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救个凡人这么难? >

救个凡人这么难? 第三十三章 疯了_哎呀神叨叨

时间:2020年12月21日编辑:小兔

“大哥,你把我放在屋里就行了,小爷我要和母亲说一晚话,你在旁边也不合适,”子青试探性地挑衅侍卫,“也住不下,本小爷现在可是赵大人的红人,你也得罪不起,明早再上来接我吧。”说完偷偷看了一眼侍卫的侧脸。侍卫听完,背着子青直接进入房里,把他扔在简陋的小床上,抖了抖身上的尘土,转身下山了。天已经完全黑了。...

《救个凡人这么难?》 第三十三章 疯了 免费试读

“你们是谁?是来抢我儿子吗?”白发老妇赶紧将怀中的老母鸡藏在身后。

“老人家,我迷路了,来讨一碗饭吃。”他温柔地看着老妇,“天已经黑了,能在此处露宿一晚吗?”

那位壮实的侍卫也盯着老妇。老妇害怕极了,忙起身躲进茅草屋去做饭。

“大哥,你把我放在屋里就行了,小爷我要和母亲说一晚话,你在旁边也不合适,”子青试探性地挑衅侍卫,“也住不下,本小爷现在可是赵大人的红人,你也得罪不起,明早再上来接我吧。”说完偷偷看了一眼侍卫的侧脸。

侍卫听完,背着子青直接进入房里,把他扔在简陋的小床上,抖了抖身上的尘土,转身下山了。

天已经完全黑了。

老妇人端着两碗玉米糊进来,放在床前的小矮桌上,又从怀里掏出两个鸡蛋。“来,吃。”热切地看着子青傻笑。

子青伸手端碗,拿起竹筷吃了起来。玉米糊半生不熟还有焦块,鸡蛋倒是熟了。吃着吃着,眼泪哗哗地往下流。

“别哭了,别哭了。”老妇人伸手擦子青的眼泪,边擦边问:“小伙子,你别哭了,我给你看我儿子呀。”然后起身出去。

子青看着母亲身上粗布烂衫满是补丁,脚上穿着草鞋跑了出去,心里五味杂陈。

不一会儿,妇人抱着那只老母鸡进来,慈爱地摸着母鸡的头,“你看,我儿子,好看吧。”坐在子青旁边,“小伙子,你快吃啊。”

子青继续吃了起来。老妇人在一旁逗弄着母鸡,像是在逗婴孩般,老母鸡也似乎早就适应了这种模式,闭着眼睛。

“奇怪,这个女人是疯了吗?”卓源在一旁脱口说了一句,幽笙回头瞅了他一眼,他忙用折扇敲敲自己的脖子。

“对呀,她疯了,把我当儿子了。”老母鸡在一旁嘟囔起来。

“嗯?你还没入妖界,怎么听得懂我们说话?”卓源凑过去看老母鸡,露出狐狸牙。

老母鸡睁开眼睛,“你别吃我,我...我本来也是要入‘灵’的,看这个老妇人太可怜了,就留在人间陪了她十七年。”

怀里的老母鸡突然一惊,老妇人忙抱着她又摸又亲,安慰起来。

“算了,老三,你别吓她。”幽笙制止了卓源的恶作剧,也靠近老母鸡,“这个楚姬怎么会疯?”

“儿子把她丢在这里,定期送些食物,没人说话,不能逃走,时间久了就疯了。”老母鸡颤抖着回答。

“子青别怕,子青别怕。”老妇人继续摸着母鸡,亲亲抱抱,安慰道,“没有谁能把你从我手里抢走。”

一旁吃饭的子青终于绷不住了,丢下碗筷,转身抱着楚姬哭了起来。“母亲别怕,儿子来看你了,终有一日,儿子定要救母亲出来。”

楚姬还是紧紧抱着老母鸡不撒手。

子青哭完,看着烛火下老母亲的容貌,眼睛几乎跟他一模一样,脸型也是,但是根根皱纹布满了面庞,满头银发诉说着苍老。他拉住楚姬的手,手是那样的冰凉,再看看屋里的陈设,简陋、破败却又温馨。

“母亲,咱们都是普通人,应该过普通的生活,可是生错了地方,唉,”他将楚姬散落下来的头发抚于耳后,“大哥也很难,不怪他,”说着又哭了起来。

老妇人看着眼前的小伙子不停地哭,拍着背安慰起来,“小伙子,别哭了,人都不容易呀。”

“母亲放心,等我替大哥完成这一切,就带着您、棠儿还有孩子们远走傲来国,隐姓埋名。”

有意思,子青真有意思。幽笙在一旁仔细打量着子青,果然贤谱的剧情从没让她猜中过,狗血又出其不意。

卓源看到幽笙眼中的欣赏之意,心里着急起来,完了,完了,他的小白居然看上了这个臭小子了。“无耻,下流,睡了别人还假惺惺惦记自己的老婆,骗子,”说着整张脸都不好看了,为了掩饰还不停扇扇子。

嗯?嫉妒使美狐扭曲?老祖宗得顾及傻儿子面子。幽笙抬高胳膊,努力够到卓源的头,慈爱地顺顺毛。果然卓源情绪平静下来,眯眼傻乐。

一整晚,子青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看着楚姬,楚姬则抱着老母鸡在小床上睡着。

第二天一大早,侍卫上来,一把捞起还在子青扛在肩上就往外走出屋子。

“哎呀,你轻点,小爷怕疼。”子青看了一眼茅草屋,楚姬还在熟睡中,“你怎么不背着小爷了?抱着也行呀,今天看你也肤白貌美的,腿也挺长,我不介意...”倒着身子,他还努力给侍卫抛了一个媚眼,还摸侍卫的腿。

侍卫将他扔在地上,“奶奶的,信不信我把你扔下悬崖。要不是今晚要赶回去,老子要你好看。”见子青怂得缩成一团,侍卫又一把捞起他,夹在左腋下,冲山下疾跑。

“我说这个子青,真是又怂又贱还无耻,你就不能换个人守护吗?”卓源悄悄凑近幽笙,抛出一个媚眼。

“你以为我不想吗?这小子跟转性一样,现在我看着也烦。”幽笙没有接卓源的媚眼,跟着侍卫往下飘。

不到半个时辰,就到达了山底。侍卫将子青扔在马车上,骑上马就飞奔起来,队伍里不见赵锆踪迹。

幽笙和卓源坐在马车顶部,百无聊赖的跟着马车晃荡。

果然天还没黑就到了盘竹县的幽禁小屋。赵锆一脸疲惫地坐在屋子里,旁边还有几个仵作,围着地上的一具尸体查看。

“神尊,任务已经完成了。”旋影施礼,然后转身离开。

侍卫将子青扛入屋子,扔在地上。“大人,人带来了。”说完站在一旁等待。

子青看着地上的尸体,“哎呀,我的小心肝呀,你怎么死了?苏儿呀,咱们一夜夫妻百夜恩,你怎么就先走了呢。”在一旁哀嚎痛苦,捶胸顿足。

“别哭了,”赵锆吼了一嗓子。子青顿时安静下来,趴在地上。

过了一会儿,仵作向赵锆报告:“赵大人,从死者身上的伤痕来看,死者与凶手交手,腿部、腰部、头部有明显钝物击打的痕迹,而致命伤是左心房的处匕首造成的。从伤痕推断,凶手至少有三人,其中两人使用石锤,惯用右手,一人使用匕首,惯用左手,从创伤造成的伤害来说,三人都是顶尖高手,而且...”

“而且什么?说!!!”赵锆大声呵斥着,手不停捏着膝盖,他培养了这么多年的顶尖杀手,还没有完全发挥作用就这样死在这里,愤怒可想而知。

“而且,像是蒙家军的手法。钝物击打造成的伤痕上有蒙的字眼,而且匕首造成的贯穿伤也是蒙家军一贯的做派。”

“哦?”赵锆听到这里,拳头砸在桌子上,“蒙毅,安插一个陈三则还不够,现在都欺负到这个份上了。”说完赵锆就一瘸一拐的离开了,仵作抬着尸体也走了,侍卫们跟着离开了屋子,只留下那个壮实的侍卫在门口守着。

“把盘竹县掘地三尺,也要把凶手给我找出来。”

“诺。”

“喂,喂,小爷我还在地上呢,能不能把我放在榻子上?”子青趴在地上招呼着,侍卫仍然一动不动。

“有没有天理了?小爷我可是赵大人身边的红人,你这样对待我不怕丢了脑袋吗?”子青在原地打滚,侍卫受不来了,一把捞起他,扔在榻上,转身关了屋门。

“有没有天理呀,你竟然敢如此粗鲁地对待本爷...”子青还在榻子上叫骂着,嚷嚷着,吵闹着,侍卫仍旧无动于衷。

突然一个黑影从榻下钻出来,摘下面纱,原来是陈三则。

“你怎么还在这里?”子青小声嘟囔着,立马又大声喊叫着,咒骂着侍卫。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奶奶的,另外三个人不是我找来的,”陈三则倒是一点都不慌张,躺在子青的榻上小声说笑着。

“不是你,那是谁?”子青小声问着,又立马大声骂着,防止侍卫听出不对劲。

“多了呀,你家棠儿呀,当今圣上呀,季斯呀,都有可能。”

哎呀神叨叨

救个凡人这么难?

作者:哎呀神叨叨类型:奇幻小说状态:连载中

上古神尊下凡,闲游人间岂不快哉!哪料碰到一滴悔过泪,生生世世都活不过25岁。“这太残忍了”。不行!!!神尊慈爱万物,决定救他出轮回。第一世,神尊变只小狐狸。哪知七尾狐妖对她一见钟情,死死纠缠,在妖界传的沸沸扬扬。神尊怒道:老祖宗不要面子的吗?悔过泪身世太狗血,救也不是不救也不行,只能大呼:苍天呐,救个凡人这么难?…女主:幽笙,天上地下唯此一个。日常吃吃喝喝打盹睡觉,偶尔敲打敲打三界大佬,顺手打打怪物;晚间思母成疾,躲在角落哭唧唧。拯救悔过泪,经常被气得出走…;从未谈过恋爱,被狐妖死缠烂打…。男主:共工生前最后一滴悔过泪,生生世世活不过25。自被神尊拯救,每世都享尽人间酸甜苦辣咸,顺带谈谈恋爱生生孩子,来几出狗血大戏。喜欢一本正经气气神尊,日常为神尊找对象…女二:卓三娘,七尾狐妖。神尊头号女粉。外表妖媚,内心纯良。妖界大厨,擅长做得一手好饭。疯狂迷恋七尾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