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论魔王的自我修养 >

论魔王的自我修养 3.渴望_东云小说

时间:2020年09月25日编辑:杨子浩

闻言,我顿时心头一凛,连赫蒂自己都说这是压箱底的理由,那么必然有着我无法抗拒的诱惑力,但她方才提到的唯心主义倾向,却令我隐隐有几分不详的...

《论魔王的自我修养》 3.渴望 免费试读

「其实光是上述两点便绰绰有余,看殿下你的表情,我就知道你已经心动了……但是,这还不够,我比殿下你自己还清楚,你在逃避现实的时候,往往会有唯心主义的倾向,所以我还有压箱底的一个理由,也就是最后一个理由。我会用这个必杀的理由,彻底封死殿下你的去路。」

这一刻的赫蒂,浑身释放着强势的气场,宛如掌控全天下的王者,不夸张地说,她现在比我更有魔王气质。

闻言,我顿时心头一凛,连赫蒂自己都说这是压箱底的理由,那么必然有着我无法抗拒的诱惑力,但她方才提到的唯心主义倾向,却令我隐隐有几分不详的预感。

「殿下,请你严肃地回答我一个问题。」

赫蒂忽地神色一正,仿佛是迎接审判的战士一般,我无意识地咽下一口唾沫,旋即便听她沉声问道:

「你——,渴望性○活吗?」

「……」

死寂。

一片死寂。

我的心中一片死寂。

宛如花草枯萎,宛如天地崩塌,我的心中一片死寂。

「殿下,你无权保持沉默,也无权编造谎言,你的所有心思都逃不过我的这双慧眼。」

赫蒂的气势骤然威严起来,好似执行裁决的审判者,但一想到我们此刻在讨论的话题,我便突然觉得浑身乏力,很是无趣地一叹,随口应道:

「嗯。是的。渴望的渴望的。对。我渴望的。」

「主谓宾说清楚!麻烦认真点,殿下!这是一个严肃又充满浪漫的话题!」

赫蒂眼神凶狠地瞪着我,而我只能破罐子破摔地吼道:

「是的!本人——克洛涅斯·达威尔,渴望○生活!」

「……」

赫蒂紧绷的面容忽地平静下来,她上上下下地打量我一番,而后眉梢轻轻挑起,冷笑道:

「呵,装得好像是被强迫的,但我看得清清楚楚哦……殿下,你是真的渴望性生○。」

「总之能请你绕开这三个字吗,天杀的?」

「那我换个委婉点的说法,殿下,你渴望房事吗?」

「——」

不得不承认,这是我的惨败,我远远低估赫蒂的无耻。

论寡廉鲜耻,我自认不及她。

我忍不住揉起隐隐作痛的眉心,半晌才是万分纠结地说道:

「说实话,我不是很懂这个问题的意义何在。为什么我渴望房事与否,会与我要不要建立后宫有关系?」

「当然有关系。」

赫蒂毫无踟蹰地便是回答道,反倒是令得我陷入哑然,只听她理所当然地说道:

「殿下,我问你,你觉得人族和魔族的身体素质差距大吗?就拿我和你来作比较。」

「那自然是……悬殊的。」

抛开〈恩赐〉的力量不说,人族的肉身强度是极为有限的,而魔族最为出色的便是强悍的肉身,甚至可以通过吸收月华而日益强大。

「既然如此,殿下你觉得我一个人受得了吗?」

「——」

望着赫蒂那极度诡异的表情,我微微一愣,旋即如遭雷击般猛地一震。

「你——」

这一刻,我终于明白赫蒂至今为止的铺垫,究竟是为引导出一个怎样的结论。

以最为简单的对话逻辑,对此进行说明的话,便是如下——

赫蒂:「殿下,你渴望房事吗?」

我:「渴望。」

赫蒂:「但是我一个人受不了。」

我:「那就多找点人呗。」

——堪称清新脱俗的思维跳跃,几乎从世界的一端跳往另一端。

「不是,在你眼里,我有这么欲求不满吗?」

我忍不住睁大双眸,无比错愕地问道,而赫蒂只是无奈耸肩,说道:

「但是殿下,你渴望房事。」

「我难道不懂得节制吗?」

「但是殿下,你渴望房事。」

「我又不是发○期的猴子!」

「但是殿下,你渴望房事。」

「——」

望着一本正经的赫蒂,我终于意识到,自己这算是落进一个死循环中,难怪赫蒂最开始要问这个问题,何等阴险而充满心机的女人。

「殿下,你偷偷在骂我阴险又充满心机吧?」

赫蒂忽地眯起双眸,而我佯作茫然地一歪脑袋,说道:

「没有,你别胡思乱想,我只是在想,该怎么才能让你打消这个愚蠢的想法……对了!」

我脑海中蓦地一道灵光,好似流星撕裂夜空,下意识地便开口道: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你受不受得了,试不试不就知晓——啊。」

——要命。

话音一落,我便意识到情况不妙,猛地望向赫蒂的面容,恰见她露出极端诡异的神情,幽幽然地吐字道:

「殿下,你果然……渴望房事。」

「——」

我突然很想让房事二字从世界上消失不见,什么见鬼的渴望房事,全部给我变成渴望○○。

「殿下,我亲爱的殿下,我已经说过了,这是我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得出的结论。」

赫蒂忽地有些疲惫地一声叹息,整个人的神色略显落寞,说道:

「谁没有一点点独占欲呢?可是殿下,你是魔王,你是魔族的顶点。很多时候,只要是为了这个种族,你不得不作出让步,而我既然决心协助你,那么也得作出让步。」

「结果就是……开后宫?」

我依旧有些莫名其妙地反问道,在短暂的迟疑后,还是继续说道:

「其实,赫蒂,在继承人的问题上,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一点……混血儿是真实存在的。」

「我知道,就是殿下你自己,其实早就隐隐这么觉得了。」

「——」

见赫蒂随口便是道破我最大的秘密,我不禁微微一愣,可转念一想,似乎又是理所当然,毕竟线索有很多。

为什么我可以在任何十字碑领域中都穿行自如?

为什么我身为魔族却可以动用人族的仪式?

——因为我继承着魔族与人族的双重血脉。

「你知道还提什么继承人?」

「就是因为知道才要提出来。殿下你的魔王血统已经稀释过,要是再和人族结亲,下一代的魔王血统就要稀释到四分之一,你觉得到时候他还有能力统辖魔族吗?最糟的情况下,他可能会被十字碑直接识别为人族。」

赫蒂一本正经地说道,而这一次,我是真的无言以对。

「殿下,就算你不考虑继承人,也考虑一下我的立场……现在偌大的魔族里,只有我这么一个人族,要是能再多一些同族人,我过得也轻松一点。」

「原来受不了是指这个?」

「不,受不了是指房事。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殿下你懂得节制,可捅不进来该怎么办呢?」

「——」

望着赫蒂摆出的不堪入目的手势,我久违地体会到名为词穷的痛苦。

东云

论魔王的自我修养

作者:东云类型:魔幻小说状态:连载中

曾经有一位年轻的魔王,他傲慢而毫不自知,他理性又爱好逻辑,时而混迹在勇者队伍,时而辛勤劳作在魔王城。「殿下你究竟是在悲天悯人呢,还是在蔑视全世界呢。」「当然是悲天悯人,这种垃圾般的世界怎么配被我蔑视。」已完本:《静默契约的精灵使》

小说详情