己躁动的心,只是之前没有这种想法,而现在既然不得不在这里待几天,那也就进古镇了,找了一家闲适安逸的客栈,便也住下了。

在闹市的繁华,总想让自己远离世俗的喧嚣.每一段经历,每一次落泪,每一次痛苦的挣扎,又可以留下些什么痕迹?不知道,或许我们都只是红尘中的一粒沙,每日的奔波忙碌,为的只是寻找心中的一方净土,而这里也许就是。谁能明白一个将死之人的急躁?正是因为他的时间并不充裕了,所以他变得异常的暴躁,哪有什么看开死亡?当得知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之后,他又怎么可能静得下心来?匆忙的奔波,似乎也没有任何目的,若是要论目的,也是那般的虚无缥缈,所以他确实需要一处闲适的地方静下来了。

心情的狂躁已经令他的思维出现了问题,现在的甄华可没有往日里半分的冷静与沉着,不知从何时开始,他开始变了,变得异常情绪化,也许就是从得知自己的病症的那时候便开始了吧,原本的他,是多么理性的一个人,可是现如今因为对死亡的恐惧,他的思维已经被扰乱了。所以他需要这么一个清净之地,疗养自己的心性,他也不希望自己最后的时光是这样急躁的度过。

一处安静的院子,由于是旅游淡季,整个院子只有甄华一个住客,老板招呼也算热情,但是甄华喜欢清净,也便没有与老板寒暄,独自一人在院子的长椅上吸烟,看着寂静的院落,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似乎只有无尽的迷茫。

有时候,我们感觉走到了尽头,其实只是心走到了尽头。再深的绝望,都是一个过程,总有结束的时候,回避始终不是办法。鼓起勇气昂然向前,或许机遇就在下一秒。几米说过,我总是在最深的绝望里,看见最美的风景。甄华已经身处黑暗了,可是他所闻所见,尽是光明,这便是福分吧。

人生总有迷茫的时候,也总有低谷的时候,也总有那些乌云遮天,同样也总有那些越不过似的坎,可是这都算是庆幸,因为每到此时,都代表着仍有未来,人生仍在继续,可是甄华却并非如此,他的人生已经快要走到终点了,他需要做什么?没有人知道,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也许就这样,在一处安静的院落里,吸着烟,眺望着高原的天空,似乎也别有一番意境。

有时候甄华甚至一度迷失了自我,迷糊了自己是谁,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处欲往何方。这时倒也不错,起码他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他在吸烟,仅此而已,他将要做什么?不知道,也许只是静静地等着,等待警方的调查,若是可以追回自己的车,自然是最好,即便不能,那也不过是重新买一辆车,继续上路而已,不过这几天确实可以在这闲适安逸的古镇里,安安静静的修养几天。

客栈老板是一个瘦瘦高高的中年人,戴着厚重的黑框眼镜,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众人都叫他“蛇哥”,倒是与他的外表有些出入,不过甄华便也这么叫着了,往后还要住一段时间,甄华订了一周的房间,这是他给自己留在丽江的时间。

只是蛇哥看着他,也甚是怪异,来到丽江,也不出门,各处风景区也不打听,只是单纯的坐在院子里抽着烟,也不和年轻人一样把玩着手机,就这么呆呆地坐着,感觉极其怪异,但又是一副生人莫近的样子,于是蛇哥也只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做着自己的事情,时不时看一眼院子里的甄华,却始终没有见甄华移动过,不多时便已经到了傍晚。

天色渐渐暗了,甄华却丝毫没有察觉,就呆呆地坐在院子里的长椅上,一根烟接着一根烟抽着,时间的流逝浑然不知,难得有这样的一份清闲,忘却忙碌,让心境变得水一样透明,推开岁月的窗,静静观赏逝去的流年,在悄然回眸中,梳理自己杂乱的思绪,尘世中那些明媚或忧伤的念想,也便在流年的滴答声中慢慢沁暖。

生活就是这样,有点忙,有点烦,有点苦,有点累,也会有点喜,有点甜,有点闲,有点小幸福。生活总是喜忧参半,任何事情,都有它的两面性,祸福之间没有绝对的界限,于是乎,便在这小小的院落之中,宁心静气,迎接不知是否还有的明天吧。

小鬼难磨

佛系总裁:爱妻非撩不可

作者:小鬼难磨类型:总裁小说状态:连载中

年少的我们不懂得爱情,可人至中年方知年少的爱情更为纯粹,可惜岁月如刀,那时的爱恋早已消逝,那时的誓言也化作了泡沫,时间抹去了太多,留下的只是回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